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的日本三大罪行:南京大屠杀、缅泰死亡铁路、巴丹死亡行军

Jul03

  康狄曾在南京师范大学读书,主要的研究方向为南京大屠杀史。他硕士毕业后从事媒体工作,并在职于复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他组织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建立了季我努学社。季我努学社以「揭露日本战争罪行,讴歌中华民族脊梁,为国内二战史研究积累史料」为宗旨,主要以抗战史为研究领域。康狄邀请我担任荣誉社长。

  康狄虽然从事新闻工作,但是他一直没有放弃对历史研究的兴趣,本书所集纳的都是他在业余时间撰写的发表在国内各大报刊的关于日本战争罪行的文章。康狄以一个史学出身的新闻工作者的社会责任感,不断发掘日军在二战时期在亚洲各个占领区的野蛮暴行,并且将以上暴行通过媒体对外发布,提供给广大读者,实属难能可贵。

  其中部分文章对于拓宽国内史学界对于日军战争暴行的研究具有抛砖引玉的作用,这组文章主要是他撰写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系列文章,其中包括巴丹死亡行军、缅泰死亡铁路、地狱航船和日军大量掠夺白人战俘和平民充当奴隶劳工。对于日军的这几项战争暴行,国内研究尚属空白。列斯特‧坦尼博士的回忆录也有很多中国人所不知的日军在菲律宾、日本的战争暴行的描述,比如,坦尼博士在奥唐奈集中营、甲万那端战俘营以及日本大牟田17号战俘营的悲惨遭遇。通过康狄整理的坦尼博士的回忆录,读者可以看到日军对盟军战俘的非人虐待、虐杀。

  以上的这些文章,实际上也是季我努学社已经出版和即将出版的译作当中的精华部分。季我努学社关于日本战争罪行史料的整理、出版和传播已经走上轨道。美国巴丹——克雷吉多老兵协会会长、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荣誉终身教授坦尼博士的回忆录《My Hitch In Hell》已经由康狄翻译,于2009年在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学社遴选的关于缅泰死亡铁路、地狱航船、新加坡樟宜战俘营、日军掠夺白人战俘充当奴隶劳工等战争罪行的四本专著,已经列入「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规划,目前正处于翻译过程之中,将于2015年8月份由重庆出版集团出版。

  在本书中,康狄的部分文章也涉及南京大屠杀。其中「外国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系列文章,是康狄在为《南京大屠杀全史》做媒体宣传时由季我努学社会员以及他本人发表在《世界博览》杂志上的大型专题文章。康狄撰写了英国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和德国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他的夫人多国丽撰写了美国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这组文章还有苏联和义大利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一共五篇文章,在《世界博览》杂志刊发后,网路媒体又大规模地全文转载,为宣传《南京大屠杀全史》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近年来,学社在日本战争罪行、抗战史料的搜集整理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其中除康狄等翻译的十余部日本战争罪行、抗战史外版文献史料之外,还参加了上海交大东京审判中心《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的翻译工作,翻译了板垣征四郎、南次郎、松井石根等九名甲级战犯的庭审记录,字数超过40万字。学社与深圳越众文化、化学工业出版社合作的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抗战影像的整理与研究的专案,最终将形成图文并茂的30卷大型画册,收录图片八千到一万张,目前这个专案正在翻译之中。

  康狄在秀威出版公司出版的这本书,只不过是季我努学社诸多年轻学人科研工作的一个缩影。据不完全统计,季我努学社已经出版、即将出版书籍近10部,字数超过250万字,翻译日本战争罪行、抗战、朝鲜战争及辛亥革命书籍超过15部,翻译字数超过500万字,如果加上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抗战影像丛书,学社已经出版和即将出版的各类书籍已经超过55部,总字数超过850万字。

  康狄这般年轻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热情执着,充满朝气。他们熟谙媒体传播的规律,懂得以合适的方式将史学的研究成果通过现代媒体向广大的读者进行传播,康狄的这些文章绝大多数都发表在国内著名的报刊杂志上,并且在门户网站、军事网站、社区门户上得到大规模转载,很多读者都看到了他们的文章,普及了抗战史知识。近年来,日本右翼不断挑衅,多次否定南京大屠杀和其他战争暴行。康狄等年轻学人的努力,正好是对日本右翼势力的有力回击。

  最后,我送康狄一句话,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希望他扎扎实实,脚踏实地,在学术上取得更大的进步。

  张连红推荐序:用世界眼光来记忆日军暴行

  我的学生范国平2007年从南京师范大学中国近现代史专业硕士毕业后,虽然一直从事编辑记者的繁忙工作,而且近两年在工作的同时,还师从民国史专家复旦大学吴景平教授攻读博士学位。他在业余时间组建了季我努学社,团结了一批志同道合的爱好历史的年轻人,开展史学研究,不断推出研究成果。据笔者所知,他们除了在报刊上发表的大量历史类文章外,还相继出版了《活着回家:巴丹死亡行军亲历记》(译著)、《辛亥革命》(译著,获得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的荣誉)、《卧底:解密「余则成」们的潜伏档案》(专著)、《刺客:民国刺杀大案》(专著)、《中国的脉动:近现代史名家讲演录》(主编)、《民国政治谋杀》(专著)、《日本在华间谍的活动》(译著)等许多著译作,在史学界产生了一定的反响。最近其新著《太阳旗下的罪恶:不为人知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又即将在台湾出版,国平嘱托我写篇序言,所以我有幸较早拜读书稿,读后令人耳目一新,其用世界眼光记忆日军暴行的全新视角,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其—,二战期间日军暴行不仅仅发生在中国。日本侵华战争期间,在中国大地上肆意施暴,其制造的南京大屠杀、重庆大轰炸、三光作战、细菌战、毒气战、劳工集中营、性奴隶等暴行,惨绝人寰,罄竹难书。长期以来,我们抗战史的研究比较注重揭露日军在中国的暴行,而较少了解研究二战期间日军在东南亚的暴行。国平新书则以主要篇幅研究介绍了日军在东南亚杀戮战俘、强制战俘修筑铁路、挖掘煤矿、掠夺黄金,以及在新马一带进行的「大检证」、「大肃清」等暴行,特别是通过美国老兵列斯特‧坦尼的回忆,揭露了日军屠杀战俘的残忍与恐怖,如《巴丹「杀戮游戏」》一章,详细介绍了日军为了惩处5名试图越狱美军战俘而实施的恐怖杀人游戏过程,读后令人毛骨悚然。显然,该书的出版对于我们全面了解认识二战期间日军在远东的暴行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其二,从英美等西方人士眼中再现南京大屠杀暴行。长期以来,我们从受害者的角度控诉揭露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论著很多,但作者另辟蹊径,将研究的视角转到当时留在南京西方人士的书信日记以及英美德等国的官方文件,通过西方人士的观察揭露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如作者以美国传教士南京国际红十字会主席约翰、马吉、金陵女子大学美籍教授明妮‧魏特琳的书信日记和拍摄的影片,较为深入地介绍了美国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通过德国人昆德和丹麦人辛德贝格的故事,再现了日军在南京郊区江南水泥厂难民所的种种暴行。通过英美等西方人士揭露日军暴行真相,有力地回击了日本右翼所谓「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捏造的」荒唐谬论,使其不攻自破。

  其三,从维护人类文明与正义的视角来反思日军战争暴行。作者指出,日军在战争中无视国际法,践踏了国际战争法中的人道主义原则。在作战和占领过程中对战斗人员与平民不加区别进行任意屠杀,其中一些战争暴行,超出了人类文明所能容忍的限度―日军在太平洋地区曾多次食用被击落的盟军飞行员的肉。针对日本与加害国如何真正获得和解的问题,作者认为:「受害者的正义仍未获得,受害国更需要保存受害者的记忆。铭记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在将来的某一天,与日本民众拥有这些共同的记忆。」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同时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75周年,二次世界大战之间相隔仅仅25年,人类便轻易重蹈覆辙,教训极为深刻。为了利益之争,国家之间瞬间可以遗忘战争的残忍恐怖与血泪教训,文明、正义与公理亦并不困难即可抛之脑外。为了与遗忘斗争,时刻警醒悲剧重演,今年2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将每年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2014年6月,中国开始将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等珍贵历史档案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在这一背景之下,国平的这本新作显得更为重要,用世界眼光记忆日军暴行,让世界永远铭记,让人类永远不再犯错!

  是为序。

  英国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

  《曼彻斯特卫报》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报导

  英国《曼彻斯特卫报》在1938年2月7日和14日,分别在第10版和13版刊登了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报导。

  《卫报》记者在7日的报导中对日本人的暴行进行了深刻的揭露:「日本军队于12月13日进入南京城,次日大约有5万名士兵在这座挤满了难民的城市中大开杀戒。」日本士兵在城内随意抢劫、杀人、强奸,只要中国人稍加反抗或者不顺他们的意,就会被杀害。很多外国使领馆、教会学校和住宅区被日军洗劫,一名美国传教士半夜被一个醉酒的日本士兵从床上拉了下来。日本大使馆面对西方国家外交人员的抗议在很长时间内「拒绝被告知」,不过到了12月15日,日本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再也不能装聋作哑,因为「从大使馆的门口就能看到街道上死尸横陈,妇女们被强奸。」日本军方对官兵的烧杀抢掠的行为保持一种默认的态度,因为「整个南京城内最初仅有17名宪兵」,却要管理「5万名士兵」。12月15日,日本士兵第三次闯入金陵大学图书馆大楼,在那里强奸了4名妇女。16日,大批日本士兵在衣经院大院内反复强奸三十余名中国妇女。17日,日本士兵闯入金陵大学附中,刺死一名儿童,强奸了8名妇女。12月26日,日本士兵在圣经师资培训学校,强奸了7名妇女,其中一名是12岁的女童。当天夜里,又有另一批日本士兵来到学校,强奸了20名妇女。同天夜里,3名日本士兵借口「检查」,金陵大学强奸了3名姑娘,其中一名只有11岁。他们还带走了一名姑娘。

  14日的报导继续披露日本人的暴行。虽然有大量日本士兵开往前线,宪兵人数也增加了,可是情况仍然非常糟糕,因为「日本宪兵也常常加入他们打算制止的抢劫和强奸行动中去」。此时的南京几乎每一幢建筑物都遭受了反复洗劫,英国、美国和德国大使馆和所有在南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