訟陳湯疏--谷永(國學治要五-古文治要卷二)

Aug28

訟陳湯疏--谷永(國學治要五-古文治要卷二)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原文】

臣闻楚有子玉得臣[1],文公为之仄(ㄗㄜˋ昃)席而坐[2];赵有廉颇、马服[3],强秦不敢窥兵井陉(ㄒㄧㄥˊ行)[4];近汉有郅(ㄓˋ致)都、魏尚,匈奴不敢南乡(ㄒㄧㄤˋ向)沙幕[5]。由是言之,战克之将,国之爪牙,不可不重也。盖『君子闻鼓鼙(ㄆㄧˊ皮)之声,则思将帅之臣』[6]。窃见关内侯陈汤,前使副西域都护,忿郅支之无道,闵王诛之不加,策虑愊亿[7],义勇奋发,卒兴师奔逝[8],横厉乌孙,踰集都赖,屠三重城,斩郅支首,报十年 之逋(ㄅㄨbu)诛[9],雪边吏之宿耻,威震百蛮,武畼(ㄔㄤˋ畅)西海,汉元以来[10],征伐方外之将,未尝有也。今汤坐言事非是,幽囚久繫,历时 不决,执宪之吏,欲致之大辟(ㄆㄧˋ屁)[11]。昔白起为秦将[12],南拔郢(ㄧㄥˇ影)都[13],北坑赵括[14],以纤介之过,赐死杜邮 [15],秦民怜之,莫不陨(ㄩㄣˇ允)涕。今汤亲秉钺席卷,喋血万里之外,荐功祖庙,告类上帝[16],介胄之士靡不慕义。以言事为罪,无赫赫之恶。 《周书》曰:『记人之功,忘人之过,宜为君者也[17]。』夫犬马有劳于人,尚加帷盖之报,况国之功臣者哉!窃恐陛下忽于鼓鼙之声,不察《周书》之意,而 忘帷盖之施,庸臣遇汤[18],卒从吏议[19],使百姓介然有秦民之恨[20],非所以厉死难之臣也[21]。

【注释】

[1]子玉:楚大夫;得臣:其名。

[2]文公:晋文公。仄:倾斜。通「侧」。侧席而坐:谓困扰而坐不安稳。参见《春秋》及《左传》僖公二十八年。

[3]廉颇:战国时赵将。马服:马服君赵奢,战时时赵将。

[4]井陉:井陉口。战国时赵之关隘。在今河北井陉县西。

[5]郅都:汉将。见《酷吏传》。魏尚:汉将。见本书卷五十《冯唐传》。乡:与「向」同,沙幕:即沙漠。

[6]「君子闻……」:语出礼记.乐记。鼓鼙:军中常用的乐器。后多借指军事。

[7]郅支:郅支单于(?-前36年),是匈奴的单于。闵:忧。愊亿:愤懑鬱结。亿:与「忆」同。

[8]奔逝:迅速前进。

[9]逋:亡也,逃走、逃亡。。

[10]畼:与「畅」同。汉元:谓汉初。

[11]大辟:死刑。

[12]白起:战国时秦将,曾率秦军攻取楚郢都,战胜赵将赵括,取得长平之战的大胜,后被秦王处死于杜邮。

[13]郢都:楚都。在今湖北江陵。

[14]赵括:战国时赵括,赵奢之子。

[15]杜邮:地名。在今陝西咸阳市东北。

[16]告类上帝:谓以所征之国事祭告于天。

[17]「记人之功」等句:此引《周书》之文,已佚。

[18]通:对待。庸臣遇汤:以庸臣之礼对待陈汤。

[19]卒:终也。介然:犹耿耿。有心事。

[20]介然:犹耿耿,有心事。。

[21]厉:与「励」同。

【注】陈汤,生卒年月不详,字子公,西汉山阳瑕丘(今山东兖州东北)人,爵关内侯。汉成帝时,陈汤贪污受贿事发,被罢免了官位。其后,他又诬称康居所送质子非王子,败露后下狱被判死罪。太中大夫谷永为其求情,使其得免一死,免爵充军。外戚王商和王凤当政时,西域都护段会宗被乌孙军队包围。两王谘询陈汤意见,陈汤判断乌孙军队必败,果如其言,于是王凤复起陈汤为从事中郎,掌管幕府参谋事宜。后又被罢官,最后死于长安。

【作者】

谷永(前1世纪-前8年),西汉大臣,字子云,原名并,长安人。少年时博通经书。汉元帝时为太常丞,汉成帝时历任光禄大夫、安定郡太守,凉州刺史,太中大夫、光禄大夫给事中,北地郡太守,大司农。多次上书解释灾异。与王氏的四位大司马王凤、王音、王商、王根多有交情。

【译文】

我听说楚国因为有子玉、得臣,晋文公因此坐不安席;赵国有廉颇和马服君赵奢,强大的秦国便不敢进犯井陉;近代汉朝有郅都、魏尚,匈奴则不敢从沙漠南下。因此可说,能征善战、克敌制胜的将领,是国家的爪牙,不可以不重视他们。这正是:君子听到战鼓之声,则思念将帅之臣。我看关内侯陈汤,从前击斩郅支单于,威震蛮夷各国,所向披靡,一直打到西海。自汉朝开国以来,在疆域之外作战的将领,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战功!如今,陈汤因报告失实而获罪,长期囚禁监狱,历时这么久仍不能结案,执掌刑法的官吏意欲致他死罪。从前,白起为秦国的大将,南伐楚,攻陷郢都;北击赵国,坑杀赵括降卒四十万,却因极微小的过失,在杜邮被赐死。秦国百姓怜惜他,无不流涕。而今陈汤亲执武器,席捲匈奴,喋血于万裡之外。把战功呈献在皇家祖庙,向上帝禀告,天下武士无不思慕。他不过因为说错话而获罪,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罪恶。《周书》说:『记人之功,忘人之过,这才适合当人君。』犬马对人有劳苦之功,死后尚且要用车帷伞盖将它们好好埋葬,作为回报,何况是国家的功臣呢!我恐怕陛下忽略了战鼓的声音,不领会《周书》的深意,忘记报答功臣的效劳,像对待平庸臣子那样对待陈汤,终于听从掌刑官吏的建议,将他处死,使百姓心中耿耿,有秦民那样的遗恨。这不是勉励大臣为国赴难效死的作法!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