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盛世之下充满瑕疵:开元时代的隐患

Feb28

大唐盛世之下充满瑕疵:开元时代的隐患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大唐盛世之下充满瑕疵:开元时代的隐患

一、盛唐的繁荣

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辉煌的一个王朝。它国力强盛,经济繁荣,文化灿烂,达到了中国封建社会发展史上的最高峰。它的高度文明影响了日本朝鲜等许多国家和地区,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最先进的国家。与汉朝并称为中国历史上两大强盛王朝之一。其盛时疆域东至安东府(今朝鲜平壤),西至安西府(今新疆库车),南至日南郡(今越南清化),北至安北府(今蒙古哈拉和林)。唐王朝的前期,由唐太宗李世民直至玄宗开元年间国家一直处于大发展阶段,从经济、政治、军事、外交、文化等方面都空前繁荣。在此期间出现的“贞观之治”,“开元盛世”构成了中华民族引以为骄傲的盛唐气象。从而,使中国的世界地位显赫一时。

唐朝在中国历史上的特殊重要地位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认识:

首先,中国历史自战国时代以来,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等在发展过程中出现过三次高潮,即三次鼎盛局面:第一次在西汉,第二次在唐代,第三次在明清。在第二次高潮中,尤其是唐朝前期,农业生产蒸蒸日上,手工艺品日益精巧,商品经济空前繁荣,城市生活繁华似锦。唐朝后期,江南经济进一步发展,为以后南方经济水平超越北方奠定了基础。当时在政治上,先后出现了“贞观之治”和“开元之治”,国家统一,社会安定,呈现一派升平景象,其成就超迈西汉“文景之治”。

其次,唐朝的前朝由于没有内忧外患,其经济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自贞观至开元年间,唐朝的人口、土地和粮食产量都大大超过了前朝。人民安居乐业,丰衣足食。这也为之后大力发展手工业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唐代手工业水平之高超,甚至可以与现代工艺相媲美。从我们现在所见到的“唐三彩”等唐代艺术品看来,便可窥之一二。

再次,就当时的世界范围来看,唐帝国也是最重要、最强盛的国家之一。欧洲的封建强国主要有法兰克王国和拜占庭帝国,但就社会发展阶段而言,他们都远远落后于唐朝。东方重要的国家有印度和日本。印度戒日王重新统一次大陆前后刚刚确立了封建制,可他死后次大陆随即分崩离析,割据局面一直持续到十二世纪末。日本的「大化改新」虽然尽量模仿唐朝的制度,但改革本身却是具有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的性质。所以,在世界范围内,唐朝不但能够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且属于最先进的行列。唐帝国崇高的国际地位和辉煌的经济文化成就,使亚洲各国乃至欧洲、非洲国家对之产生了由衷的欣羡之情,他们争相与唐朝交往,遂使中国成为亚洲诸国经济文化交流的桥梁和中心,在东西方交往中发挥了显著重要的作用。在当时的世界中,文化交流中心主要有印度、阿拉伯和唐朝中国,其中又以唐朝地位最为突出。唐代是继汉代之后,中国历史上中外经济文化交流的又一高峰期,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

最后,唐代在中国多民族国家的发展壮大中也居有重要的历史地位。中国社会经过魏晋南北朝的民族融合和文化整合,到隋朝重新实现了政治统一。但隋朝毕竟祚短,中华民族新的统一体的巩固和发展,中国新文化的形成和繁盛,就成了李唐王朝的历史任务。有唐历时几三百年,前期统一,国力强盛,疆域辽阔。高度的物质文明和高水平的文化使周边各族增强了向心力,于是国内各民族间的接触和交往空前发展,民族关系进一步密切。因此,唐代是继汉代之后,中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壮大、发展的又一重要历史阶段。

总之,唐朝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国力强盛,国际地位超迈往古,是中国历史上继汉代出现的又一鼎盛局面,史称「强汉盛唐」;唐朝后期的发展又为中国古代社会的巨大变革开了先河。唐代确实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个光辉灿烂的伟大时代!

二、安禄山简介

安禄山,本是营州地方的杂种胡人,原名阿荦山。他的母亲是一个女巫。父亲死后,带着安禄山嫁给了突厥人安延偃。适逢突厥部落败散,就与安延偃的哥哥的儿子安思顺逃到了幽州,于是冒姓安氏,名叫安禄山。此时,在安禄山的身边还出现了另一个杂种胡人名叫史@干,与安禄山原是街坊邻居,两人生日仅相差一天。长大之后,两人成为朋友,都做了互市牙郎,以勇敢而闻名。但正是这两个昔日的无名小卒日后却做出了影响了整个中国历史的重大事件。

幽州节度使张守任用安禄山为捉生将,每次带领数名骑兵出击,都擒获数十名契丹人而回,又加上安禄山为人狡猾、世故,极善于揣摩别人的心意,所以深受张守的喜爱,收为养子。

史@干曾因欠了官债,逃入奚族人地区,被奚族巡逻兵抓获,要杀掉他。史@干就欺骗他们说:“我是唐朝的和亲使,你们如果杀了我,你们的国家就要遭殃”。巡逻兵相信了他的话,就把他送到奚王的牙帐。史@干见到奚王,只作揖而不拜,奚王虽然愤怒,但因惧怕唐朝报复而不敢杀他,还把他当作贵宾,让他住到馆舍里,又让一百人随史@干返回唐朝。史@干对奚王说:“大王你虽然派了这么多的人入朝,但是他们的才能低,见不到唐朝天子。听说大王有一名良将叫琐高,为何不让他一起入朝”。于是奚王就派出琐高与部下三百人一起随史@干入朝。快到平卢时,史@干先派人对军使裴休子说:“奚王派琐高带精兵都来了,声言入朝,实际上想袭击军城,应早为防备,先下手为强”。于是裴休子就整顿好军队来出迎,到了馆舍,就把随从的奚兵全部活埋。然后抓住琐高送往幽州,幽州节度使张守认为史@干立了大功,就奏请朝廷任命他为果毅,后又升为将军。后来史@干入朝向天子奏事,唐玄宗与他谈话,十分喜欢他,就赐名为史思明。

这两个小事件都能很好的说明安禄山和史思明都是胆识过人的时代姣姣者。如果他们可以得到合适的环境、合适的机遇,他们就一定能够做出一番不平凡的大事业来,因为他们具体这种能力。如果此时,唐帝国朝廷用正确的政策教育引导二人,也许能把安史二人培养成为忠勇双全,可以独挡一面的边关大将,甚至可以为唐帝国开疆扩土。但恰恰是唐帝国内政外交上的屡屡重大失误,导致安史二人最终走上了反叛的道路。而此二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正是由于他们两个人的反叛,这一念之差变幻了中国历史,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强帝国之痛。

三、唐帝国内政的失误

1、朝纲的败落

唐玄宗不是昏君。早期做皇子时,以其过人的胆识清除了亲武则天的朝廷内阁,使天下从武系又重新回到了李唐手中,为延续李唐天下做出了重大贡献。在唐玄宗即皇帝位以来,所任用的宰相中,姚崇善于调解各方面的关系,宋Z执法严厉,张嘉贞重视吏治,张说善于写文章,李元与杜暹能够节俭治国,韩休与张九龄个性直率。这些唐玄宗任命的朝廷内阁总理都个有所长。应该说他们治理下的国家,经济得到了空前发展,民族得到了很好的和解,国家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社会风气很正派,为唐帝国的盛世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直至张九龄因个性直率而获罪罢相,从此,朝纲开始走下坡路了。张九龄的获罪罢相是完全因为此人的个性直率、性格秉直,做事认真,不懂得阿谀奉承,不会巧言令色,不明白一样话两样说的道理,正应了“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诚则无徒”的古训。但是张九龄的获罪罢相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则是:朝廷中的百官从此人人明哲保身,没有人再敢于直言谏言。至此,朝纲及社会风气开始走下坡路。

张九龄被罢相后,李林甫上台组阁中央政府。他为了进一步堵塞唐玄宗的视听,达到自己独揽大权的目的,就把谏官们召集起来,明确地告诉他们说:“现在有贤明的君主在上,群臣顺从皇帝都顾不过来,哪里还用得着再多说什么!你们难道没有看见那些立在大殿下面作为仪仗用的马匹吗?虽然吃的是三品等级的粮料,但是如果要是在不适当的时候嘶鸣叫唤,都要立刻被拉下去,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诸大臣敢怒不敢言。李林甫做宰相后,这一番指鹿为马般的表白,表明了皇帝与皇宫外的视听线路从此被断绝,皇帝对于皇宫之外发生的事情,对社会的发展状况再也没有,也不可能会有正确的判断了。曾经,也出现的过正直的大臣“指鹿为鹿”。补阙杜Q曾经向唐玄宗上书谈论政事,第二天就被“贬为下县令”,至此皇帝的谏争之路断绝了。

2、李林甫的专权与妒贤嫉能

李林甫担任宰相后,一方面对于朝廷中百官的任用,凡是才能和功业在自己之上的,受到唐玄宗宠信或官位有可能超过自己的人,一定要想办法除去,尤其嫉恨由于文学才能而进官的士人。表面上装作友好的样子,说着动听的话,而暗中却阴谋陷害。所以世人称李林甫“口有蜜、腹有剑”。有这样的小人担任中央政府内阁总理,真正有大学问大智慧的贤人志士是进入不了中央朝廷的,他们也不屑进入这种环境下的中央政府。

另一方面,从唐朝建立以来,边防将帅所用的都是忠厚名臣,边将不会让久任,也不会让在中央政府中兼任内阁职务,更加不会让身兼数职的现象发生,功名显著、战绩卓越的都会让他们入朝为相。这样做的目的,一是为奖赏有战功的边关大将,二是主要防备边将在边境地区形成自己的势力范围。这对于中央政府可以有效的控制地方起到了重要作用。因此,唐帝国边境地区四方少数民族的将领,虽然象阿史那社尔、契何力那样的名将,也不会让他们在一隅做大,都是会任命中央政府的内阁官员来节制他们。而到了李林甫做宰相时,为了杜绝边将入朝为相影响他的地位,就针对边将太多,且大多是没有什么中原文化的少数民族这一情况,李林甫上奏皇帝说:“用内阁官员为节制边将的将领,但文臣多怯懦而不敢作战,不如用出身低贱从事过农耕业的边境少数民族战将为军队的将帅。他们大多都勇敢好战,出身低贱而且孤立没有党援,陛下如果能够用恩惠笼络他们,他们一定能够为朝廷尽力”。唐玄宗认为李林甫的话很有道理,就首先重用了安禄山。而后,边境线上的各边关重镇都先后使用了少数民族的将领为节度使,这样全国的精锐部队都集中到了北方的边疆上,形成了里轻外重的局面。最重要的是由于军队将领的地方化,军队的将领能够很好的控制军队,最终逐渐使得国家军队地方化,而地方军队则为私人化。因而,最后安禄山得以发动叛乱,几乎推翻了唐帝国,这一切皆因李林甫追求专宠和巩固自己地位的阴谋所致。

3、唐帝国政府战备意识的丧失。

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的政府都是十分重视战备工作的。作为国家战备工作做的好,对于应急内忧外患都是十分必要的。唐帝国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汉人政权更是如此。唐帝国初期的战备是实行的府兵制。府兵制下的折冲府有木契、铜鱼。朝廷如果要征发府兵,就颁下敕书、木契和铜鱼,经都督府和郡府检验木契、铜鱼都能对合,然后才能发兵。自从招募了弘骑之后,府兵制就日益衰落,其中有死的,有跑的,官吏也不再清点补充,府兵装备的马匹、武器和粮草也都消耗散尽,而没有得到及时补充。原来的府兵入朝宿卫者被称为侍官,意思是去保卫天子。后来宿卫的府兵多是雇人顶替,军官也象奴隶一样役使士兵,以至于长安城中的人以做侍官为耻辱,把他们作为戏笑时辱骂的对象,而被派往边疆戍边的府兵也多被当作苦力役使,为的是那些府兵死后,边将可以吞掉他们的财产。所以那些应该当府兵的人纷纷逃亡。至此,折冲府已经没有兵员可以征发了。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