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电影里截然相反的军统女特务王庆莲

Oct04

与电影里截然相反的军统女特务王庆莲

时间:2018/10/04 20:02 | 发布:历史 | 分类:历史军事

  与电影里截然相反的军统女特务王庆莲:谍战类型的电影里,女特务们往往是浓妆艳抹,妖娆妩媚的,然而王庆莲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军统女特务却说:军统女特务不浓妆艳抹,有人因涂口红而被记大过。

  军统局纪律严,我也犯过错误,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浓妆艳抹。

  那天我还在上班,组长姜毅英,她是军统里面惟一的女少将,也是江山人。她走进来,叫了一声娜尼鬼(江山话:小姑娘),外面有张通告你看到没?我跑去看,上面写女同志不准抹胭脂涂口红。我很生气,这不是说我吗?就给撕下来了。

  我年轻时很欢喜打扮,用口红把嘴巴抹得很亮,眉毛也修得很齐整。我身段好,旗袍都要求比人家裁得更合身,给我们做衣服的人见了我就头疼。

  我又活泼,蹦蹦跳跳的,说起王庆莲,军统里的工作人员都认得。姜组长对我还挺妒忌,因为江山人都跟我很要好。

  姜毅英知道我的脾气,故意让我去看通告,她知道我要惹事的。最后大概因为我是江山人吧,上面没关我,记大过处分一次。

  军统局规矩很多,我们有个证章,带出去坐车看电影都不要钱,但我们从来不用,因为上面查到要处分的。

  我真正尝到做人的滋味、最快乐的就是那三年。每个礼拜有半天休息,就去看电影,有美国片《出水芙蓉》,苏联片记不清了,还有周璇的《马路天使》《十字街头》。

  我跳交谊舞最早还是跟电影演员学的。我为了晚上不上班,白天就拼命完成任务,晚上偷偷跑到胜利大厦的舞厅,有个著名电影演员叫王豪,他来请我跳舞。我说对不起,我不会跳,我是来看看的。他说不会就学。我把他一双白皮鞋都踩黑了,他也不怪我。

  后来跟几个女朋友一起跳,在舞厅不可以男的跟男的跳,但可以女的跟女的跳。我就跳男的角色。这些事给局里知道要被关禁闭。我们不可能和外面的人谈恋爱,跳舞认识的几个女朋友,也都不知道我在哪里工作。

  影视作品源于生活,往往生活更精彩,原来军统女特务从不浓妆,王庆莲如是说。

推荐阅读:

文成公主是谁?她真的如史书中所说一般伟大吗?

浅谈留下历史的足迹-------大慈寺历史文化保护区现状分析

李斯缘何变节?李斯与赵高政变前的六次过招

分页: 1 2 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