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国珍:我的妈妈像仙女,只有节庆日才会出现

Nov05

朱国珍:我的妈妈像仙女,只有节庆日才会出现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朱国珍:我的妈妈像仙女,只有节庆日才会出现

朱国珍,去年底刚出炉的林荣三散文奖首奖得主,获奖作品《半个妈妈半个女儿》,写的正是她自己的真实故事,母女爱恨交织数十年。她在书中深刻剖析,曾经无法原谅妈妈,「将婚姻失败、中年失业,全部归咎童年创伤,对她怨怼数十年,直到现在,同样走过青春浪荡,对爱情绝望,才有一点点懂得,她是我妈妈,却更像我爸爸的女儿。18岁就生孩子的女人,那个时候,也是不知所措吧......」

她从来不牵我的手,任凭我安静跟在身后,视线刚好望着她纤细的腰与雪纺纱裙䙓,高跟鞋叩叩敲在沥青地,若木琴回音。猛抬头看到吉林路159巷6弄的路牌,再弯进去,整排老旧公寓,狭仄缺乏日照。她熟练地转动钥匙开门,带我走入她的房间。我努力记忆这条路,她的一切,想像格林童话里认路的小白石,在月光来临时,我会再度找到她,一起回家。

妹妹常问我,妈妈在哪里?我们尝试寻回那条路。小学三年级与一年级的姊妹俩,只带着公车票,在同样的站牌下车、经过电线杆、小公园、油面摊,终于找到公寓按门铃。一位睡眼惺忪的长发阿姨来开门,我们说妈妈的名字,她愣半晌,直到我说出妈妈的另一个名字「玲玲」,她才回应,喔!她昨天出去就没看到人了。我们可以在她房间等她吗?阿姨说好,但是不保证玲玲回来。

妈妈的房间香香的,起初我们什么也不敢碰,直到妹妹捧着衣架上那件她常穿的雪纺纱洋装,半天不说话,我们才各自抱着妈妈的衣服,静静躺在床上。醒来时竟已天黑,桌上闹钟指向十点半。此时段早已没有公车,我唤醒沉睡的妹妹,牵着她的手,按照记忆中的公车路线走路回家。沿途只能从消防队大堂或尚未打烊的小吃店墙壁挂钟偷偷观望时间,11点,12点,我们走了将近2小时,我的脚好酸,我想妹妹也是,但两个人都不敢吭声。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