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普世价值,就没有普适牛奶

Jun25

没有普世价值,就没有普适牛奶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没有普世价值,就没有普适牛奶

没有普世价值,就没有普适牛奶 三鹿事件爆发后,国产品牌几乎全部陷落。经历20年开拓发展起来的内地乳制品行业,一夜之间几乎面临生死存亡。有外媒指出,中国的食品危机其实远非仅止于牛奶行业,三鹿事件只是中国食品行业不小心被挤破的一个脓包而已。抗生素武装起来的大闸蟹,避孕药养大的黄鳝,还有毒韭菜,毒粉丝等等,每天还在端上我们的餐桌。三鹿事件后,国外品牌的牛奶销量大增,据说现在许多内地父母,都远道香港去购买国外奶粉,香港市场外国品牌奶粉的销量立即陡升四成。现在的消费者不但不相信中国的产品,甚至连内地的市场都不相信,只有到香港买来的外国奶粉,才敢放心让自己的孩子食用,真是可悲可叹!面对今天的危局,政府在进行风暴般的行业整治和行政官员的问责,但食品行业整体性危机,真的能够通过全面围剿三聚氰胺来挽救吗?稍有理智的人,可能都不会轻易地如此乐观。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才能让奶农们挤奶的时候,不要因为利润往里面掺加水和三聚氰胺?如何让我们的企业严格监督产品质量,生产出和外国奶粉同样品质的牛奶?如何才能让每一个普通公民,都能吃到和外国消费者一样健康可靠的食品? 前些天,司马南先生就“普世价值”的话题向《南方周末》连续提出诘问,但是,在三鹿事件发生后,却未见这位以反伪科学起家的司马南站出来发言。我不知道面对今天的局面,司马先生会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喝国产的奶粉。反躬自问,我自己实在没有这样的勇气。之所以要问这样看似有些不够厚道的问题,是因为在笔者看来,单纯地讨论普世价值是否适应中国,可能永远也没有“正确”答案,但是,我们不妨将抽象的理论讨论具体化,我的观点是:今天中国普遍的食品行业危机,正是根源于全社会缺少对普世价值的认同。拒绝普世价值,也就不会有普适牛奶!我们知道,市场经济的基础,就是信任。也就是说,我们在市场上购买别人的商品,首先假定生产者不会因为趋利而坑害我们,否则,交易就无法完成。但是,现在许多食品生产者,可以为了让鸭蛋颜色好看往里掺苏丹红,可以为了防腐往火腿里倒敌敌畏,为了经济利益往牛奶里添加尿素和三聚氰胺,如此令人脊背发凉的行径,已经丧失了最起码的敬畏之心,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当一个行业的生产者和经营者普遍丧失了基本诚信,当他们生产出来的食品他们自己都不敢食用,怎么能指望他们愿意为质量而付出,愿意为他人的健康而负责。其次,没有有效监督的政府,不会自动成为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也更不可能成为消费者的利益维护者。食品行业的普遍危机,和质检,农业,畜牧部门长期以来的失察失责有直接关系。食品行业的经营者都知道,这些政府职能部门,在平时热衷收费,提供公共服务时则草率敷衍。三鹿事件爆发后,石家庄市政府首先想到的不是患儿的身体健康和生命,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一己私立想办法瞒报。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政府的权力不受约束,人民的权利没有的得到彰显。试想,如果我们的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的时候不得向征收费用,在决策前首先要在立法机关进行公开辩论,行政官员如果不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要受到民意机关的追究,无良企业在作恶之初我们的新闻媒体就能自由地报道。三鹿事件是否可以避免?再者,一个健康的市场,还仰赖公民的合法权利受到充分保护,和公民自治性组织的积极作为。公民权利受到充分保护,企业就不敢在质量上怀有侥幸心理,因为一旦败露,面临的可能就是巨额惩罚性赔偿。看看三鹿的作为,在八月份就知道产品危害消费者的情况下,他们仍然收买媒体封口,刻意隐瞒实情,拒不公开召回毒害产品,这样的企业,竟然还有人呼吁放他一条生路。如果在法制健全的国家,仅仅应付赔偿一项,三鹿早就申请破产保护了。而我们许多地方消费者开了封的三鹿奶粉至今都无处退还。另外,公民自治组织的发展,必将能够建立起民间第三方的食品检测体系。这样的好处是,一旦政府治理失效,还有民间制度发挥作用,整个市场不至于陷于万劫不复。但是,我们现今的社会,政府强大到足以支配一切,整个社会的安危亦完全系于政府的良心和效率,悬河累卵一旦溃决,民众的入口食品就变成了毒药,究其原因,还在于公民权利的弱势地位。有人可能会问:到底什么是普世价值?毫无疑问,对生命的尊重,对道德的敬畏,对诚信的恪守,对公民权利的保护,对政府权力的监督,都是!有贤者道:拒绝普世价值,就没有同一个梦想。而我要说,没有普世价值,也就没有普适牛奶!没有同一梦想,世界会陷入仇恨,战争,而没有健康普适的牛奶,我们整个民族,都将患上结石! >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