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拥抱

Jul26

给我一个拥抱

时间:2019/07/26 19:37 | 分类:亲子

给我一个拥抱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给我一个拥抱

前言:TL家长团体是在波士顿爱默生学院(Emerson College)里专为听损儿及家长成立的早疗中心,全名为Thayer-Lindsley Family-Centered Program for Deaf and Hard of Hearing Infants and Toddlers. 比比三

前言:TL家长团体是在波士顿爱默生学院(Emerson College)里专为听损儿及家长成立的早疗中心,全名为Thayer-Lindsley Family-Centered Program for Deaf and Hard of Hearing Infants and Toddlers. 比比三个月大时,我们便开始加入,在每周一次的家长团体中,得到力量.家长团体是大卫教授一手创办,我们参加时,大卫教授已经投入四十多年,看过数百个听损家庭,提供我们非常宝贵的教养精华.


某次TL家长团体聚会的时候,有一对加入没多久的爸妈,提到前不久刚得知孩子有听损的心情.妈妈提到自己无助的心情,提到掉入巨大的罪恶感深渊,提到那段想到就流泪的日子.妈妈心中所有的痛苦情绪,只能用眼泪来释放.

爸爸则提到自己一得知消息后,马上开始上网查听损的机率、成因,找最新医学研究的消息,找助听器及早疗的资讯.爸爸只要查到一丝希望,马上迫不及待地跟妈妈分享.

然而,妈妈的抱怨是,每当自己忍不住开始泪流,爸爸就会告诉她现在有什么助听器可以帮助孩子,或是新的干细胞研究很有潜力,未来可以让孩子听力正常.但是,这些在妈妈的耳里,听来都只是爸爸没有听懂妈妈痛苦的回应.

大卫教授问妈妈:「妳听到妳先生说这些话,有什么感觉?」

妈妈:「我很生气.我觉得他没听懂我说的话.我觉得他一点都没有因为孩子有听损而难过或痛苦.然后只有我一个人痛苦,好像是我的错一样.这只更加深我的罪恶感跟孤独感.孩子有听损,我只想哭,我一直在想我怀孕时做了什么,但他根本都没听进去.」

一旁的爸爸委屈地说:「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也很难过.所以我才想赶快找到帮助孩子的方法.我以为你会谢谢我,我以为这样你就会少难过一点.可是你只怪我没听懂你的话.看到你哭,我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叫你不要哭呀.」

我们这些听众们,身为妈妈的,听到妈妈的说法,点头如捣蒜,做爸爸的,听到爸爸的话,也点头如捣蒜.

大卫教授这时说话了:「我主持家长团体四十多年,几乎没有一对例外.在孩子刚确诊时,妈妈通常深陷痛苦中,充满了罪恶感,只想哭.妈妈哭的时候,流露的是情绪,是没有对错的情绪.爸爸虽然心中一样难受,但因为我们的文化里对爸爸有期待,所以爸爸通常遇到妈妈很痛苦的时候,会想要像英雄一样,去解决问题,解除妈妈的痛苦.结果爸爸会去找很多资料,觉得这样就可以解决问题.爸爸会把听损当成问题,想要把它处理掉.但妈妈通常只是在表达自己的情绪、感觉.」

当场的所有爸妈,通通点头如捣蒜.

大卫教授继续说:「其实,爸爸跟妈妈遇到孩子有听损,并没有不同步,只是理解情绪跟处理情绪的方式不一样.情绪就是自然而然会存在会产生的东西,它不需要被处理.它只需要被接受,被理解.」

大卫教授问那位妈妈:「你在哭的时候,你希望爸爸怎么做?」

妈妈:「我也不知道我希望他做什么说什么.但我知道,不是说那些话,不是告诉我他又查到什么资讯了.我有时候只希望他闭嘴.」

大家都笑了.

爸爸依旧委屈地说:「我知道你很难过呀.我以为我说这些可以帮你,让你好过一点.我看到你难过,我也很难过呀.」

大卫教授:「那你有告诉她,你也很难过吗?」

爸爸摇摇头.

大卫教授问妈妈:「你知道他也很难过吗?」

妈妈:「不知道呀.他没有告诉过我,他也很难过.我都以为我是自己很难过.然后我以为他不难过,这让我觉得他不爱孩子,或是我这么难过很奇怪.」

大卫教授看着爸爸说:「或许你该让她知道,你也会难过.这样她或许不那么孤单.」

爸爸:「我很难过啊.但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大卫教授:「或许你也不需要做什么.也不需要说什么.」

妈妈说:「对.我只想知道你也很难过.如果看到你的眼泪,我才会知道你也跟我一样难过.而不是听你说你又在网上查到什么了.」

大卫教授对爸爸说:「下次她难过的时候,你只要闭上嘴,给她一个拥抱,陪她一起难过就好了.就够了.」

后来的很多难熬的日与夜,很多情绪涌上的时刻,多亏了有大卫教授明确的指示,老公不再白费力气地想当英雄.他只静静地、紧紧地抱着我,让我哭个够. 那不孤单的当下,让我又有了力气及勇气,知道努力面对挑战的,会是我们两个,不是我一个.知道爱比比的,是我们两个,不是我一个.

《本文为合作之严选作者观点,不代表立场》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