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可不是德国人,而是道地的奥地利人!她道出奥地利自愿回归德国却代价惨重的历史

Nov20

在一千多年前,哈布斯堡家族(Habsburg)不过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地方诸侯,在他们创立了奥地利王朝后,苦心经营,摇身一变成为欧洲史上影响力最大的王室家族。这个家族中上演过的勾心斗角和爱恨情仇,刺激程度绝对不输热门影集《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或《纸牌屋》。

在全盛时期,哈布斯堡家族所统治的领土超过六十七万平方公里,可谓欧洲霸权。好比说著名的义大利水都威尼斯,不仅曾是奥地利的领土,还更是奥地利帝国海军最重要的海军基地之一呢!就连在东欧国家如乌克兰、立陶宛等,在今天也都还看得到奥地利王室留下的华丽建筑。

在威尼斯一家小旅社,看到墙上挂着这幅老旧斑驳的威尼斯街景油画,是奥地利帝国统治威尼斯时的作品,正中央的这面红白红旗帜就是奥地利国旗。

今天的奥国面积只有八万多平方公里,人口不到九百万,更有个特殊的身分:“永久中立国”,不时以调停者或白手套身分在世界强权中周旋着。那么,只剩下不到当初八分之一国土的奥地利,到底是如何走上永久中立国这条路的呢?

历史

二战时被并吞,奥地利男子突然变德国兵

二十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爆发都与奥地利有着密切的关系:1914年,奥地利王储夫妇在塞尔维亚的首都遭到谋杀,奥地利王室随即对这个南欧国家宣战,进而爆发一战。伤残惨重的一战结束不过二十多年,听命于希特勒的德军入侵波兰,引爆了二战。独裁者希特勒可不是德国人,而是道地的奥地利人,虽然他以德国人自居,终其一生仍旧摆脱不了浓浓的奥地利腔调。

奥地利输掉了一战,王室也在1918年黯然地下台了。这个千年帝国突然变成了被许多新兴国家夹包的战败国,让奥地利人的国族自尊大受打击,失去捷克、斯洛伐克等重要工业基地,更是重挫奥地利经济。奥地利走上共和国体制,在经过混乱的建国初期后,国内经济状况慢慢好转,但是原本民族性就偏悲观的奥地利人,依旧觉得看不到未来。

这时候,奥国老百姓看到赴德发展的希特勒在德国政坛呼风唤雨,感到非常欣慰!希特勒始终抱着德奥合并的愿望,他自己是奥地利人,太清楚如何对付奥地利人了。希特勒不停地强化“我们与德国同文同种”、“德奥文化脉络一致,理当共同发扬德意志文化”等观念,也得到大众的认同。

在外交上,希特勒巧妙地透过各种不着痕迹的手段来打压奥地利在国际上的能见度,加深奥地利人“小国无法伸展”的恐惧;在内政上,他派遣亲信长期渗透奥地利政界,许多奥国政治人物甚至干脆直接听信希特勒的指令。

奥国纳粹份子靠着来自德国的强大金援,在奥地利境内进行极具系统性的宣传。同时也与地方流氓结盟,策画各种暴力攻击和谋杀行动,虽然引起社会动荡,但也不少奥地利选民向往纳粹份子的强势形象,在许多地方性的乡镇选举上,纳粹份子甚至拿下近半数的选票。

奥地利政府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为了反击希特勒,不仅立法在国内禁止纳粹党(但是效果不彰),还实施了几年的“奥派法西斯主义”(Austrofaschismus)!一派天真地以为:“我们也来搞一个极权的法西斯国家,这样人民就不会去向往德国法西斯主义了!”尝试用极权统治的方式,来打压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自由民主。

奥地利政界内斗不断,党派之间心结极深,总理无法取得各个派系的信任,加上没有广大民意的支持,团结对抗希特勒显然是不可能了。而纳粹份子也在奥地利建立起牢不可破的桩脚,希特勒清楚不可错失这万好时机,对着奥地利总理上演了几场逼宫戏,1938那年的春天,兵不血刃地拿下了自己的家乡!

奥地利共和国丧失了主权独立国家的身分,正式成为德国领土的一部分。希特勒亲自率军返乡,受到民众夹道欢迎,全国上下笼罩着“奥地利回归大德国”的欢乐气氛。在我居住的城市格拉兹(Graz)当时也挤得水泄不通,甚至有人爬到电线杆上,就是为了一睹德军游行的英姿。

然而,这时候的希特勒已经开始进行政治清算,胆敢发声的社会菁英也不断被消失、被自杀。人心惶惶,为了自保,市井小民皆选择沉默和配合。

德奥合并没多久二战爆发,奥地利男子们被迫为德国军效力。我先生是奥地利人,他的外公和爷爷年纪轻轻时都以德军身分远征到冰天雪地的俄罗斯战场,也分别被俘虏,后来在战后交换战俘的过程中存活下来。他们回来后只字不提战争,家里也没人敢多问。

我婆婆回忆她成长过程,记得自己父亲下班回家,总独自坐在窗口,一言不发看着远方。我先生是因为研究战争法律史时,看到自己两位阿公的名字在交换战俘名单上,才稍微能够勾略出他们说不出口的回忆。

1945年二战终于落幕了,身为战败国的德国,在盟军(美国、苏联、英国、法国)的要求下,放弃了对奥地利的主权。这时的奥地利几乎是被轰炸成奄奄一息的状态,经济也完全停摆,盟军并没有马上让它恢复成主权独立的国家,而是将它切分成四个区域,分别由四个盟军国军事代管和协助重建,而首都维也纳则由四个盟军国共同管理。

苏联军队所俘虏的德军战俘,其中也有为数众多的奥地利人。

被四个国家军事代管的奥地利:绿色为英国区、深蓝色为美国区、淡蓝色为法国区、红色为苏联区。

我居住的地区在当时是英国的管辖地,我公公出生于盟军代管时期,老家务农,工具仓库中有一支老旧的铁铲,上面印着英文和英军的代号,就是来帮忙种田的英国阿兵哥所留下的。

奥地利光复!从军事代管到主权独立的中立国

在盟军代管下,奥地利渐渐地建立了新的民主制度。经过冗长的谈判后,二战结束十年后(1955)的春天,盟军代表与奥国政府在维也纳会面,共同签署了《恢复独立与民主的奥地利之国家合约》,7月27日那天,大家签署了最后一份文件。

条约里清楚交代,一旦最后的文件签完,所有盟军人员必须在90日的期限内离开奥地利领土。盟军遵守承诺,在期限内撤退了全数人员,不过有跑出去玩而错过撤退的美国大兵,在期限后才不好意思地离开。

第90日即是1955年10月25号,在这天奥地利正式光复,成为主权独立的国家。奥地利政府向人民宣布:“奥地利自由了(Österreich ist frei)!”这句话也成为每个奥国小朋友后来在学校必学的历史名言之一。

隔天,也就是10月26日,奥地利国会将“永久中立”(Immerwährende Neutralität)的地位列入宪法,后来也将这一天订为奥地利的国庆日。

而事实上,早在奥地利帝国数十年前输掉一战,被迫选择共和民主制度时,就有远见的政治人物就有推动中立国的意愿了。然而当时绝大多数的政治家和人民一心一意向往德意志文化,幻想德奥合并,希望能够恢复奥地利帝国的雄风,中立国这项选项不得民心,也无法推动。一战后挑中的新国名原本还是“德意志奥地利共和国”呢,但是被当时的战胜国所阻止,所以才以“奥地利共和国”之名建国。

在二战后,重新独立的奥地利,对于大德国主义已不抱任何幻想,中立国这个选项才能够得到社会大众的支持。(不过一直到今天,国内还是有人士,依旧不甘心地鼓吹奥地利属于德意志国族。)

各国强权正在重新布局,冷战若隐若现,看看奥地利的地理位置(位于代表资本主义的西欧和代表共产主义的东欧之间)、历史背景(千百年在各国王室和政商界培养起来的强大厚实人脉),确实有这个本钱当中立国家。在冷战时期奥地利也曾一手企划,邀请强权来到维也纳,进行深刻的会谈。其中也包含美国总统甘乃迪和苏联领导人赫鲁雪夫。

六十多年来,奥地利在各国之间担任调停者的身分,的确做得十分称职!无数谈不拢的各方势力在奥地利独特的悠闲气氛中放松,踏入当初哈布斯堡家族和旁支留下来的华丽城堡,一边品味着维也纳咖啡和奥地利传统甜点,一边好好地坐下来谈判。

证明了,就算是小国,也可以在国际社会上站稳,也能受到他国的重视和推崇,并透过自己的长处为这个世界有所贡献!

招待外宾时最经典的热饮和点心:维也纳Mélange咖啡、洒满糖粉的苹果派佐奶油及香草酱。

13岁从国境之南屏东赴奥地利学音乐,用看漫画和小说的方式自修中文,长大后在奥地利南方落地生根。结束长年的国际钢琴演奏生涯后,现为多媒体制作人和德文专栏作家,文字中揉入西方的角度和东方的灵魂。曾入围奥地利全国外国血统杰出妇女选拔决赛,获欧盟执委会颁发“欧盟文化融合亲善大使”,是首位也是唯一获得此头衔的台湾人。

中文著有《教育是,陪你找自己的路》《小国也可以伟大》《从宜兰海港孩子到英国企业楷模》。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