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丽与蒙古贵族联姻可以说是一桩一本万利的交易,蒙古的“公主”们给他们带来了许多政治和经济上的利益。所以,在高丽国,一些元朝公主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如嫁给忠烈王的齐国长公主,她对忠烈王就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一不高兴还会打上几鞭子。不过,并不是每个嫁去高丽的公主都有这么好的运气,其中有三位公主,我们甚至可以用悲惨来形容她们的命运。
  元朝与高丽国在政治经济实力上的强弱对比,也充分表现在元朝公主在宫廷的地位上。元朝公主在高丽宫廷中享有至高无上的特权,就名分而言,不论高丽国王是否已经婚配,嫁过去的公主都要被册封为正宫。齐国长公主下嫁时,当时年近四十的忠烈王早已纳妃,而且彼此之间感情很好。但公主一来,原来的王妃只能移居别宫,并且与忠烈王绝不相通。在高丽后宫中,元朝公主也手操生杀大权,其他嫔妃甚至国王都要畏惧她三分。迫于长公主背后强大的政治势力,忠烈王对齐国长公主的无理行为往往“禁之不得,但涕泣而已”,而公主对国王则动辄以手杖敲打。
  当然,并不是所有嫁到高丽的公主都会受到如此高的待遇,她们也许能稳坐正宫,母仪天下,但是在天高皇帝远的异国他乡,没有人为她们说理撑腰,而元朝廷对她们也疏于关注时,她们之中也不乏命运悲惨者。
  公元1319年,元世祖之孙营王也先帖木儿一家沉浸在失去女儿的悲痛中,刚刚从高丽传来消息,三年前嫁过去的亦怜只班公主不幸去世。一家人在悲痛过后,觉得公的死有蹊跷,于是恳请当时的皇帝派出李常志到高丽调查公主的死因。
  李常志通过对公主的宫女进行拷问,得知了一些真相。
  原来,亦怜只班公主所嫁的高丽王王焘非常喜欢一名叫德妃的妃子,而亦怜只班公主嫉妒心太强,因此与王焘发生争执,被王焘殴打致鼻孔流血。不久,亦怜只班公主又在妙莲寺因为吵闹遭到王焘的殴打。让李常志无奈的是,并不能证明亦怜只班公主的死就是因为这两次殴打。元朝虽然对此极为愤怒,但苦于没有证据,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李常志没有任何强硬的表示便离开了高丽,这让早已做好准备要接受处罚的王焘长舒了一口气。
  由于多年来高丽一直都是看蒙古人和元朝的脸色生活,王焘父亲王謜曾想要改变这种状态,并使用过一些手段。他在大都时,表面上广泛结交儒士、高僧,享受着风花雪月的生活。实际上,在暗中他积极参与元朝宫廷的政治斗争,与元廷政治派系中保护高丽的温和派来往密切,与他们交流影响皇帝的方式,并暗地里打击那些想把高丽彻底变成元朝行省的大臣,后来被敌对的派系抓住了把柄,将其告发到当朝皇帝元英宗那里,王謜被强行扣押在大都,后来又被流放到吐蕃。
  在这种情况下,一直对高丽王位虎视眈眈的王謜侄子王暠,对王焘进行陷害,公元1321年,元英宗将王焘的高丽王印收回,并将他与其父王謜一起扣留在大都。
  高丽国内数日无君,眼看就要乱作一团,这时候,一场著名的政变──南坡之变救了王謜父子。元英宗在这场政变中被杀,元朝的新帝泰定帝也孙铁木儿再三权衡后,还是将王焘释放回国,王謜在不久后病死于大都。
  泰定二年(公元1325年),元朝又将金童公主嫁给王焘作继室。金童公主是元顺宗之子魏王阿不哥的女儿,两人在大都完婚,之后一起赴高丽。与前一位亦怜只班公主相似,金童公主嫁到高丽没多久也不幸去世,时年仅18岁,死后被高丽王追封为曹国长公主。
  至顺三年(公元1332年),王焘到元大都朝拜时,元朝再次将宗王伯颜忽都之女封为庆华公主,嫁给王焘作继室。元统元年(公元1333年)三月,庆华公主随王焘回到高丽。至元五年(公元1345年)三月,时年48随的王焘去世,庆华公主的厄运也开始了。
  王焘去世后,作为长子的王祯承袭了王位。王祯是有名的浪荡鬼,一次,趁庆华公主邀请他前去喝酒时,故意装成喝醉的样子,并在庆华公主前去检查他是否酒醒时对她无礼冒犯。庆华公主因此感到羞耻,次日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元朝,因王祯一再阻拦,公主最终没有走成。
  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元朝,右丞相伯颜立即派人将王祯押送到元朝,第二年的四月才将其释放回国。庆华公主死后,被元朝赐给肃恭徽宁公主的谥号。
  所以,实际上王焘娶了三位元朝的和亲公主,但是这三位公主的命运都令人同情。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