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宋江8个字应付武松,这就是曾经的兄弟

Jan19

武松,宋江流亡在外遇到的第一位兄弟。

兄弟,也只是那会是兄弟。

自打孔太公庄上分别,宋江和武松便有了不同的生活。

宋江叱咤风云,成为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武松,窝在二龙山,当个二当家。

虽然都是身在江湖,但所见、所闻、所识都有很大的区别。

后来,宋江越来越强大,成为梁山泊的老大;武松,却只还是那个二当家。

地位的悬殊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宋江题反诗经历生死之后,明白了什么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因此,上了梁山泊,他竭尽全力的去争取掌握大权,做那个掌握他人命运的人。

《水浒传》宋江8个字应付武松,这就是曾经的兄弟

《新水浒传》

武松呢?依旧是处在被宰割的位置,上梁山泊便是如此。

快活,有了,可地位却大不如从前。

掌握其他人的命运,宋江便可帮助自己想帮助的人。

按理说,武松会是宋江大力培植的力量,宋江也是这样想的。

怎奈,武松早已不再是那个与宋江一样想着招安的人。

原著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们的心!”(施耐庵《水浒传》百回本第七十一回:忠义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

自此,二人矛盾出现,有了隔阂,再也没有恢复到以前那样的状态。

二人之间有这样的矛盾,也是因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宋江认为,山贼依旧是“鱼肉”,只有成为官员,才能成为“刀俎”。

武松认为,山贼是“鱼肉”,当官也是“鱼肉”,只有奋起抵抗,夺取政权,才能成为“刀俎”。

两相对比,武松的眼光更加长远。

可是,从“忠”的角度来看,宋江更值得赞扬。

《水浒传》宋江8个字应付武松,这就是曾经的兄弟

《新水浒传》

有了矛盾,招安也要继续,宋江怎样应付武松呢?

原著道:“兄弟,你也是个晓事的人。”(施耐庵《水浒传》百回本第七十一回:忠义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

“晓事的人”,只四个字便应付了武松。

要不说宋江厉害嘛,武松再反对,就是不懂事,都会怪他。

武松确实是个“晓事的人”,听了宋江的话,再也没说别的。

后来,二人又出现了矛盾,没有上次激烈,武松这个“晓事的人”又一次晓事。

只不过,这次没劝宋江,只是自己管自己。

原著道:“当下宋江看视武松,虽然不死,已成废人。武松对宋江说道:小弟今已残疾,不愿赴京朝觐,尽将身边金银赏赐,都纳此六和寺中陪堂公用,己作清闲道人,十分好了。哥哥造册,休写小弟进京。宋江见说:任从你心。武松自此只在六和寺中出家,后至八十善终,这是后话。”(施耐庵《水浒传》百回本第九十九回:鲁智深浙江坐化,宋公明衣锦还乡)

这次,宋江又用四个字应付,任从你心。

你想怎么样就怎样样,不拦着你。

这就是宋江的意思,这次与先前的“晓事的人”一样,说的武松无话可说。

假如宋江不断的劝,武松也还是有可能回去的。

可是,宋江对他的兄弟情也就如此了。

表面上看,这是尊重兄弟,实际上是不想再管武松的闲事。

此次,武松的意思还是没变。

他留下来当和尚,自己既是“鱼肉”,又是“刀俎”,可宋江回去,只是“鱼肉”,永远不可能成为“刀俎”。

当然,他要当个贪官,那就是“刀俎”了,老百姓成为“鱼肉”。

《水浒传》宋江8个字应付武松,这就是曾经的兄弟

《新水浒传》

武松从反对招安开始,便与宋江走上了不同的两条路,虽然还在一条路上走,但心早已是不同的路。

宋江应付武松,碍于面子;武松追随宋江,也是碍于面子。

哥哥要去送死,弟弟不拦着;弟弟要去当和尚,哥哥不拦着。

这对曾经的兄弟,最终形同陌路。

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