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度受重伤、数次逃死劫,一场战争将他变成终极怪物!揭密希特勒一战中“魔鬼的前身”

Dec13

2度受重伤、数次逃死劫,一场战争将他变成终极怪物!揭密希特勒一战中“魔鬼的前身”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在希特勒的某些追随者看来,他是一个英雄,一个失败的救世主;但在其他人眼中,他是个疯子,在政治上和军事上是个蠢才,是个不可救药的杀人犯。

作为国家社会主义的化身,以及第三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希特勒集镇定、智算、果断等各种天赋在身,可谓是近乎完人的存在;然而,优秀的天赋助长的还有他那深不见底的野心,在无法控制的野心唆使下,整个世界被他带入了无尽的深渊,德国成为了他乌托邦幻想的魁儡工具,人民成为了他恐怖统治下的牺牲者。

2度受重伤、数次逃死劫,一场战争将他变成终极怪物!揭密希特勒一战中“魔鬼的前身”

最终,希特勒的名字由此从英雄转为暴君的代名词,十恶不赦的残忍屠戮,成为了世人对他的唯一印象。也因此鲜少人知道,其实在加入德国工人党(纳粹党前身)之前,希特勒也曾与一般人一样,每天为了三餐着想,没有崇高的志向,甚至可以称得上只是时代下的一位无名小卒。

1913年的春季,希特勒因为双亲逝世,加诸未能考上艺术学院,一路流浪到了德国的慕尼黑,如同在维也纳一样,希特勒也只是一贫如洗的流浪汉,没有亲朋,也没有职业,然而历史的发展往往是戏剧性地发展。1914年战争爆发,同年8月3日希特勒上书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三世,申请参加巴伐利亚兵团,这次申请获准,也就是希特勒人生舞台的关键,正如他日后所说:

“由于欢喜若狂,我跪在地上,衷心感谢上苍让我有幸生于此时。” 

希特勒的首战:伊普雷战役

10月21日,希特勒随着自己的联队乘着火车高唱凯歌开往前线,在写给慕尼黑友人恩斯特・赫普的信中,希特勒描述了在伊普雷第一次参战的情景:

“一阵阵炮弹在我们头顶呼啸而过,在林子边缘爆炸,树木被削倒,好像它们是稻草似的,我们好奇地观看着,此时,我们尚不知有任何危险,我们谁也不害怕,大家都焦急地等待着冲锋的命令。”

不过很快,希特勒就体验到了战争的残酷:

“我们冲锋了4次,都被压了回来,这群士兵除我之外仅有1人生还,而他最终也倒了下去,1颗子弹打穿了我的右袖,但如同奇迹一般,我却安然无恙。后来我们发起了第5次突击,这次我们占领了林子边缘和农庄,战斗持续了3天,团长战死,副团长受重伤。”

希特勒冒着猛烈的炮火找到了一名军医,两人协力将副团长拖到急救站。据希特勒说,他所在的第16步兵团仅存军官30名,士兵总数不到700,幸存比率只有五分之一,但进攻的命令不断下来,最终德军以惨痛的代价夺取了伊普雷。 

此次攻势结束之后,英法两军为了防止德军继续突破,开始建筑壕沟,德军在几次冲锋被击退后,也有样学样地挖起壕沟,两军陷入了敌不动我不动的胶着。希特勒此时已经不是普通士兵了,而是被上级选中担任了个传令兵的职位,这个职位死亡率非常高,总是要爬出战壕,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中,才能往于后方及前线当中。

曾有一次,希特勒在准备跨出壕沟传令时,见了4位准备突袭的法国士兵,希特勒马上拔出手枪,吓得毫无预料的法国士兵立刻把枪扔了,举手投降,希特勒因此受到表扬,长官冯・图波夫上校夸奖道:“ 没有什么情况会阻碍他进行最困难最艰钜最危险的任务,为了祖国和他人,他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和安宁。 ”

此事经过了两个月之后,希特勒得到了一级铁十字勋章,一次世界大战中要获得铁十字勋章是较为困难的,希特勒仅是一名下士,却得到了上级也得不到的殊荣,这使他颇为骄傲。在后来的从政生涯中,希特勒总是会在胸口佩戴三枚勋章:一枚是纳粹党党徽、一枚是一战后期获得的中伤勋章,最后一枚则是这次获得的一级铁十字勋章。

爱犬“小狐狸” 

希特勒很喜欢养狗,这个习惯是一战的时候养成的,他曾在战壕里抓到了一条英国军人养的白色小狗,给潦倒孤寂的他一点安慰。这条小白狗原属英军,在阴错阳差之下跳进希特勒的战壕。希特勒将狗抓住,花了许多时间将它驯服:“ 我以巨大的耐心对它(它听不懂德语),慢慢令它习惯与我相处。 ”

希特勒给它取名叫“小狐狸”,并教它诸如爬梯子之类的把戏。从此之后,希特勒与小狐狸从不分离;晚间时,它就睡在他身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在弗隆美尔,有多少次我在凝视我的爱犬小狐狸呀!”

后来每当希特勒谈到他的爱犬,总是眉飞色舞,好像什么政事都被抛诸脑后一样,由于希特勒多次提及,史料上不乏有许多关于小狐狸的记载桥段:

“小狐狸对一飞舞着的苍蝇所作的反应时,他是何等神往。首先,它全身发抖,好像受了催眠术一般,像老人一样皱起眉头,然后,突然一跃而起,朝他猛吠。我常常注视着它,好像它是一个人似的——注视着它发怒、咆哮的各个过程。”

希特勒吃饭时,小狐狸就坐在他身旁,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的每个动作。希特勒不给它东西吃,小狐狸便会坐立起来,看着希特勒,好像在说,主人,我怎么办?

“我多么喜欢它呀,真有意思!”阿道夫.希特勒如是说。

后来,希特勒的部队经历了一场损失惨重的战斗,希特勒幸运生还,但受创的16军团早已疲惫不堪,被上级命令退出战场,调往阿尔萨斯休整。在搭上军用火车时,有个铁路官员对小狐狸的可爱举止为之倾倒,向希特勒出价200马克购买他的爱犬。

希特勒怒气冲冲地回答说:“你出20万我也不卖!”不料,在部队下火车时,希特勒竟找不到小狐狸。迫于跟上队伍,希特勒根本无法四处找寻。

“我绝望了。偷我爱犬的猪猡不明白,他之所为对我究竟意味着什么。”

大概与此同时,另一个“猪猡”用枪挑开了他的背包,偷走了装有速写画、油画和水彩画的箱子。照当时看来,小狐狸、绘画当属希特勒在战争期间为数不多的依靠,两度受侮辱和心灵受创,对希特勒的人格发展多少起了些加速的动作。 

希特勒的两次重伤

希特勒的武运很好,在过去数月中,希特勒多次差点送命,却总是化险为夷。等到希特勒变得有名后,曾接受一名记者采访,在问到有关一战的看法时,他骄傲地说:

“有一次我在战壕里与几位战友一起吃晚饭,突然好像有个声音在对我说“快起来到那边去”。声音清晰,不绝于耳,我只好机械地服从,好像它就是一道军令似的。我手里捧着饭盒,立刻起身,沿着战壕行进了约20码。当我坐下来继续进食,还没吃几口时,只见火光一闪,从我原来待过的地方传来一声巨响,一颗流弹在那里爆炸了,留在那里的人全被炸死。 ”

没有任何人能证实这段故事的真实性,所以不排除有希特勒自吹自擂的成分,不过他运气真的一直很好,直到战争结束时,希特勒只有在前线重伤过两次,一次是在索姆河一次德军的失败攻势,希特勒当时处于无人区,身负重伤(据说是睾丸受到枪弹击中),正当希特勒一瘸一拐,狼狈走回阵地时,有一位英军士兵(坦迪)发现了他,并拿着步枪朝他指着。

希特勒显然已经精疲力竭,既没有举枪也没有惊慌失措,只是毫无表情地盯着坦迪,似乎在等待已无可避免的最后时刻。“我当时的确瞄准了,但我从来不射杀伤兵。”坦迪日后回忆起当时戏剧性的一刻,“ 我让他走掉了。”希特勒略略点了点头,然后就慢慢走远了。 

希特勒在索姆河的伤势一直未有定论,有些人认为希特勒是睾丸被击中,以至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英国人为了戳希特勒的痛处,特地发明了首《希特勒只有一颗蛋蛋》之歌,歌词是这么说道的: 

希特勒只有一个蛋蛋(Hitler has only got oneball)

戈林(空军司令)有两个,但都非常小(Goring has two but very small)

希姆莱(纳粹亲卫队领袖)情况很相似(Himmler has some thing similar)

可怜的戈培尔(宣传部长)阁下则一个都没有(Poor Old Goebbel has no ball satall)

这首虽然毫无根据性,却是二战英军最耳熟能详的另类军歌,此歌词使用了《柏金上校进行曲》的曲调,哼唱起来十分欢乐,容易上手。 

第二次负伤是在一战末尾,希特勒在伊普莱斯的前线等待命令时,英国军队突然发起了庞大炮击攻势,将士兵们打得抬不起头来,其中打来的一发毒气炮弹落向了距离希特勒10码之内的无人区,顿时掀起一波芥子气粉尘。

无法及时带上防毒面具的希特勒害怕地爬出壕沟外,但已经太迟了,芥子气已经进入接触身体,希特勒双目失明,神志模糊不清,陷入半昏迷状态。还好一旁有位热心的士兵及时察觉,拖着希特勒撤退到后方医院。

德军战败

希特勒在医院待了一个月,就在视力即将恢复时,一位老牧师跑到医院宣布一个令希特勒不能相信的消息:德国境内发生政变,德皇威廉二世已经退位,并且逃往荷兰,柏林己经宣布成立共和国,并将签订停战协定,德国己经战败。

希特勒简直气疯了,但这还不是最糟的,战后签署的凡尔赛条约明确表明德国需要大裁兵,希特勒因此失去了稳定的军务工作,他满怀愤恨,一切努力都白费了,200万阵亡将士的牺牲居然换来屈辱求和;自己为国家奉献了四年,却换回“无业游民”的称呼!

德国的战败使希特勒的极端仇恨发展到无以复加,他对新成立魏玛共和政府却没有任何好感,心里想着:只有傻子、骗子、罪人才希望自己的敌人会大发慈悲!

另外,他将德国的战败解读为“背后中了暗箭”,认为德国本来能继续抗衡协约国,不过犹太人、吉普赛人、共产党徒在背后撕裂德国,才导致战败。希特勒对种族上的自我见解越渐根深柢固。 

事后,当希特勒回忆起德国革命的这段日子时,这么写道: 

“一切都成为泡影了。我们所有一切牺牲和困苦,完全等于虚掷,几月来的忍饥耐渴,完全等于虚掷。我们出生入死所费的时光,完一等于虚掷,两百万人的头颅也完全等于虚掷了!我们的国家怎么了? 

但是,我们所应忍受的牺牲就以此而完结了是吗?过去的德意志,不值得我们怀念吗?德意志对于固有的历史就无任何的责任吗?我们配受德意志的过去的光荣吗?这种举动。我们对于后世的子孙,又交用什么来解释呢? 

我辈人真是卑劣的罪人! 

当时我愈想要了解这种惊人的事变,愈觉得羞忿交集。我两眼所受的痛夺,和这种祸难平互相比较,那又算得了什么呢?此后我日夜感到不安。我知道——切都化为乌有了,深夜沉思,我对这事件的主动的人就切痛恨了。 

在德皇之中,对马克思主义的领袖表示亲善的,以威廉二世为第一人,他从不知道他们就是无信义的恶棍。因为当他们和德皇握手亲善的时候,另一双手已经地暗中拿取利刃了!对于犹太人是没有什么条件可讲,誓不两立。” 

战后

希特勒在战后因为工作的契机,认识了德国工人党,并在短短几个月间,从一位无所适从的街头游民,一跃成为德国工人党的新兴大老,招募了破千名党员,一年后,希特勒在慕尼黑组织了该党历史上到场人数最多的会议,会议共有2000多人出席,其中绝大数党员非因收到现任党领导德莱克的邀请函而前赴参与,而是信仰希特勒与德意志的未来而出席会议。

希特勒眼见政治未来一片光耀,辞去了军方身份,专心政界,并于1921年取代德莱克,成为公认的新任党领导,可惜当时的人们并没有想到,这位象征着光明、力量、希望的耀眼政星,将在执政的13年内让德国人民几乎得到、也失去了一切,他们重拾了身为日耳曼民族的骄傲,获得了身为德意志人民应有的自尊,但却失去了自由、民主、国家、以及生命。

在两场世界大战中,德国总共有七百七十万人死亡,他们仅因一个被严重政治化的复仇意识,竟然能完全信任当权者的任何措施,愿意将自身全然托付给国家,甚至是葬送掉宝贵的性命。牺牲是高贵的,但战争是残酷的,更是血雨腥风,惨无人道的,我们要珍惜和平,真爱生命,以及将过去的错误警记在心,就像是刻在希特勒的出生地奥地利因河畔布劳瑙的石碑诉诸的沉痛诺言: 

为了和平、自由与民主,法西斯永不再现,数百万人的死提醒着我们。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