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打孕妇、把犹太人制成“人皮灯罩”,更用奥步逃死刑!一窥纳粹集中营“红发女巫”真面目

Jan08

毒打孕妇、把犹太人制成“人皮灯罩”,更用奥步逃死刑!一窥纳粹集中营“红发女巫”真面目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二战时期的纳粹德国做了许多令人发指的反人类罪行。1945年4月,盟军解放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后,将附近的德国平民集合起来,带领他们进集中营参观纳粹令人发指的恶行,包括整房间的人类器官标本、散发恶丑的尸体堆...。但这些平民早就在战火中看得太多,他们维持着平静的表情、似乎对死亡已经麻木,直到他们看到一件件带有华丽图案的艺术品,许多人掩面而泣、甚至哭着跑出队伍!为何早对死亡麻木的德国平民会有这样的反应?

05_conew1.jpg

这件事过后,在达豪的美军军事法院30名纳粹战犯中,有位被告特别引人注目。红色的长发、白皙的脸庞以及无辜的眼神,谁也想不到这名看似无害的女性竟是战犯之一。而且她被指控的罪刑,并不是她使用了哪类凶器杀人,而是有人指控她藏有这批艺术品,包括书籍封套、钱包、灯罩等,究竟这批艺术品到底带有什么秘密?

这名美丽的女人是伊尔斯·科赫(Ilse Koch,本姓Köhler),1906年9月22日生于德国,她的丈夫曾在纳粹集中营担任指挥官。而伊尔斯·科赫之所以被大众所知,是因为在军事法庭庭审后,外界对于她在集中营期间的残暴作为感到震惊,除了虐待囚犯之外,她被许多证人目击曾在集中营挑选有纹身的囚犯,将他们杀害、并用他们纹身的皮肤做成人皮灯罩、手套、书套等。

有人说她是恐怖电影《人皮灯笼》的始祖,也有人说她是电影《为爱朗读》女主角的原型,究竟这位被称为“布痕瓦尔德的红色女巫”(Red Witch of Buchenwald )、“布痕瓦尔德的婊子”(The Bitch of Buchenwald)的纳粹战犯,是否真如传闻中一样邪恶?

一战后的德国,她相信纳粹是救赎

伊尔斯·科赫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父亲是工厂的工头。她的童年表现并不是非常起眼,老师描述她是一个有礼貌、乐观的孩子。而在她15岁时,她进入了会计学校就读,那是当时少数女性可以受教育的机会,后来她成为了簿记员。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名受过教育、乐观开朗的的女孩,走上了纳粹的不归路?这一切得从一战后的德国说起。

在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国内经济萧条、百废待举。因战败后所签订的《凡尔赛条约》中,钜额的赔款造成沉重的负担,工业区被法国占领、大量印制钞票导致恶性通货膨胀、因饥饿引起的暴动不断。骄傲德国遭逢前所未有的屈辱与危机,这一切也催生了主张以极端手段救国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崛起,继而成为日后的纳粹政权。

在这样的背景条件下,伊尔斯跟当时其他的德国民众一样,深信纳粹是拯救祖国唯一希望,在纳粹的带领下,德国将恢复昔日的光辉。在1932年,她加入了纳粹党,并更进一步的参与了冲锋队(Sturmabteilung,SA)亲卫队(Schutzstaffel,SS)。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同为亲卫队的丈夫卡尔-奥托·科赫。

08.jpg

布痕瓦尔德的红色女巫

1936年,伊尔斯·科赫在由她的未婚夫担任指挥官的萨克森(Sachsenhausen)集中营,担任看守及秘书,同年两人结婚,1937年,她前往同为丈夫指挥的布痕瓦尔德(Buchenwald )集中营工作。

布痕瓦尔德集中营是德国最大的劳动集中营,大门口厚重的铁门上写着“Jedem das Seine”,后来被翻成“各得其所”、甚至是“咎由自取”之意,这似乎暗示着,进入此门者将面对必须劳动到死的处境,而伊尔斯将会是最有力的执行者之一。

伊尔斯经身为指挥官夫人兼首席女监工,经常骑着马在营区闲逛,并嘲弄营区里的囚犯,只要谁敢看他一眼,便会被马鞭毒打。

她在集中营是出名的心狠手辣,曾经有一位荷兰犹太孕妇,不小心踩到她的脚,她竟大发雷霆、并命令两名男看守狠狠的抽打孕妇,伊尔斯又狠狠的踢她肚子,最后剥光孕妇的衣服,在把她丢到冰天雪地之中。

此外,根据集中营幸存者的回忆,当集中营在拣选剃除不适合劳动的人口时,伊尔斯总是特别的兴奋,她会用和蔼可亲的态度与甜美的笑容,把孩子们带入毒气室中。

伊尔斯不为人知的变态嗜好,就是她有一批“另类”的收藏。1945年,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解放时,盟军在营内发现了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收藏品,包括囚犯的内脏标本、缩小的头颅标本,然而最可怕的是一系列疑似用人皮制成的手套、书本封套、甚至是灯罩。幸存者表示,这些人皮制品是伊尔斯的收藏,而有其他目击者也表示,伊尔斯会骑着马,挑选那些身上有特殊纹身的囚犯,那些被选中的人就会消失,日后也没人再看过他们。

1943年8月24日,伊尔斯和她丈夫因为贪污和谋杀囚犯被逮捕。因为两人侵占了要上缴给党卫队的囚犯财产,这些钱财大部分是从那些被送入集中营的犹太人身上刮取而来,甚至包括死者的手表、项炼、金牙等值钱的遗物。其实两人豪奢的生活早就传开,1940年,她花费超过250,000马克建立了一个室内体育馆,只为了能够在里面骑马。虽然最后伊尔斯因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讽刺的是她的丈夫却被判处死刑、遭枪决身亡。

怀孕逃脱死刑

1947年伊尔斯和其他30名被告,因战争罪被送往设在达豪的美国军事法院接受审判。她被指控“在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协助参与犯罪计划,教唆和参与谋杀”其中包括了她的虐待癖以及制作人皮艺品。

但是,正当所有证人指证历历时,站在被告席上的伊尔斯突然宣布她怀孕了!事实上她已怀孕八个月。此事震惊了整个法庭,因为孕妇是不能判死刑的;而且她被监禁时已经41岁,监禁过程中除了美方的审问人员外,她并没有机会接触到其他男性。寡妇屠夫以怀孕躲避死刑的传言甚嚣尘上。

据传,她在监禁时勾引了美方的看守员、处心积虑让自己怀孕只为逃离死刑。然而,伊尔斯肚里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始终没有答案。

最后由于怀有身孕,再加上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台灯是由人皮所制成,伊尔斯改以“违反战争法律和惯例”被判处终身监禁。,在伊尔斯服刑两年后,德国的美军占领区军政府军事长官卢修斯·克莱将军(General Lucius D. Clay),将她的刑期减为四年,克莱将军认为:“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她曾选择有纹身的犯人来杀害,或者说,没有任何物品能证明她拥有人体皮肤。”相信那些所谓的人皮制品是以山羊皮制成,而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的报告也显示,集中营的工厂中在被摧毁前,曾用兽皮生产皮具,最终伊尔斯被释放。

但她回到德国后,在舆论的压力下,1949年伊尔斯被重新逮捕,并在1950年11月27日奥格斯堡巡回法院展开了历时七周的听证会,就在传唤250名证人后,至少有4人声称见过伊尔斯挑选、杀害有刺青的囚犯或曾见过、甚至参与制作台灯的过程。

但最终,由于无法证明灯罩或其他物品是由人皮制成,只好撤回这项指控。但其他罪名皆成立,包括煽动谋杀,煽动企图谋杀,煽动犯下严重的身体伤害罪, 1951年1月15日伊尔斯被判处终生监禁并褫夺公权终生。伊尔斯虽然逃过了美军的死刑,但她应该万万没想到,真正将她送入大牢的,是自己当初心心念念的祖国。

女巫之死

伊尔斯与其丈夫本育有一子,据称在战争结束后,得知了自己的父母在战争期间所犯下的罪刑过于羞愧,而自杀身亡。伊尔斯另一名儿子乌韦·科赫(Uwe Koch),是在达豪受审时所生,一出生便被送到寄养家庭生活,直到19岁时才得知自己母亲的真实身分,从那时起,他便时常前往伊尔斯所监禁的女子监狱探望母亲。

1967年9月2日这天,乌韦一如往常地前往监狱探往母亲,却得知母亲已于前一天晚上在自己的牢房里用皮带上吊自杀了。

伊尔斯在遗书中提到,时常梦到集中营囚犯,这些囚犯不但痛骂她的所作所为,还向她索命,多次被恶梦惊醒的她表示再也忍受不了这一切,决定结束自己的性命,从痛苦中解脱。这名曾为集中营恶名昭彰看守的女子,最终仍受不了良心的折磨,被自己的罪行反嗜。伊尔斯死后被葬在监狱附近一处无人看守的墓地,任凭杂草淹没、遗忘,但却永被历史与世人唾弃。

人皮灯罩下落

在集中营里被怀疑为人皮所做的台灯,最终下落不明,历史学家甚至怀疑它是否真的存在过。一名犹太裔作家马克·雅各布森(Mark Jacobson),将找寻这座台灯下落视为己任。在他努力的追查下,于卡崔娜飓风后的一场车库拍卖会上,认识了史基普·韩德森(Skip Hendersen),并从他手上获得了一样被称为纳粹遗物的皮制灯罩。

马克将灯罩带到了布痕瓦尔德希望能确定该物的起源,却一无所获,但经过初步判定发现灯罩的DNA极有可能为人类皮肤。然而在实验室更进一步的检验后,却发现灯罩的材质应为牛皮制成。或许人皮灯罩的秘密,也已跟着伊尔斯一同消逝于坟堆之中,仅留下骇人听闻的历史悬案,警惕后世的人们切勿步上同样的道路。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