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风灯

Dec13

地府风灯

时间:2019/12/13 13:24 | 分类:小故事

地府风灯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地府风灯

风灯这个东西,知道的人也应该不少吧,这东西出现在古代,最初只是一个用来祈福用的,因为“灯”和“丁”的谐音很相似,放风灯就是为了祈求家里能够人丁兴旺,后来也作为了节日里的一种烘托气氛的装饰,就像是挂灯笼放鞭炮一样,据说最气派的风灯足有两米多高,特别是元宵佳节之日,很多地方还会放风灯,我虽然没有见过那样壮观的场面,但是我可以想象得到,那样的场景一定是特别的漂亮!
不过,风灯既然是灯的一种,在古代那个照明设备还不发达,没有手电筒这样高档的家用电器的时候,风灯也被广泛用于照明之用,因为外边有一个玻璃罩子,可以防止里边的煤油灯被风吹灭,所以这种等取名为风灯!
风灯的一般都是立体的长方形,在灯四面为了美观还要画上好多漂亮的图案,大多都是一些山水,美女,四季图等等这些让人看了就赏心悦目的东西,不过我家里也有一个风灯,和普通风灯的外观结构基本上一样,只是个头比普通的大一点儿,虽然没有两米高,但是也有将近一米的高度,除此之外就是四面玻璃罩子上边所刻画的图案。
灯既然是照明用的,那么也就是说只有在晚上用得到,而且那些胆小的人最怕的就是走夜路,希望可以有盏灯给自己壮壮胆什么的,可是我家那个风灯的灯罩上上边却刻画了四个尖嘴獠牙的厉鬼,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玻璃罩子的原因,在夜里点燃里边的煤油灯以后,就会发出一阵浅绿色的光芒,照着罩子上边的厉鬼,看起来就好像给了他们生命,让厉鬼们复活了一样。
就是这么个吓人的玩意儿,我不知道为啥总有人会来借用,所借用的人家,也是家中有亲人刚刚故去没几天的人,一般都是在死者亡故后的第七天晚上前来借用,借到了那个古怪的厉鬼风灯以后,他们就要在里边放上特制的煤油。
煤油是普通的煤油,只不过是在里边加上了好多像鸡血、狗血、糯米粉等东西,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掺杂在煤油灯之中,经过燃烧会产生一股淡淡的烟雾,这种烟雾虽然很淡,一股小风就可以吹散的样子,但是要在空中漂浮很久的,一半至少两三个时辰都不会散去,此外还散发着一股怪怪的香味儿,不是很刺鼻,相反味道还不错,但是大人们不让我过多的闻这种香味儿,每当遇到就让我们赶紧捂着鼻子回到家里,吃上几个大蒜。
人们要提着风灯从家里一直走到埋葬死者的墓地,在墓地之中将煤油灯熄灭,之后将剩下的煤油,找个地方倒掉并且掩埋起来,掩埋的而地点一般都距离死者被埋葬的地方不会很远,之后那个提着风灯的人,也不能够马上离开,要在墓地里呆上一会儿,一直等到那股好像是在空中铺了一条大路一样的淡淡烟雾彻底散去,才能够回家,一般烟雾散去的时候天也就亮了。
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也没有兴趣知道,因为我看着那个风灯就别扭,要不是家里人拦着,我早就把它给扔掉了,这么个玩意儿放在家里实在是太吓人了!
后来我长大了,对那个风灯也有了一点了解,据大人们说,那个风灯可是气门方圆几十里之内的宝贝,是举行一个重要仪式必不可少的工具,有了解一点的人应该知道,死者故去的第七天,被称为还魂夜,意思就是说,死者已经接受了阎王和判官的审问,马上就要去投胎转世进入轮回了,所以在这一天回来看看活着的亲人们最后一眼。
可问题也就来了,大家谁都不想死,因为大家都有依恋,或许是对生前的生活,也或者是为了自己的亲人,万一他们不想走了,那么事情可就麻烦了,一个亡魂长期待在一个活人的家里,这个人的家也就变成了一个凶宅,长期居住在这里就会倒霉,小的破点小财,家里人动不动就生个小病得个伤风感冒什么的,要是大的很可能就会家破人亡,为了让这些故去的亲人死无可恋,于是乎就让风灯给他们引路,在回魂之夜,看完家里最后一眼之后,从铺好的通往地府的大陆之上,重新返回到地府之中,因为这个作用这个风灯就有了自己的名字――地府风灯,又叫地府指引灯或者招魂灯。
不是每一个骑着白马的人都是白马王子,也有可能是唐僧,也不是每个长着翅膀的都是天使,也可能是鸟人,同样也不是每一个结构和地府风灯外表一样的风灯,都能够称之为地府风灯。
这样的灯是有灵性的,这样的灵性是要靠后天慢慢积累,还要不停的补充的,就像是浇灌培育这一株花草,而我家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养花人”。
现在的人大概是做的亏心事实在是太多了吧,胆子一个比一个小,敢独自走夜路还在墓地里休息的人越来越少了,所以到了后来不但有人要借用风灯,还要雇佣我的家人帮忙代替他们提着风灯进墓地“铺路”。
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落到了我父亲的身上,看起来这是一个很轻松的职业,也有不菲的收入,只要胆子大一点就可以做了,所以我这样一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除了倒头就睡,抬步就走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的人,特别想继承父亲这样一个光荣的职业,因为我觉得这个职业可以让我生活的更好。
当听到我“伟大”的理想的时候,父亲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是要带我走一趟之后再让我做决定。
不就是去墓地走一圈嘛,这有什么好怕的,对于我这个傻大胆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但是我发现我想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了!
每一行都有自己的规矩,我父亲这虽然算不上是一个职业,但是也有规矩要遵守的,那就是必须要一条路走到底,中途不可回头,开始的时候父亲一直在嘱咐我,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听到了什么事情,哪怕是感觉到有人拉扯你,你也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停的往前走千万不要回头,而且记住自己所走的步数一定要是单数,这都是规矩。
当我打着灯笼往墓地走的时候,开始很平静之后就听到有人好像跟在我后边和我一起走,再后来就有人叫我的名字,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甚至是喊出来的,到了最后我感觉有人在扯我的上衣袖子,但是我谨记老爸的话,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坚决不回头,心中默念着:“阿弥陀佛”给自己鼓劲儿,希望这个时候念这个应该有用处。
眼看就到了墓地,我发现我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忘记我走了多少步是单数还是双数,当父亲问起我的时候,我只好撒谎说是单数,之后就是灭了煤油灯,之后将煤油倒掉掩埋等待天亮。
我坐在草丛里,靠在父亲的身上,渐渐的竟然睡着了,朦胧间我听到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一直在不停的叨念着一句话:“怎么进不去呢?怎么进不去呢~?”只见那个人就像是在扭大秧歌一样,在那里向前向后的来回迈着步子。
一阵夜风将我吹醒了,天还没有亮,我看了看父亲犹豫了一下还是和他说出了实情,说我已经忘记自己走了多少步。
父亲一听就急了,从怀里掏出了一瓶老白干,倒了一点儿在风灯里边那个装着煤油灯的凹槽里,之后又咬破了手指滴了几滴血进去,还让在里边尿上一点尿,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我看到父亲这样激动,我早就快吓尿了,所以尿液很方便说来就来,凑齐了这三样东西,父亲重新借着高度白酒的酒精将灯点燃,绕着那个坟包转了三圈儿,才将等熄灭,把里边的东西倒掉掩瞒了起来,此时天刚好亮了,远处也传来了公鸡早起的叫声,老爸长长的出了口气道:“幸好你小子说出来得早,不然等到天亮,那个亡魂回不到地府,就要魂飞魄散了!”。
听父亲这么说我也是吓了一大跳,要不是老爸及时补救,并且每次都要带上一瓶高度酒暖身子用,我就要犯大错了。
天亮了,我们就准备往回走,突然父亲和我说:“幽幽你赶紧找个女朋友吧,我和你妈都等着抱孙子呢”。
不知道老爸为啥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就随口说道:“这点老爸你就不用担心了,您也知道的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之后老爸就和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有些事情早晚都要做,不如早点做,我可不想下一次你的童子尿还有用”。
“额?”。
朋友王子性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