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自己做最有价值的工作?找到你非做不可的

Sep11

如何让自己做最有价值的工作?找到你非做不可的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如何让自己做最有价值的工作?找到你非做不可的

编按:作者 贝瑞.史瓦兹在《我们为何工作》一书中提到,工作环境是可以被设计的如果我们所设计的工作环境能让人从中找到意义,就会设计出重视工作意义的人性。

一只蝎子想要过河,但牠不会游泳,就去找青蛙,请会游泳的青蛙背牠过河。青蛙说:「我背你过河,你会螫我。」蝎子回答:「我在你背上,螫你的话对我没好处啊,我们两个都会溺死。」青蛙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就同意了。

牠背起蝎子,开始涉水过河,游到半途,感觉侧身一阵强烈疼痛,蝎子终究还是螫了牠。牠们沉入水中,青蛙哭叫:「蝎子先生!你为何要螫我?现在,我们俩都要溺死了。」蝎子回答:「我忍不住啊,这是我的天性。」

—尼尔.乔丹(Neil Jordan),《乱世浮生》(The Crying Game, 1992),

人类不是蝎子,虽非本性不移,但也不至于可以完全不受限地塑造自己。当我们形塑社会机构——学校、社区、工作环境时,我们也在形塑人性,人性有相当程度是人所设计的产物。

如果我们设计出的工作环境允许人做他们认为有价值的工作,就会设计出视工作有价值的人性;如果我们所设计的工作环境能让人从中找到意义,就会设计出重视工作意义的人性。

为何我们应该设计出这样的工作环境?我们已经知道,好的工作环境会让人把工作做好,顾客和客户受惠雇主也就受惠;第二个好理由是, 当人做认为有价值的工作时,会感到快乐,设计物质诱因会取代掉「好」工作,效果并不比增进员工的益处好。那么,为何我们不设计出能让工作者从中获得满足感的工作环境呢?

承担设计工作环境的责任时,第一步是开始思考提问。先问「为什么?」(Why),这份工作的目的是什么?能不能激励人像医院清洁工路克那样地工作?(编按:路克的故事请见-人为什么要工作?工作对你有何意义?)

接着再问「是什么?」(What), 工作产出的产品或服务能否确实带来利益?我们和顾客之间的交易是否创造双赢,双方都受惠?

若这问题的答案为「是」,就更容易激励工作者。就算我们的工作不是拯救生命或地球,也能多少改善服务对象的生活。接着,还要问「怎么做?」(How),我们是否给予工作者自由运用智慧与判断力,解决每天工作中会遭遇的问题? 在没有严密的监督下工作,相信他们会尽力去做是因为「想要」做好?

我聚焦在工作和工作环境的设计,是因为我认为如果个别工作者在极度缺乏意义的环境中工作的话,能做的事非常有限。不过,我也不想让社会在这件事上完全不承担任何责任。

对于我们在做的工作以及要求别人去做的工作上,都要思考这些问题,工作的世界、乃至于人类生存的世界将会大大改变,人性也会改变。我们将能使工作者过著更丰富快乐的生活,所有人都会因此受惠。

最后,我们要思考「什么时候?」(When), 这种混乱的时代是适合试着改变工作的时机吗? 还是应该要等到经济更繁荣、更稳定时,再来做这些事?我们总是有借口保持熟悉的现状,总是会找理由不去改变我们对工作以及对人性的观念。但是我并不认为好理由存在,事实上,改造工作环境可能对经济体系的繁荣与稳定作出显著贡献,就算这些改造不能使我们获得更高薪酬与物质回馈,也能在其他真正重要的层面丰富我们的生活。

摇滚乐坛巨星布鲁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在多年前接受《滚石杂志》(Rolling Stone )采访时,谈到他极成功的音乐生涯: 音乐保持我的活力⋯⋯音乐是我的命脉,我知道。为了音乐放弃电视、汽车、房子之类的东西, 不算是美国梦, 这些到头来都是安慰奖而已。

如果你在追求安慰奖,而你也追求到了,你会相信这些就是最终目的,那么你就受骗了,因为这其实只是最小奖而已。一不小心,你出卖自己,让最好的你迷失。因此你必须谨慎,莫忘带领你往前的初衷,往更高领域迈进。

我们的社会不应再继续甘于安慰奖,我们应该要求自己、同事及雇主,一起追求更高境界。我们应该结合起来,揭露那长久以来形塑工作环境的人性思想根本是错误的意识形态。这样我们才会有更好的医生、律师、教师、美发师、工友以及更健康的患者、接受更好教育的学生、更满意的顾客。形塑更高尚的人性,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