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伤害

Nov15

致命伤害

时间:2019/11/15 21:50 | 分类:小故事

致命伤害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致命伤害

回到眉洛山,清露发觉眉洛山已不似之前,隐约觉得气氛不对。
无论走到哪,那些弟子看她的目光都怪异的紧,让她感觉恭敬中又夹着股猜忌。而凡逸表面对她依旧客气,背地里却让人监视她。
她适才觉得,师父一死,众人已不再相信她。她满心的委屈,无处申诉,夜深人静时,只得暗自落泪,这么一来,怎么都睡不着。
于是干脆揭了被子下床,想找凡逸问清楚元芑的死因。
凡逸屋里尚点着灯,看似尚未歇息。清露心绪澎湃,举手欲敲门,却听见凡逸屋中有说话声。
“掌门,太顾及了!师祖和我师父都死在晨流那妖孽手里!不杀晨流难解我心头之恨!”说话的是宫泽轩,他那咬牙切齿的语调,听得清露心底发寒。
忙收起手往回走,不等天明就偷偷溜下山,前往魔宫质问晨流。
对于元芑的死,她势必得找他问个清楚。
魔宫经此一劫,死伤惨重,晨流回来时看到此番惨象,心绪纷杂。
那四个身着黑袍护法齐齐跪在他脚下道:“主上,此回修仙派偷袭我魔宫实在来得蹊跷,属下怀疑,是有人暗中与他们通风报信的!”
晨流闻之面颊绷得紧紧。
他又怎听不出这位护法的言语中的暗示。
素指一握,一掌击在案上。
“清露!你当真以为本座不敢杀你!”晨流怒不可遏,倏然间站起,心里像是下了什么决定。
是他太仁慈心软,才会让那些无辜的魔众惨死在修仙派手上。
正想着,守门的魔兵进殿来报:“禀告主上,清露仙子在宫外求见!”
晨流闻之一怔,继而凤眸一眯,勾嘴轻笑:“她居然还有胆子回来!也好,本座这就去会会她!”
说时将袍服一拂,朝魔宫外步来。
清露站在城门外,一袭绿裙淡然翩然如云,只是神绪慌乱的她看起来十分憔悴。
她只是来向晨流问个明白,见晨流怒气冲冲而来,不等她开口,绯红的血影剑已指向她,心口陡然间作痛的紧。
只听他冷笑道:“你还有脸回来,莫不是来看看本座死了没有!不过,让你失望了,本座尚且活的好好的!”
他嘴角牵牵满是嘲讽,红艳的瞳仁盈满了戾气。
纵是不看,也能感觉的到他身上的怒气。
清露深作呼吸,适才鼓起勇气抬头,望着直指自己的绯红剑锋,眸光一黯,心口越发酸胀的紧,红唇紧咬着,质问起:“我师父可是你杀的?”
晨流见她问地这般认真,可见她心底早就在怀疑他,不时苦笑道:“是又如何?你们修仙派杀了我魔宫这么多人,我只取那老头一人之命抵债,这买卖怎么算,都是我亏,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说得风轻云淡,言语里的怒气却是十分明显。
清露气得眸眶生红,鼻翼一翕,泪水不争气地滑落:“你……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早就答应过我的!”
望着泪眼婆娑的她,他的心揪痛的紧,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怎好失了魔神的尊严。
“我是魔,我的话你也信?”晨流凉凉地回她。
清露一顿,如同万剑穿心,脑门懵了会,又瞬间清醒。
她一直以为他与别的魔不一样,可是到头来,他还是杀了她师父!
好吧,终是她看错了人!师父定然不能白死,她得给师父报仇,给天下人个交待!
思此,红唇一咬,天云剑在腕中流转,森冷的剑光透着股锋芒之气,剑锋流转间,如同一条银白缎带挥掷而出。
她的剑术是出了名的,轻易不出手,可是每次对着他,都要逼她拿出杀手锏。
晨流眸光清冷,素掌一伸,血影剑相挥而上,与天云剑在空中相碰。
强大的剑气激起红白两道剑波,两股剑波相缠,击起道道霓虹。两人从地上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到地下……一上一下,反复进行着车轮战。
晨流没想到她只用三成功力,剑法就已如此了得,之前到是小瞧了她。两人打了不下五百招,清露到底功力未恢复,越往后越难招持住。
持剑的手不免隐隐发抖,晨流望着她苍白的俏脸冷笑道:“你若肯求饶,本座可以饶你不死!”
清露哼了哼,“别狂妄自大!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说时一剑刺去,晨流避闪不及,被天云剑割断了腰带,顿时衣裳渐敞,露出一截玉石般的胸膛。
她虽早看过他的身躯,但那会正处于浑噩中,哪里像现在这样看得这般清楚。
不得不说,他的身材很有料,宽肩窄腰,八块腹肌一览无余,线条清晰柔美间,肌肤滑润,不时泛着玉石般的光泽……
清露双颊烧起,哪知这时血影剑会朝她刺来,她避而不及,眼看剑锋就要刺中她。
晨流心底一慌,忙调转真气收回剑,然而如此不及的真气大逆转,反倒将他自己震伤。
好在他功力浑厚,硬将嗓子里的那股腥甜打压下。
哪知清露为了防身,天云剑已出手冲他刺来,他将红袍一挥,天云落了空,一剑扎在他的胳膊肘下。
晨流面露惊怕,不敢置信地望着她,眸里盈满了痛苦。
这一刺恰好刺中他的罩门,血水如同决堤的洪水,顺着天云剑喷溅而出。
殷红腥热的气息弥满了空气,清露心口一震,忙松开手。
晨流怎么都不相信,她居然真对他下了手,心痛之余,更多的是恨。纵是她背叛了他,他还是选择相信她,也以致于两人交手中,他明明可以将她瞬间拿下,却宁愿自己受伤,而不愿伤及她,可她……呵呵,或许这就是他的命,她何尝不是他的劫数?
血水越流越多,不出一会,地上尽是刺目的鲜红。
因为失血过多,晨流的脸煞白到了透白,却盯着清露苦笑:“你果真还是不相信我!”
清露听出他的言外之意,然而诸多的疑惑,已不是三言二语能说得清。见他这样,她眸眶一涩,原先只当他说得罩门是个笑话,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将他的致命点告诉了她。
原来他一直相信她不会害他,可是她居然误打误中,还是伤了他。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