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色情文化为什么这么发达?并不是因为日本人特别好色

Apr18

日本色情文化为什么这么发达?并不是因为日本人特别好色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日本色情文化为什么这么发达?并不是因为日本人特别好色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第一次去日本时,有个现象让我吓了一跳。在书店或便利商店内,随处放着一些有色情图片的杂志,小孩也可以翻看;在新宿西口的街上,有家专门卖色情读物和录影带的商店(后来才知道这样的商店很多,主要是出租录影带的),夜幕下新宿东口的歌舞伎町,一些人站在店门口大声吆喝,招徕客人,从店面和霓虹灯装饰来看,大概是提供色情服务的场所。在日本,色情文化或色情服务是不是公开合法的呢?

说起来真有点复杂, 简单点说, 色情文化是公开、合法的, 但卖淫、嫖娼是非法的,唆使组织卖淫活动是属于犯罪的。而有法律限制的色情文化或色情服务,在日本曾是一个很大的产业。

一九七〇~一九九〇年代初期,色情业在日本相当兴盛,全国稍有规模的城市,多少都有些如下的色情场所:脱衣舞场,一种写作soap-land有裸体女子为男子洗浴的洗浴场;还有一种名字叫image club,里面是女子按照顾客的要求,变换穿着诸如护士、女学生、空姐的衣服,以制造某些形象的色情表演;提供变态性虐待服务的SM-club,还有上门性按摩服务等;此外还有以性为主题的各种电影、录影带,以及多达五百多种色情杂志,真是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

也许有人会问,是不是日本男人特别好色,或者日本女人特别卑贱,才造成如此现象?我并不完全这样认为。世界上的国家或地区,只要当局开一个管道,并不强行管制和限定,多半会有色情文化泛滥的情形,往往是由性别特性和城市社会的消费性造成。在戒律森严的宗教占据统治势力的国家,人的情欲往往被视为一种罪恶。

可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修道院或牧师之中,也曾屡屡爆出淫乱事情。佛教的教义中,「邪淫」被认作必须禁绝的「五戒」之一,但看看「三言二拍」,不少都是描写和尚淫乱的故事。其实在中国最初的伦理中,「色」未必是被否定的,《礼记》记载孔子的话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孟子也说过:「食色,性也。」倒是到了后来,道貌岸然的礼教压制了人的天性。

那么,相较其他国家,日本的色情文化为何如此兴旺呢?据我了解,日本的早期文明中,为了祈求后代的大量繁育,曾有性器崇拜的信仰,有个时期,性器(尤其是男根)不仅被看作人丁旺盛的象征,还被视为招福纳祥、击退外敌、防止恶魔病魔入侵的象征,因此在村口和路旁,常可见到用石头、木头或金属做成男根形状的物体。在许多民族的早期文明中都可见到,属于生殖崇拜一类。

(延伸阅读:即使结了婚也可以跟其他人性交!日本平安时代「乱婚」才是常态)

日本最早的书籍《古事记》等所记述的神话故事中,也常可见到有关性的隐喻或直白的描述。后来大概是儒家思想的传入和大一统国家的建立,这些民间习俗便慢慢地衰颓了。

传统的生殖崇拜与当今的色情文化虽然有些关联,但有极大的差别。现在所说的色情文化大多是一种有关性的消费文化,属于商业范畴,一般情况下,消费者是男性,女性则提供色情服务。在世界范围内,这样的文化差不多与人类文明史一样悠久。不过色情服务主要存在于陌生人社会,毕竟一个村落里,彼此都是街坊邻居,怎么可能开出一家妓院呢?

说起来, 日本大规模的色情服务出现得比较晚, 在平安时代或镰仓幕府、室町幕府时代,也有为王公贵族或上层人物服务的秘密卖淫行为,后来在旅途的要津、为来往旅行者提供下榻的客栈附近,也曾出现一些暗娼,但似乎还没有形成有规模的青楼区,大规模的色情服务是城市诞生以后才真正出现。

日本差不多到了江户时代的十七世纪,才形成像江户、京都、大阪这样的都市,有了真正的城市居民,且以男性居多,于是,为男人服务的色情业就应运而生了。十八世纪时,出现江户的吉原、大阪的新町、京都的岛原和长崎的丸山等四大青楼区,日语称为「游廓」,做色情服务的女子被称为「游女」。这些青楼的名字都叫某某茶屋,好像是喝茶的地方,但内行的人都明白主要是提供性服务。

不仅有青楼,江户时代还涌现许多供市民消遣的通俗小说,比如大阪出身的井原西鹤撰写的《好色一代男》、《好色一代女》,就有不少描绘游廓的场景和生活,那时诞生的浮世绘里,也有一部分是春画,直接、赤裸裸地描绘男女性爱,而且往往把性器画得很夸张。这些都是迎合新兴市民阶级的消费需求。

明治维新以后,西洋人见日本人如此开放,就指责他们不文明,居然娼妓都是公开的。日本政府为了显示自己是个文明国家,不得不颁布法令,表面上限制公娼,甚至发布一些取缔令,不过实际上,卖淫业一直没有根除过。

一九二〇年代左右,东京等街头出现一些咖啡馆,本来是喝咖啡的地方,当时咖啡算是比较摩登的洋玩意儿,可是不久就慢慢变味了,一部分咖啡馆的女招待兼做起卖淫生意,引起当局的注意,于是日本政府在一九二九年发布「咖啡馆、酒吧取缔要项」,一九三三年, 又将此做为「特殊饮食店取缔规则」的适用对象。一些真正供应咖啡的店家为了洗清色情形象, 就改称「吃茶店」, 因此今天日本的咖啡馆已然称为「吃茶店」。

一九三〇年代下半期开始, 日本开始大规模的对外侵略战争, 对内实行法西斯统治,几乎取缔一切娱乐场所,再加上战争时期,一切从严,色情文化就被压了下来。但是日本当局却允许在军队内开设慰安所(即军中妓院),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战后百废待兴, 物资匮乏, 色情业却迅速复活了, 明的暗的, 到处泛滥。为了对此现象加以规范,一九四八年颁布《关于规制风俗营业等及其相关业务规范化的法律》(法律第一二二号),对相关的营业做出较明确的法律规定,这一法律之后重新修订过好多次,最近一次是二〇〇一年。简单地说,在日本经营脱衣舞场,有女子裸体服务的洗浴场,有色情服务的酒吧、咖啡馆、舞厅,制作色情音像制品,出版色情书报、杂志都是允许的。

但是有个严厉的规定, 色情服务的场所, 裸体可以, 卖淫不可以, 卖淫是严重违法甚至是犯罪,要追究仲介人或经营者的刑事责任。色情图像可以,但敏感部位不可直接暴露,必须打马赛克。但总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些公开的色情场所内,虽然没有直接的卖淫、嫖娼行为,但根据专门从事这方面调查的记者报导,实际卖淫业也是存在的。

比如,soap-land从性质上来说,只是女子为男子提供洗浴服务,没有卖淫。但经营者会制造巧妙的名目,即店里的每个浴室是租借给女子的,有明确规定不可有性交服务,一旦有女子提供卖淫服务,查究起来是女子的个人责任,与店家无关。警察难以抓到现行(不可随意私闯民宅),就无法处理,大多对此睁一眼闭一眼。除非涉及儿童色情,那必须严肃处理。日本当局为了加入国际组织和国际人权公约等,法律上都制定一套与国际接轨的制度规章,但实际的监管却比较宽松。

(延伸阅读:年产值超过两兆日圆日本政府如何用法律规范性产业?)

不过,色情消费毕竟是要花钱的。一九九〇年代以后,经济泡沫崩溃,公司和个人的口袋都瘪了不少,色情业的经营愈来愈艰难,不少脱衣舞场等色情场所纷纷倒闭,使得女子进入这一行的门槛变高了。

最后想讨论,今天的日本为什么色情文化是合法的,而卖淫等则是违法的?看似有些矛盾的现象。其实,至少从江户时代开始,包括卖淫在内的色情服务并没有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当局也没有加以严厉取缔,那时,男女混浴的文化一直存在。

然而随着西洋文明进来以后,基督教社会的道德也影响着日本社会,色情和卖淫被看作与文明社会格格不入,民间兴起废娼运动,政府也发布对于私娼的禁令,一方面是为了整饬社会秩序,很大程度上也是做给国际社会看的,实际上到了一九三三年,全日本仍有娼妓近五万人,光东京吉原一地还有娼妓二千九百四十人。暗地里,日本政府依然将娼妓看作合理的存在,以至于日军去海外作战时,还会设立军中慰安所,一九四五年九月,美国占领军大量涌入日本时,当局又专门为美军设立军中妓院。

战后,日本要加入一系列国际公约,回归国际社会,要显得自己是个文明国家,于是既允许色情文化的存在,又设置一些技术性限制,诸如不能将性器公开暴露,不可有公开的卖淫行为等,对外,它还是要保持一个文明国家的脸面。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长期低迷,人们的物欲真的比以前下降许多,以至于日本现在被称为低欲望社会,日本的色情业也成了夕阳产业。

*本文摘自《被偏误的日本史:从军国末路到经济飞跃》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