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事连篇之惊魂夜路

Jan24

鬼事连篇之惊魂夜路

时间:2019/01/24 20:36 | 分类:小故事

鬼事连篇之惊魂夜路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鬼事连篇之惊魂夜路

赫子铭是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以开出租车为生,他独自一人,为了将来,他拼命挣钱,不分昼夜的加班加点的开车,人虽瘦了点,但钱也挣的多了。
可是就在前两天,他无意中发现了一件怪事,本来他开车只留意哪里有招手的乘客,哪里客流量多,并不注意其它的车辆。
然而,就在那天,他感觉到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似乎有意的长时间的跟着他。开始,他并未在意,可是渐渐的他察觉白色面包车不仅依然跟踪他,而且还时不时超车到他的车前,挡住他的去路。
那天,赫子铭回家后,心里觉的很别扭,在他看电视的时候,被一则新闻吸引住了。
新闻的大概内容是说有辆出租车遭到两名歹徒劫持,全身的财物也被抢劫一空,万幸的是那司机逃的一命。
看到这里赫子铭就联想到,那辆跟踪他的白色面包车,他听说过,有的犯罪团伙不仅劫车,而且还暗中摸清司机的住处,了解更多的情况,然后伺机进行入室抢劫,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弄到钱财,手段十分残忍。
想到这,赫子铭也感到十分可怕,他少年时就失去了母亲,初中未毕业就辍学开始打工,两年后,父亲给他留下一笔钱和房屋,带着一个女人离开了,越往后,父亲就越是很少来看他了。
失去父母之爱的赫子铭开始胆小怕事,后来,他又曾一度变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遇事开始学会了思考。
他暗暗想着,那辆白色面包极有可能有问题,如果明天,那辆车还是继续跟踪他的话,他就报警。
但是,从那天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几天过去了,依然没有,渐渐的他也就淡忘了。
这天,他开了一整天的车,拉送客人不少了,腰包也鼓了起来。他刚刚送过了一个远道客人,正开车往回赶,他觉得很疲倦,但心里却十分的愉快。
此时,已是夜间十一点多了,深秋季节,冷风阵阵,寒气和倦意一起向他袭来。赫子铭开着车溜达着,劳累了一整天的他,此时心想,出了这条路,如果没有乘客的话,就直接开车回家了。
这般想着,他随手从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后猛吸了几口,车子加快了速度,继续往前行驶。路上车少人更少,很快就出了本路段,他随即向左一打方向盘,车子便驶向回家的路。
出租车大约行驶了五分钟,赫子铭忽见前方不远处有两个人影正在示意他停车,赫子铭心想:“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多拉一趟多挣一趟的钱。”
车子缓缓的停在了那两个人的面前,这两个人好像是一对情侣,大约三十来岁的样子。
女人拎着一个黑色的小皮包,男人没有急着上车,而是先绕到了车前,像是在看什么,又像是生怕车子开走,要挡住车的去路。
那个女人打开后车门,先上了车,这时那个男人走到后车门旁,赫子铭歪头瞅他时,只见那个男人一只手开车门,另一只手向着身后的某个方向,打了一个像是OK的手势,随后便上了车。
赫子铭莫名其妙的朝打手势的地方望去,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他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车后排的这对男女:“你好,您二位要去哪儿啊?”
“去前面的庙”那个男人回道。
赫子铭吃了一惊,心里暗想:“前面的庙离这里还有几十里路,再说那里荒无人烟,这么晚了,他们去那里干嘛呢?况且有一段路是很不安全的,那段路曾发生过出租车被劫案件啊!”
想到这,他后悔了,真不该停车,不过既然人已经上了,总不能再让他们下去吧!
他试探性的问道:“都这么晚了,你们去庙里干什么啊!”
“不是去庙里,是去那一带,我们有亲戚住在那,离庙挺近的,具体位置我们现在也说不清楚,到地方了我们会提醒你。”那女人接过了话来。
赫子铭看了看两人,也不像坏人,心想:“去就去吧!除非他们有枪,就算他们真的有什么阴谋,量他们也不能把我怎样。”
车子开动起来,而且速度很快,一路上,后排上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
车子很快出了市区,路上已经看不到什么车辆了,道路两旁已经开始出现了农田,远方的景物依稀可见,赫子铭偶尔通过车前的后视镜扫视车里面的乘客,一切显得很平静。
车子越走越远,路上越来越清净,只有赫子铭的车子飞快的行驶着,车又行驶了十分钟,周围已经是一片旷野,路灯稀少,有些路段甚至没有路灯,只有通过空旷的田野才能看到远处微弱的点点绿光。
忽然,车子猛的颠簸了一下,赫子铭急忙稳住方向盘,后面坐得男人突然说话了:“停车,快停车。”
“怎么了,这里离那里还远着呢?”
“快停下来”
赫子铭内心开始紧张,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们这是要干嘛,不过,他还是踩了刹车,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后面的人没有下车,只是互相说着什么,那男的说道:“就是这儿,你看远方就是那座庙,看到没有,远处那个怪怪的黑影式建筑,那里就是了。”
“哦,明天我们去那里转转,听说那座庙是为了纪念一位大善人修的,到那去的人都是为了能积德行善。”
“我们会去的。”
“我说你们还下不下车啊!”赫子铭实在忍不住插话道。
“不,现在不下车,请开车吧!”那男的慢条斯理的说道。
赫子铭开动了车子,出租车提速很快,他也不再注意他们了。
车子又经过一段颠簸坎坷的路段之后,向左拐了个弯,不多时前面出现了一个V型的岔路口,离路口不远处有一些居所。
“现在朝那边走啊!还拐弯吗?”赫子铭问道。
然而,那两人并没有回答,像是没有听见似的,赫子铭回头又要问,可是嘴还未张开,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后座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人呢?他慌忙刹住了车子,仔细看去,确实没有人,他又把头探出窗外向后张望,也没有人。
就在这个时候,道路两旁的树林里沙沙作响,赫子铭只觉的一阵阴风吹过,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他不敢下车,心里暗想:“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们莫非是鬼。”但又仔细一想,刚刚那一路比较颠簸,车速很慢,难道他们为了逃避车资趁机下了车。
“哎!”赫子铭叹了口气:“真倒霉,这深更半夜的跑这么远的路,都快到地点了,还让人给溜了,不过,这俩人本事也够大的,不停车就能跳下去,而且还如此的悄无声息,也不曾让我察觉,这两个人真是高明,我得防备啊!”
想到这,他把车子调转了头,快速的往回开去,一路上,他还不时的注意着两旁,希望能发现那两个人的影子,但还是一无所获,什么也没发现。
赫子铭此时心中有些发虚,他琢磨着,这真是见鬼了,这两个人竟在我眼皮底下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看来这条路是不太吉利,夜里还是不要到这来好。
也不知怎么,他不由自主的泛起一种恐惧感,赫子铭取出一根香烟,点燃抽着,虽然暂时壮了些胆,但刚才发生的事情着实诡异,使他的心情无法平静下来,幸亏赫子铭平时胆子就大,要换个别人,早就吓坏了。
赫子铭怀着疑惑的心情开着车行驶在幽静的道路上,抽完烟后,他开始加速,又来到了那个男人叫停车的地方。
就在此时,借着汽车的灯光他猛然发现,在他车子正前方不远处站立着一个人,疲惫的赫子铭心情越发紧张了,他决定今晚不再送客人了。
但是这条路不是很宽,那个人又站在路的中间,想要从他身旁绕过去也不是很容易的,况且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有急事要搭车呢?
无奈之下,他只好降速,车子离那人越来越近,赫子铭看清了,那是一个中年男人,正朝他使劲的挥手。
车停在了那人的身前,那人一边招手,一边朝着车子走来,赫子铭发现,这人的走路姿势不太对,好像是腿有毛病,那人上了车,随即关好车门。
“去天翔宾馆”陌生男子说完后,就不再作声了,感觉他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赫子铭心想:“这倒好,我家就在天翔宾馆后街,正好顺路。”
他开动了车子,飞快的朝天翔宾馆驶去,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开始进入市区。
“兄弟,开出租几年了”那男人突然开口说话。
赫子铭接话说道:“快三年了。”
“经常走这条路吧!”
“这可没准,人家让咱去哪?咱就往哪去呗!”
“哦,是够辛苦的了”
“今儿个您是最后一趟了,要不是咱们顺路,这一趟我也不会拉您。”
“咱们顺路啊!”
“是啊!我就住在天翔宾馆后街,再过一刻钟,送您下车后,我就直接回家了。”
中年男人又不作声了,两人也不再说话了,而那人也合上双眼休息了。
赫子铭一路开车,顺顺当当无须减速,功夫不大,他的车已停在了天翔宾馆的门前,他看了看计价器,三十多元。
“好嘞,天翔宾馆到了,您给三十吧!”赫子铭说道。
但那中年男子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闭着双眼,好像是睡着了。
“哎哎……到地方了老兄!”
但对方还是一动不动没有回答,赫子铭诧异的下了车,绕过车头拉开了另一侧的车门。
当他打量那个乘客的时候,脸色苍白,紧闭着双眼,他心里咯噔一下,看上去这个男人不是睡着了,而是……
他晃了晃他,没有反应,他又伸手再那人鼻孔下试了试,没有感到任何的气息,赫子铭颤抖的缩回了手,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想:“这家伙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呢?他死了,我怎么办,还是报案吧!”
他这样想着,就回到车前拿出手机又往车前走了几步,准备打电话报案,可是他刚要去按号码又停住了,他心下又想:“一报案可就麻烦了,今晚我就甭想睡个安稳觉了,真倒霉,今夜怎么老是碰着这种事呢!反正他死不死跟我也没关系,干脆开车拐个弯,找个地方把他拖下车算了。”
想到这,他打开车门刚要进入车里,可是他往后一看,猛然发现车里空空的,那个男人早已不见了。
他心下一惊,这活人能逃,死人难道也能逃吗?赫子铭顿时有些懵了,他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觉的脑袋里嗡嗡的。
他瞪大双眼,向着周围张望了一下,四周一片静谧,一阵风吹来,他不由的打了个寒战,然后迅速上了车,不知不觉的开车回到了家。
他进屋后,先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走到卧室,一下子躺在床上,合上了双眼。
可是,他怎么也睡不着,他想着今晚发生的怪事,关上了灯,眼前就会浮现那个人的影子,吓的他急忙开亮了灯,点了根烟,猛吸了一口,他的心情这才稍稍有些平复,然后将手臂搭在床边,合上眼,继续睡觉。
很快,他就睡着了,当他手中的香烟将要燃尽,并且烫痛他的手指时,他才猛然醒来,夹烟的手指烫的他很疼,扔掉了烟头,他用另一只手不住的搓着被烫的手指,正想接着睡去,忽然听到像是有人敲他的门,仔细听去,果然是有人在敲门。
“谁呀!”赫子铭心里暗想着,大半夜的在敲门。
“是我啊!刚才我的东西丢在你车上了。”
“你是谁啊!”
“就是刚刚坐你车的那位”
刚刚坐我车的那位,赫子铭心下一惊,额头也冒出了虚汗,怎么越来越怪了,莫非我真的遇到了鬼不成。那个人不是死了嘛?既然死了,怎么会跑了,跑掉之后,怎么又找到这来了呢?
赫子铭不由自主的一挺身子站了起来,他硬顶着头皮,走到门前,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你是……怎么找到这来的啊!”
“我发现拉了东西的时候,你的车子已经开了,我跟在你的车后面,边追边喊,可你就是听不见,我看就你这里亮着灯,寻思着准是这,对不住了,请你把门打开吧!我的东西重要的很啊!”
“额……好来……你等会啊!”赫子铭支支吾吾的打开了房门,还没等他说什么,外面的人呼啦一下子就进了他的屋。
门被关上了,然而进来的不止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两男一女,其中一人正是他认为死了又神秘失踪的中年男子,另外两人则是先前快到终点时,悄然离去而又不知去向的一男一女。
面对眼前的一切,赫子铭傻眼了。
“你们要干嘛啊?”他边问边猜测:“他们跟踪我,是要抢劫吗?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就跟他们拼了。”
“兄弟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有事要跟你谈谈”那个中年男人说道。
“你们究竟是谁?我又不认识你们,你们要跟我谈什么啊?”
“我姓刘,你当然不认识我们,本来我们也不认识你,可是你应该不会忘记,就在两个月以前的一个晚上,也是在通向庙的地方,就是他们两个让你停车的地方”说着他指了指那两人,继续说道:
“也就是今晚我拦你车的那个地方,你开车撞了一个人,你没有停车,甚至没有减速,而那个被撞的人就是我。”
赫子铭浑身一震,这才想起了那惊心的一幕,两个月前,那天晚上他开车送一个客人去寺庙一带。
回来的路上,人车稀少,他开的很快,通过那段坎坷的路时,他没有减速,车子剧烈的晃动了几下,当他发现路旁那个骑自行车的人的时候,他已经来不及踩刹车,他的车撞到了那个人,但是,他没有停车。
当时,他还想:“撞是撞着了,估计不太严重,但不能停车,要是被撞的人沾上,我这两年挣的钱说不定全得搭上,再说,也没有人看见。”
于是,他开着车快速的逃离回家了。
那眼前的几人是……赫子铭不由得浑身冰凉,整个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你……你们……想怎么样啊?”
“啊……”凄惨的叫声从屋子里传出,充斥在这个安静的夜晚…………
热门推荐:恐惧怪事手机诡异庙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