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靠台湾樟脑成为日本首富,却又一夕败光家产!揭密百年前传奇企业“铃木商店”的兴衰

Nov21

到日本屹立超过百年的大财阀,一定能想到三井、三菱、住友等超级大企业。但其实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前期,日本曾经出现了一位女首富──铃木米:她接手丈夫的“铃木商店”,靠着樟脑的专卖权成为日本第一的企业,但却于1927年因为某些原因一夕破产!这家企业的大起大落,还被写成小说《铃木商店的当家娘》,更在2014年翻拍成电视电影。那么,铃木商店究竟经历了哪些风风雨雨呢?

成于台湾樟脑

1874年创立在神户港边的铃木商店,是以贩卖外国砂糖起家,并逐步发展成神户八大贸易商之一,后来也将触角延伸到樟脑、薄荷等经济作物。1894年,丈夫铃木岩治郎过世,女主人铃木米与大掌柜金子直吉开启了铃木商店的壮大之路。

铃木商店会致富,是因为金子直吉被后藤新平赏识,所以取得了台湾樟脑油的销售权。

历史

它有什么了不起的?樟脑油、樟脑丸不过是用来驱虫的吗?没那么简单!樟脑在当时的地位非凡,可以制作无烟火药,是相当重要的军事工业原料;另外,它也是底片、合成塑胶的重要原料。这意味着,樟脑是世界各国争相抢夺的重要资源。

而这个战略物资,当时全世界有6成以上的出口是来自台湾,光靠它就不知能赚多少钱了,清治时期就二度被设为专卖,最后还为它打了场“樟脑战争” 。

她靠台湾樟脑成为日本首富,却又一夕败光家产!揭密百年前传奇企业“铃木商店”的兴衰

拿下台湾的日本总督府,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么棒的财政收入来源,在1899年就将樟脑列为专卖商品。因此,经销樟脑油成了铃木商店的金鸡母,创造不少利润。有了这样的基础,让铃木米的生意头脑开始动到其他的轻工业商品,诸如:制糖、面粉、麦酒、皮革、人造纤维等等,甚至还卖起保险,涉足了非常多产品。

另外,他们也积极进军重工业,像是在1905年收购了小林制钢所(改名神户制钢所)。如此多角化的经营带来的丰沛收入,奠定了铃木米和金子直吉的信心,也开启了铃木商店的雄心──要能与大财阀平起平坐。

因为涉足多项产业,金子直吉因而有了“烟囱男”的称号。由左至右,上半部分别是大里制糖所、大里制粉所、帝国麦酒。下半部则是神户制钢所、樟脑、赛璐珞工厂(图皆取自铃木商店纪念馆|风传媒合成)

壮于大战爆发

1914年一战爆发,金子直吉嗅到了“发大财”的好机会,建立了播磨造船所、买下鸟羽制船所,还加强制钢产业的产能:“Buy Any Steel, Any Quantity, At Any Price”就是当时金子直吉下的指令,足见铃木商店的野心。

在这些基础之下,铃木家与协约国达成协议,由他们提供大量的粮食(米、面粉)、铁和船舶等物资。据说当时航行在苏伊士运河上的船,有1成是日本铃木所有;在战场的壕沟中,随处也能看见印有铃木家商标的面粉袋。终于在1917年,他们的营业额来到15亿4000万,打趴三井、住友、三菱等其他财阀,占了当时日本GNP的十分之一,成为日本第一。

衰于天灾人祸

好景不常的是,随着一战的结束,铃木财阀失去了庞大的订单,营运渐渐出了问题,而且还接二连三地遇到各式天灾人祸。随着米的价格在1918年失控,日本各地出现暴动,结果铃木商店在神户的起家厝被烧得个精光,员工宿舍、制钢所也无一幸免。

1923年还发生关东大地震,让铃木间接受到冲击。这些生产设备的损失,让他们还不起银行的贷款,因此日本政府还为了铃木财阀设计了“震灾手形”,责成日本银行融资。而自樟脑事业与铃木结缘的台湾银行,因为自恃总督府在背后撑腰,也持有了“震灾手形”,期待能透过铃木家拓展日本的金融业务。

败于台湾银行

片冈直温的一席话,却引发了“昭和金融危机”

然而在1927年3月中,大藏省大臣片冈直温却在没有掌握好资讯的状况下,贸然于国会中称“渡边银行终于还是倒闭了…”。这短短的一句话,让东京席卷挤兑潮,并蔓延到日本各地。发放贷款给铃木家的银行,也都纷纷要求他们返还现金,以度过自己的危机。

在退无可退的状况下,铃木商店找上台湾银行,请求最后的融资,但这次台银不想让这场昭和金融恐慌烧到台湾来,断然拒绝了他们的请求。最后,1927年4月2日,铃木财阀走入了历史。

铃木家虽然消失在日本企业界上,但各式子公司以不同的名字被其他财阀收购,并存活到今日。像是帝人(人造纤维)、IHI(造船)、日本制粉(面粉)都曾经是铃木财阀的版图,铃木薄荷与神户制钢所则延续到今日,现在的双日株式会社也有部分是继承自铃木家。

三井、住友、三菱的名号至今仍为世人所知,铃木却早已灰飞烟灭。或许,我们现在能联想到的“铃木财团”,大概只剩下《名侦探柯南》里小兰的好闺蜜铃木园子与她的堂伯父铃木次郎吉了吧!

分页: 1 2 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