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事件中李建成要杀李世民?事实却恰恰相反

Jan15

史书中记载的太子屡害秦王是真的吗?

在众多有关李建成陷害李世民的事件中,以下两件事最为突出。第一件是,退兵之后,李渊率领三个儿子一起狩猎,命他们驰射角胜,李建成有意把一匹健壮却易于颠簸的劣马授与李世民,并说道:“这马善于急速奔驰,能够跨越数丈宽的山涧,弟弟善于骑马,可以试着骑它。”结果劣马连颠三次,每次李世民都跃到数步之外,才幸免于难,否则几死马下。李世民对宇文土说道:“彼欲以此见杀,死生有命,庸何伤乎!”李建成、李元吉由此打小报告道:“秦王自言,我有天命,方为天下主,岂有浪死”给李世民扣上谋反的帽子,因此李世民被责。这一记载历来为人怀疑,要知李世民久经战阵,怎么能不知道战马对一个骑射者的重要作用呢?在双方剑拔弩张、明争暗斗之时,他又怎么会舍弃自己的战马,反而听信李建成劝骑之言呢?况且,李建成又怎么会授马于李世民呢?即使盛情难却骑上了劣马,一照当应换骑,又岂能容忍连既三次?由此看来,这件事很难自圆其说,破绽百出,有待考辨。第二件事尤为离奇,说的是武德九年六月,也就是政变前夕,史载,李建成与李元吉邀李世民人宫宴饮,并在酒中下毒。结果李世民饮后“心中暴痛,吐血数升”,他们的叔叔准安王李神通挥扶李世民“还西宫”。这件事想必虚造,无中生有之嫌更大,历来让人质疑。如果李建成果真设下鸿门宴,谋行鸠毒之举,岂能在他中毒后,不斩草除根,轻易放他而去?李世民“吐血数升”,却安然无恙,是其内功高强,还是所卖毒药是假冒伪劣产品?假使果真中毒,有淮安王在,李建成不便动手,李建成不便动手,李世民能够回到西宫,怎么三天后就康复得能够手握强弓,一箭射杀李建成性命?何况,双方矛盾已经相当激列、哪还能彼此信任,聚宴狂饮?其真实性难免令人怀疑,而诋毁兄长的嫌疑极大。

还有一件事特别值得一提,史书上记载“玄武门之变”前夕李世民进宫“密奏李建成、李元吉淫乱后宫”。我们知道“淫乱后宫”,是最不堪的人伦大忌,也最易搞垮政治对手。如果此时李渊已有意接受李建成建议,削弱秦府势力,说明他已明确站在太子这一边。如果李世民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如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密奏此事。高祖知道此事,怎会善罢甘休,必定会追查到底。再说李建成身为太子,自知秦王对其威胁极大,能否顺利登上皇位,还在两可之间,行为怎么会如此放肆,从而给政敌制造把柄。并且李世民又怎么可能会愚蠢到如此地步,在父皇面前直接揭发淫乱后宫这等丑事?对此,司马光认为此乃“宫禁深密,莫能明也”。由此看来,此事为史官恶意中伤的嫌疑极大,因为这样不但使李建成、李元吉名声扫地,也为太宗继任大统埋下伏笔。退一步说,如果这一事件属实,很可能就是李世民为玄武门之变所设的诱兵之计,因为高祖要三人第二天上朝对质,李建成、李元吉进宫必定经过玄武门,:从而为该日政变提供了条件,至于李建成与李元吉是否真有淫乱后宫是值得怀疑的。

从以上分析来看,李世民并不甘心只做秦王,早有当皇帝的野心,并且招贤纳土,不断壮大自己的实力,对太子构成了威胁。随着形势的发展,秦王与太子争夺帝位的斗争也日趋紧张。史书中记载的李建成陷害李世民的史实,很有可疑之处此外,还有一点是很关键的,那就是玄武门总兵常何是谁的人。我们知道,玄武门乃人宫必经之地,所以,玄武门政变的双方谁能得到玄武门总兵常何的配合,无量 成功的机率就大大增加。那么,常何是否为秦王收买了呢。对此曾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玄武门总兵常何隶属李建成,为李世民所利用。政变之日,常何驻守,李建成不致生疑,李世民才能侥幸成功;另一种观点认为,常何早在攻洛阳时就跟随李世民,后虽曾跟随李建成征讨河北,但入长安却是奉李世民之命,所以是李世民的人

著名史学家陈寅格先生考证认为:常何原是太子李建成安插的人,后被李世民用重金收买。他能被收买还有一条重要因素:据《常何葵碑》记载其溶贯是汴州凌仪,他与李世民帐下的山东豪杰人物有着乡土连衣的关系。这也是收买可以成功的重要因素。正因当日常何是值班将领,从而放李世民领人进入宫内,提前设置下了伏兵。后在常何率领的禁军配合下,秦王集团迅速控制了宫城其他诸门。这可从《安元寿墓志》捕捉到一条线索:“皇基肇建,二凶构逆。公特蒙驱使,委以心腹。奉枚被甲,于嘉献门宿卫。”该竟志的主人守卫的嘉献门,是宫城西面的北门。太极宫其他七门,也被李世民集团迅速接管了。从而顺利巡宫,促使高祖把兵权交付李世民,并下诏封李世民为太子。

我在着来,玄武门之变的始作俑者很可能正是秦王本人,只是不知历史真相是否属实。

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