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专心、老是忘东忘西,该如何引导孩子?

Jan06

不专心、老是忘东忘西,该如何引导孩子?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不专心、老是忘东忘西,该如何引导孩子?

作者\心理师 洪美铃

每过一段时间,我就得在世界的中心呼喊天公伯啊~啊~啊~啊啊啊啊!

「散仙」阿宇,一天忘了带功课回来,一天忘了把功课带去学校,又一天拿错别人的功课回家…。我还在心里琢磨著该怎么办,老二阿丞追加,「他昨天跟老师顶嘴,说没写功课没关系啊,就被老师罚站了,然后前天是在课后班一直和同学讲话,没写功课也被老师骂。」这…这…这没要没紧的孩子啊!你是哪来的乐天,还是因为我们对你的欣赏让你自恋,增强了你从单纯走向白目?

想起老师在家长日那天提过要我带他去做注意力的评估,我微笑鞠躬感谢老师对他的观察与费心,心里有点苦涩,这个难专注的孩子啊!对我来说,评估不是问题,请医师或其他心理师帮忙相对容易,我的难处是在评估后的处遇,即便真的得到ADD的诊断又如何?是否要用药物?在这个阶段,在这个学习环境,我们怎么看待这个孩子?怎么做才对他有最大的助益?

就像他去年一阵子头痛,才发现他有时会在睡眠时,脑部出现不正常放电,医生一样在权衡药物与他的生活功能后,建议我们再观察一样,如今又是另一场权衡吧!

推荐阅读:以静制动压抑孩子?ADHD靠运动增强注意力!

想着再观察一阵子再去评估,记得家长日当天回家告诉阿宇,「你的老师很在意你啊,看见你的快乐聪明,但也希望你可以更专心,才不会因为东摸西摸浪费学习和写作业的时间,浪费你其实还蛮聪明的小脑袋。」

那时阿宇摸摸自己的头,开心的笑着,答应要提醒自己背以前的口诀,「坐在椅子上,专心写功课,写完功课,才能离开。」

言犹在耳,不到一个月,这会儿频繁的搞些出头之外,还真的看到这孩子离「承担责任」更遥远了,我从苦涩转而心惊,想着「除了帮你和老师连结,让你对上学快乐安心之外,我,还能怎么引导你负起责任?除了让你相信自己有潜力之外,要如何让你也练习务实地解决问题?」

昨晚和先生商量了一下,关于作业与专注训练,想过要找安亲班、家教?或是再请老师帮忙…,想了那么一轮,最后惊醒,那我们呢?想尽所有外在的资源,我们是否不知不觉也外包你的学习,合理化对你的不负责?是否回避了去理解你注意力的难处?回避引导你练习?回避敦促你承担学习的态度责任?

推荐阅读:别怪注意力不集中!父母急性子破坏小孩专注力

一个星期了,至少先处理态度吧!再次将他隔离到房间,离开其他三个孩子,他说话就被我制止,玩桌脚也被提醒,果然加快速度写完功课。「阿宇啊∼,妈妈的提醒,让你隔离在这里,还有其他人必须安静小声…,这些都不是应该这样的,这些都是我们全家特别为了帮助你专心而做的事,如果这些提醒都没有,你会如何?」

阿宇不回答…,一会儿才说,「所以我都写不完啊!」…「那你是把没写功课的责任都推给老师或别人了,这样是不-对-的,你很清楚那是你的功课呀,你的责任是什么?」…「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我们来想想,你先看上个礼拜,好几天你都写得完,你看那几天,甚至功课更多欸,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指著联络簿的上一周寻找正向的例外。

「啊对!那时候,我有听课后班老师的话,不要跟别人讲话,坐在椅子上,一笔一笔慢慢写。」阿宇想起来老师这么教过他,只是他忘记了,很开心地继续说,「妈妈,我知道怎么办了,我下礼拜会做到,如果没做到,妳再罚我不能吃冰棒!」他又回到那个乐天模样,伸出手指要打勾勾。

这笑容,唉,专注,对这孩子来说有那么简单吗?路很长,但至少不要白目,唤起他愿意接受提醒与承担改变的责任,再一次次「观察–提醒–增强」,一轮又一轮的来吧!

这会儿还是堆起笑容增强他,「嘿!你看,你想想就有方法了,而且还清楚那是老师教你的,好啦!如果忘了,用张纸条提醒你,你会想起来吧?」

他摇头不要纸条,一再保证做得到,我即使忐忑,也要微笑,「好,我相信你做得到!」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