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华黎(1170―1223),又作木合里、摩和赉等,蒙古国磊将、开国功臣,与博尔术最受器重,被铁木真誉为“犹车之有辕,身之有臂。”以沉毅多智、雄勇善战著称,三十年间追随铁木真,无役不从。辅佐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诸部,战功卓著,被称誉为“四杰”之一。成吉思汗曾对木华黎说:“国内平定,汝等之力居多。我之与汝犹车之有辕,身之有臂也(《元史。木华黎传》)。成吉思汗元年(公元1206年),与博尔术被成吉思汗分别命为左、右万户。

  初随从击灭克烈、乃蛮诸部,统一蒙古,屡立战功。后加封为征金大元帅、太师国王,赐九族白旗代成吉思汗行施恩威。经6年征战,木华黎征服了金朝大部分国土,于公元1223年4月班师归途中,病逝于山西闻喜县。木华黎在燕京、云中分别设置行省进行管理。他统帅的亲军,有汪古骑兵1万、兀鲁兀惕部4000、混合兵卒1000、孛图驸马率领的伊奇烈思兵2000、蒙和哈勒札率领的忙忽惕兵1000、木华黎的兄弟岱孙率领的札剌亦尔兵1000,总计约2万人。其它兵卒,主要是招降的金兵和汉军。前者主要是驻扎在北京一带的各族士兵,由吾也尔统帅;汉军主要是早年降服的刘柏林等地主武装。 除此,还有早年结为至交的耶律图花率领的契丹军。
  人物生平
  宋开禧二年(1206)蒙古国建立时,因功封千广长兼左翼万户长,统汗庭以东至哈剌温山(今大兴安岭)的广大地区。与博尔术、博尔忽、赤老温并称“掇里班·曲律”(蒙古浯,意为四杰),世任怯薛(护卫军)之长,为十大功臣之一。成吉思汗六年(1211),随从征金,大败金兵于野狐岭(今张家口市西北)、会河堡(今河北怀安县东)等地,尽歼金军精锐,进逼中部(今北京),后攻占益都、滨、棣诸城,至霸州,招降史秉直、史天倪、史天泽父子及肖勃迭等。九年(1214),从成吉思汗围攻中都,迫金帝献女请和。后受命统军攻辽东、辽西。次年,平东京(今辽阳),陷北京(今内蒙古宁城县西),继取锦州等城。 十二年(1217),封太师、国王,统领汪古、弘吉剌、亦乞列思、兀鲁兀、忙兀等蒙古军及契丹、乣、汉诸军,受命全权经略中原,总太行以南军政事宜,连年进攻河北、山东、山西各地。改变以往蒙古军春去秋来,只重抄掠的作法,开始占据城池,并下令“禁无剽掠,所获老稚,悉遣还田里”。是年,陷益州,大名府、益都、密州渚城。次年,克太原、平阳及忻、代、泽、潞、汾、霍等州。十四年(1219),破岢、岚、吉、隰、绛诸州。次年,收降真定武仙、东平严实,取河北诸地。十六年(1221),破东平,取葭、绥德、坊诸州。次年,又攻拔同州、蒲城,攻长安、风翔不下。十八年(1223),回师山西,三月,卒于闻喜。英宗至治元年(1321),追谥忠武鲁国王。
  个人传记
  木华黎,札剌儿氏,世居阿难水东。父孔温窟哇,以戚里故,在太祖麾下,从平篾里吉,征乃蛮部,数立功。后乃蛮又叛,太祖与六骑走,中道乏食,擒水际橐驼杀之,燔以啖太祖。追骑垂及,而太祖马毙,五骑相顾骇愕,孔温窟哇以所乘马济太祖,身当追骑,死之。太祖获免。有子五人,木华黎其第三子也。生时有白气出帐中。神巫异之,曰:“此非常儿也。”及长 ,沉毅多智略,猿臂善射,挽弓二石强。与博尔术、博尔忽、赤老温事太祖,俱以忠勇称,号掇里班曲律,犹华言四杰也。 太祖军尝失利,会大雪,失牙帐所在,夜卧草泽中。木华黎与博尔术张裘毡,立雪中,障蔽太祖,达旦竟不移足。一日,太祖从三十余骑行溪谷间,顾谓曰:“此中或遇寇,当奈何?”对曰:“请以身当之。”既而,寇果自林间突出,矢下如雨。木华黎引弓射之,三发中三人。其酋呼曰:“尔为谁?”曰:“木华黎也。”徐解马鞍持之,捍卫太祖以出,寇遂引去。克烈王可汗与乃蛮部雠战,求援于太祖。太祖遣木华黎及博尔术等救之,尽杀乃蛮之众于按台之下,获甲仗、马牛而还。既而王可汗谋袭太祖,其下拔台知之,密告太祖。太祖遣木华黎选精骑夜斫其营,王可汗走死,诸部大人闻风款附。岁丙寅,太祖即皇帝位,首命木华黎、博尔术为左右万户。从容谓曰:“国内平定,汝等之力居多。我与汝犹车之有辕,身之有臂也。汝等切宜体此,勿替初心。”金之降者,皆言其主璟杀戮宗亲,荒淫日恣。帝曰:“朕出师有名矣。”辛未,从伐金,薄宣德,遂克德兴。壬申,攻云中、九原诸郡,拔之,进围抚州。金兵号四十万,阵野狐岭北。木华黎曰:“彼众我寡,弗致死力战,未易破也。”率敢死士,策马横戈,大呼陷阵,帝麾诸军并进,大败金兵,追至浍河,僵尸百里。癸酉,攻居庸关,壁坚,不得入,遣别将阇别统兵趋紫荆口,金左监军高琪引兵来拒,不战而溃,遂拔涿州。因分兵攻下益都、滨、棣诸城,遂次霸州,史天倪、萧勃迭率众来降,并奏为万户。甲戌,从围燕,金主请和,北还。命统诸军征辽东,次高州,卢琮、金朴以城降。乙亥,裨将萧也先以计平定东京。进攻北京,金守将银青率众二十万拒花道逆战,败之,斩首八万余级。城中食尽,契丹军斩关来降,进军逼之,其下杀银青,推寅答虎为帅,遂举城降。木华黎怒其降缓,欲坑之,萧也先曰:“北京为辽西重镇,既降而坑之,后岂有降者乎?”从之。奏寅答虎留守北京,以吾也而权兵马都元帅镇之。遣高德玉、刘蒲速窝儿招谕兴中府,同兀里卜不从,杀蒲速窝儿,德玉走免。未几,吏民杀兀里卜,推土豪石天应为帅,举城降,奏为兴中尹、兵马都提控。
  锦州张鲸聚众十余万,杀节度使,称临海郡王,至是来降。诏木华黎以鲸总北京十提控兵,从掇忽阑南征未附州郡。木华黎密察鲸有反侧意,请以萧也先监其军。至平州,鲸称疾逗留,复谋遁去,监军萧也先执送行在,诛之。鲸弟致愤其兄被诛,据锦州叛,略平、滦、瑞、利、义、懿、广宁等州。木华黎率蒙古不花等军数万讨之,州郡多杀致所署长吏降。进逼红罗山,将杜秀降,奏为锦州节度使。丙子,致陷兴中府。七月,进兵临兴中。先遣吾也而等攻溜石山,谕之曰:“今若急攻,贼必遣兵来援,我断其归路,致可擒也。”又遣蒙古不花屯永德县东候之。(元朝历史 www.lishixinzhi.com)致果遣鲸子东平将骑兵八千、步卒三万,援溜石。蒙古不花引兵趋之,驰报,木华黎夜半引兵疾驰,遇于神水县东,夹击之。封下兵之半,下马步战。选善射者数千,令曰:“贼步兵无甲,疾射之!”乃麾骑兵齐进,大败之,斩东平及士卒万二千八百余级。拔开义县,进围锦州。致遣张太平、高益出战,又败之,斩首三千余级,溺死者不可胜数。围守月余,致愤将校不戮力,杀败将二十余人。高益惧,缚致出降,伏诛。广宁刘琰、懿州田和尚降,木华黎曰:“此叛寇,存之无以惩后。”除工匠优伶外,悉屠之。拔苏、复、海三州,斩完颜众家奴。咸平宣抚薄鲜等率众十余万,遁入海岛。
  奴隶出身
  太师国王木华黎。他是成吉思汗麾下著名的“四杰”之一。他曾经只是个奴隶,却因自己的才智得到了成吉思汗的赏识,成为成吉思汗最为信任的军事统帅。
  木华黎:公元1170——1223年,蒙古名将、攻金统帅。蒙古札剌亦儿部人。沉毅多智略。辅佐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诸部,战功卓著,誉称“四杰”之一。
  木华黎原为成吉思汗的堂兄撒察别乞的门户奴隶,在撒察别乞被处死后归顺成吉思汗。蒙古成吉思汗元年(公元1206年),木华黎与博尔术被成吉思汗首命为左、右万户。蒙金战争初期,在野狐岭(今河北万全西北)、会河堡(今怀安东南)诸战中,率敢死士冲锋陷阵,以寡敌众,配合主力歼灭金军精锐,克宣德(今宣化)、德兴(今涿鹿)等地。八年,随成吉思汗率军
  入山东,克益都(今青州)、滨州(今滨州北)、棣州(今惠民南)诸城。旋抵霸州(今属河北),收降史天倪、萧勃迭,并奏为万户。次年,回师北上,与成吉思汗会合进围中都(今北京),迫金帝请和。受命进军辽河流域,招降高州(今内蒙古敖汉旗西北)守将。十年,击败金军,进占北京(今宁城西)。次年春,因叛将张致占据兴中(今辽宁朝阳),率军攻之,以调虎离山计设伏夹击,斩其士卒万余人。乘胜进军,俘杀张致,攻占锦州、复州(今盖州西南)等数十座城寨,控制辽东、辽西地区。
  十二年八月(公元1217年),木华黎被成吉思汗封为太师国王,全权指挥攻金。改变以前肆意杀掠和夺地不守的惯例,利用矛盾,收降大批地方武装首领为其守城夺地,并发挥蒙古军善于突袭和野战之长,进取辽西、河北、山西、山东各地数十城。十五年,率轻骑入济南,收降宋朝济南治中(官名)严实及其所辖八州三十万户。在黄陵冈(今河南兰考东)激战中,灵活用兵,下马督战,令将士引弓齐发,打败号称二十万的金军。次年冬,连取葭州(今陕西佳县)、绥德,旋于延安城东设伏夜战,击败金兵三万,斩敌七千余人。十七年(公元1223年),围攻京兆府(今西安),因金兵二十万婴城固守,不克,遂留兵六千与金军对峙,还遣三千人扼守潼关;自率主力西取凤翔,围攻月余不下。十八年春,渡黄河至闻喜(今属山西闻喜县),病卒于军中,是年54岁。
  南征概况
  一二一七年八月成木华黎雕像吉思汗采用汉人的官号,封木华黎为太师、国王,命木华黎率领弘吉刺等部兵和契丹、乣、汉等降军,攻掠金地。成吉思汗对木华黎说:“太行以北,我自己去经略,太行以南,由你去尽力吧!”成吉思汗把作为汗的象征的九斿大旗赐给木华黎,授以发布号令的全权。从此,成吉思汗即把蒙古兵主力转向西方,侵掠金朝的战争完全由木华黎指挥。
  木华黎采纳金朝的制度,在云、燕建行省,发兵攻掠燕京以南的汉人地区。木华黎军经遂城至蠡州。金守将移刺铁哥闭城坚守。木华黎派石抹也先率领原属张致的黑军一万二千人攻破蠡州北城,大肆屠掠。十月,木华黎军进攻中山府、新乐县、赵州、威州、邢州、磁州、洺州,金各地官员相继投降。木华黎部下攸兴哥率领先锋军攻下大名府。十一月,木华黎军进入山东,连续攻破滨、棣、博、淄、沂等州。十二月,攻下益都。又攻下密州,金节度使完颜寓战死。
  木华黎统率的另一军同时向河东进军。十一月,曾到太原城下。知太原府事、权元帅左监军乌古论德升出兵拒战。蒙古军退走。
  一二一八年夏蒙古兵在应州结集。枢密院奏报,蒙古将分道南下,其意不在河北,而在陕西、河东,各路蕃汉兵应教阅备战。金宣宗调平阳胥鼎移镇陕西。绛阳军节度使李革知平阳府事,代胥鼎为河东行省。八月间,木华黎率步兵骑兵数万人,由太和岭入河东,攻掠代、隰、吉、石、奇岚等州。九月,围攻太原。
  蒙古兵重重包围太原府城,并攻破了濠垣。元帅左监军乌古论德升据城坚守,植栅拒敌,将家中银币及马匹分赏给战士,并力死故。蒙古军攻破城西北角入城,乌古论德升又联车塞路拒战,三次打退蒙军。蒙军矢石如雨,金守陴兵不能立。城破,德升回府署,对姑母及妻子说:“我守此数年,不幸力穷”。自缢而死。姑母及妻也都自杀。
  木华黎留攸兴哥镇守太原。蒙古军继续攻掠汾州。汾阳军节度使兼经略使兀颜讹出虎战死。十月,蒙古军攻掠绎、潞等州,向平阳进军。李革与权元帅左监军完颜从坦守平阳。太原失陷,从但上奏说:“太原已破,就要危及平阳。河东郡县失守,都是由于驻屯兵少,援兵又不到的缘故。平阳是河东之根本,河南之藩篱。请并怀、孟、卫州之兵以实潞州,调泽州、沁水等地兵并山为营,以为声援。”蒙古兵迅速到达平阳城下,乎阳被围,城中驻兵不满六千。金兵屡次出战拒敌,旬日之间,损伤过半。援兵不到。蒙古兵逼近城北濠垣,提控郭用力战被擒,坚持不屈,被害牺牲。副将李怀德缒城出降。平阳城被蒙古军攻破。官员们请李革上马突围,李革说:“我不能保此城,何面目见皇帝,你们走吧!”李革和完颜从坦都自杀殉国。太原、平阳相继失守,河南的藩篱丢失了。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