在唐代,那些嫁到外蕃的公主,過著怎樣的生活?

Jun25

在唐代,那些嫁到外蕃的公主,過著怎樣的生活?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在唐代,那些嫁到外蕃的公主,過著怎樣的生活?

唐代和親以聯姻為核心,但在唐朝與周邊各邊聯姻中,以唐朝公主出嫁外蕃為主,也有周邊首領之女嫁入唐朝。那麽這些嫁到外蕃的公主,生活的怎麽樣呢?

一、依從胡俗

公主入蕃之後,要“合慕夷禮”,即改漢從胡,無論從生活方式還是禮儀習俗等方面均遵從蕃俗。如太和公主入回紇後,就依其蕃俗被冊立為可敦(皇后),其程序為:回紇可汗先至樓上面向東方坐下,之後太和公主在胡婦幫助之下去唐服改衣胡服,於樓前面向可汗而連拜兩次,後再去胡服而穿上象徵權力與地位的可敦服,再對可汗進行俯拜,太和公主坐輿上,由回紇九姓相分別背輿“隨日右轉於庭者九”,公主下輿至樓上與可汗一起東向坐,接受回絕大臣朝拜。

還要接受少數民族的收繼婚習俗。邊疆民族尤其是北方遊牧民族大多實行收繼婚,父兄死,子可妻其後母或弟妻其寡嫂。和親公主亦從此俗,遂出現再嫁三嫁四嫁之現象,如固安公主先嫁奚首領李大輔,大輔死,公主改嫁其弟李魯蘇。鹹安公主先嫁武義成功可汗,後又妻忠貞可汗、奉誠可汗。太和公主先嫁崇德可汗,後又接連改嫁昭禮可汗、彰信可汗、盍題特勒可汗。

和親公主還要適應邊疆民族“肉飯酪衆”的飲食習慣和“旗牆願幕”的居住環境。

二、參與理政

邊疆民族風俗“多由內政”,“可賀敦知兵馬事”《資治通鑒》亦載“突厥之俗,可賀敦預知軍謀”,可賀敦亦稱可敦,是少數民族首領之妻,擁有參與政治軍事的權力。如契甚何力曾為薛延陀所執,因不降,薛延陀可汗欲殺之,“為其妻所抑而止”氣回絕薩菩之母羅渾“主知爭訟之事,平反嚴明,部內齊肅”

突厥登利可汗繼立之後,“與其母誘斬西殺,盡並其眾”和親公主出嫁域外後,為和親民族首領之正妻,稱可賀敦,同樣具有參與少數民族政治軍事之權力,並可左右少數民族首領,甚至還可決定子嗣的繼立問題。如北周千金公就因隋篡周,鼓動沙缽略可汗入侵隋境為周復仇。隋場帝曾被突厥圍困於雁門,“義成公主遣使告急於始畢,稱北方有警”,雁門之圍方解。義成公主因已子相貌醜陋,“廢之不立”,另立處羅可汗之弟出甚為可汗。金城縣主“撫臨渾國五十餘年,上副所寄,下安戎落。”

固安公主嫁李魯蘇後,魯蘇牙官塞默羯陰謀發動叛亂,“公主置酒誘殺之”,玄宗因此嘉獎公主之功,“賜主累萬”。交河公主嫁於蘇祿後,遣使者帶商隊至安西貿易,並向安西都護杜暹宣教,結果其商隊為杜暹所扣,因天寒馬匹損失較多,交河公主遂向蘇祿進言,蘇祿發兵掠四鎮,“四鎮人畜儲積”,皆為其所有。

由此可見,和親公主入蕃之後有參與少數民族政權政治的權力。

再次,調停漢蕃之爭。當唐與和親民族發生矛盾時,和蕃公主有調停之責。

金城公主和親吐蕃後,雙方發生矛盾時,金城公主就會出面調解。如,開元二年,唐蕃發生戰爭,吐蕃遣使修好,金城公主亦上《乞許讚普請和表》,言“讚普君臣欲與天子共署誓刻”。開元二十一年,金城公主提出樹碑“定蕃漢界”,以避免唐蕃之間的爭端。

鹹安公主和親回絕後,唐回雙方因編馬貿易發生矛盾,唐王朝認為回絕所賣之馬病弱不堪,養無所用,又大量死傷,而且價格高昂,五十匹縑才換一匹馬,回紇又不按時送馬。回紇人則認為唐所付絹帛質量低劣,無用處。雙方因此爭論不斷,鹹安公主“遠為可汗頻奏論”,在其斡旋之下,唐憲宗下詔書“內出金帛酬馬值。仍詔江淮馬價縑,從此不信疏短織。”回紇人因此歡呼雀躍,稱呼唐天子“萬歲”,唐回絹馬貿易矛盾得到解決,姻好關係得以修複。

三、生活動蕩,命運坎坷

公主入蕃後,受和親民族內部矛盾鬥爭的影響,生活動蕩不定。永樂公主改嫁李娑固後,因婆固與其大臣可突於之間矛盾激化,可突於攻姿固,永樂公主被迫逃奔營州。而燕郡公主之夫李吐於執政之時,與可突於之關係亦相當緊張,二人相互猜忌,契丹內部矛盾激化,李吐於無法統治其眾,遂攜公主投奔長安。

太和公主入回不久,回紇內部矛盾加劇,先是昭禮可汗為其部下所殺,彰信可汗立。開成初,彰信可汗被殺,盍騒特勒可汗立,因此太和公主經歷不斷改嫁之風波。不久回紇內亂嚴重,酷夏斯趁此掠得太和公主南下入塞,中途太和公主又為烏介可汗所搶,太和公主在動蕩之中終為唐將所救歸國。

生活在異域他鄉的和親公主,常常思鄉情切,欲回中原,但必須征得中原帝王的同意才有機會回國。如,漢代和親烏孫的細君公主,曾作歌“吾家嫁我兮天一方,遠托異國兮烏孫王。彎盧為室兮旗為牆。以肉為食兮酪為架。居常土思兮凡內傷,願為黃鶴兮歸故鄉。”表達了回鄉的願望,漢武帝雖然同情細君公主,但漢“欲與烏孫共滅胡”,因此只能是“間歲遣使者持帷帳錦繡給遺焉”。

唐高宗時,弘化公主欲回長安,遂先遣使上表,獲得高宗的許可,方可入朝。“(弘化)公主表請入朝,遣左騎衛將軍鮮於匡濟迎之。”唐玄宗時,燕郡公主欲回京師,玄宗考慮到契丹局勢不穩,拒絕燕郡公主之請,還特意作《止和蕃公主入朝製》,雲“公主出降蕃王,本擬安養部落,請入朝謁,深慮勞煩。”玄宗在精神上無法滿足和親公主的要求,遂在物質進行彌補,賜給燕郡公主大量的幣帛等物品,“思加殊惠,以慰遠親”。

唐國力的強弱及其與和親民族關係緊張與否,直接影響到和親公主在蕃地位,和親公主有時甚至會面臨死亡的威脅。

太宗時,唐國力強盛,與吐蕃的關係一直以和平為主,因此文成公主為吐蕃所重視,松讚乾布特意為公主築城以居,足見唐公主在蕃地位之尊。唐玄宗天寶時,唐王朝與契丹、奚之間的關係緊,時玄宗以平盧節度使安祿山兼范陽節度使,而安祿山欲以功邀寵,多次掠奪奚與契丹,天寶四年,契丹首領李懷節殺靜樂公主、奚首領李延寵殺宜芳公主而反唐,兩位公主和親還不到半年就香消玉殞。史言“安祿山欲以邊功市寵,數侵掠奚、契丹;奚、契丹各殺公主以叛。”

唐肅宗時,寧國公主出嫁回紇田比伽闕可汗,不久可汗死,回紇貴族欲以公主狗葬,公主認為回絕不遠萬裡結婚中國,即“慕中國禮”,就應當按“中國法”,因此公主折中按回紇之俗僅為其夫“讚面大哭”,後因無子歸唐。

參考文獻:

曾問吾:中國經營西域史

王杏林:唐代南詔與李唐關係之研究

劉義棠:中國邊疆民族史

崔明德:漢唐和親研究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