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碰那块石头

Jul26

别碰那块石头

时间:2019/07/26 00:01 | 分类:小故事

别碰那块石头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别碰那块石头

捡起一块石头
看了看时间,马上是体育课了,王瑶想也不想径直跑向操场埋头找了起来。
听他们说操场上有奇怪的石头,被好奇心驱逐的王瑶最终还是去操场了。
为了石头,王瑶可谓是“掘地三尺,”挖了一节课,才发现一块大小普通,颜色略黑的石头,她对着太阳照了半天才确定。
王瑶抓起石头跑向水龙头,用水冲了冲,石头上的黑色便像墨水般被冲掉了!这下她才看清石头的真面目,现在的块头明显比原来小了一点,颜色呈深黄色,透过太阳就会透明,晶莹剔透,摸起来很光滑,让王瑶爱不释手。
她对着太阳摆弄了一下,而这一下,她却看见了腥红的一个小圆点,仿佛眼珠……
王瑶正准备细看,远处她的男友赵仁鹏打断了她:“今天晚上八点小树林见。”说罢一转身跑远了。
小树林是情侣密集之地,不知道赵仁鹏又想耍什么花样。王瑶顺手把石头往口袋一装就离开了。
石头里的眼睛
晚上八点,王瑶准时来到小树林的入口等着,赵仁鹏半晌才来。
“你怎么现在才来!”王瑶满是恼怒。
但是赵仁鹏却答非所问,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看看你那块石头吧。”
尽管王瑶很疑惑,但还是伸手掏出了那块石头。石头在朦胧的月光下散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在王瑶吃惊之余,赵仁鹏一把抓过那漫着红光的石头。
猛地,那石头像被一个无形的身影按进了赵仁鹏的左眼,血立刻喷涌而出。赵仁鹏**着捂着左眼,痛的在地上直打滚。不大一会儿工夫,石头像是吸饱了血,“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恢复了原来的深黄色,上面嵌着一只焦黑的眼球,眼球被鲜血染红,黄里透红,异常诡异。
王瑶怔在了原地,刚回过神来,尖叫着出了校门。
害他的人
空无一人的大街此时显得幽暗,衬托出几分诡异气息。王瑶在冷风中瑟瑟发抖,黑夜中一个敏捷的身影从网吧中一闪而过,但还是被心细的王瑶认出了:竟是张浩杰!
张浩杰追了王瑶三年,王瑶却心系赵仁鹏,张浩杰便被华丽丽的无视了。王瑶一直想说通张浩杰,碍于面子,还是没说出口。
今夜的事让王瑶有些脑神经错乱,她悄悄地跟在了张浩杰的身后。
张浩杰东拐西拐,拐到了一个僻静的小胡同里,找了一片满是石头的地方蹲下身去,王瑶则藏于胡同口。
只见张浩杰在那里扒了好长一会儿,王瑶发现那堆黑溜溜的石头里,露出了深黄的一角,又是那个石头!
张浩杰也看见了那块石头,连忙挖了出来,像供佛一样双手托着,眼睛瞪得很大,嘴里念着什么,趁张浩杰把精力放到石头上的时间,王瑶仔仔细细地瞅了瞅那块石头,竟还是它!里面的眼球像猫眼一样小,有点看不出来。
这时,那只眼球一骨碌瞥向王瑶,吓得王瑶一缩脖子,冷汗直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瑶又一次把头伸出去,这次她是听见了对话声。
这一看,差点把王瑶吓出心脏病。张浩杰的面前站着一只长相骇人的鬼,披散的头发盖着一半的脸,两只眼珠被人挖走了,只留下眼球在空洞洞的眼窝里“骨碌骨碌”乱转,再往下看,已经从鼻梁开始腐烂了,下面已是血肉模糊。
“今天那事,你也有搀和是吧?”张浩杰边问,腿还边抖着。
“是不是也无所谓,只要合了你的心意就好了。”那只鬼回了句。
张浩杰还想说什么,鬼便瞬间消失了。
胆颤心惊的王瑶快步追上去,别住张浩杰的手腕问道:“是不是赵仁鹏的事?他是不是已经半死不活了?”
“不,不是的,不是的。”张浩杰极力反驳。
“你和我说实话!到底是不是!”王瑶开始咄咄逼人。
这招果然有用,张浩杰反驳着就没力气反驳了,最后只得承认。
眼珠转换
张浩杰一股脑的说自己知道错了,说的王瑶有点头昏眼花,于是王瑶直接开门见山:“你就告诉我赵仁鹏还有的救吗?”
“有,当然有!”张浩杰连连点头,“我表妹从小学术无成却精通茅山法术,她一定能帮到你!”
说起来他表妹余新兰,倒还真有点名气。住在十万八千里远的山上,所有费用还是王瑶出,看着扁下来的钱包,王瑶暗暗叹了口气。
好不容易见了余新兰,名不虚传的美女,美女见美女,尴尬的情景。
王瑶没时间扯别的,大概的把情况说了下,赶黑前回到了学校。
余新兰一见这小树林,眉头就皱成了疙瘩,她冲王瑶说道:“这地方阴气极重,现在把里面的东西引不出来,等天黑再说。你先带我去看看操场。”
这话一出,王瑶便明白了,她想去见见那种石头。
“跟我走吧。”
偌大的操场竟难找到一块石头,王瑶刚想放弃,却被石头绊了一下。她猛地站起身,那不就是要找的石头吗?!现在呈猩红色,她大气都不敢喘。
王瑶示意余新兰来拿,自己不敢。余新兰飞速领会,掏出黄符,用三昧真火将其燃烧扔向石头,石头的戾气才被镇住,恢复了深黄色。王瑶刚松口气,余新兰又惊呼:“不好!”
石头里依然嵌着眼珠,却不像赵仁鹏的。余新兰闭了一会儿眼,猛然睁开:“这还是那块石头,不过眼珠转换了,这是我表哥的眼珠!”
这是张浩杰的眼珠!他不是在小树林口等着她们二人的吗?!
问题排山倒海般袭来,王瑶有些缓不过劲。
“是缓不过劲了吗?那就歇会儿吧。”王瑶朦胧之际,耳边响起这样一句话。
真假阴谋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脸上,王瑶却不能伸懒腰,她被绑的严严实实,一点力气都用不上,自己正躺在一辆轿车的后备箱里。
把眼睁大,余新兰正在前方和另一个人说话,那人一身黑,连脸都被黑布遮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他是谁。
王瑶也不用自己的脑子,直接就破口大骂:“余新兰,你放开我!原来真正的坏人是你!”
余新兰扭过身,朝车子上拿了一块毛巾堵住了王瑶的嘴,任由她在车子上“吱吱呀呀”**。
王瑶挣扎了许久,才如梦初醒,根本就逃不出去!于是她又侧耳细听,终于听出了什么。
“石头带来了吗?”一个女声,是余新兰。
“这我忘不了!”一个男声响起,这声音才使王瑶忘不了,正是赵仁鹏的声音!
赵仁鹏说着反手掏出口袋里的石头,还是深黄色的,里面的一个眼球“骨碌骨碌”地转,就像前天晚上那样,一骨碌瞥向王瑶,王瑶吓得脖子一缩,冷汗又冒出来了。
余新兰把石头放在地上,从包里抽出桃木剑,划破自己的手,沾着血刺向石头,石头又像是受到了血腥的刺激,直直的飞向桃木剑。这时余新兰又高呼一声:“太好了!”用剑在半空中划着圈圈和石头纠缠着,另一只手却从包里拿出一个黄布兜,罩进石头。
一切好像风平浪静了。
也许余新兰也是这么想的,便放松了警惕。突然,布兜剧烈震动,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装进里面,“嘭”地一声巨响,布兜被撑破了!从里面涌出一个面目狰狞的鬼,这……就是前天晚上与张浩杰对话的鬼。
那鬼张开血肉模糊的嘴唇指着赵仁鹏道:“你怎么没死!算了,现在你没死,早晚也只有一条路!”说罢,狠狠地瞪了一眼余新兰,一瞬消失了。
这一定是场阴谋,而这场阴谋的主谋,究竟是余新兰还是赵仁鹏?
余新兰所说
这余新兰,虽说绑架了王瑶,但为什么要制服石头?还是为了帮她吗?
余新兰开着车行了好远的路,停在了山脚下。
“出来吧。”余新兰把手伸向王瑶。
王瑶也不知怎么的,就把手伸了上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害我?还是救我?”王瑶还在喋喋不休的问着。
“上去再说。”余新兰只抛下这一句。
两人便登上了山。
这山上居然有一家道馆,想必是余新兰的。余新兰把王瑶让进了屋里,沏了一壶茶后,便说了起来:
其实所有的祸都是拜赵仁鹏所赐,多天前,余新兰便预知到张浩杰所处的地方将出现灾难,她担心表哥出危险,就提前赶到这里。在通向学校的这条路上,有个很僻静的胡同,我大老远就闻到了那种气息,悄悄跑过去看。而那时一个身体高大的男人从石头堆里找出一块十分寻常的石头,划破自己的动脉,血立刻将石头染红,那种红却又不像是染红,晶莹剔透的,余新兰便想到是什么巫术。刚想一走了之,那男人竟没死,用手指硬生生地抠出眼球,按进了石头里。尽管余新兰是干这行的,但是这种血腥的画面,余新兰还是有些恐惧。
后来余新兰把张浩杰的事放下了,全心调查赵仁鹏的事,无意中发现赵仁鹏与王瑶手挽手走在一起,无比惊讶。便默默参与其中。
之前她所说的张浩杰的眼球是真的,眼球是真的转换了!这是余新兰自下山来没料想过的。
得知了事情的真相,王瑶的鸡皮疙瘩“嗖嗖”长了出来,自己一直都在和死人保持恋爱关系,还有什么比这更恐怖。
暗杀赵仁鹏
恐惧慢慢涌上王瑶的心头,她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杀!”
简单的一个字,王瑶心底泛起浓浓的杀念。
和余新兰聊了一会儿,王瑶便趁着夜色回了学校。
王瑶正想着怎样做个天衣无缝的暗杀,前面一个身影挡住了她。王瑶抬头一看,正是她要找的赵仁鹏!
不等赵仁鹏说话,王瑶道:“你的眼睛好了吗?”
“去医院了,问题不大,没事。”赵仁鹏道。
王瑶心里却想:你编,你继续编吧。
赵仁鹏见王瑶脸色不对,伸手去扶,王瑶通过这一接触,又感觉赵仁鹏并没有死。
这时,赵仁鹏从裤兜里抽出匕首,直直向王瑶刺去。王瑶刚反应过来,一转身,被刺中了胳膊。看来是自己大意了,王瑶想着,从口袋里掏出余新兰给的黄符,再按照她教的咒语点起三昧真火符,朝赵仁鹏丢去,赵仁鹏的身体迅速燃烧起来,不一会儿便成了灰烬。
王瑶刚想呼气,猛地想到一件可怕的事!
大气也顾不得喘,朝网吧走去。
张浩杰的阴谋
王瑶在网吧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正在聊天的张浩杰。
“跟我出来!”王瑶喝道。
张浩杰也挺听话,跟着就出去了。
“你和余新兰到底是什么关系!”王瑶开门见山。
“什么什么关系,就是表兄妹关系啊!”张浩杰很不解。
“余新兰在这里就认识你一个!哪有表妹愿意为表哥做那么多的。”王瑶虽然自己也被绕的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了,但是只要张浩杰反应不对,她还是能抓个正着的!
“我,我……”张浩杰有些结巴。
“让我抓住了吧!你之前说的都不对!你才是主谋!余新兰说的故事哪儿都没错,但是却把名字换了,那个惹祸的人其实是你,余新兰为了包庇你,才嫁祸到赵仁鹏头上,而且很反感你暗恋我,又把赵仁鹏变成半死不活的,后来再去找赵仁鹏,跟他说了什么我不清楚,就是让我们两个互相残杀,余新兰再给我按个罪名,我进了监狱,她就能和你在一起了吧!”王瑶很有自信地说道。
张浩杰“哼”了一声道:“你说的才对了一丢丢。主谋是我你猜对了,但是余新兰的动机你永远也猜不到。”
话一说完,张浩杰从兜里掏出一块石头,石头猛地化成了一只鬼,朝王瑶飞去。虽说王瑶不能确定余新兰给她的符能用不能,但她还是死马当活马医,掏出符纸,念着咒语对那只鬼丢去,那鬼有轻微的烧伤,但还是问题不大,又朝王瑶冲过去。眼尖的王瑶瞅见了前面寿衣店前挂着八卦镜,那玩意儿多多少少能帮点忙,她便飞奔过去,扯下八卦镜盖在恶鬼的脑门上,这下再不死,王瑶真该跪了。那死玩意儿“嗷”地叫了一声,消失了。
余新兰的动机
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王瑶又赶去山上,余新兰正在和张浩杰争吵。
“什么?!你居然没杀她?你是不是心里还挂念着她!”余新兰在责备着张浩杰。
“不,那只鬼足有本事吃了她!”张浩杰接着说。
“好,你可以去见她了!”余新兰的声音突然变得尖细。
“这就是你的动机。”张浩杰对余新兰这句话毫不吃惊。但是却使王瑶吃惊了,这真的应了那句“余新兰的动机你永远也猜不到。”谁能想到余新兰的动机竟是杀了张浩杰。
余新兰手起刀落,热血洒在余新兰的脸上,她的眼角,还残留着泪水,想必是后悔了吧。王瑶也暗暗为余新兰叹口气,死这么多人,何必呢?
尾声
只留下余新兰自己了,她也做不出什么了,王瑶松了口气,回到学校。
她查了查往年的学生名册,发现了“张新兰”这个名字,王瑶倒吸了一口冷气。
问题便迎刃而解了。
张新兰是张浩杰的亲妹妹,她看不惯张浩杰痴心于王瑶,而王瑶却有了男朋友,便退出校园,上山学法,改姓余。等找准时机,她把要除掉王瑶与赵仁鹏的话告诉了张浩杰,张浩杰一时愤怒,扇了张新兰一巴掌,仇恨之火便燃烧起来了。
张新兰这个人就是脾气不好,导致最终害人害己。如果她不搀和这些事,张浩杰没了耐心,不等王瑶了,就没事了。自己的前程又不会落得这样下场。
热门推荐:石头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