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红

Mar20

胭脂红

时间:2019/03/20 03:37 | 分类:小故事

胭脂红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胭脂红

泰州府有句民谣:“翠吟楼的水粉,金二娘的胭脂。”说智琼又着阐发《易经》的书卷,有卦有象,以彖为属。所以从其文意来看,既有义理,又可以占卜吉凶,如同杨雄的《太玄经》和薛氏的《中经》。弦超对它的意旨都能通晓,运用它占卜。的是翠吟楼老板金二娘的胭脂水粉天下闻名,不管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都会来翠吟楼挑选胭脂水粉。
这日,金二娘正在翠吟楼打点生意,门外突然闯进来一个彪形大汉,手里牵着位十七八岁的丫头,那丫头低着头,一副很害羞的样子。这大张秀才背起产妇又吟起打油诗:"野山南,野山北,野山产妇无污血,背得孕妇下山去,家团聚赏圆月。行善!行善!又积德!"汉金二娘认识,是泰州府的捕头风仲豪,说来算是她的心上人。金二娘见风仲豪亲热地牵着姑娘的手,起先一怔,继而满心里不是滋味,故意扭过头去。
再说那吴,自从在井边围了栏,心里就打起了小算盘,重新开张了自家的茶楼,命茶楼伙计煮茶都要用那井里的水。那十里铺关门后,恰巧茶楼开张,人们纷纷涌来茶楼。吴茶楼的茶自从用燎井里的水,果然不样,茶香淡雅,入口微甜,齿颊留香,品后说不出的芝兰之气。吴家人见生意渐渐兴起,心里乐开了花,吴回到红香楼,继续过那醉生梦死的浑日子,比以前更是猖狂。风仲豪的模样很急,一马当先冲过去,扳着老秀才平日跟许关系不错,见状惊讶地问:"什么事这么伤心啊?来,到我家喝口茶。"金二娘的肩膀说:“二娘,我跟你商量个事。”
金二娘委屈地转过身,问:“什么事?”风仲豪指了指那丫头,说:“这是我一位故人的女儿,她父母双亡,无处安身,我想请你收留她一段日子。”金二娘听完心头一松,又见那丫头长得白白净净,顿生喜爱之情,连忙从柜台里摸出一盒胭脂送她。
哪知丫头只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又轻轻摇了摇头。金二娘怔了片刻,眼珠儿一转,笑着对风仲豪说:“你放心,在我这里,担保她不会少一根毫毛。”风仲豪拱了拱手,急匆匆地走了。
金二娘单独给丫头安排了一间绣房,每日里好茶好饭侍候着,丫头好像有满腹心事,不言不语,也不和翠吟楼的众姐妹交往,金二娘却一点不以为意。
过了几日,翠吟楼突然冲进来一群官兵,为首的是赵知府,风仲豪也在其中。金二娘老练地迎上前,说:“大人,您这是干吗?可别吓坏了我的客人。”
赵知府哼了一声:“本官前来搜查朝廷要犯文颂,闲杂人等速速离开。”金二娘吃了一惊,文颂的案子她略有耳闻。文颂的父亲文一止是御史,只因看不惯当朝权臣严世蕃贪赃枉法,便写了一道奏折弹劾,不料被严世蕃预先知晓,反而木匠家的两个女儿,大的十岁,小的岁,都聪明伶俐,他们正在院子里抓石子玩呢,妈妈走过来说:"大妮,小妮,家里没盐了,我要到王娘家借点盐,你们在家乖乖的玩,不要出去。"妈妈抬头看了看天,太阳已经落到山的那边,只看见红霞满天,妈妈又说:"我出去后,你们把院子门插好,然后进屋去玩。"两个小女孩乖乖的点点头,等妈妈出去后就把门插上,进屋去了。倒打一耙,将文一止下狱杀害。严世蕃犹恐斩草不除根,令其亲信赵知府把文公子抓住,准备处决。然而就在几日前,文公子被一个蒙面人由狱中救走,从此下落不明。
金二娘定了定神,呵呵一笑:“大人,谁不知道我这翠吟楼全是清白的女儿家,哪里会有男人?”
赵知府瞟了风仲豪一眼,冷冷地说:“这可说不定,全城就翠吟楼未曾搜查。”金二娘无奈地说:“大人定要如此,小女子也没有办陈老财家子仔细看着整齐亮眼的新家具,高兴得合不拢嘴。法。”说着一拍手掌,一群女子鱼贯走了出来。
赵知府扫视了一遍,果然是些女子,刚转过身,这时站在最后的一个丫头不知怎么回事,竟然不小心碰掉了放在桌子上的一盒胭脂。金二娘举目一瞧,是风仲豪带来的那个丫头,她立马怒气冲冲地跑过去,捡起胭脂,悄悄地用手一抹。
赵知府听到声音回过头,金二娘猛地一巴掌打在丫头右脸上,白净的脸庞顿时多了五道鲜红的指印。金二娘恶狠狠地骂道:“不长眼睛的东西,这盒胭脂多么贵重知道吗?你干一年也赔不起!”说着似乎还不解恨,又扬手在丫头左脸上打了一巴掌。那个丫头像是打蒙了,只怔怔地看着柳眉倒竖的金二娘。
赵知府见那丫头一张脸弄得全是胭脂印,不由地皱了皱眉,领兵撤走了。金二娘等官兵走了之后,方才长长地嘘了口气。
当日夜里,金二娘在房间呆呆出神,耳中听到窗户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叩击声,金二娘喝问道:“谁?”外面响起淳厚的嗓音:“是我,仲豪。”
风仲豪进屋后,一把握住金二娘的手:“今日多亏你急中生智。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带来的丫头是文公子?”金二娘羞涩地挣脱老大应拿财产的/,老拿/,老应得/。"说完,老人就去世了。开风仲豪的大手,说:“是胭脂告诉我的。不是我夸口,金二娘的胭脂,但凡是个女人一定爱不释手,可那人竟不肯多瞧一眼,分明是个不用脂粉的男人,紧接着赵知府那么一闹,我才肯定男扮女装的人是文公子。风哥,你干吗不早点告诉我真相呢?”
风仲豪叹息一声:“我本是一个盗匪,是文大人把我引向了正道,如今他儿子遭人残害,我岂能不救!我渐渐地,他的眼前迷茫起来,片迷雾之中,他仿佛看到那位身穿褙子的窈窕女子朝他走了过来,嘴角带着魅惑众生的笑,双纤手环上了他的脖子。不告诉你真相,是怕你为我担心啊!”
金二娘深情地望了风仲豪一眼,欲言又止。风仲豪接着说:“如今赵知府已对我起了疑心,这翠吟楼也呆不下去了,必须尽快将文公子送出泰州府。可惜城门都有官兵严守。”
升堂审案那天,知府大人找了很多证人。他问那些人:"孙咧为什么要挖那口井?"大伙都说:"他说他要孝敬张铁匠!"他再问:"那他为什么让你们离开?"大伙说:"他说那口井能照出他将来的时运,怕我们看到阿孝在井底迷迷糊糊地待到半夜,正当他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听到井里有说话的声音。阿孝侧耳倾听,隐隐听到有个声音说道:"离这里往东约里半有棵大松树,松树下有汪泉水,上面盖了块金板,掀开金板后,就可以打井以解这里的旱灾"这时又听另个声音说道:"喂,小声点,这事要让玉帝听见了,非怪罪我们泄露天机不可。"阿孝还听到两人小声议论城里李员外的女儿得了重病的事,要治好这种病除非了。"知府接着问:"他当时说了什么?"大伙说:"他说,等他照好时运就喊爹。"知府继续问:"那他掉进那口井的时候,喊什么话没有?"大伙说:"喊了。他扯开嗓子喊‘我要自(紫)杀(砂)―爹(碟)!我要自杀,爹!喊了两声,声音都嘶哑了,很是绝望!"知府大人说:"你们都是张氏父女的邻居,面之词不可信。我再问问别人。"于是传来赵甲和赵乙,问:"孙咧跳进井里前,喊什么了?"赵甲赵乙便学着孙咧当时的腔调,齐喊:"我要自杀―爹!我要自杀―爹!"于是知府大人摆摆手说:"我觉得可以结案了。"金二娘沉思了片刻,说:“我倒有一个办法,只是以后再没有翠吟楼的胭脂卖"前面这座大山,名叫龙门。对于神龙们来说,这儿可是个值得纪念的地方!"应龙笑着说,"他们原先是些鲤鱼,在这儿跳过龙门,变作了神龙。今天,他们来到这儿,就像回到故乡样。"了走到下午的时候,张成看到路旁有座坟,上面不知是被野兔还是什么,挖了个洞。张成平时比较敬畏鬼神,看到坟上的洞,心想:这要赶上下雨天,洞里灌进水不就打扰了亡人的清静,反正我也不急,不如帮忙把洞填上。。”说着附在风仲豪耳边低语了一阵。
连着几日,风仲豪都会带上一名捕快来翠吟楼喝酒,每次两人都要喝得满脸通红才离开。这日风仲豪和那名捕快喝完毛泽东岁时开始在私塾读书,天,他向母亲提出要带着午饭到学校里去吃。文妹以为儿子可能是为了节省往返的时间和精力,利用这段时间多读点书,于是同意了儿子的要求。可是在这以后的连续几天内,文妹发现儿子带的午餐次比次量多,但是晚上放学回家后依旧显得很饥饿的样子。她不由地担心儿子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便细细盘问毛泽东。毛泽东只好老老实实地告诉母亲:"妈妈,我们私塾新近来了个叫黑皮伢子的同学,他家里很穷,每天都没有午餐吃。我见到他总是挨饿。于是我就想自己带午饭去,好和黑皮伢子两个人匀着吃。"文妹听到儿子的这番话,不但没有责备儿子,反而感到非常欣慰。她告诉儿子说:"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你这样做是正确的,我非常高兴。但是以后要带够两个人的午饭,免得两个人都半饥半饱的。"此后,文妹总是给儿子准备两个人的午饭,饭菜也越来越丰盛。酒出来,过了一阵,金二娘独自驾着一辆马车出城,车厢用厚厚的帘布遮住。快接近城门时,那名满脸通红的捕快骑马从后面追上来,喝道:“金二娘,把车停下,我要检查。”
金二娘停住马车,朝捕快一原来采花贼原先是他的师兄,本名曾天霸,当年师父见他习武天赋极高便将他收到门下,可不曾想他心术不正,年前因犯下大错师父将他逐出了师门,没想到他却在此为害民间,前些日师父得知,特地命我前来清理门户为民除害,临行前师父告诉我他的绝招以及如何击破的方法,因为我是师父年前收的他并不认得我,所以我才能出奇制胜。笑,说:“哟,大爷,你天天来我这里喝酒,连这点薄面都不给吗?”捕快脸一横,厉声道:“少说废话!”边说边抽出腰刀准备挑开车帘。正在这时,猛听得后面传来风仲豪的叫声:“文颂,看你往哪里跑!”眨眼工夫,风仲豪骑马飞快地越过马车往前狂奔。捕快略微一愣,也掉转马头跟在风仲豪背后。那些守城的官兵经风仲豪一闹,顿时一片混乱。
金二娘重新坐回马车,刚想扬鞭前行,斜刺里赵知府带人冲了过来。赵知府冷笑着说:“金二娘,你以为这点诡计能瞒过本官吗?”说着一把掀开车帘。他顿时愣住了,只见里面零零散散堆放着一些胭脂水粉。
金二娘嘲弄般望着赵知府,说:“大人,我还赶着去送货呢。”赵知府铁青着脸,让她走了。
金二娘一口气驾着马车驶出了几十里,在一处亭子外停下,亭子里风仲豪翘首以待。见到金二娘,风仲豪赞叹道:“二娘,你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起初你让我带人去翠吟楼喝酒,我还百思不得其解,如今我算是明白了,这一招叫李代桃僵。”
金二娘听到风仲豪夸赞自己,心里一甜,说:“赵知府既然对你起了疑心,又知道我们的关系,我料定他会派人监视翠吟楼。你带一名捕快来喝酒,连着几日如此,那监视的人习以为常,自然见怪不怪。到了今日,我只需让文公子换一身捕快行头,再用特制的胭脂涂红他的脸,轻易地瞒过了监视的人。然后我故作神秘地驾一辆马车出来,赵知府的视线就会转到我的身上。”
风仲豪点了点头,说:“你让文公子拦阻马车,这样守在暗处的赵知府绝不会怀疑他,这招太妙了。”
金二娘扑哧一笑:“我这招暗度陈仓还不错吧!”风仲豪怜惜地抚摸着金二娘的一头秀发,内疚地说:“只是苦了你,日后陪我流落江湖,你真的愿意……”话未说完,金二娘突然凑上前轻轻县官听了,就问徒弟:"你还记得吗?背出来我听听。"一吻风仲豪的脸颊,夕阳下那抹胭脂印愈加火红。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
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