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有四个爱好,专门用在女孩身上

Jan12

贾宝玉有四个爱好,专门用在女孩身上

时间:2018/01/12 18:19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历史小说

  文/夕四少  

  贾宝玉去学堂前,到父亲贾政书房请安,告诉去上学的事,被贾政一顿训斥,贾政对跟宝玉的李贵说道:“你们成日家跟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话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长进的算账!”  

  这段话里,贾政用五个字总结了宝玉的品性,即“精致的淘气”,这是曹雪芹的独创,什么是精致的淘气呢?从这段话的语境里我们知道,贾政对宝玉是不满意的,但这不满意并非完全的否定,而是褒中有贬,贬中有褒。  

  精致是表达宝玉与众不同的天赋的认可,是对他才思敏捷的肯定,是褒;而淘气则是对宝玉愚顽而不读书,专喜在內帷厮混的斥责和批评。那么,宝玉的精致的淘气,都有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首先一个就是给丫鬟起名字。黛玉刚进贾府,就被宝玉“引经据典”地给起了个“颦颦”的表字,居然从此以后大家都叫开了。原文第二十三回,贾政把宝玉喊过来告诉他搬进园子去住,听闻袭人,就问谁是袭人,然后就说名字起的刁钻,这也是宝玉的“杰作”,他根据陆游“花气袭人知昼暖”一句,给袭人起了名字;后文他又给芳官起了名字,先是叫耶律匈奴,后来又叫金星玻璃……  

  由此可见,宝玉对起名字很有研究,放在我们今天来说,就是喜欢给人起外号的人,但这个外号却又跟这个人的某些特质极为相似,这个其实是需要工夫的,不是混起的,而宝玉把他的才情都用在这些上面了,且每个名字看似随意,却都有出处,都有一番讲究,让人无可辩驳,这可不就是精致的淘气?      

  其次就是淘漉胭脂膏子。宝玉自小在女儿堆里长大,沾染一些难以改掉的恶习,其中一个就是淘渌胭脂膏子。他辞别黛玉去上学时,就对黛玉说道:“好妹妹,等我下学再吃晚饭。和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可见他是多么钟爱这个,而言语之中也透着淘气和自信。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一回,黛玉因看见宝玉左边腮上有钮扣大小的一块血渍,没想到不是,宝玉说:“不是刮的,只怕是才刚替他们淘漉胭脂膏子,蹭上了一点儿。”黛玉说:“你又干这些事了。”可知,淘漉胭脂膏子是宝玉的一大爱好,也许这就是他的天性,还记得抓周时,他也是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  

  对宝玉来说,这并没有什么,甚至还可以因此与女儿更亲近;对贾母、王夫人等人来说,这不过就是小儿心性,大了也许就好了;但对贾政来说,宝玉明显是淘气了些,而像淘漉胭脂膏子这样精细的活儿,自然是精致的淘气。      

  第三就是吃胭脂。吃人嘴上的胭脂,这是宝玉的另一大“爱好”,看到女孩子嘴上的胭脂,就要吃。他被贾政叫进去之前,在门口碰到了金钏儿,还被金钏儿开玩笑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由此可知,他过去没少吃金钏儿嘴上的胭脂。  

  鸳鸯来喊宝玉,宝玉便把脸凑在他脖项上,闻那香油气,不住用手摩挲,其白腻不在袭人之下,便猴上身去涎皮笑道:“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我吃了罢。”这时候的宝玉已经被袭人劝过一次,但他仍旧“恶习”难改,就连史湘云给他梳头时,他不觉又顺手拈了胭脂,意欲要往口边送,后被史湘云打落,并骂他:“这不长进的毛病儿,多早晚才改过!”  

  可见,吃胭脂也是宝玉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戏码”,是他精致淘气的具体表现,宝玉吃胭脂不是一时半会儿改得了的,而这些,作为父母的贾政和王夫人不会不知道,但因为有贾母的溺爱,所以宝玉的这个毛病到了十多岁都还没改掉,袭人、湘云等人都受不了他这个毛病,作为父亲的贾政,有一个总是吃女性嘴上的胭脂的儿子,他怎能不气愤?      

  第四就是读杂书。宝玉本就无心科举,自然不喜欢读那些八股文章,尤其在搬进大观园之后,有一天宝玉突然不自在起来,后来茗烟就给他弄了不少杂书,这其中又以《西厢记》和《牡丹亭》为宝玉最喜,他不仅读了,还时不时地拿出来运用一下。  

  他跟黛玉说“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结果林黛玉登时就勃然大怒,要去告诉舅舅去,吓的宝玉只有赔罪道歉。后面宝玉又一次忘情说出“‘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又害的黛玉大哭,宝玉不断的赌咒发誓才好。  

  在贾政的眼中,宝玉不好好读四书五经,偏偏读这些杂书歪书,他自然会有所耳闻,“贾政近日因闻得塾掌称赞宝玉专能对对联,虽不喜读书,偏倒有些歪才情似的。”尤其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一回,贾政不得不承认,儿子的确是有天赋才情的,只是没有用在他眼中的正道上,这自然是精致的淘气。  

  其实在贾政这个父亲的眼中,但凡儿子宝玉没有按照自己的的意志去努力学习,那自然都是一种淘气,但宝玉天赋灵性,他的淘气又不只是淘气,像给丫鬟起名字,淘漉胭脂膏子,吃胭脂,读杂书,对对子等等,多多少少与世人大不一样,却又别出心裁,令人眼前一亮,这些精致的淘气,最终都用在女孩子身上,虽然贾政不喜,但也并没有完全禁止。  

  “精致的淘气”五个字,也透露出贾政对宝玉的复杂情感,他对宝玉的“精致”是认可的,如果这种“精致”用在读书上,一定会有所成;而他对宝玉的“淘气”却又无法容忍,觉得宝玉不务正业,终究不是正途,难以继承祖宗基业。

推荐阅读:

新解诸葛亮:陷害同僚 钳制皇帝的伪君子

明朝张居正最后的改革家

秦始皇“焚书坑儒”只因曾被算命先生忽悠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