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初期,台湾影迷最喜欢的日本女星李香兰

Jul03

  台湾影迷最喜欢的日本女星

  根据日本人川濑健一教授在2005年的调查,台湾日据时期台湾人最喜看的日本片,前五名,有三名是李香兰主演的影片,包括《支那之夜》、《沙鸯之钟》、《苏州之夜》,可见日治时代,台湾人最喜欢的明星是李香兰,她战前曾来台两次,1941年1月来台湾开音乐会,1943年来台拍片,都非常轰动。战后初期,李香兰主演的影片都大卖,也可以证明李香兰是台湾影迷战前战后都最崇拜的日本女星。

  结束二十年演艺生涯从政的李香兰,现又结束了十八年的国会议员生涯。以「民间大使」的身份,作为日本和中国大陆的桥梁,促进双方的友谊,回馈她梦寐难忘的中国。

  李香兰的议员生活中,最值得回忆的仍是「日中关系」。1978年她以日本参议员身份访问第二故乡的中国大陆时,受到热情欢迎。与老友话旧,重提李香兰时代,更是特别亲切有趣。之后,又回中国大陆几次,前几年四月,日本四季剧团到中国大陆公演《李香兰》歌剧,大博好评,使她更觉安慰。

  四季剧团演出的音乐剧《李香兰》,已在东京青山剧场上演了很多年,李香兰已看过无数次,每次有不同感想,有一次在致词时竟情不自禁落泪,她说:「当看到剧中李香兰在上海以汉奸罪名受审时,她就很难过,无法再看下去,日本人欠中国人太多太多,还有许多未还……」

  1992 年1 月,导演廖祥雄在日本青山剧场看过刚上演的歌剧《李香兰》,他说:这是一出根据《李香兰──我的前半生》为剧本制作的歌剧,把山口淑子本人自白的真情,以壮烈且优美的音乐,赤裸裸地公诸于世。

  壮大音乐感激中国「以德报怨」

  在此剧中,最后把中国人「以德报怨」那一句话,用合唱唱出来的剧终场面,也令人感动不已。当然受感动的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全场的每一位观众都有同样的感受。打动了观众的心,就是不仅饶恕李香兰而也宽恕了全体日本人的中国人那种宽宏大量的气度与洋溢于舞台的一股热情。(本文摘自廖祥雄著〈日本人这些地方最有趣〉)李香兰曾是东亚最红女星,唱歌、演戏、作秀都是第一流,当国会参议员也是第一流,有人以为李香兰的当选参议员是靠「传说中的女星」形象。她说:「光靠名字是无法搞政治的,政治是很现实而且非常烦人的东西,一点也不能看轻。」

  1964 年,李香兰首次当选参议员时,多少靠外交官丈夫帮她。第二届、第三届当选,就完全凭自己的实力,争取到六十万选票的高选票当选人之一。1992 年第四届国会改选,如果她竞选,势必还会当选,但是她是属于自民党,按党规,比例代表区参议员,70 岁以上就要退休,当时她72 岁,不得不退休。

  她在参议院的职务是外务委员长,即外交委员会主席。作为世界超强的日本,国会外交的繁忙可想而知,如无真实功夫,一天也难过。何况18 年。李香兰的丈夫还担任过环境厅(按:相当于我国行政院环保局)政务次官,她也曾以环境问题代表团身份出国访问。

  战后,李香兰恢复山口淑子的名字返日本时,曾誓言告别「李香兰的时代」,但是她到美国拍片时,又以「香兰‧山口」为艺名。她说,这是李香兰和山口淑子的结合,可见她依然无法忘记李香兰时代,她出版的自传、演出的电视剧、歌剧都以「李香兰」为名,而且恢复李香兰本名,在香港邵氏拍过四部北京话影片,都在台湾映过,很受欢迎。

  李香兰在战后也来过台湾几次,最近一次是第二次当选参议员时来台渡假,她坦言不满台湾报纸抄上海不实的艺闻。那些报上的谣言,曾使她有如一场噩梦,她根本不愿再想起那些噩梦。

  多年前香港电影节,举办李香兰专题回顾展,放映《支那之夜》、《沙鸯之钟》、《我的夜莺》、《一生中最光辉的日子》、《晓之脱走》、《丑闻》、《白夫人之妖恋》等,这些片子都是日本方面提供的,大陆一部也找不到(中国电影资料馆不愿出借华影、满映影片)。台湾多人专程到香港看这些旧片。

  十年前香港筹拍《李香兰传》,李翰祥已得到授权,但剧本三次向中共申请,均未获通过。

  满映华影硕果仅存

  抗战前后,李香兰是活跃于中国电影和唱片两界的红星之一,与同一时期的白光、周璇几乎是鼎足而三,因为她们都会演戏,又会唱电影主题曲。如今白光、周璇都早已过世,唯李香兰硕果仅存,以战前满映和华影的影星来说,也是硕果仅存。谈到李香兰,就使人想到「夜来香」那支歌,几乎风靡了大半个中国。上了五十岁以上的老影迷,都会知道当年那支歌风靡的状况。不过在笔者的记忆中,好像她还有一支电影插曲「卖糖歌」也很动听,也很流行。当年有不少中小学生也会唱也会哼。

  在李香兰从影的大半生中,先后她曾在东北的满映、上海、香港、东京、台湾、美国等地拍片,从影经过是传奇而又多采多姿的。她虽然长得不够高,但很聪明,很能发挥自己特有的魅力,她第一次应邀到美国拍片时,她穿美丽和服,下机时,向迎接记者们一鞠躬,像一只开展的孔雀,立即轰动全场。

  1941 年2 月11 日,李香兰以「日满亲善的歌唱使节」身份应邀到东京日剧场演唱,由于影迷、歌迷太热情排队,观众太多,随圆形剧场围绕,竟达七圈半之多,有人不守规矩插队,爆发所谓「日剧七圈半」事件,引起警方出动消防车,以水柱冲散观众。从此,李香兰在日本的名气更大,当时日本人只知道她是可爱的满州姑娘,不知她是日本人。

  李香兰是她的中国名字,实际上她是日本人,本名叫山口淑子,早年她为满映拍的电影,影片卡司的名字就是李香兰,后来在上海拍片,也用李香兰的名字,战后一度被误为中国人,把她列为汉奸。

  谈到她的身世,是传奇的,她虽是日本人,却生长于抗战前的中国抚顺,她的生父名叫山口文雄,1906 年中国北京,进北平汉语专科学校学汉语,进当时沈阳郊外的满州铁路局做顾问,李香兰八、九岁时,父亲调往平津铁路局任职,就在那个时候,他们认识了天津市长潘政声,潘市长看到山口淑子活泼可爱,北平话、日语都很流利,就收她为养女,并将她改名为潘淑华。在潘家,她开始过着中国式的生活。

  后来,她又认李际春将军为养父,从此,才改名为李香兰。先后跟随两位中国义父,过了一段快乐的中国式家庭生活。那两段生活,是她值得回味的,因为使她能在快乐中成长,享受到中国家庭的温暖与温馨。曾向白俄声乐教授勃多列索夫夫人学习声乐,在奉天女子商校就读。

  在李家培植下,她接受了教育,接受歌唱训练,当她长得婷婷玉立时,1935 她考取了满州国奉天广播电台,先做播音员,后改为驻唱歌星,唱日满亲善歌。她清脆悦耳的歌声,1937 年满映成立,延聘她到「满映」做基本演员,一经试镜,非常满意,1938 年起用她挑大梁主演《蜜月快车》,想不到就此一炮而红,改变了她一生。满映是日本军方控制的电影机构,有意将她塑造为爱日本男人的中国少女,有益促进中日亲善的宣传,其实这都是日本人一厢情愿的幻想。

  在「满映」,她大概拍了八、九部电影,如《富贵春梦》、《白兰之歌》、《黎明曙光》、《铁血慧心》等片,在当时的东北地区都非常叫座,成为东北地区最红的中国明星,那时她用的是李香兰的名字,接着她替日本东宝、松竹公司拍片。其中替东宝满映合拍的大陆三部曲:《白兰之歌》、《支那之夜》、《热砂的誓言》大卖座。这三部都是李香兰、长谷川一夫合演,她替松竹、满映合作的《迎春花》主演,李香兰演中国少女白丽,爱上日本男星,帮助中国青年建立关系。表现了中日合作。

  抗战爆发后,她转到上海拍片,那时上海已经沦陷,她为亲日的华影业公司,拍了《万世流芳》、《青娥》等片,「夜来香」、「卖糖歌」就是那时唱红的,沦陷区的上海,在若干租界,也有好几家抗日的电影公司存在,也在拍片,那时期环境十分复杂,亲日、抗日与地下工作者,几乎很难分辨,电影明星来回左右拍片的也多的是,好像李香兰也非全拍亲日公司的片子,抗日公司的电影她也照拍。

  在上海那段日子中,她拍片都是用中国名字李香兰。

  华人地区票房最高的日本女星

  由于在上海李香兰很出锋头,引起很多人对她真正身份怀疑。

  因而抗战结束时,她一度被误为汉奸拘捕,被留在军事裁判署,幸好川喜多长政协助,在日本找到李香兰的户籍誊本,送交军事裁判处,证实是日本人,还是将她开释了,以「战俘」的身分,将她遣送回日本。

  回到日本,李香兰又恢复了山口淑子的名字。结束了李香兰时代,仍旧回到了影坛,从事拍片工作,由于她在中国影坛享有名气,日本电影公司为争取华人地区的日片观众,立刻就被松竹、东宝几家公司争相邀请拍片,李香兰主演的影片,东南亚华人地区的版权费最高,每部平均一万美元,也最卖座。

  000 美元、冲绳300 美元。由此可见李兰影片的版权费的确高人一等。当时大映营业部长山根启司说「华人地区的输出方面,除了中国人熟识的李香兰能有票房保证外,其他都成绩平平。」五十年代的日本电影的李香兰,是三十、四年代「李香兰热潮」的一个延续。她战后的得意作有日片《流星》、《古长崎风云》、《雾笛情深》、《爱与恨》、《晓之脱走》、《丑闻》等片,都曾在台湾轰动一时,有一度,她赴美国闯天下,改名香兰山口,在美国演出《游记》等舞台剧,1951 年她与美籍日本雕刻家野口勇结婚,及后在美又演出《日本战时新娘》、 《竹屋》等片,1956 年与夫离婚,返回日本,滞留一段时间,1953 年又应香港邵氏公司之邀恢复李香兰艺名,替邵氏拍了《天上人间》、《金瓶梅》、《神秘美人》、《一夜风流》四部电影,在邵氏这几部电影中,她一改戏路,有很开放暴露的演出,例如1958 年主演的《一夜风流》,李香兰演朱家收养的婢女葛秋霞,与朱家的侄少爷刘道甫(赵雷)自幼一起长大,两小无猜,后来道甫到城里读书,一年才回家一次,然而两人却已经暗地里相恋起来。在一次道甫回家的假期中,两人终于情不自禁,在道甫回学校的前夕发生了关系,一夜风流,秋霞肚里因此留下了孽种,肚子已瞒不住人的时候,被朱家逐出家门,并告诉她道甫已经在城里与他人订婚,秋霞绝望之际投河自尽,为人救起,然而婴儿却已保不住。秋霞从此性情大变,跑到城里作舞娘,以烟酒来麻醉自己,以玩弄男人来泄愤,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李香兰有较开放的演出。这样过了荒唐的八年,在一次酒客斗殴的事件中秋霞被诬为杀人凶手,含冤莫白。而这时道甫却已经是城里的大律师,他认出这名嫌犯就是八年前自己的恋人,在了解事情的经过后,便决计设法营救她,以弥补八年前一夜风流所犯下的罪过……此片卜万苍导演,宋存寿编剧,故事大部份改编自托尔斯泰的〈复活〉。

  替邵氏拍完戏之后,她回日本,又有了第二春,与日本外交官大鹰弘「一见钟情」,很快就闪电式的结了婚,婚后她就退出了影坛,没再拍片了!虽然她结束了银色生涯,可是她并没留在厨房做家庭主妇,她开始对政治感兴趣,在外交官丈夫协助下,她竞选参议员成功。

  她这一生,确实很传奇的,影响她一生最大的,还是在中国,所以念念不忘中国。如果没有两位中国义父对她的培植,她不可能唱歌拍电影,不可能成名出人头地。

  由日本富士电视台把李香兰〈我的半生〉改编为电视剧搬上萤光幕,使我联想到,我们的电视台,为什么不拍李香兰的故事?她在台湾知名度很高,必然大轰动,她是台湾日据时代和战后初期影迷最崇拜的偶像,她演的无论国片、日片、美片,在台湾都是大卖,如果引进日剧或台湾重拍,都会是热门好题材。

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