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宁宗赵扩是个好皇帝吗?如何评价宋宁宗赵扩

Sep21

  宋宁宗赵扩是个好皇帝吗?如何评价宋宁宗赵扩

  宋宁宗赵扩(1168年11月18日——1224年9月18日),宋朝的第十三位皇帝,宋光宗和慈懿皇后李氏之子。绍熙五年(1194年),宋光宗被逼退位,赵扩在韩侂胄、赵汝愚等大臣的拥戴下继位,第二年改年号为「庆元」。

  宋宁宗即位后,任用赵汝愚和韩侂胄为相,赵、韩两派斗争激烈。庆元元年(1195年)宁宗罢免了赵汝愚,韩党专权。次年又定理学为伪学,禁止赵汝愚、朱熹等人担任官职,参加科举,是为「庆元党禁」。嘉泰四年(1204年),宁宗追封岳飞为鄂王,两年后削去秦桧封爵,打击了投降派。

  纵观宋宁宗时期,大规模宋金战争发生了两次,第一次是开禧二年(1206年)宰相韩侂胄伐金,最终不能战胜金国,从而签订了嘉定和议。第二次宋金战争从嘉定十年(1217年)开始一直持续到嘉定十四年(1221年)三月,战争波及了长江上游至下游所有地区,最终宋金双方都没能获胜。

  嘉定十七年(1224年)9月18日宁宗驾崩于临安宫中的福宁殿,在位30年,终年57岁,葬会稽永茂陵。

  重视台谏

  虽然宁宗对政事少有自己的主见,但他对台谏的意见却是十分重视。宋代的台谏官有纠正帝王为政疏失、弹劾百官的权力,他们的议论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时的公众舆论,历代宋帝都非常重视台谏奏议。宁宗严格遵循祖宗之法,曾对人说:「台谏者,公论自出,心尝畏之。」殊不知,台谏的公正性是建立在帝王有知人之明的前提之上的,只有正直的士大夫入选台谏,才能使台谏发挥正常、良好的作用,而宁宗却缺乏辨别人才的能力,居心叵测之辈因而可以大肆引荐党羽进入台谏,控制言路。宁宗一味认定台谏之议代表公论,不可不听,至于台谏官到底是君子还是小人,却不闻不问。结果,原本受到士大夫尊敬和向往的台谏职位上,充斥着败类,他们打击异己、讨好权臣,是权臣用以控制宁宗的又一有效工具。

  更化措施

  韩侂胄死后,宋宁宗声称要革除韩侂胄的弊政,为赵宋基业「作家活」。史家把嘉定初年的政治举措称之为「嘉定更化「。「首开言路,以来忠谠」是宁宗更化的第一个措施,他再次表现出「人所难言,朕皆乐听」的诚意,但也只是听听而已。改正韩侂胄专政时期的国史记载,也是更化内容之一。

  此外宁宗的措施还有清洗韩党,陈自强、邓友龙、郭倪、张岩、程松等都贬窜到远恶州军,除名抄家的也大有人在。但清洗却走向了极端,凡是赞同过北伐恢复的都被视为韩党。叶适被夺职奉祠达十三年之久,陆游也以「党韩改节」的罪名被撸去了职名。平反昭雪与清理韩党是同时进行的。赵汝愚尽复原官,增谥忠定,算是充分肯定他在绍熙内禅中的忠诚与功绩。朱熹被赐予文臣最高荣誉的一字谥,称为朱文公。吕祖俭、吕祖泰与庆元六君子也分别有所表彰。

  但宁宗在用人为政上依旧懵懂颟顸,招用人才中竟有赵彦逾,右司谏王居安进言道:「用人稍误,是一侂胄死,一侂胄生。」王居安曾参与政变,后任谏官,成为政变派论劾韩党的急先锋。但他的话触着了钱象祖、史弥远的痛处,立即被免去谏官之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都失望地说:「有更化之名,无更化之实。」

  外交

  赵扩在位后期,北方形势巨变,蒙古崛起,金朝连年为蒙所侵,被迫迁都于汴京。宋朝廷中报仇雪耻之议又复起,纷纷请罢金国岁币。嘉定十年(1217年),金又分道伐宋,赵扩遂下诏伐金,于是宋金之战复起,东起山东,西至秦陇,互有胜负,延续了6年之久,迫使金国新君金哀宗在嘉定十七年(1224年)派人同南宋通好,明令部下不得进攻南宋。宋金双方进入休战状态。

  嘉定十四年(1221年),蒙古军进逼汴京,与北伐宋军接触,胶西宋军纷纷南逃,京东军降于蒙古军。由是宋被迫派使者通好于蒙古。

  人物评价

  宁宗即位时面临国家艰难的形势,却能在登基这件事上不失掉礼节操守,表现其善于处事的能力。宁宗当政初年,靠着旧学辅导的功效,招引重用老成博学之士,引用提拔贤能之人,一个时期遵守成法继承传统的政治局面,非常盛隆可观。统治中期换上韩侂胄执掌大权,朝廷里潜藏着许多奸臣,以至于把正派的人当作邪恶的人,把纯正的学问视为虚假的学问,对外挑起与强邻金国的战事,祸及淮河两岸。由于连年用兵失败,结果把韩侂胄的首级送到了金国,国家的根本受到了损失。以后又是史弥远独揽朝政,他们庆幸宁宗晚年年老昏乱,暗中弄权作威作福。甚至在选立太子制订纲纪等大事上,也乘机寻找缝隙,达到或废或立太子的阴谋,这些事情别人都很明白。

  虽然如此,宋朝自从建都开封到宋仁宗,四代皇帝相继在位接近百年,邵雍声称这是以前各朝代所没有的。可惜的是皇位授受的时候,宁宗、理宗与仁宗、英宗相对照,他们的路子虽然相同,其情致却相离太远了。

  其他评价

  《宋史全文》:「帝谦仁恭俭,出于自然。蚤亲师孺,留意学问。在位三十余年,池台苑囿,无所增益,府库之财,未尝妄费。裤履虽敝,或加补濯,而爱民之念,始终弗替,一遇水旱,忧见颜色。御众临下,率从宽简,故吴曦以世将据蜀,不劳资斧而授首;江淮湖镇之区,寇盗或作,旋即底定,皆履信思顺之所致也。升遐之日,远迩哀慕。」

  赵惇:「皇子嘉王,仁孝之德,中外所推,居小心,未尝违礼,嗣膺大宝,兹谓得人。」

  袁燮:「陛下尊居宸极余二十年,无声色之奉,无游畋之娱,无耽乐饮酒之过,不事奢靡,不殖货利,不行暴虐,凡前代帝王失德之事,陛下皆无之。」

  黄洪:「龙舟太半没西湖,便是先皇节俭图。三十二年安静里,棹歌一曲在康衢。」

  完颜璟:「赵扩昏庸懦弱,被有势力的臣子控制,接连几年违背舍弃盟约,增聚军马,招纳叛变逃亡的人。」

  王夫之:「高宗朝有恢复之臣而无恢复之君,孝宗朝有恢复之君而无恢复之臣。照此而论,宁宗朝既无恢复之臣又无恢复之君。宁宗之为君,韩侂胄之为相,岂是用兵之时?」

  蔡东藩:「初任韩侂胄,继任史弥远,两奸专国,宋室益衰。」

  虞云国:「赵扩昏庸无能,没有主见,在对金国的和战问题上,摇摆不定,常受权臣的摆布,先由韩惋胄、后由史弥远专权,甚至连维系国统的皇嗣也由权臣一手操办。」

推荐阅读:

戊戌变法简介

潘祖荫撰:潘祖荫日记

重读老子的当下意义:处理好争与不争的关系

分页: 1 2 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