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

Jun04

逃亡

时间:2019/06/04 03:48 | 分类:小故事

逃亡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逃亡

在跟顾明吵架之后,杜云负气离开了。可是当她走在清冷的大街上的时候,她就后悔了。
“让你不追出来,让你不追出来……”杜云一边踢石子儿,一边小声嘀咕着。
“哒哒,哒哒哒,哒哒……”忽然从小巷里传出了一连串凌乱的脚步声,吓得杜云立马加快了脚步,心里面的后悔已经开始翻江倒海了。早知道就不跑出来了,也不知道顾明那个傻蛋会不会还在那里写代码,而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走了。
“哒哒哒哒哒哒……”身后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急,越来越近。这时杜云已经开始在跑了,可是依旧逃不了被追上的命运。
“呼……终于追上了。”一陌生男子拦在了杜云的身前,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哟,哥几个运气还真不错啊,瞧这妞俊得。”说话间,另外三个陌生男人也同时从她的三个方向将她包围了。
杜云已经吓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能无助地看着来人,“你,你,你们,要做什么?”其实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只是心里还是会忍不住地去想,如果顾明追出来了,他会不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像个英雄一样的出现呢?
他们开始撕扯着杜云的衣服,任由她声嘶力竭地喊着“不要不要”,眼睛里充满了绝望。
“啊……”顾明从睡梦中醒来,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都是他赶到现场所看到的那一幕。
杜云赤身裸体地躺在冰冷的地上,浑身上下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欢爱过后的痕迹,最严重的就是下体了,鲜血淋淋,虽然早已经凝固了,却还是不难看出她当时所受的折磨。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眼看去,仿佛还有生命似的,可是眼睛里却只剩下了无助和绝望。
顾明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看来这里也不能待了啊。”他一边穿衣服,一边又问道,“下一个地方去哪里好呢?”像极了自言自语,可是他话音刚落,就有一本全国地理志出现在了顾明的身前,悬空着,刚好与他的视线齐平。只见上面正是介绍云南大理的内容。
“云南大理吗?”顾明点了点头,“好吧,那下午就出发吧。”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以为顾明的精神有问题,因为他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人在说话。
顾明收拾好自己的背包,就去跟房东道别了,也顺便把房租结算一下。
“这里不好玩吗?怎么才一个月就要走呢?我可是记得还有好几个景点你都没有去逛过呢。”房东有点惋惜,像顾明这么又大方又好相处的房客,可真是太少了。“真的不再多玩几天吗?”
“不了。”其实顾明倒是真的想在这里定居下来,可是脑海里的画面已经又一次开始影响他的睡眠了,所以他不得不再一次踏上远行之路。“以后有机会再来吧。”
之后,顾明就又一次背上了他的背包,坐上大巴,离开了。
他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心里在想,这样的生活究竟要过到什么时候呢?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活着的人偶,被杜云操纵着,她说去哪里,他就去哪里。自从他看见了她最后惨死的样子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拒绝过她的要求。
他常常回想,如果那一个晚上,自己没有惹她生气,或者在她生气之后好好地哄一哄她,又或者在她负气出走的时候跟上她,那么会不会结局就不一样了呢?自己依旧是个一天到晚写代码的技术宅,而她还是会时不时地把自己拉出去逛街。
想着想着,顾明就睡着了,梦里又看见了杜云。她穿着雪纺的碎花连衣裙,笑靥如花。她歪着脑袋告诉自己,“我先声明啊,我可没有死缠着你不放哦。”她俏皮地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是你自己放不下我,心里面装着我,所以我才能够一直跟在你身边啊。”说着,她又难过地低下了头,“如果有一天你爱上了别人,心里再也没有了我的位置,那么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汽车到站了,顾明发现脸上凉凉的,伸手一摸,竟全是泪水。
是啊,到现在为止,他都一直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怎么也忘不了杜云死时,那无助而又绝望的眼睛。他知道她在等他,可是他却因为生气,而让杜云一个人独自离开。他明明知道自己家住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周围居住的都是一些老人和没钱没工作的小混混。可他却因为一点小事,就放任杜云一个人离开,而不管不顾。那时他想着,怎么可能会那么巧,偏偏就让杜云给遇上了呢?可是人生不存在侥幸。
在车站门口,他遇见了一个身上穿着太极练功服,腰间挂着红色桃木剑,满头银发,胡子一大把的老头儿。他拦住了顾明的去路,“小伙子啊,你这几年是不是一直在做着同一个梦啊?”
这与顾明来讲并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便点头应道,“是啊。”
“需要帮忙吗?”老头儿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可以让你从此再也不做这个梦了。”
顾明定定地看着老头儿,心里却有些犹豫了。如果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遇见这老头儿,他说不定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可是现在,他知道了是自己放不下,才会老是梦到杜云,并不是杜云在使坏。所以,他犹豫了。所说他也想要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可做了这么些年的背包客,他也早就已经习惯了。
最后,他还是拒绝了。“我想我不需要。”
老头儿不死心地问道,“难道你想像现在这样,一辈子流浪?”
流浪?顾明突然对这个词深有感触,如果连心灵都没有了依靠,那么就这样流浪一辈子,又何妨?
在此之前,他一直称自己的背包旅行为“逃亡”。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不管他逃到了哪里,都逃不出心灵的枷锁。
一瞬间,他想清楚了未来,不管杜云的鬼魂究竟存不存在,就这样带着她一起去流浪,看遍世间的山河。这将不再是他的逃亡,而是寻梦。
鬼魂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