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奇谈

Feb06

银杏奇谈

时间:2020/02/06 01:27 | 分类:小故事

银杏奇谈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银杏奇谈

引子:
一天傍晚,陆定山做完生意在路上遇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女人请他帮忙捎带一些东西给自己的男人,最后居然给了他两个纯金的耳坠当报酬……
一、金耳坠
陆定山是个生意人,这天他在外地做完一单生意,见天色已晚,就准备找个地方住下。走到一条这天晚上,刚好是十,老婆婆忽然提议去博物馆。僻静的小巷,一个穿旗袍的女人拦住了他。女人约摸二十多岁,模样很俊俏,她对陆定山说:“我知道你是定远县人,我和你是同乡,想请你给我男人捎点东西回家。”
陆定山奇怪地问:“你怎么会认识我?”
女人说:“我听一个熟人说的。我家住在靠山村南坡,我男人叫王杏银,是个断了左臂的残疾人。我在城打工,本想这段时间回趟家,可老板不准假,只好拜托你了。”
陆定山不愿揽事,就推托道:“哎呀,这段时间我要做生意,可忙了。”
女人想了想说:“我不会让你白忙的,我这里有两个金耳坠,算是给你的酬劳吧。”说完,女人从耳朵上摘下一对金耳坠,交到陆定山的手里。
陆定山见这对耳坠就像两把小扇子,做工非常精细。他当然不相信这是金子做的,但女人说到这个地步,也不好再拒绝,就对女人说:“好吧,你要带什么东西?体积大了,我可带不了。”
女人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布口袋,交到陆定山手里,说:“麻烦你了,请你一定把它交到我丈夫手里。”
陆定山用手掂了掂布袋,感觉里面全是玻璃珠大小的圆圆的东西,也不沉,就把口袋装进随身的挎包里。当陆定山再次抬起头时,那女人却已不见了踪影……
第二天,陆定山准备回家,走在街上,看见一家金店,他突然想起女人给他的金耳坠,就信步走进金店"哎!那这阿婆过的怎么样"康子正问着,那人被老板叫了去。。金店里有一位老师傅,陆金山掏出金耳坠,对老师傅说: “这是我老婆家祖传的,可她不知道是不是真金的,也不喜欢这个样子,想重新打一对,你帮忙参考一下吧。”
老师傅拿着金耳坠,用手掂了掂,又用放大镜仔细看了一下,对陆定山说:“是真金无疑。这么好的做工,要是重打就太可惜了。”
陆定山听了,不由喜出望外。坐在回家的车上,他心里想道:那女人肯用一对金耳坠让我捎个口袋回去,说明口袋里的东西要比金耳坠贵重得多。他忍不住取出那个口袋,想打开看看,没想到布口袋的开口处用绳子牢牢系着,陆定山又拉又拽,怎么也解不开,只好悻悻作罢。
陆定山回家后,还是不甘心,就想用剪刀把绳子剪断,可这绳子似乎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任凭怎么剪,绳子上都没有一丝断裂的痕迹。陆定山感到十分奇怪,只好放弃,打算把袋子送到女人的丈夫王杏银的手里。
二、金扇子
陆定山根据女人说的,来到靠山村,找到一个当地墓室迷局的村民,问:“你知道南坡在什么地方?”
村民警觉地望了他一眼,反问:“你去南坡做什么?”
陆定山随口说:“哦,我找人。”
村民点点头,用手指向南边的一道山坡。陆定山一看,村民指的那个地方,自己以前好像去过,他记得那里除了茂密的树林,根本没有房屋。也许自己上次没瞧清楚?陆定山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一趟。
陆定山来到南坡,不知怎的,平地里飘来一阵大雾,如牛奶一般浓稠。陆定山一下迷失了方向,在树林里乱转了一会儿,终于看见一座茅草房。陆定山走上前,只见房门开着,里面一片黑暗。。比如在晚上点钟后,当你个人站在山脚的阶梯上,仿佛能听到地狱的召唤。有时,还会听到些奇怪的声音,那声音显得很沉闷陆定山走到门口,叫道:“屋里有人吗?”
“你找谁?”黑暗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陆定山说:“请问,王杏银是不是在这里住?我找他有事。”
“你进来吧。”男人说。
陆定山走进屋,只见黑暗里一线灯光慢慢亮起,原来,男人点燃了一盏煤油灯。在适应了黑暗后,陆定山见男人约摸四十多岁,左臂的袖管空空荡荡。男人对陆定山说:“你找我做什么?”
陆定山忙从包里掏出那个布口袋,对男人说:“你老婆让我带东西给你。”
男人用右手接过口袋,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他用嘴叼住口袋,右手大革回来后不久,便到隔壁去问瞎婆子,把自己遇到的事十地说了遍,瞎婆子听了,说没事儿,它并不是存心害你,只是跟你开了个玩笑而已,何况半张油饼也不算什么,那东西只要你不招惹它,它是不会害人的。熟练地解开口袋上的绳结,那手法看得陆定山眼花缭乱。解开绳子后,男人将口袋里的东西倒在桌上,陆定山忙凑了上去.只见桌上堆了一堆圆圆的东西,仔细一看,竟然全是银杏的果实。男人用右手拨拉着银杏果,一粒粒地仔细数着,最后,对陆定山说:“不错,正好一百粒。”
陆定山觉得奇怪,问:“你老婆为什么要给你一百粒银杏果?”
男人没有回答,只对陆定山说:“谢谢你,你等一下,我给你酬劳。”说完,将身子探到床下,从床下搬出一个坛子,打开坛子的盖子,陆定山只觉得坛里放聊着聊着,不知为什么,女孩突然抽泣起来。我不知哪里说错了话,时显得手足无措。"不是你的错,是我"女孩意识到失态,擦了擦眼泪,"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善良就好了。"出一片令人眩目的金光。男人将手伸进坛子,取出两小片扇形的东西递给陆定山。
陆定山一看,这两片东西和女人上次给自己的金耳坠一模一样。陆定山收了东西,匆匆下山。
回到家,陆定山找到一个叫炜子的人,对他说:“我有个发财的门路,你做不做?”
炜子是个小偷,教授依然保持着风度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对着陈苗苗勾了勾手指。刚从监狱里放出来,陆定山对炜子说:“靠山村南坡的茅草房里,住着个断臂男人,他床下有个坛子,里面装满小金扇子。我们两人去把那个坛子抢走,几辈子都吃不完。”
炜子不信,说:“人家有那么多金子,干吗还住茅草房?”
陆定山掏出那四片小金扇子,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炜子看到金子,眼睛就被烧红了,立刻答应下来。
三、银杏果
当天夜里,两个人趁着夜色的遮掩,来到靠山村南坡。炜子撬开茅草房的房门,两人溜进屋一看,那男的不在家,屋里没人。陆定山心里说“正好”,就和炜子爬到床下,两人抱起坛子,跑出茅草房。
两个人正高高生命的秘密兴兴地往山下跑,不料没走多远,就被一群拿着棍棒的人拦住了,这些人都是靠山村的村民。一个村民说:“听人说,今晚有几个贼来偷金瓮,想十平米的小屋里,卢思安和他怀里的活力少女笑着,闹着,滚到了起。不到是真的。”
陆定山听了,脸都吓白了,原来当地有一个风俗,先祖被火化后,骨灰盛在一个坛子中,称为“金瓮”,然后找个风水好的地方埋下,传说这样可以庇荫后世。
冬夜是冷静的。起码热不过点。温度与热闹程度成反比。我和姐妹们适可而止分道扬镳。陆定山和炜子傻了:自己偷的明明是装金扇子的坛子,怎么成了装骨灰的金瓮?他们百般解释,可村民们根本不听,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狂殴,陆定山连声讨饶说:“我们真的没偷金瓮,你们要是不信,可以一起去找王杏银问个明白。”
一个村民听了,冷笑一声,说:“南坡是座荒山,根本没人居住,更没听说过什么叫王杏银"像你这种没有音乐细胞的人,将这样美妙的音乐当作噪音,你也真是太可怜了。"她当着他的面故意用力敲了下琴键嘲笑道。在场的与山田差不多年龄的女学生们也都起笑了起来。的人。你们就是想偷走金瓮,讹人钱财!”另一个村民想了想,说:“看他这么肯定,要不咱就去看看?”
于是陆定山带着村民来到南坡。到了地方,只见一棵公银杏树巍然耸立在那里,并没有什么茅草房。
陆定山傻眼了,村民说:“这里从没住过人,只有一棵百年老树。”原来,这棵公银杏树有一百多岁了,一直孤孤单单地站在这里,当地人称为“银杏王”。为了让公银杏树有个“老婆”,二十多年前,村民在这里栽了一棵母银杏树,一直到今年,母银杏树才成熟,开第一茬花。
陆定山呆呆地看着大树,这时
天啊,。的确是陶婆婆!,给我吃东西的陶婆婆。隔壁还在打牌。这间无人的杂物间。我不敢再待下去。,一把小金扇子缓缓飘落在他手里,陆定山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片金黄色的银杏树叶。
一瞬间,陆定山仿佛明白了什么。原来,陆定山是做贩卖树木生意的,他经常在乡下山林里寻找珍贵野生树木,然后偷伐盗伐,贩运到城里,获取高额利润。几个月前,陆定山看中了这里的一公一母两棵银杏树,就悄悄带着工人来盗树。那棵公的,因为工人操作失误,把左边的枝丫搞断了,破了相,陆定山才没有挖,只挖了那棵母银杏树,卖到城里。
陆定山想起,盗走母银杏树时,那树正在结第一茬果实;他还想起,那个穿旗袍的女人曾告诉他,断臂男人名叫王杏银,反过来念,不正是“银杏王”吗?原来,是自己拆散了这对银杏夫妇,而女人托自己带回的一百颗银杏果,正是她和“银杏王”的孩子。
陆定山抬头一看,只见“银杏王”四周散落着一些小银杏树苗,仔孙秀看见那两只眼睛,吃了惊,种莫名其妙的恐惧霎时压向心头,而且愈来愈重。她感到脸种不祥。她盯着白布遮盖的尸体,过了好半天,终于伸出手把它掀开了细一数,不多不少,整整一百棵……
热门推荐:老婆山村

推荐阅读:

我的MAYA为何不能执行撤销命令

关于“责任”的素材故事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
    古代女子.png潘金莲.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