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巴菲特的神谕:不做会后悔、或做了好后悔的致富语录

Sep12

股神巴菲特的神谕:不做会后悔、或做了好后悔的致富语录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股神巴菲特的神谕:不做会后悔、或做了好后悔的致富语录

上班,为的是找乐子

尽管巴菲特经眼的数字多得吓人、尽管他勤于工作,但他并不属于A型上司。已经替他工作9年的祕书柏桑妮克(Debbie Bosanek)说:「没错,我得穿溜冰鞋才赶得上他的速度,可是我从没见过他大发雷霆。不过,我觉得他不喜欢人家骗他,如果你犯了错,向他承认就没事了,千万不要企图掩饰。」首府传播的创办人墨非补充说:「他每天早晨起床去上班,为的是找乐子。那不是上班,他只和自己喜欢的人共处,这样就没有压力。」

巴菲特很可能是全美少数几个天天花大把时间阅读的执行长,他不用电子邮件,波克夏总部也没有浪费时间的会议。巴菲特的合伙人蒙格说:「华伦只要坐在桌子围满人的房间里,听很多人滔滔不绝的讲蠢话,就会感到头痛欲裂。」巴菲特和蒙格的交情超过40年,以前常常在一起说话,现在比较少了。蒙格说:「如今华伦对我心里在想什么一清二楚,偶尔我也会知道一些对他有用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巴菲特分配时间与脑力给这么多不同公司的能力,就像他配置资金的能力一样游刃有余。巴菲特也是《华盛顿邮报》公司的董事,执行长葛兰姆说:「大部分聪明盖世的人喜欢把事情变得更复杂,可是他却有不凡的本事,总是能把事情说清楚、变简单。」

8岁就开始研究股票

巴菲特极为重视好企业,奇怪的是他到晚近才显露这项偏好;头20年他收购企业时生冷不忌,但还是赚了非常多钱。从小在奥马哈长大的巴菲特,对数字和金钱的概念十分早慧且向往,他崇拜曾任股票经纪人的父亲霍华.巴菲特(Howard Buffett),还为他起了个「火球」(fireball)的暱称。

他家的图书室里有一本书叫做《赚一千元的一千个办法》(One Thousand Ways to Make $1000),巴菲特几乎一字不漏的背下来,书里讲投币式磅秤的那部分尤其令他着迷,他想像自己先买一台磅秤,然后慢慢累积到几千台,最终成为全世界最年轻的百万富豪。

巴菲特上长老教会时,会在心里默算赞美诗作者的寿命,研究作者的宗教使命是否换得长寿的犒赏(他的结论是:没有)。11岁时,巴菲特和一个朋友改而钻营比较世俗的生意,发行《马厩男孩精选》(Stable-Boy Selections)的赌马经刊物。

到头来,巴菲特心心念念的,仍然只有股票。他从8岁开始阅读关于股市的书籍,11岁买了生平第一张股票(供应油电的城市服务公司〔Cities Service〕优先股),并且不断尝试各种形式的交易方法。

青少年时期,他曾依赖线型操作股票一段时间,后来转变成耐心等待市场时机。从1943年起,他的大本营转移到华府,因为父亲当选众议员,因此举家迁到华盛顿。年轻的巴菲特深深思念奥马哈,一度离家出走,初中时有一阵子成绩惨不忍睹,连他最擅长的数学科也未能幸免。后来做父亲的威胁儿子,要逼他放弃喜爱又颇为赚钱的送报工作,巴菲特的功课才有了起色。

巴菲特16岁高中毕业,先在宾州大学念了两年后,又转到内布拉斯加大学。1950年初,念大四的巴菲特读了葛拉汉的新书《智慧型股票投资人》,这本书鼓励读者注意公司的真正价值,并在「安全区间」(margin of safety,又作安全边际)内投资。这套理论在巴菲特看来非常有道理,直到今天,巴菲特唯一言简意赅的投资法则,依然带着一点葛拉汉的色彩:「第一法则是不要赔钱,第二法则是莫忘第一法则。」

巴菲特申请就读哈佛商学院,他于1950年夏天搭火车前往芝加哥,接受当地一名校友的面试。巴菲特说,这位高等学府代表审查的对象是「一个骨瘦如柴的19岁青年,可是外表看起来像16岁,社交技巧更是只有12岁的水准。」面试10分钟就结束了,巴菲特想进哈佛商学院的念头也被掐断了。

申请入学受挫固然不好受,不过现在巴菲特觉得这是自己最幸运的经历,因为在返回奥马哈的途中,他无意中获悉葛拉汉正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商学院任教,于是立刻寄出申请书──这次终于如愿以偿。另一个在葛拉汉班上就读的学生是卢安,也就是当今绩效一流的「红杉基金」经理人,他也是巴菲特的至交。卢安说,打从一开始,葛拉汉和巴菲特之间就回荡著一股智慧的电流,而其他学生大多只是旁观。

学年结束时,巴菲特毛遂自荐去葛拉汉的投资公司「葛拉汉纽曼」(Graham-Newman)工作,而且自愿不支薪,巴菲特说:「不过,葛拉汉照惯例算了算价值/价格比,然后拒绝了我。」一直到1954年,巴菲特才进入葛拉汉的公司,开始做些基层的打杂工作,同时学习恩师那套以价值为基础的机械式投资技巧。

 

本文授权刊登自大是文化/ 凯洛.卢米思《股神巴菲特的神谕:不做会后悔、或做了好后悔的致富语录》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