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荤杀生的果报[系列故事]

Nov15

吃荤杀生的果报[系列故事]

时间:2018/11/15 11:47 | 分类:小故事

吃荤杀生的果报[系列故事]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现在社会生活条件好了,饮食也越来越丰盛,杀生也越来越厉害,却不知杀生的果报非常惨烈,现选举几则杀生果报实例:1、杀猪的现世报去年夏天,天津物资学校外语老师赵新立领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我过去不认识。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得出,这两个人现在很痛苦、很烦恼。这是一对未婚的小两口,这个女同志在天津海关工作,男的在天津一机局工作﹒因为我当时也没问他们的姓名,这两个人做了一个发财的美梦,结果破灭了。他们两个人都离职了,干起了杀猪的行业。这个女同志通过她母亲和亲属借了五十万元,到农村买活猪,养在圈里,边养边杀再自己卖,这样利润比较高。结果干了一年多的时间,确实赚了些钱。可是有一天出事了,这个男同志手里提着一个包,里面装了一书包钱,准备到外地再去采购一批猪回来。他自己讲,我也没抽烟,也没喝酒,也没喝人家的水,就莫名奇妙地把这书包给了一个农民,也不知对方姓什么,叫什么,也不知对方的住址,连一根猪毛都没见着,就把书包和钱都给了人家。当那个人走了之后,他说我就跟傻子一样从梦中醒来,再看钱也没了,人也没了……这一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回家吧。回天津到家之后,刚一拉门,这就应了中国人的一句老话:“福不双降,祸不单行”啊!这时他母亲突然暴病而死。他心里一难受,突然也躺倒在地。邻居们发现后,赶紧把他送进医院。到医院一检查,急性胃穿孔,马上开刀手术。结果他母亲的丧事还是别人给办的。就在一天内,发生了三起祸事。病养好了出院,麻烦事可就来了。他的未婚妻的母亲,也就是未来的丈母娘,三天两天找上门来,就跟这个小伙子讲:“咱们商量点事,当初你买猪卖肉的十五万元的本钱可是我东凑西凑借来的,这笔钱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当时这个小伙子在我家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听后心中十分难受。他跟我说:“闫师傅我跟您说实话,我总想上吊,我不准备活下去了!这十五万元我怎么还?这是要我的命啊!我今天来找您,就是求您帮我想想办法。”我当时跟他讲:“你先别激动,先沉住气。上吊死的也不好受。上吊死后,你欠的钱就算还完了吗?不算,来生还要还,不是一死百了,死后下了地狱比现在还苦。我问你,你现在受的这个果报你知道为什么?他说:”我早就知道了,是杀业造成的。”我说:“你明白就好。你今年多大岁数?”“我二十五岁。”“恭喜你!如果这个杀业还没报你,你干到六十岁,你要杀多少猪?你怎么尝还这笔帐?”这是我去年夏天遇到的真事。这两个未婚的小两口,发财的美梦破灭了,这就是杀业的现世果报。2、冤魂索命我在天津还认识一个叫张文如的居士,他跟我讲,他从十八岁开始受报,今年四十二岁。就怕过晚上,一到夜晚,妖魔鬼怪就找他。夜里做恶梦,头疼,全身没有力气。最严重的时候,晚上八点多钟,屋里开着灯,就能看见隔着门进来黑影子。这个黑影子抬起腿就朝张文如后腰踢来,可以把他一脚踢到墙那头,他说特别恐怖。我说你念佛呀!他说当时念佛念不了,这个嘴就象有个铁箍,被箍处紧紧的。所以他这些年特别苦恼,身体也很虚弱。他这些年到处寻医找药,也没有起色。他还到各地先后找过不少顶仙的给他看病,这些顶仙的比较集中的一个说法,就是在过去生中,张文如是个猎人,在森林里专门打那些大动物,现在得的这是怨业病,今生一直在受着这个苦报。他说:“我过的不像人的日子,每天夜晚过鬼门关。”他苦恼得不得了。我鼓励他努力忏悔,消除业障,多宏扬佛法,多放生。现在他的状况已大有改善了。3、丧事杀生获重罪当年印光大师通过书刊报纸,报导了天津的一件新闻。这是天津发生的一件真事,我们可以找到这类历史记录的材料。【见附录1】民国十三年,天津有个做官的人,他的名字叫周玉山。当时他任两江总督,他家很有势力。这位周玉山是在天津去世的,他死的时候成立了一个治丧委员会。他的儿子叫缉之,当时他跟印光大师有交往。他父亲去世后,他就写了一封信寄给了印光大师。印光大师见信后,立即想到,周家这么大的势力,办丧事一定很热闹,不知又有多少生命死在他们手下。印光大师赶紧发了一封快信,嘱咐缉之一定不要杀生。当时周玉山的儿子缉之接到信后,就把治丧委员们,这帮大管家叫来了,拿出信给他们看。这帮大管家都是馋鬼呀,嘴都馋啊!“哎!不行不行,像咱们这种人家办这类事情,哪能素席呢?少爷!您别管了。”结果这位少爷也没作主,“好!好!我听你们的!”就这样他把办丧事的权力都交给了这帮管家。结果周玉山在天津起灵的时候,酒席开了四千桌,排场很大。到了皖南、芜湖先后又办了几千桌。他的长子孙在扬州又办了上千桌,一直到把周玉山下葬,先后共计七千多桌酒席,把鸡、鸭、鱼、牛、羊不知杀了多少。丧事办完回津,缉之有一天来到了扶乩的坛场。所谓扶乩,就是活人被灵能附体,借助人体传送灵能意旨。这时候灵能附体了,当时指着台下的缉之,破口大骂,而且是他父亲的声音。灵能问缉之:“当初印光大师怎么告诉你的?我的丧事要素席,你怎么不听!胡闹!你办了几千酒席,杀了那么多生命,与我的死有关,它们都来讨债,这一下把一生为官积的那点福都丧尽了。现在我在阴界里的罪业还没正式判定。 ”缉之一听,可就傻了。哎呀!生米做成了熟饭,真是后悔死了!后来他找到印光法师,跟法师忏悔这件事情。他说:“这样吧,我发个大愿,我准备在天津建一个丛林,接纳十方修行,全部费用由我周家包了。”后来他连地都找好了。正在这个时候,直奉战争打响了,结果缉之的愿没有实现。直到今天,为他周家赎罪的大丛林仍为泡影,缉之和他爹一样,也是带业轮生去了。印光大师当年在报刊上讲出这件事,绝不会有一点谣言之处,凭他们周家当时的势力,你要是讲错了,他们也不可能饶过你,这都是有据可查的。所以大家一定要警觉,杀生可不是小事,它的后果是严重的,你要受大自然的审判!4、饭店老板的悔悟昨天我们从天津赶到造甲城,我与造甲城的父老乡亲们有缘。我们这个小居士彭照辉同志,昨天呢,在这里受了五戒,在大悲院没有受五戒,到造甲城受五戒了,这也是跟造甲城有缘啊!彭照辉今年岁数不大,他前几年借了一点钱,他由于某种原因,工作辞了,与他一个要好的同学开了一个小饭店,在饭店里做这个经营。他找家里的亲属借了三万来块钱,做个铺底儿,开这个饭店。桌、椅、板凳,锅碗瓢盆,确实花了不少钱,结果投资不小。资投下去了,饭店在冬季时正好是往回收钱的时候。他这个饭店坐落的地势很好,现在正在往回收钱。在这之前,我就跟小辉谈这个问题,我就讲六道轮回和因果报应的这个事实。我说:“你如果仅是为了吃饱肚子,这件事不应再干了。开饭店没有不干杀业的,除非你蒸素包子,你光做素的这还是可以的。可是人们都不肯干,一般来讲,开饭店都要杀生的,眼前得到的利益与你未来的业报,我说是划不来的(不合算)。你还要尝还这个罪业。”他说:“现在马上就要往回收钱了,我把借来的这点钱还回来,我立刻就不干了。”我说:“当然大主意得你拿,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恐怕我刚和他谈完的第二天吧,小辉晚上十点钟给我打电话,我说:“你在哪?有什么事没有?”他说:“我是在饭店里,闫师傅出事了,我可能着魔了。”“你怎么着魔了呢?”他说:“我在饭店里,同着这么多吃饭的人,就拜四方,自己控制不了自己。我也挺不好意思同着人这么拜,可是就是停不下来,就好象有个人按我脑袋,可是就是没有办法。这会儿好容易能控制住点,赶紧跑出来给您打电话,您看我这是怎么回事?”我说:“你说的对,你的业障已经现前了,时辰已到,已经开始受报,你现在的大脑神经已经被那种业力所控制。”他当时很着急,他说:“闫师傅!这怎么办?”在大会上,我坦白地对大家说,当时我不是慈悲心,不是公平心,公平心应是全法界的,我当时只想到了小辉。因为跟小辉认识几年了,却没有想到对方,我说:“你注意!注意你脑海那个位置,我就在电话里喊起来: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过了一会,我说好啦。”小辉这会就恢复正常了。转过天,小辉到我家跟我讲:“闫师傅,我已经决定,这个工作我不再干了。钱我也不要了,这个本钱我也不往回收了。我就听天由命了。”我说:“好!恭喜你毅然决定。”就从那天开始,我头疼了三天,太阳穴不停地疼,从早到晚一直疼。为什么呢?我受这个惩罚,干涉因果了。本来是找小辉算帐的,结果我在电话里念南无阿弥陀佛,对方就撤退了,结果后来就找到我头上了。小辉在家里是因为饭馆不干了,没事就在家里念佛。前些日子就到了一个念佛堂里去,这个念佛堂的地址就不说了,环境不太理想,周围可能是坟地。我们这个小辉同志在打佛七的晚上就住在那个屋里,当天夜里就被鬼给掐住了。头一次掐他时,他就知道了。屋里的人就听到了他念佛的声音。等第二次,他就感觉到有好几只手,是两个鬼,有拽着肩膀的,准备三下五除二就把小辉给扔出去。念佛堂这间屋子先后有好几个居士住着,有的也知道夜里闹鬼,有声音在不停地敲。但是小辉他讲,像这种要被向外扔出去的感觉是他自己感受到的。后来他回来之后非常感慨:“为什么鬼见到我和见到别人不一样,敢把我从屋子里扔出去?”他说:“我确确实实感到一种惭愧。我福报不够,就像印光大师讲的:如果今生有杀业,将会遭到天杀、地杀、鬼神杀、盗贼杀、未来冤冤相报杀,这就是事实。”今天彭照辉同志也到这里来了,昨天由妙达法师作证,他已经受了五戒,下面希望小辉同志与我们在场的居士见个面,你看有什么可说的。“我没什么好说的,您刚才都替我说了,阿弥陀佛!刚才闫居士都替我把我说的话都跟大伙说了,所以这个杀业的重要性,大伙得注意到,五戒里头一戒是杀戒,别的戒都是杀戒的扩展。大伙一定要注意到,我没有别的话可说了。阿弥陀佛!”真实的忏悔不能光在嘴头儿上,下面我再跟大众介绍一位,这也是真人真事。5、电鱼人的忏悔这位居士就是我们造甲城的,我跟他认识时间并不长。在前一个阶段,他和另外一位居士到天津来,晚上就住在了我家里。当时我问他在干什么工作,是搞副业,还是干什么?他说:“我在捕鱼。”我问:“你怎么捕鱼呢?”“我用发电机,电鱼。”我说:“这个可厉害。你干了多长时间了?”“已经好几年了。”“你平均每天电多少鱼?”“2百斤左右。”电鱼和捕鱼不一样,电鱼大小一齐捉,一百斤鱼不下几万条性命。我说:“你这个业太重了。”当天晚上我给他讲了三个半小时杀生的利害,没想到我们这位居士很虔诚。从我那回到家后,毅然决定不干了。他父亲现在还不能接受这种做法,他爱人现在也不能接受,就为这件事,他爱人已经跟他打了好几架了。为这件事,他自己很难过,就发心忏悔。所以我跟他说,如果你即早地结束这个行业,免得来生受苦,而且我们现在已经见到了,冯俊富同志从头到脚全部充满了杀业的这种怨气。他今天能够在众面前公开忏悔这件事,而且昨天他也受的五戒,我讲这是最好的忏悔。今天在这个场面上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就跟二位居士打了个招呼。我说:“你们今天不如自己在这个会场上跟大伙见见面,这样来说呢……不管这盘录像带传到任何地方,因为你自己的现身说法,直接忏悔,教育大家不走你这条路,这样一来,很快就把你的罪业彻底、干净消除掉了,而且还会有福报。”“俊富!你跟大伙说两句吧。”这时俊富居士,来到讲台前,说:“我没什么……”(他向闫师傅问询,给佛问询,他已语不成音,眼含热泪)。这时冯居士的母亲抢步到台前。闫师傅对他说:“您跟大伙说两句好吗?”这时她老人家泪如雨下,断断续续地说:“我是冯俊富的母亲,在--我儿子--电鱼的--几年当中,我是在--造甲城的--乡亲父老--都知道我本人--的情况……我不对起佛--我对不起众生--我代表我儿子消除--障碍--消除他的罪恶--可惜他年轻轻地伤害了这么多生命--我是不忍心再让他杀下去了。可是我本人杀--害的生命--也不少。我谢谢在座的乡亲,感谢佛,感谢众生!我把一生交给佛,我愿意消除我的障碍,我愿意求生净土,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我谢谢佛菩萨们慈悲,我就说这么多,我--我的经历--在座的众位--都知道我的真实情况。”刚才这两位居士跟俊富母亲的谈话,确实使我们非常激动,在这里让我们感谢佛菩萨,把这个宇宙事实的真相告诉我们,我们才能彻底地觉悟,离苦得乐。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事实真相搞清楚。用我们自己的经历事实,来教育我们周围的大众,让他们也早日觉悟这个事实真相。转自神龙的博客:blog.sina/s/blog_51f61cd20100fdkm.html >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