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算為什麼而讀書呢?談談自己的看法吧.

Jul23

你打算為什麼而讀書呢?談談自己的看法吧.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你打算為什麼而讀書呢?談談自己的看法吧.

你打算為什麼而讀書呢?談談自己的看法吧.

為以後的生活而讀書。
為給父母爭氣而讀書。
為找到一份好工作而讀書。
為生活有意義而讀書。
為將來的科技事業,社會讀書。
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其實有好多,因為種種事。

印度為什麼缺席apec談談自己的看法

1、外交訪問太多,莫迪取消APEC之行
印度《加爾各答電訊報》報道稱,百般糾結之後,莫迪已經決定不出席11月中旬在北京召開的APEC峰會。雖然印度近年來一直尋求成為APEC成員,莫迪還首次接到了中國的邀請,但按照計劃,莫迪本月將先後訪問緬甸、澳大利亞、斐濟和尼泊爾四國,這就將耗費14天。因此決定這次不參加APEC。
2、換個場合,仍有“機會”
一名熟知莫迪出訪行程安排的印度官員說:“出席APEC峰會的機會非常誘人,從經濟角度來看,它(APEC峰會)對印度的重要性超過G20”。但另一位印度官員表示:“在緬甸和布里斯班,(莫迪)總理有足夠的機會會見這些世界領導人”。
3、並非“最親密的盟友”,不想頻繁接觸
中、印目前正在商議莫迪明年訪問中國。而如果莫迪兩年(今年和明年)兩次訪問中國,將意味著兩國之間關係的回暖程度“超過了現實”。“莫迪政府希望來自中國的更多投資,希望平息兩國邊境的緊張局勢,但是北京並非印度最親密的盟友”。

讀了田父得玉談談自己的看法

這個故事說明:真的可能被誣為假,最後又恢復其本來面目,寶玉被誣為怪石而被騙走,終於又被確認為寶玉。這和野雞訛為鳳凰以致弄假成真恰恰相反。同樣屬於名實相違的現象,假話不可以輕信,農夫受騙即在於此。誣名可以得實,騙子亦可能得逞,鄰人即屬於此。這 和卞和獻玉頗為相近,也是真的不被賞識而險遭埋沒,尹文子所說的是非即真偽,從長遠看,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但是,真的美的東西有時並不被瞭解而獲得其價值,如寶玉被誣為怪石而被棄。尹文子把深奧抽象的名實問題引入日常生活,與具體的社會問題密切結合,較之“白馬非馬”之類爭辯,更具有通俗性和實際意義。

大家進來談談自己的看法吧

我27了,有些事急也急不來的,心態放正確點

各位研友談談你們自己的看法?

專業
既然研究生出來 就基本幹本專業了
所以專業重要點

你也來談一談自己為什麼而讀書吧,為什麼。

不知道,小家裡人讓讀書,後來又沒錢就沒讀,再後來就不知道為什麼讀書

結合自己的讀書經歷,談談你對讀書須做筆記這一觀點的看法

  1. “筆記”是人腦有效的外存貯器,是人的記憶能力的延伸。

  2. 在讀書學習的過程中,把所閱書文中有價值的“東西”用筆記錄下來,不但能夠增強記憶,儲存資訊,準確地掌握知識,積累豐富的資料,有利於提高寫作水平,而且讀書筆記是讀者自己考自己,考考到底讀書有何心得。

  3. 不管自己的看法正確與否,意見成熟與否,反正作為讀書筆記就必然獲得較為深刻的印象。日子長了,書讀多了,總有體會,深入體會的過程便是思考深化的過程,思考到了精細之處,必然產生思想火花。

  4. 為了及時捕捉這種稍縱即逝的火花,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記筆記。現代著名教育家徐特立曾提倡“不動筆墨不讀書”,學言道:“眼過千遍,不如手過一遍。”宋代史學家司馬光的鉅著《資治通鑑》就是用“苟有可取,隨手記錄”的方法,堅持不懈做了三十餘本讀書筆記,並以此為基礎編寫而成的。

  5. 我國近代著名思想家梁啟超很重視讀書筆記,他說,抄錄或筆記是讀書極笨極麻煩而又極必要的方法,“大抵凡一個大學者平日用功,總是有無數小冊子或單紙片,讀書看見一段資料,覺其有用者即刻抄下,資料漸漸積得豐富,再用眼光來整理分析它,便成一篇名著”。可見作讀書筆記不單純是為了幫助記憶,更重要的是為進一步創新打基礎。

  1. 要反覆思考後再記

    要記下一個問題,必須在透徹理解原文的基礎上,經過自己反覆的思考,讓所學到的東西,在自己頭腦裡成為“會發酵”的知識,然後再記下來才有價值。不動腦筋,不經消化,一味抄書,抄得再多也是徒勞。

  2. 要眼看手動重點記

    這就是說,對自己的書文,要一邊讀書一邊做記號、劃線條、寫評語、做批註等。可在最重要的關鍵字句上做記號,也可歸納出最重要的短句,把它寫在所閱讀書籍的上下左右或有關空隙中。這樣在再次重讀複習時,不用細讀原文,只要看到這幾個字或短句,就可以想到全頁寫的是什麼。

  3. 要用小本子記

    實踐證明,用大本子做讀書筆記不方便整理和攜帶。因此,做讀書筆記要用小本子,一文寫一張,最好是用活頁的卡片作筆記效果更佳,不僅便於攜帶和整理,而且方便存放。

  4. 要記得少而精

    筆記內容要經過反覆推敲、琢磨,要記得精當,不要什麼都記,每條筆記的字數不要太多,但筆記的條數可記得多一些,孤立的一小條,看不出學問,許多條彙集起來,就可以成為一個專題,成為一篇論文。

  5. 要加快筆記速度

    筆記的速度,在讀者的思考活動中佔了極重要的地位。儘管你頭腦裡的思考活動多麼快速靈活,但如果寫字速度太慢,那麼很多想法就往往無法整理出來,如果筆記速度快了,讀書的效率自然也就提高了。

請你結合自己的讀書經歷,談談你對"讀書須做筆記"這一觀點的看法。

做筆記的好處:
1、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
及時的記錄下自己在日常學習、生活、工作中的終疑惑、難點、重點及核心重要的東西,可以養成良好學習的習慣。
2、做筆記有助於對學習內容的理解。
記筆記的過程也是一個積極思考的過程,可調動眼、耳、腦、手一齊活動,促進了對書本內容的理解。
3、筆記可以加強記憶知識點。
記筆記更有助於積累資料、拓展新知,達到全面透徹學習的目的。

讀書和讀文兩種不同的閱讀方式哪種好談談自己的看法

【百道專稿】閱讀之於人意味著什麼?不同的閱讀方式又會帶來什麼樣的效果?《紐約時報》和《時代》分別撰文表達了兩種不同的觀點,一方認為閱讀名著對於人類道德層次的幫助有限,一方認為名著所要求的深度閱讀恰恰讓人們更加善解人意。事實究竟如何,也許身為讀者的我們更有發言權。 瑪麗?卡薩特1901年畫作《閱讀課》閱讀虛構類作品是否可以提升人們的道德水平,這一話題近來引發了爭論。那麼,閱讀的真正價值是否能夠滲入到更為根本的層次中呢?《紐約時報》和《時代》雜誌最近挪出版面刊登了有關這場爭論的文章。先是格雷戈裡?柯里的《文學鉅著讓我們變好了嗎?》一文挑頭,文中指出傳統的讀好書可以修身養性的觀念對我們的道德形成幫助非常有限。反擊此觀點的的有安妮?墨菲?保羅,撰文《文名著讓我們更智慧、更隨和》。她的觀點是,名著是要“深閱讀”的,這是一種與眾不同的認知行為,能夠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他人,讓我們在待人處事方面更“聰明、隨和”。這些文章因為討論的側重點不同,所得的結論也不盡相同。為了進一步論證觀點,保羅在她的文章中引用了加拿大約克大學心理學家雷蒙德?馬爾和多倫多已退休行為心理學教授基思?奧特利的研究成果。該研究發現,“常常閱讀虛構類文學作品的人更容易理解他們人、重視他人的存在,也更願意進行換位思考。”作家喬伊斯?卡羅爾?奧茨也認同這一觀點,“閱讀使我們在毫無意識的情況下,融入另一個人的身體、思想,想其所想,言其所言。”保羅稱,奧特利和馬爾的研究獲得了精神系統科學、心理學以及行為學上的支援。這一研究表明“深閱讀或者說慢速、沉浸式、具有豐富的感官細節以及帶入情感和道德感的綜合式閱讀,會成為一種獨特的體驗,”從形式和質量上區別於當下大受追捧的“文字解碼”式的閱讀。尤其對於在校學生來說,淺閱讀已經充斥了他們學習生活的各個方面,深閱讀的必要性更為明顯了。 保羅在總結其論文時,援引了文學評論家弗蘭克?克默德“肉體閱讀”與“心靈閱讀”的概念。克默德認為,“肉體閱讀”是一種匆忙的、急功近利地汲取資訊的方式,它充斥我們日常生活的每一天。相反,“心靈閱讀”則是一種專注的、愉悅的、富於分析並具有創新能力的行為。從這兩種閱讀方式的區別中,我們發現爭論雙方的辯論焦點可能就是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到底是名著使人變得更好還是好的人更有動機去閱讀名著。保羅的結論是,閱讀是少數可以將我們與動物區別開來的行為。卡里則質疑,閱讀名著真的可以起到道德教化的作用嗎。無獨有偶,亞里士多德也在著作《詩歌》中提出了相似的疑問(在書中對文學致歉)。為了證實自己的質疑,卡里援引長於閱讀並高度文明化的納粹作為反例。問題是,卡里的言論除了“高德溫法則”外,忽略了納粹其實是以十分忠誠並嚴苛的態度履行德意志第三帝國的道德規定。而且,保羅的論點也更側重於閱讀名著與心靈脩養的關係,而不是道德教化。名著最為深遠的影響不是對人類的道德養成,而在於它直指人類的靈魂。保羅在論文中提到,閱讀與說話不同,它無法自然而然習得,必須通過教育才能學會。因為閱讀不僅是一種生物行為,更是一種深層次的精神活動,與人類獨有的能力、動機等相關。無論我們用什麼樣的詞語來描述這種行為,閱讀都不僅僅是用一種機械的方式去描述給定的世界,它更是一種人性化的行為,目的在於尋找意義、設身處地地理解他人。從這個角度看,閱讀可能是最具深層次精神意義的人類行為。也正是“心靈閱讀”而非淺層瀏覽,使文學名著擁有了直達靈魂的魔力,繼而通過這種方式將人與人聯結起來。這同時也是閱讀方式比閱讀內容更為重要的原因所在。事實上,從使人向善的效果上看,閱讀好書不一定比宗教教化更加有用,但用好的方式閱讀卻可能達到這種效果。對此我體會尤深。正如我在回憶錄中所說,我畢生所讀之書對我的世界觀、信仰乃至整個生命的形成都產生了極為關鍵的作用。《遠大前程》告訴我,每一個我們讀過的故事都會對我們產生或好或壞的影響,並且這種影響還可能擴充套件至其他人;《推銷員之死》告訴我美國夢的崩塌到底有多麼危險;《包法利夫人》告訴我,人們應該學會擁抱現實世界而不是遁入虛幻;《格列佛遊記》告訴我什麼是坐井觀天;而《簡?愛》告訴我如何勇敢地做自己。這些書帶給我的收穫絕不僅限於知識學習或道德教化,儘管啟卷之初確實起過這些作用,但更為重要的是,他們講述的每一個故事也融入到我的生命故事中,並最終成為靈魂中難以割捨的一部分。尤金?H.彼得森在《吃了這本書》中說道,“只有你將書中的文字從容地咀嚼、消化,並嵌入靈魂中,你才會發覺,閱讀實在是上天賜予人類的厚禮。”他還援引誦讀聖經為例,“閱讀之於靈魂如同食物之於胃,它將最終散入到我們的血液,轉化為愛和智慧”。因此,我們更應該傳達給學生的是閱讀的方法,更應該培養他們的是閱讀的渴望,而不僅是閱讀本身。當然,這些不會自然而然形成。閱讀與語言研究中心主任、《普魯斯特與魷魚:閱讀思維的故事和科學》作者瑪麗安?沃爾夫藉助大腦科學來研究深層閱讀。在研究中,沃爾夫認為大腦結構賦予人們持續深層閱讀的能力,為名著深層影響我們提供了先決條件。“人類跨越書本本身繼而形成分析、推斷以及創新的能力都是在經年累月中逐漸形成的。它需要我們學習用深層次、擴散性的方式閱讀並最終像個老手一樣形成習慣……生理原因和文字本身都賦予我們用多種方式閱讀的能力。閱讀的內容和藉助的媒介將直接影響到我們的閱讀方法和讀書所得。”“心靈閱讀”的魔力足以超越物質、時間,乃至我們隨時面臨的道德選擇。即便保羅提出了一些可行性論證,這種魔力也無法與卡里提出的客觀資料相印證。儘管如此,我們依然認為“心靈閱讀”的目的並不是把人變好而是使我們更加人性化。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