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七贤”之一的阮咸是个标准的“宅男”,没事就喜欢窝在家里就着花生米喝点小酒,一不小心就会切换成忘我状态。
  一次,他与村里人喝酒,喝嗨了,嫌用小杯不过瘾,就换上大盆。正喝得痛快,忽然一群猪摇头摆尾冲了过来,不打招呼就把头扎进盆里呱唧呱唧猛喝起来。大伙连忙轰赶群猪。这时,搞笑的一幕出现了:一头小猪和阮咸头挨着头喝酒呢!众人狂笑,提醒阮咸:“快把猪撵跑,它正抢你的酒呢!”那活宝却说:“天地造化万物,本来就没有贵贱的区分,为啥就不能让猪喝点酒呢?来来来,猪兄,干杯,干杯!”他热情地邀请小猪,又酣畅淋漓地喝起来。就这样,阮咸与小猪相看两不厌,各自尽兴,皆大欢喜。
  阮咸与猪共饮,不但将封建礼教抛在了脑后,也超越了人性的弱点。
  魏晋时期的社会风气不太好,说白了就是嫌贫爱富。那时流行一种民俗,在农历七月初七这天,各家各户都把衣物拿出来晒晒,让紫外线杀杀毒,但这习俗却逐渐变了味,成了炫富显摆。大款们纷纷把家里的绫罗绸缎晾晒出来,跟开床上用品和服装展销会似的,这使得穷人们都不太好意思把旧衣物作为陪衬晾出来。
  阮姓是个大家族,一条大路把村庄隔成两块,住在路北高档别墅区的都是大款,称为 “北阮”;住在路南贫民窟的那些贫下中农,称为“南阮”。阮咸住在路南,看到别人晒衣物,他也拎出一条打着补丁的粗布大裤衩,找来一根长竹竿,把破裤衩挂在竹竿上,他那皱巴巴的破裤衩,就像一面抗议贫富悬殊的幽默旗帜,迎风放肆地招摇着,让人憋不住笑。有人问他:“你怎么弄了条破裤衩晒呢?”阮咸说:“噢,这就是习俗。我也未能免俗,也就应个景意思意思吧!”
  阮咸是个多情种子,跟他姑妈家的一个鲜卑族小保姆有一段风流韵事。阮咸的妈妈去世了,姑妈带着小保姆来奔丧,阮咸居然与小保姆看对眼好上了。葬礼结束,姑妈带着小保姆回家了,阮咸听说后急眼了,借了头驴,心急火燎地去撵小情人。姑妈被他这一手弄的没办法,还真让他如愿了,不大会,就看见一身重孝的阮咸和小保姆合骑一头瘦驴,踏着夕阳的余晖,唱着“夫妻双双把家还”喜洋洋地往家赶。
  人们见他服丧时也追美眉,很纠结地问:“你干嘛去追一个洋妞?”想嚼舌根?没门!阮咸正经八百地说:“那可是传宗接代的种子,不能丢了!”一下子给私通涂上了一层宗法伦理色彩,原来那小保姆已有了他们的爱情结晶。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