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烂肉的女人

Mar20

吃烂肉的女人

时间:2019/03/20 04:41 | 分类:小故事

吃烂肉的女人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吃烂肉的女人

吃棉棉做的菜,不仅仅是不好吃,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硬着舌头囫囵吞下的,酸甜苦辣咸,五味重口的达到了极致。
她是上司的表妹,人长相漂亮,身材也高挑,喜欢下厨,可做菜的水平停留在谷底,一直提不高,偏偏要邀请与她交往中的男人去她家吃饭,一顿饭,就吓跑了大部分的男人,再次被邀请了去吃一次地狱级别的料理,吓退了剩下来的男人。
阿豪硬着头皮,拿起筷子,夹了块肉,塞进口中,想嚼着几下就囫囵吞下,念头打消了,因为尝到了好吃的味道,盐味不太咸,油旺旺的,肉嫩,嚼碎了咽下,喉咙口还尝到了丝丝的甜。
奇怪,今天的伙食不同于前两次,很好吃。
吃过晚饭,阿豪心情很好的在厨房帮棉棉洗餐具,瞥了眼垃圾桶,看里面填满的垃圾中露出了外卖的打包袋,印着红色的字,人肉。
不是自己看错了吧,转过脸,定了睛的看,确实是人肉两个字,印在塑料的打包袋上,他弯腰伸手,从垃圾桶中抽出了塑料的打包袋,展开来,店名是孙二娘卖人肉,还印着店的地址,银洋街九十九号,附带着一幅地图。
银洋街,没听过本地有这条街,看地图上的标记,银洋街距离他现在的位置不远,走到街的尽头,是个丁字路口,拐弯就是银洋街。
他照着地图上的标记,沿着街走到了尽头,是丁字路口,不用过马路,直接拐过弯来,看见路两边的店都在开门营业中,间间都是生意火爆,街上往来的行人车辆非常多,好像节假日时的黄金商业街。
他沿着街走了一段,找到了孙二娘卖人肉的灯箱广告,店内生意火爆,几乎桌桌坐满,进出的不仅仅有食客,还有外送的小哥,戴着摩托头盔,接过服务员手中打包的外卖,从他身边经过,碰到了他,停住了,侧身转过头,头盔的深色面罩映出他的脸,渐渐的变大,是他的身体前倾,凑近了外送小哥的头盔面罩,好像没看到罩子里面有人头,鼻尖快贴到了面罩,外送小哥闪身躲开,出了店。
一定是眼花了,没有头的人,怎么可能存活,还会和常人无异的走路,驾驶摩托车送外卖?!
阿豪拿起摊放在柜台上的菜单,价格不贵,菜名中都有人肉二字,配上各种蔬菜,煎炒煮蒸。
他点了几样,全部打包带走,回家吃,因为扫视了一下,店堂内实在是没有空余的桌位供他铺张的。
上菜的速度很快,不到一分钟,从出菜口就推出了已经打包好装入塑料袋的外带,阿豪付了钱,接过找零塞进外套的口袋里,提着两塑料袋沉甸甸的打包盒,走出了店门,又见到了有外送小哥停下摩托车,从他身边匆匆走过,走进了店内。
回到家,阿豪登录了网聊的账号,私聊信息发送给好友小高:"买了好吃的肉,要吃吗?"
"要。"
"把门打开。"他提着一袋沉甸甸的外带,打开门,听对面的门内传出打开三道插销的声音,小高打开了门,裂着嘴笑:"来我屋喝啤酒不?"
阿豪摇摇头:"还要留着清醒看会书。"
"人肉?"小高接过沉甸甸的外带,看见了塑料袋上印着的字。
"人肉!哈哈哈。"他大笑起来,退回了屋内,关上门,又传来一阵合上三道插销的声音。
小高从冰箱里取了两罐啤酒,捧着餐盒,一边喝着冰啤酒,一边用筷子夹起肉块塞进嘴里:"好吃,说卖的是龙肉,我也信。"回车键,发送给还没离线的阿豪,接着,举着手机自拍了一张,正用筷子夹着一块肉塞进口中,上传到了聊天群里。
显示在聊天群里的自拍照片上,夹在筷子上的肉块爬着白胖胖的蛆虫,低头看餐盒,剩在里面的肉块上,蠕动着蛆虫,呕,小高等不及冲到马桶边就吐了,胃里的东西被吐空了,打开了家门,拍着对面阿豪家的门:"那肉是烂的。"呕,扶着墙,又吐了一地,吐不出东西,就把酸水吐了出来。
第二天,是休息日,不用去上班,阿豪躺在床上,几乎一夜没合眼,一合眼,就会看见棉棉双手托着打开来的餐盒,里面满满的肉块上,蠕动着白胖胖的蛆虫,呕,他睁开眼睛,趴在床边上干呕,早在昨天深夜里,胃就吐空了,连酸水也全部吐光了,只有干呕了。
他见鬼了,天亮后,小高拿着外带的打包袋,照着地图去银洋街,在街的尽头,不是丁字路口,是个直角,地图上标记的银洋街不存在,在小高眼前的是一条河,塞在阿豪外套口袋里的找零,掏出来看,果然,是几片白纸。
"今天晚上,你来我家吃饭。"棉棉发来了短信息。
阿豪想回绝,又怕因此得罪了上司,工作调动就会像泡沫一样破灭,小高听阿豪说要再次去棉棉家吃晚饭,瞪圆了一双眼睛:"还去她家吃那鬼卖的烂肉,你被鬼迷了眼了,心也被迷住了,要钱不要命。"
天快黑时,小高从本地的道观买了香求了符纸回来,照着向道士求到的方法,捏着点燃的香,一手摇扇子,扇着风将缭绕的香烟吹到阿豪出门时的穿着上,又将符纸塞进衣服的口袋里,一脸送他去刺秦王兮不复返的悲壮表情。
阿豪进了棉棉的家,坐在客厅里的餐桌边,桌子上已经摆上了餐具和鬼卖的烂肉。
棉棉点燃了竖在桌子中央的蜡烛,关了灯光,坐在桌子对面,隔着蜡烛微微跳动的火光看阿豪。
阿豪拿起筷子,看着盘子中的烂肉,表面蠕动着蛆虫,恶心的想干呕。
"你怎么不吃?"棉棉歪着头问,笑容诡异。
"我喉咙干,先喝点水。"拿起水杯,嘴唇沾着杯沿,眼睛盯着棉棉,她也拿起了水杯,仰起脖子,一口气的全部喝干,放下水杯,抬起手背抹了一下嘴巴,涂在唇上的口红被抹花了,在嘴角抹出来长长的一道红色,在跳动的烛光中有种错视,嘴角裂到了耳朵根,不用筷子,伸出手指,从盘子中捏起爬满蛆虫的烂肉,塞进嘴巴,吧嗒吧嗒的咀嚼着。
“好吃,好吃!咦,你怎么不吃啊?”棉棉咀嚼着嘴中的烂肉意犹未尽的看着阿豪说到。
“我……恶,我吃不下了,你吃吧!”此时的阿豪不知为何突然觉得非常的恶心,看着棉棉吃的津津有味的烂肉很难再张开嘴巴说话。
就这样,阿豪坐在椅子上面看着面前的棉棉一块接一块的吃着盘子里的烂肉,很快桌子上的烂肉便被棉棉给吃的一干二净了。可是当棉棉吃完了烂肉后却感觉还是有点饿,随后转过身子朝着一旁呕吐的阿豪看去。
阿豪此时只顾着呕吐,哪里注意到了站在自己身后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菜刀的棉棉,随着“啊”的一声惨叫阿豪倒在了血泊当中。
“啊,又有肉吃了,我不会饿了。”棉棉看着倒在血泊当中的阿豪拿着手中的菜刀将阿豪剁成了一块块的烂肉……看到这里的棉棉迫不及待的伸手抓起地上的烂肉吃了起来。
手机诡异性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