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解围

May13

破冰解围

时间:2019/05/13 05:42 | 分类:小故事

破冰解围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破冰解围

唐高宗永徽年间
雄踞北部的突厥时常侵扰大唐边陲
兵祸连年
成为大唐的心腹之患。调露元年(679年)秋天
突厥酋长阿史德温傅再度领兵十万
大举南侵
连克数十州县
告急的文书像雪片一样飞到了唐高宗李治的御案前。
  这日早朝
高宗与群臣商议如何抵御突厥入侵
半天毫无结果。高宗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猛地一拍御案
高声问道:“哪位卿家愿领兵前往?”大殿里顿时鸦雀无声
群臣面面相觑
个个缄口不语。原来
北方突厥作乱入侵中原由来已久
朝廷屡次派兵征剿
往往胜少败多
劳而无功
加之突厥人善于骑射
作战凶狠
大唐兵将害怕与之交锋
所以没人敢应承。
  退朝后
高宗愁闷地步入御花园
想散散心。
  此时已到了深秋
御花园内却仍旧花团锦簇。高宗无心欣赏园内的景致
脑子里一直在想着突厥入侵的事
不由叹道:“唉
想我堂堂大唐
屡被突厥侵侮
现今朝中竟无一人可用!”忽然
只听环佩叮咚
随后从一棵树后走出一个人来
却是皇后武媚娘。
  武后笑着问高宗:“陛下可是为突厥入侵的事忧心?”高宗点了点头。他体弱多病
朝中很多的事都是武后在暗中操持。于是
高宗将事情对武后说了一遍。武后听后想了想说:“朝中有一个人正堪大任。”高宗疑惑地问:“何人?”武后说:“裴行俭啊。他目下在家中养病。其实
他不过是因为得不到重用
这才托病。如陛下着此人领兵御敌
必可大获全胜。”
  这裴行俭在太宗朝就是一员虎将
常与突厥作战
只是性格耿直不为高宗所喜。高宗一拍额头
说:“还是皇后慧眼
朕怎么把他给忘了。”
  高宗立即下了一道圣旨
任命裴行俭为西北道行军大都督
统率兵马御敌。裴行俭接到圣旨
不敢怠慢
匆匆收拾行囊连夜率军起程。兵马集结完毕
众将领都以为裴行俭会下令东进
以解被突厥攻打的州县之围
哪知裴行俭却命兵马向北直趋大漠。众将领大惑不解
这裴行俭是不是名过其实呀
他不率兵去解围又怎样抵御突厥呢?众将领纷纷跑到帅营来质问裴行俭
到底是什么用意。
  裴行俭见众将满脸疑惑
不慌不忙地说:“假如我们去解那些州县之围
一来路途遥远
等我们赶到时
说不定那些州县已经失守
我们去了还有什么意义?再者我们一路奔波
已成疲惫之师
倘与突厥人作战
他们以逸待劳
我们怎能有必胜的把握?劳师以袭远
此为下策。现在我们故意大张旗鼓地往北去攻打突厥人的老巢
突厥人得知消息
岂有不救之理?我们攻击他们的老巢
他们必回兵去救
如此一来不但解了那些州县之围
我们也能占据主动。此乃围魏救赵之计。”众将领这才知道裴行俭率兵北上的用意
无不钦佩。

  果然不出裴行俭所料。当温傅得知唐军主力直奔他的老巢时
慌忙下令停止南侵
率军回救
两军相持于乌海。裴行俭清楚
正面交锋
唐军很难是突厥骑兵的对手
必须先消磨突厥人的锐气。于是
他令唐军不得出战
只可坚守
等待时机。
  转眼秋去冬来
双方僵持不下
唐军劳师远征
粮草成了大问题
尤其是北方气候寒冷
唐军大多是中原人
身体难以适应
军中病号渐渐多了起来
如不能迅速取胜
形势会越来越严峻。偏偏温傅也很狡诈
他见唐军不出战
便关闭了寨门
跟唐军打起了消耗战。
  这日
裴行俭请众将来帅营商议破敌之法。由于突厥人占据天时地利
要想迅速取胜很难。正当众人一筹莫展、束手无策时
只见一个年轻军官从容地向前禀道:“末将倒有一计。”裴行俭觉着惊奇
他朝这名军官上下打量一番
见此人长得英武魁伟
双目如电
不过却面生得很。这时
一员副将大声呵斥道:“程务挺
这里是帅营
岂有你这等下级军官说话的份
还不快退下!”
  原来
这年轻军官叫程务挺
也是将门之后
刚投军不久
做了一名巡卫官。他跟随自己的长官进了帅营
见众人对突厥人毫无办法
遂出来大胆献计。程务挺遭到长官训斥
脸微微一红。裴行俭摆了摆手
含笑问道:“你有什么计策?”程务挺见大帅并不责怪
激动地说:“前几日
末将巡卫军营时
抓到突厥人的一名细作
严加盘问之下
那名细作透露突厥人的粮道是经由金牙山运往乌海的。”
  听到这里
裴行俭的眼睛一亮
是啊
如能断其粮道
那么温傅必将不战自乱。程务挺接着说:“大帅若肯让我带三千兵士
多备弓箭
埋伏在金牙山两侧
待其粮车经过时突然袭击。突厥人失去粮草
军心必定涣散
到那时大帅率军攻打
可获全胜。”裴行俭拍掌赞道:“好计!我给你三千精兵
即刻出发
务求速战速决。”程务挺没想到裴行俭会如此信任自己
大喜过望
得了将令
带领人马而去。
  旁边的那名副将不解地问:“大帅
此等重任交由一个毛头小子
是不是过于轻率?”裴行俭摇了摇头
意味深长地说:“每次一提到与突厥人作战
将领们为何退避三舍不敢交锋?那是因为多年耳濡目染之下
将领们尚未出征就胆已寒、心已怯
即使有再妙的计策也无济于事。我观此人气定神闲
既然他敢于出战
只需略施小计
我料定突厥必败。”众将领恍然大悟
不由得惭愧起来
经裴行俭这么一激
自此唐军对突厥人不再惧怕了。

  程务挺领着三千精兵日夜兼程
神不知鬼不觉迂回到了金牙山。程务挺四处一瞧
金牙山山势险峻
利于埋伏
他又从细作口中探知
突厥的粮车明日正午就会经过这里
他令兵士悄悄爬上了金牙山。
  不料当天夜里
天气骤变
竟然飘飘扬扬下起了大雪
兵士们为避寒
只能躲到避风处
簇拥在一起。到了第二天早晨
大雪停了
山风阵阵吹来
地上结了一层冰。程务挺走出营帐想四处巡察一下
突然
传令官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说:“将军
大事不好!”程务挺镇定地说:“别急
出了什么事?”传令官回答道:“昨夜天寒
弓弦全冻住了
根本拉不开。”程务挺挥了挥手
说:“走
去看看。”
  到了一个背风处
只见雪地上摆满了弓
几个力气大的兵士正拼命拉着弓弦
可弓弦纹丝不动。程务挺看了不禁心急起来
他暗想
没有弓箭
如何破敌?传令官在他身边小声说:“我看只有在山上生一堆火炙烤才行。”
  “不行!”程务挺听了摇摇头说
“一旦生火
必然有烟
这不明摆着告诉突厥人山上有埋伏吗?”传令官叹口气说:“短时间内要解冻只怕不可能了。”
  “该想个什么法子呢?”程务挺陷入沉思之中。若是此战失利
自己前途事小
唐军的意图就全暴露了
那时再想破敌可就更难了。不知不觉间
程务挺走到一棵树下
不觉间耳边传来一阵马嘶声。他抬眼一看
是自己骑的那匹战马。经一夜的风雪
战马的蹄铁被冻住
无法移动
它显得焦躁不安
所以不停地嘶鸣。
  程务挺正待上前帮战马除去蹄铁上的寒冰
这时
战马竟哗啦啦撒下一泡马尿来
尿液正巧落在了蹄铁上。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蹄铁上的寒冰经热乎乎的尿液一淋
一下子化开了。见此情形
程务挺先是一怔
继而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程务挺将传令官叫来
着他传令全军
在正午之前
所有兵士一律不准撒尿
违者军法处置。这条奇特的命令下达后
兵士们都感到莫名其妙
人有三急
谁也憋不住
哪有不准撒尿的道理!尽管有怨言
但兵士们慑于军法
也只得强忍着。
  眼见快到正午时分
程务挺吩咐把冻住的弓一字排开
让憋了许久的兵士挨个朝冻住的弓弦撒尿。一时间
只听淅淅沥沥之声不绝于耳。果然
那些冻住的弓弦一下拉开了
兵士们这才惊叹程务挺的妙招。
  突厥人的粮车如期而至
他们万万想不到唐军会在山上埋伏。程务挺一声令下
山上万箭齐发
突厥人猝不及防
丢下粮车四散逃命
唐军趁机焚毁了所有粮车。
  温傅得知粮车被毁
此时军中已无余粮
遂萌生了退意。不想裴行俭定了个十面埋伏之计
此役突厥大败
连温傅也被活捉。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