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史上后宫两个女人与八个男人的战争

Jun03

清朝史上后宫两个女人与八个男人的战争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清朝史上后宫两个女人与八个男人的战争

懿贵妃

子初三刻,即七月十六日晚11点45分左右,咸丰帝苏醒过来,神智清楚,各位大臣都知道,咸丰帝本人也明白。这只不过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而已,上天留给咸丰帝的时间真的是不多了,他必须立即履行其最后一项职责,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载淳。咸丰帝传谕,召集宗人府宗令、御前大臣、军机大臣等到其寝宫入见,各位大臣“请丹毫”,即请咸丰帝用朱笔亲写遗嘱遗命。但咸丰帝“谕以不能执笔,着写来述旨”,也就是说,此时的咸丰帝因无力亲笔书写,只能自己口述,命在场大臣们代笔书写。当时,共发下两道谕旨。

第一道谕旨是:咸丰十一年七月十六日,奉朱谕:皇长子载淳,着立为皇太子。特谕。第二道谕旨是:咸丰十一年七月十六日,奉朱笔:皇长子载淳,现立为皇太子,着派载垣、端华、景寿、肃顺、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尽心辅弼,赞襄一切政务。特谕。这两道上谕写得极其简单明确,没有那些通常的套语格式,肃顺等人万万也没有想到,正是因为第二道朱谕并非为咸丰帝亲写,后来竟成为他们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和一大罪状。

慈安太后

咸丰十一年七月十七日(1861年8月22日)卯时,即早5点至7点之间,咸丰帝崩逝于热河避暑山庄的烟波致爽殿西暖阁。随后,颁发咸丰帝的遗诏,明确诏告天下。独自坐在宫内的懿贵妃,此时怀抱着年仅6岁的小皇帝载淳,不但高兴不起来,反而有一股“孤儿寡母”的悲凉之感袭来,其中还多少带有一丝惊恐疑惧。

七月十七日,即咸丰帝崩逝的当天,皇后钮祜禄氏即被尊封为皇太后,而自己却仍仅是懿贵妃。虽然第二天自己也被尊为皇太后,但毕竟是晚了一天,这不正是肃顺等人与自己过不去而搞的鬼吗?既然自己与肃顺等人的矛盾与嫌隙仍在,且很难化解,那么就别无选择,也只有破釜沉舟,拼个鱼死网破了。其实,肃顺等人为了防范懿贵妃乘机揽权,一方面有意尊皇后而抑懿贵妃,另一方面试图分别进见皇后与懿贵妃,以便争取皇后的支持,孤立懿贵妃。但这一做法似乎效果并不太理想,后来反而成为肃顺等人的一大罪状。

懿贵妃与皇后钮祜禄氏之间的矛盾,既有宫中后妃之间的争风吃醋的矛盾,也有双方为人处事风格上的分歧。懿贵妃刚入宫时颇受咸丰帝的宠爱,一时竟有“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之势。皇后钮祜禄氏或多或少地不免有些醋意,但另一方面也是关心咸丰帝,劝他不要过于迷恋懿贵妃,以免淘空了精力,伤害身体。但是,那时的咸丰帝如同着了魔一样,口头上虽连连称是,但实际上仍是如风过耳,我行我素。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