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罪证

Oct25

古墓罪证

时间:2019/10/25 13:14 | 分类:小故事

古墓罪证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古墓罪证

1明朝年间的塔元县,盗墓风行,盗墓贼更是举不胜举,张意生就是众多盗墓贼中的一个。一天,他到后山僻静处闲转,发现一堆秸秆堆在一个山包上,心里感到蹊跷,这儿无人无田,哪来的秸秆?出于职业习惯,他把秸秆扒开,秸秆后面的土有被挖过的痕迹。张意生拿出随身盗墓工具,在新土上一通刨挖,那层尺来厚的土被刨开,果然不出所料,里面是一块石碑,字迹已经模糊,显见年代久远了。石碑被推倒,一个大洞出现在眼前。张意生点着一根松明,小心翼翼向洞里走去,突听脚下“当”的一声响,忙俯身细寻,火光下,只见一块玉佩发出碧莹莹的光,他忙拾起来,揣进衣内。一路有惊无险,到了墓室,让他大失所望,什么也没有。转眼一看,旁边有一堆浮土。他把松明插在墙上,拿起盗墓工具飞快地扒着浮土,几下子扒开,一惊,一屁股墩在地上,接着爬起来,火把也顾不得拿,飞奔着向墓洞外跑去。他扒出的是一个死尸,一具死去不久的死尸!2张意生来到塔元县衙,把惊堂鼓敲得震天响,他想,不赶快报案,被别人发现了,到时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那可比盗墓罪重多了!县令曾博文听到鼓声,忙升了堂,待听完张意生的陈述,带上捕头刘征,还有仵作和差役来到案发的地方,张意生没有说谎:松明插在墙上,盗墓工具还扔在那儿,洞中果然有个尸体,下半身还盖着浮土。曾县令一摆手,几个衙役和仵作一起动手,把尸体拉出来摆好,擦净脸上的土,刘征在旁边借着灯光一看惊道:“老爷,是李光!才放出去的李光!”李光是塔元县最著名的盗贼,生平盗墓不计其数,据说他站在群山中大喊一声,根据回音就能判断山里有没有古墓。为了打击盗墓风,曾县令曾将其逮捕入狱,可由于没证据,关押了两个来月,只有将他放走。没想到出狱不到20天,这家伙就死了。李光胸前有个刀洞,已经结了血痂,尸体还没腐烂。 “老爷,一定是熟人所杀。”刘征在旁边说,你看他死后双眼瞪着,好像很意外一般,不是熟人他不会有这种脸色,很可能是一同盗墓的。曾县令点着头,突然注意到地上一行脚印,由于墓内浮土较厚,这双脚印很明显一只深一只浅。刘征显然也注意到了,说这是一个瘸子的脚印。“杀人凶手是个瘸子!”刘征又一次说出自己的看法。曾县令笑笑,显然对刘征的判断力十分赞赏。
3寻找一个瘸子而且是个盗墓的,这可难住了捕头刘征,几天的查访下来,不只是本县没有瘸腿盗墓人,而且邻县也没有。询问最近见到过李光和瘸腿的人交往没有,邻居们也直摇头。刘征没办法,他想还是找找张意生吧,或许他知道点什么。张意生住在城边,是个单身汉。刘征去时,他正在喃喃地骂人,原来昨晚,有贼趁他不在光顾了他家。“你去了哪儿?”刘征问。张意生告诉他,自己妹妹说他身子虚,喂了一群羊,送他一只,让他去拉。天晚了,他就在妹妹家歇息,第二天早晨回来,发现门锁被撬了,家里被翻得一片糟,却没丢东西。刘征看着门锁,果然是新撬的,院子里绑着一只羊,吃一会儿草,咩咩叫一声。刘征想想,问是不是你手中有杀人犯的什么证据,人家来寻?张意生吓了一跳,挠着头,过了一会儿,摇摇头。在这细微的变化中,刘征感到这个家伙在说谎,于是冷了脸,凶巴巴地吼道:“不说是吧?走,去县衙!”一通吓唬,张意生忙拿出一个玉佩,放在刘征手上,说是在墓道拾到的。刘征端详着玉佩,装进衣袋。临走时嘱咐,这事谁也不许说,张意生忙点着头。4张意生死了,死在一片树林里。接到报信,刘征首先赶到现场。张意生倒在一片树林里,胸口一个刀洞,脸上也显出极度惊骇的样子。四边没有任何线索,只在一堆浮土上有一深一浅的两个脚印。“又是那个瘸子!”刘征对随后闻讯赶来的曾县令说。曾县令点着头,狠狠道:“这个瘸子究竟躲在哪儿呢?他为什么要对张意生下毒手呢?”刘征拿出一张纸条,交给曾县令,告诉他是从张意生手里发现的。纸条上用血写着一行字,显然是张意生死前留下的:我在墓道拾到一个玉佩,怕被发现,埋在那个墓洞中的一个罐里。
刘征看曾县令看完纸条,在旁边谈起自己的看法,一定是瘸子杀人后,不慎在洞里丢下玉佩,怕张意生交出来,暴露自己身份,就来了个杀人灭口。张意生临死前一定也猜测到玉佩对破案的作用,所以写下这些字。曾县令却提出一个问题,张意生怎么会被骗到这儿呢?刘征皱着眉,围着树林反复寻找线索,突然看到地下几粒羊粪,一拍脑袋,说:“我知道张意生为什么来到这儿了。”曾县令疑惑地望着他,刘征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瘸子进了张意生的院子,本来想杀害张意生,可又怕惊动左邻右舍,无意中发现绑在院里的羊,拉上就跑。张意生听到羊叫,随后追赶,追到这片树林里,瘸子把羊绑在树上,自己躲在树丛后,趁张意生去解羊,自己出其不意的一刀杀了张意生,然后赶走了羊。”果然,在张意生尸体旁的树干上,刘征发现了绳子的勒痕。看看天色已晚,曾县令无奈地带着大家回了县衙。5后半夜,一个黑影面戴黑纱来到命案发生的那个古墓前,拿着一支火把,钻进墓室,一闪身进了墓洞,手里拿着把镢头,这儿挖挖那儿掏掏,突然,镢头下去,明显感觉挖着了什么。他蹲下来用手去掏,是个瓦罐,提出来,伸手进去摸,摸出一张纸条,在火光下一看,上写:你上当了!蒙面人一惊,忙回身,后面灯笼火把一片明亮,出现了一群人,正是刘征和一群差役。刘征呵呵大笑,说:“你找玉佩吧?”说完,张开手,手心是一块碧莹莹的玉佩。蒙面人浑身一抖,愣在那儿,几个衙役冲上来,一锁子捆住,拉开面纱,都惊呆了,面前竟然是曾县令!曾县令脸色灰白,沮丧道:“你已经猜到是我?” “是的!”刘征告诉他:“大人你也有块玉佩,几天前不见了,别人问时,你说当出去了。昨天我去找张意生,他拿出这块玉佩,我一眼就看出像你的,可又怕这玉佩另有其人,所以在张意生死后,故意写了张纸条,放在他手里,如果你不来,说明我猜错了:来了,我就猜对了。”曾县令长叹一声,低下了头。原来,曾博文之所以要求来塔元做官,就是觊觎这儿的墓葬。可他不会盗墓,借口整治盗墓贼,抓了李光,逼迫他答应替自己盗墓,两人说好平分。可进了墓室,面对所有古董,他突然改变想法,抽出防身刀子,一刀捅在李光胸部。李光出乎意外,瞪着眼倒下,为了怕被人发现,他用浮土把李光盖住,盗走洞中古董后,又掩上墓门。 “为了贪欲,你煞费苦心,在浮土上和张意生死的地方留下一深一浅的脚印,故意把案子引向一个虚无的瘸子身上。”刘征揭穿道。曾县令长叹一声:“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竟然是一块丢失的玉佩暴露了我自己!”刘征轻蔑地望他一眼,告诉他:“不怪天,不怪人,怪只怪你自己的贪欲,贪欲不止,总有翻船的一天!”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