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苏武书---李陵(国学治要五-古文治要卷二)

Aug29

答苏武书---李陵(国学治要五-古文治要卷二)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答苏武书---李陵(国学治要五-古文治要卷二)

【原文】

子卿足下[1]:

勤宣令德[2],策名清时[3],荣问休畅[4],幸甚幸甚[5]。远托异国[6],昔人所悲,望风怀想[7],能不依依[8]!昔者不遗,远辱还答[9],慰诲勤勤,有踰骨肉,陵虽不敏[10],能不慨然[11]?

自从初降,以至今日,身之穷困,独坐愁苦。终日无覩,但见异类[12]。韦鞴(ㄍㄡ沟)毳(ㄘㄨㄟˋ脆)幕[13],以御风雨;羶(ㄕㄢ山)肉酪浆[14],以充飢渴。举目言笑,谁与为欢?胡地玄冰[15],边土惨裂,但闻悲风萧条之声。凉秋九月,塞外草衰。夜不能寐,侧耳远听,胡笳互动[16],牧马悲鸣,吟啸成群,边声四起。晨坐听之,不觉泪下。嗟(ㄐㄧㄝ接)乎子卿[17],陵独何心[18],能不悲哉!

【注释】

[1]子卿:苏武字。足下:古代用以称上级或同辈的敬词,周代、秦代时多以之称君主,后世则多用于同辈之间。

[2]令德:美德。令:美。

[3]策名:臣子的姓名书写在国君的简策上。这裡指做官。《左传·僖公二十三年》:「策名委质。」清时:政治清明的时世。此处指昭帝在位之际。

[4]荣问:好名声。问通「闻」。休畅:吉祥顺利。休,美。畅,通。

[5]幸甚:这裡表示为对方的处境顺利而高兴。

[6]异国:此指匈奴。

[7]风:此处指怀念对象的风采。

[8]依依:恋恋不捨之状。

[9]辱:承蒙,书信中常用的谦词。

[10]敏:聪慧。

[11]然:此处作动词「慨」的词尾。

[12]异类:古代对少数民族的贬称。此处指匈奴。

[13]韦鞴:皮革制的长袖套,用以束衣袖,以便射箭或其他操作。毳幕:游牧民族居住的毡帐。

[14]羶肉:带有腥臭气味的羊肉。酪浆:牲畜的乳浆。

[15]玄冰:黑色的冰。形容冰结得厚实,极言天气寒冷。

[16]胡笳:古代我国北方民族的管乐,其音悲凉。此处指胡笳吹奏的音乐。

[17]嗟乎:叹词。

[18]独:反诘副词,有「难道」的意思。

【原文】

与子别后,益复无聊,上念老母,临年被戮[19];妻子无辜,并为鲸鲵(ㄋㄧˊ泥)[20];身负国恩,为世所悲。子归受荣,我留受辱,命也如何?身出礼义之乡,而入无知之俗;违弃君亲之恩,长为蛮夷之域,伤已!令先君之嗣(ㄙˋ四)[21],更成戎狄之族[22],又自悲矣。功大罪小,不蒙明察[23],孤负陵心区区之意[24]。每一念至,忽然忘生。陵不难刺心以自明[25],刎颈以见志,顾国家于我已矣[26],杀身无益,适足增羞,故每攘臂忍辱,辙(ㄓㄜˊ折)复苟活[27]。左右之人,见陵如此,以为不入耳之欢,来相劝勉。异方之乐,祇令人悲,增忉怛(ㄉㄠ刀 ㄉㄚˊ答)耳[28]。

嗟乎子卿,人之相知,贵相知心,前书仓卒,未尽所怀,故复略而言之。

【注释】

[19]临年:达到一定的年龄。此处指已至暮年。

[20]鲸鲵:鲸鱼雄的叫「鲸」,雌的叫「鲵」。原指凶恶之人,《左传·宣公十二年》:「古者明王伐不敬,取其鲸鲵而封之,以为大戮。」此处借指无罪而被杀戮的人。

[21]先君:古人对自己已故父亲的尊称,此处指李当户。当户早亡,李陵为其遗腹子。嗣:后代,子孙。

[22]戎狄:古代对少数民族的贬称,与前面「蛮夷」均指匈奴。

[23]蒙:受到。明察:指切实公正的了解。

[24]孤负:亏负。后世多写作「辜负」。区区:小,少。此处作诚恳解。

[25]刺心:自刺心脏,意指自杀。

[26]已矣:表绝望之辞。

[27]攘臂:捋起袖口,露出手臂,是准备劳作或搏斗的动作。辙:总是。

[28]不入耳:不中听的话。忉怛:悲伤。

【原文】

昔先帝授陵步卒五千[29],出征绝域[30]。五将失道[31],陵独遇战,而裹万裡之粮,帅徒步之师;出天汉之外[32],入强胡之域;以五千之众,对十万之军;策疲乏之兵,当新羁之马[33]。然犹斩将搴(ㄑㄧㄢ千)旗[34],追奔逐北[35],灭迹扫尘[36],斩其枭(ㄒㄧㄠ消)帅[37],使三军之士,视死如归。陵也不才,希当大任[38],意谓此时,功难堪矣[39]。匈奴既败,举国兴师。更练精兵[40],强踰十万。单(ㄔㄢˊ蝉)于临阵[41],亲自合围。主客之形,既不相如[42];步马之势,又甚悬绝[43]。疲兵再战,一以当千,然犹扶创乘痛[44],决命争首[45]。死伤积野,馀不满百,而皆扶病,不任干戈[46],然陵振臂一呼,创病皆起,举刃指虏,胡马奔走。兵尽矢穷,人无尺铁,犹复徒首奋呼[47],争为先登。当此时也,天地为陵震怒,战士为陵饮血[48]。单于谓陵不可复得,便欲引还[49],而贼臣教之[50],遂使复战,故陵不免耳。

【注释】

[29]先帝:已故的皇帝,指汉武帝。

[30]绝域:极远的地域。此处指匈奴居住地区。

[31]五将:五员将领,姓名不详。《汉书》未载五将失道的事,惟《文选》李善注载:「《集》表云:『臣以天汉二年到塞外,寻被诏书,责臣不进。臣辄引师前。到浚稽山,五将失道。』」

[32]天汉:武帝年号。文中指汉朝控制的区域。

[33]当:挡。这裡指抵御。新羁之马:新装备的骑兵。

[34]搴:拔取。

[35]奔:逃跑的。

[36]灭迹扫尘:喻肃清残敌。

[37]枭帅:骁勇的将帅。

[38]希:少,与「稀」通。

[39]难堪:难以相比。堪:胜。

[40]练:同「拣」,挑选。

[41]单于:汉时匈奴君长的称号。

[42]相如:相比。如:及,比。

[43]悬绝:相差极远。

[44]扶:支持,支撑。乘:凌驾,此处有不顾的意思。《汉书·李陵传》:「士卒中矢伤,三创者载辇,两创者将车,一创者持兵战。」

[45]决命争首:效命争先。

[46]干戈:此处指兵器。

[47]徒首:光著头,意指不穿防护的甲衣。

[48]饮血:指饮泣。形容极度悲愤。《文选》李善注:「血即泪也。」

[49]引还:退兵返回。引:后退。

[50]贼臣:指叛投匈奴的军候管敢。

【原文】

昔高皇帝以三十万众,困于平城[51]。当此之时,猛将如云,谋臣如雨,然犹七日不食,仅乃得免。况当陵者[52],岂易为力哉[53]?而执事者云云[54],苟怨陵以不死[55]。然陵不死,罪也;子卿视陵,岂偷生之士,而惜死之人哉?宁有背君亲,捐妻子,而反为利者乎[56]?然陵不死,有所为也,故欲如前书之言,报恩于国主耳[57],诚以虚死不如立节,灭名不如报德也[58]。昔范蠡(ㄌㄧˇ裡)不殉会稽(ㄍㄨㄟˋ贵 ㄐㄧ鸡)之耻[59],曹沫不死三败之辱[60],卒复勾践之雠[61],报鲁国之羞[62],区区之心,窃慕此耳。何图志未立而怨已成,计未从而骨肉受刑,此陵所以仰天椎心而泣血也[63]。

【注释】

[51]「昔高皇帝」二句:是说从前(指公元前200年,即汉高祖七年)高祖皇帝(即高祖刘邦)亲率大军三十万驻平城(今山西省大同市东),准备伐匈奴,被冒顿单于带领四十万骑兵围困七日之久。

[52]当:如,像。

[53]为力:用力,用兵。

[54]执事者:掌权者,此指汉朝廷大臣。

[55]苟:但,只。

[56]宁:难道,反诘副词。此句与上句连用反诘,调换反诘词以免重复。妻子:妻子、儿女。

[57]「故欲」二句:据《文选》李善注载:「李陵前与苏子卿书云:『陵前为子卿死之计,所以然者,冀其驱丑虏,翻然南驰,故且屈以求伸。若将不死,功成事立,则将上报厚恩,下显祖考之明也。』」

[58]灭名:使名声泯灭。这裡「灭名」与「虚死」对应,是取身无谓而死、名也随之俱灭之意。

[59]昔范蠡不殉会稽之耻:前494年(鲁哀公元年)越王勾践兵败,率五千人被围在会稽山,向吴王夫差求和,范蠡作为人质前往吴国,并未因求和之耻自杀殉国。范蠡,字少伯,春秋楚国宛(今河南省南阳县)人,是辅助勾践振兴越国、兴师灭吴重要谋士。后至齐,改名鸱夷子皮。晚年经商,称陶朱公。

[60]曹沫不死三败之辱:曹沬曾与齐国作战,三战三败,并不因屡次受辱而自杀身死。曹沫,春秋鲁国人,以勇力事鲁庄公。前681年(鲁庄公十三年),齐桓公伐鲁,庄公请和,会盟于柯(今山东省东阿县西南),曹沫以匕首劫持桓公,迫使他全部归还战争中侵佔的鲁国土地。

[61]卒复勾践之仇:指勾践灭吴,夫差自杀。

[62]报鲁国之羞:此句指柯盟追回齐国侵地。

[63]椎心、泣血:形容极度悲伤。椎:用椎打击。泣血:悲痛无声的哭。

【原文】

足下又云:「汉与功臣不薄。」子为汉臣,安得不云尔乎?昔萧樊囚絷(ㄓˊ直)[64],韩彭葅醢(ㄐㄩ居 ㄏㄞˇ海)[65],鼂(ㄔㄠˊ朝)错受戮[66],周魏见辜[67]。其馀佐命立功之士[68],贾谊亚夫之徒[69],皆信命世之才,抱将相之具,而受小人之谗(ㄔㄢˊ蝉)[70],并受祸败之辱[71],卒使怀才受谤,能不得展。彼二子之遐举[72],谁不为之痛心哉?陵先将军[73],功略盖天地,义勇冠三军[74],徒失贵臣之意[75],刭身绝域之表。此功臣义士,所以负戟而长叹者也[76]。何谓不薄哉?且足下昔以单车之使,适万乘之虏[77]。遭时不遇,至于伏剑不顾[78];流离辛苦,几死朔北之野[79]。丁年奉使[80],皓首而归[81];老母终堂[82],生妻去帷[83]。此天下所希闻,古今所未有也。蛮貊(ㄇㄛˋ漠)之人[84],尚犹嘉子之节,况为天下之主乎?陵谓足下当享茅土之荐[85],受千乘之赏[86]。闻子之归,赐不过二百万,位不过典属国[87],无尺土之封,加子之勤[88]。而妨功害能之臣,尽为万户侯[89];亲戚贪佞之类,悉为廊庙宰[90]。子尚如此,陵复何望哉?且汉厚诛陵以不死[91],薄赏子以守节,欲使远听之臣望风驰命,此实难矣,所以每顾而不悔者也。陵虽孤恩[92],汉亦负德。昔人有言:「虽忠不烈,视死如归。」陵诚能安[93],而主岂复能眷眷乎?男儿生以不成名,死则葬蛮夷中,谁复能屈身稽颡(ㄑㄧˇ起 ㄙㄤˇ嗓)[94],还向北阙[95],使刀笔之吏,弄其文墨邪[96]?愿足下勿复望陵。

嗟乎子卿,夫复何言[97]?相去万裡,人绝路殊。生为别世之人,死为异域之鬼。长与足下生死辞矣。幸谢故人[98],勉事圣君[99]。足下胤子无恙[100],勿以为念。努力自爱,时因北风,复惠德音。李陵顿首[101]。

【注释】

[64]萧:萧何(?——前193),沛(今江苏省沛县)人,辅助刘邦建立基业,论功第一,封酇侯。他曾因为请求上林苑(专供皇族畋猎的场所)向老百姓开放而遭囚禁。樊:樊哙(?——前189),沛人。从刘邦起兵,屡建功勳,封舞阳侯。曾因被人诬告与吕后家族结党而被囚拘。

[65]韩:韩信(?——前196),淮阴(今江苏省淮阴市)人,初随项羽,后归刘邦,拜大将,屡建奇功,封楚王,后贬为淮阴侯。他因要响应陈狶起兵造反,被吕氏斩首。彭:彭越(?——前196),昌邑(今山东省金乡县西北)人,秦末聚众起兵,后归刘邦,多建军功,封梁王。他因造反被囚,高祖予以赦免,迁至蜀道,但吕氏仍将他处死,并夷三族。葅醢:剁成肉酱,是古代一种残酷的死刑。

[66]鼂错(前200——前154):颍川(今河南省中部及南部地,治所在禹县)人。汉景帝时,他建议削各诸侯国封地。后吴楚等七国诸侯反,有人认为是削地所致,鼂错因而被杀。鼂错:亦作「晁错」。

[67]周魏:周勃(?——前169),沛人,从刘邦起事,以军功为将军,拜绦侯。吕氏死,周勃与陈平共诛诸吕,立汉文帝。周勃曾被诬告欲造反而下狱。魏:魏其侯窦婴(?——前131),字王孙,观津(今河北省衡水县东)人,窦太后侄。汉景帝时,平定吴楚七国之乱有功,封魏其侯。与灌夫为至交。汉武帝时,灌夫因与丞相田蚡(ㄈㄣˊ)结仇下狱,窦婴力图相救,受牵连而被诛。见:受。辜:罪。

[68]佐命:辅助帝王治理国事。

[69]贾谊(前201——前169):洛阳(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自幼博学,汉文帝召为博士,迁太中大夫。积极参与政事,并勇于针砭时弊。亚夫:即周亚夫(?——前143),周勃之子,封条侯,曾屯军细柳(今陝西省咸阳市西南),以军令严整闻名。汉景帝时,任太尉,率师平定七国叛乱。

[70]小人:包括排挤贾谊的绦侯周勃,而前文有「周魏见辜」句,谨录备考。

[71]「并受」句:指贾谊被在朝权贵(周勃、灌婴、张相如、冯敬等)排斥,流放长沙;周亚夫因其子私购御物下狱,被诬谋反,绝食而死。

[72]二子:指贾谊、周亚夫。《文选》李善注解说:「二子,谓范蠡、曹沫也。言诸侯才能者被囚戮,不如二子之能雪耻报功也。」可备一说。遐举:原指远行,此处兼指功业。

[73]陵先将军:指李广。

[74]冠:在……之中居第一位。作动词用。

[75]贵臣:指卫青。卫青为大将军伐匈奴,李广为前将军,被遣出东道,因东道远而难行,迷惑失路,被卫青追逼问罪,含愤自杀。

[76]戟:古兵器,合戈矛为一体,可以直刺、横击。

[77]万乘:一万辆车。古代以万乘称君主。文中武力强盛的大国。虏:古代对少数民族的贬称。此指匈奴。

[78]伏剑:以剑自杀。此句是说,苏武在卫律逼降时,引佩刀自刺的事。

[79]朔北:北方。这裡指匈奴地域。

[80]丁年:成丁的年龄,即成年。这裡强调苏武出使时正处壮年。

[81]皓首:年老白头。皓:光亮、洁白。

[82]终堂:死在家裡。终:死。

[83]去帷:改嫁。去,离开。

[84]蛮貊:泛指少数民族。这裡指匈奴。貊,古代对居于东北地区民族的称呼。

[85]茅土之荐:指赐土地、封诸侯。古代帝王社祭之坛共有五色土,分封诸侯则按封地方向取坛上一色土,以茅包之,称茅土,给所封诸侯在国内立社坛。

[86]千乘之赏:也指封诸侯之位。古代诸侯称千乘之国。

[87]典属国:官名。掌管民族交往事务,位在三公之下,属官有九译令。秩中二千石,即每月受俸一百八十斛。

[88]加:施。这裡有奖赏之意。

[89]万户侯:食邑万户之侯。文中指受重赏、居高位者。

[90]廊庙:殿四周的廊和太庙,是帝王与大臣议论政事的地方,因此称朝廷为廊庙。「廊庙宰」,即指朝廷中掌权的人。

[91]厚诛:严重的惩罚。

[92]孤恩:辜负恩情。恩,此指上对下的好处。下句「负德」之「德」偏指下对上的功绩。

[93]安:安于死,即视死如归之意。

[94]稽颡:叩首,以额触地。颡:额。

[95]北阙:原指宫殿北面的门楼,后借指帝王宫禁或朝廷。

[96]刀笔之吏:主办文案的官吏,他们往往通过文辞左右案情的轻重。

[97]夫:发语词,无义。

[98]幸:希望。故人:老朋友。此处指任立政、霍光、上官桀等人。

[99]圣君:指汉昭帝刘弗陵。

[100]胤子:儿子。苏武曾娶匈奴女为妻,生子名叫苏通国,苏武回国时他仍留在匈奴,汉宣帝时才回到汉朝。

[101]顿首:叩头,书信结尾常用作谦辞。

【注】天 汉二年,李广利率军伐匈奴右贤王,武帝召李陵负责辎重。李陵请求自率一军,武帝不予增兵,只令路博德为其后援,而路按兵不动,致使李陵步卒五千,深入匈奴,面对数十倍于己的敌军。苦战之后,又逢管敢叛逃,暴露了李陵兵少无援的军情,单于遂集中兵力围攻,李陵兵尽粮绝,北面受虏。降匈奴后,曾与被匈奴扣留 的苏武数次相见。始元六年(前81),苏武得归,修书劝李陵归汉,李陵以此书作答。这篇文章,学者多认为係后人伪作。但《文选》中收入,当係选自《李陵集》中,故其写作时间最迟不应晚于汉代。

【作者】

李陵(?—前74年),字少卿,陇西成纪(今甘肃静宁南)人。西汉将领,李广之孙。少为侍中建章监。善骑射,爱士卒,颇得美名。曾率军与匈奴作战,战败投降匈奴,汉朝武帝族灭其家。李陵遂留匈奴,单于以女妻之,立为右校王。在匈奴二十余年,元平元年病死。

李陵被认为是五言诗创始者之一:「其五言,周时已见滥觞,及乎成篇,则始于李陵、苏武二子。」(皎然《诗式》)钟嵘《诗品》称他「文多悽怆,怨者之流。陵, 名家子,有殊才,生命不谐,声颓身丧。使陵不遭辛苦,其文亦何能至此」,则是结合身世对其创作的评价。杜甫称「李陵苏武是吾师」,苏轼称「苏李之天成」, 对李陵作品的怨愤深沉、自然天成都有激赏。[汉书李陵传]《李陵作品》

【译文】

子卿足下:

您辛勤地宣扬美德,为官于太平盛世,美名流传四方,真是值得庆幸啊!我流落在远方异国,这是前人所感悲痛的。遥望南方,怀念故人,怎能不满含深情?以前承蒙您不弃,从远处赐给我回音,慇勤地安慰、教诲,超过了骨肉之情。我虽然愚钝,又怎能不感慨万端?

我从投降以来,身处艰难困境,一人独坐,愁闷苦恼。整天看不见别的,只见到些异族之人。我戴不惯皮袖套,住不惯毡幕,但不得不靠它们来抵御风雨;吃不惯腥羶的肉,喝不惯乳浆,但粗得不用它们来充饥解渴。眼看四周,有谁能一起谈笑欢乐呢?胡地结着厚厚的坚冰,边塞上的土被冻得裂开,只听见悲惨凄凉的风声。深秋九月,塞外草木凋零,夜晚不能入睡,侧耳倾听,胡笳声此起彼伏,牧马悲哀地嘶叫,乐曲声和嘶鸣声相混,在边塞的四面响起。清晨坐起来听著这些声音,不知不觉地流下泪水。唉,子卿,我难道是铁石心肠,能不悲伤?

同您分别以后,更加无聊。上念老母,在垂暮之年还被杀戮;妻子、儿女们是无罪的,也一起惨遭杀害。我自己辜负了国家之恩,被世人所悲怜。您回国后享受荣誉,我留此地蒙受羞辱。这是命中注定的,真是无可奈何!我出身于讲究礼义的国家,却进入对礼义茫然无知的社会。背弃了国君和双亲的恩德,终身居住在蛮夷的区域,真是伤心极了!让先父的后代,变成了戎狄的族人,自己怎能不感到悲痛。我在与匈奴作战中功大罪小,却没有受到公正的评价,辜负了我微小的诚意,每当想到这裡,恍惚之中彷彿失去了对生存的留恋。我能够以刀刺心来表白自己,自刎来显示志向,但国家对我已经恩断义絶,自杀毫无益处,只会增加羞辱。因此常常愤慨地忍受侮辱,就又苟且地活在世上。周围的人,见我这样,用不中听的话来劝告勉励,可是,异国的快乐,只能令人悲伤,增加忧愁罢了。

唉,子卿!人们的相互瞭解,贵在相互知心。前一封信匆忙写成,没有能够充分表达我的心情,所以再作简略叙述。

从前先帝授予我步兵五千,出征远方。五员将领迷失道路,我单独与匈奴军遭遇作战,携带著供征战万里的粮草,率领着徒步行军的部队;出了国境之外,进入强胡的疆土;以五千士兵,对付十万敌军;指挥疲敝不堪的队伍,抵挡养精蓄鋭的马队。但是,依然斩敌将,拔敌旗,追逐败逃之敌。在肃清残敌时,斩杀其骁勇将领,使我全军将士,都能视死如归。我没有什么能耐,很少担当重任,内心暗自以为,此时的战功,是其他情况下所难以相比的了。匈奴兵败后,全国军事动员,又挑选出十万多精兵。单于亲临阵前,指挥对我军的合围。我军与敌军的形势已不相称,步兵与马队的力量更加悬殊。疲兵再战,一人要敌千人,但仍然带伤忍痛,奋勇争先。阵亡与受伤的士兵遍地都是,身边剩下的不满百人,而且都伤痕纍纍,无法持稳兵器。但是,我只要振臂一呼,重伤和轻伤的士兵都一跃而起,拿起兵器杀向敌人,迫使敌骑逃奔。兵器耗尽,箭也射完,手无寸铁,还是光着头高呼杀敌,争着衝上前去。在这时刻,天地好像为我震怒,战士感奋地为我饮泣。单于认为不可能再俘获我,便打算引军班师,不料叛逃的邪臣管敢出卖军情,于是使得单于重新对我作战,而我终于未能免于失败。

以前高皇帝率领三十万大军,被匈奴围困在平城。那时,军中猛将如云,谋臣如雨,然而还是七天断粮,只不过勉强脱身而已。何况像我这样的人,难道就容易有所作为吗?而当权者却议论纷纷,一味怨责我未能以死殉国。不过我未以死殉国,确是罪过;但您看我难道是贪生怕死的小人吗?又哪裡会有背离君亲、抛弃妻儿却反而以为对自己有利的人?既然如此,那末可知,我之所以不死,其实是因为想有所作为。本来是想如前一封信上所说的那样,要向皇上报恩啊。实在因为徒然死去不如树立名节,身死名灭不如报答恩德。前代范蠡不因会稽山投降之耻而殉国,曹沫不因三战三败之辱而自杀,终于,范蠡为越王勾践报了仇,曹沫为鲁国雪了耻。我一点赤诚心意,就是暗自景仰他们的作为。哪裡料到志向没有实现,怨责之声已四起;计划尚未实行,亲人作刀下之鬼,这就是我面对苍天椎心泣血的原因啊!

您又说道:「汉朝给功臣的待遇并不菲薄。」您是汉朝之臣,怎能不说这种话?可是,以前萧何、樊哙被拘捕囚禁,韩信、彭越被剁成肉酱,晁错被杀,周勃、魏其侯被判罪处刑。其馀辅助汉室立下功劳的人士,如贾谊、周亚夫等人,都确实是当时杰出的人才,具备担任将相的能力,却遭受小人的诽谤,他们都受迫害、屈辱,其事业也告失败。最终使有才之人遭到诋毁,才能无法施展。他们二人的遭遇,谁不为之痛心呢?我已故的祖父李广,身任将军,其功绩略谋盖天地,忠义勇气冠于全军,只是因为不屑迎合当朝权贵的心意,结果在边远的疆场自杀身亡。这就是功臣义士手持兵刃叹息不止的原因。怎么能说待遇「不薄」呢?您过去凭着单车出使到拥有强兵的敌国,逢上时运不佳,竟至伏剑自刎也不在乎;颠沛流离,含辛茹苦,差点死在北方的荒野。壮年时奉命出使,满头白髮而归,老母在家中亡故,妻子也改嫁离去。这是天下很少听到的,古今所没有的遭遇。异族未开化的人,尚且还称讚您的节气,何况是天下的君主呢?我认为您应当享受封领地、赏千乘的诸侯待遇。可是,听说您回国后,赏赐不过二百万,封官不过典属国之职,并没有一尺土地的封赏,来奖励您多年来对国家的效忠。而那些排斥功臣、扼杀人才的朝臣,都成了万户侯;皇亲国戚或奉迎拍马之流,都成了朝廷政权的主宰。您尚且如此,我还有什么希望呢?像这样,汉朝因为我未能死节而施以严厉的惩罚,您坚贞守节又只给予微薄的奖赏,要想叫远方的臣民急切地投奔效命,这实在是难以办到的,所以我常常想到这事却不觉得后悔。我虽然辜负了汉朝的恩情,汉朝也亏对了我的功德。前人说过这样的话:「即使忠诚之心不被世人遍知,也能做到视死如归。」但如果我能够安心死节,皇上难道就能对我有眷顾之情吗?男子汉活着不能成就英名,死了就让他埋葬在异族之中吧,谁还能再弯腰下拜,回到汉廷,听凭那帮刀笔吏舞文弄墨、随意发落呢?希望您不必再盼着我归汉了。

唉,子卿!还有什么话可说?相隔万里之遥,人的身分不同,人生道路也迥然相异。活着时是另一世间的人,死后便成了异国鬼魂。我和您永诀,生死都不得相见了。请代向老朋友们致意,希望他们勉力事奉圣明的君主。您的公子很好,不要挂念。愿您努力自爱,更盼您时常依託北风的方便不断给我来信。李陵顿首。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