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哲学简史-中国哲学的背景

Jun29

中国哲学简史-中国哲学的背景

时间:2018/06/29 16:33 | 发布:历史新知网

中国哲学简史-中国哲学的背景 

  第二章中国哲学的背景

  在前一章我说过﹐哲学是对于人生的有系统的反思的思想。在思想的时候﹐人们常常受到生活环境的限制。在特定的环境﹐他就以特定的方式感受生活﹐因而他的哲学也就有特定的强调之处和省略之处﹐这些就构成这个哲学的特色。就个人说是如此﹐就民族说也是如此。这一章将要讲一讲中华民族的地理﹑经济背景﹐以便说明﹐一般地说中国文化﹐特殊地说中国哲学﹐如何成为现在这样﹐为什么成为现在这样。

  中华民族的地理背景

  《论语》说﹕“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雍也》)读这段话﹐我悟出其中的一些道理﹐暗示着古代中国人和古代希腊人的不同。中国是大陆国家。古代中国人以为﹐他们的国土就是世界。汉语中有两个词语都可以译成“世界”。一个是“天下”﹐另一个是“四海之内”。海洋国家的人﹐如希腊人﹐也许不能理解这几个词语竟然是同义的。但是这种事就发生在汉语里﹐而且是不无道理的。从孔子的时代到上世纪末﹐中国思想家没有一个人有过到公海冒险的经历。如果我们用现代标准看距离﹐孔子﹑孟子住的地方离海都不远﹐可是《论语》中孔子只有一次提到海。他的话是﹕“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论语˙公冶长》)仲由是孔子弟子﹐以有勇闻名。据说仲由听了这句话很高兴。只是他的过分热心并没有博得孔子喜欢﹐孔子却说﹕“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同上)

  孟子提到海的话﹐同样也简短。他说﹕“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孟子˙尽心上》)孟子一点也不比孔子强﹐孔子也只仅仅想到“浮于海”。生活在海洋国家而周游各岛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力士多德该是多么不同﹗

  中华民族的经济背景

  古代中国和希腊的哲学家不仅生活于不同的地理条件﹐也生活于不同的经济条件。由于中国是大陆国家﹐中华民族只有以农业为生。甚至今天中国人口中从事农业的估计占百分之七十到八十。在农业国﹐土地是财富的根本基础。所以贯串在中国历史中﹑社会﹑经济的思想和政策的中心总是围绕着土地的利用和分配。

  在这样一种经济中﹐农业不仅在和平时期重要﹐在战争时期也一样重要。战国时期(公元前480一前222年)﹐许多方面和我们这个时代相似﹐当时中国分成许多封建王国﹐每个国家都高度重视当时所谓的“耕战之术”。最后﹐七雄之一的秦国在耕战两方面都获得优势。结果胜利地征服了其他各国﹐从而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统一。

  中国哲学家的社会﹑经济思想中﹐有他们所谓的“本”“末”之别。“本”指农业﹐“末”指商业。区别本末的理由是﹐农业关系到生产﹐而商业只关系到交换。在能有交换之前﹐必须先有生产。在农业国家里﹐农业是生产的主要形式﹐所以贯串在中国历史中﹐社会﹑经济的理论﹑政策都是企图“重本轻末”。

  从事末作的人﹐即商人﹐因此都受到轻视。社会有四个传统的阶级﹐即士﹑农﹑工﹑商﹐商是其中最后最下的一个。士通常就是地主﹐农就是实际耕种土地的农民。在中国﹐这是两种光荣的职业。一个家庭若能“耕读传家”﹐那是值得自豪的。“士”虽然本身并不实际耕种土地﹐可是由于他们通常是地主﹑他们的命运也系于农业。收成的好坏意昧着他们命运的好坏﹐所以他们对宇宙的反应﹐对生活的看法﹐在本质上就是“农”的反应和看法。加上他们所受的教育﹐他们就有表达能力﹐把实际耕种的“农”所感受而自己不会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这种表达采取了中国的哲学﹑文学﹑艺术的形式。

  “上农”

  公元前三世纪有一部各家哲学的撮要汇编《吕氏春秋》﹐其中一篇题为《上农》。在这一篇里﹐对比了两种人的生活方式﹕从事“本”业的人即“农”的生活方式﹐和从事“末”作的人即“商”的生活方式。农很朴实﹐所以容易使唤。他们孩子似的天真﹐所以不自私。他们的财物很复杂﹐很难搬动﹐所以一旦国家有难﹐他们也不弃家而逃。另一方面﹐商的心肠坏﹐所以不听话。他们诡计多﹐所以很自私。他们的财产很简单﹐容易转运﹐所以一旦国家有难﹐他们总是逃往国外。这一篇由此断言﹐不仅在经济上农业比商业重要﹐而且在生活方式上农也比商高尚。“上农”的道理也就在此。这一篇的作者看出﹐人们的生活方式受其经济背景的限制﹔他对农业的评价则又表明他本人受到他自己时代经济背景的限制。

  从《吕氏春秋》的这种观察﹐我们看出中国思想的两个主要趋势道家和儒家的根源。它们是彼此不同的两极﹐但又是同一轴杆的两极。两者都表达了农的渴望和灵感﹐在方式上各有不同而已。

  “反者道之动”

  在考虑这两家的不同之前﹐我们先且举出一个这两家都支持的理论。这个理论说﹐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任何事物﹐发展到了一个极端﹐就反向另一个极端﹔这就是说﹐借用黑格尔的说法。一切事物都包含着它自己的否定。这是老子哲学的主要论点之一﹐也是儒家所解释的《易经》的主要论点之一。这无疑是受到日月运行﹑四时相继的启发﹐农为了进行他们自己的工作对这些变化必须特别注意。“易传”说﹕“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系辞传》下)又说﹕“日盈则仄﹐月盈则食。”(《丰卦˙辞》 )这样的运动叫做“复”。《复卦˙辞》说﹕“复﹐其见天地之心乎﹗”《老子》也有相似的话﹕“反者道之动。”(《老子》第四十章)这个理论对于中华民族影响很大﹐对于中华民族在其悠久历史中胜利地克服所遭遇的许多困难﹐贡献很大。由于相信这个理论。他们即使在繁荣昌盛时也保持谨慎﹐即使在极其危险时也满怀希望。在前不久的战争中﹐这个思想为中华民族提供了一种心理武器﹐所以哪怕是最黑暗的日子﹐绝大多数人还是怀着希望度过来了﹑这种希望表现在这句话里﹕“黎明即将到来”。正是这种“信仰的意志”帮助中国人民度过了这场战争。这个理论还为中庸之道提供了主要论据﹐中庸之道儒家的人赞成﹑道家的人也一样赞成。“毋太过”历来是两家的格言。因为照两家所说﹐不及比太过好﹐不做比做得过多好。因为太过和做得过多﹑就有适得其反的危险。

  自然的理想化

  道家和儒家不同﹐是因为它们所理性化的﹑或理论地表现小农的生活的方面不同。小农的生活简朴﹐思想天真。从这个方面看问题﹐道家的人就把原始社会的简朴加以理想化﹐而谴责文化。他们还把儿童的天真加以理想化﹐而鄙弃知识。《老子》说﹕“小国寡民﹐……使人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第八十章)这不正是小农国家的一幅田园画吗﹖ 农时时跟自然打交道﹐所以他们赞美自然﹐热爱自然。这种赞美和热爱都被道家的人发挥到极致。什么属于天﹐什么属于人。这两者之间﹐自然的﹑人为的这两者之间。他们作出了鲜明的区别。照他们说﹐属于天者是人类幸福的源泉﹐属于人者是人类痛苦的根子。他们正如儒家的萄子所说﹐“蔽于天而不知人”(《荀子˙解蔽》)。道家的人主张﹐圣人的精神修养﹐最高的成就在于将他自己跟整个自然即宇宙同一起来﹐这个主张正是这个思想趋势的最后发展。

  家族制度

  农只有靠士地为生﹐土地是不能移动的﹐作为士的地主也是如此。除非他有特殊的才能。或是特别地走运﹐他只有生活在他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那也是他的子子孙孙续继生活的地方。这就是说﹐由于经济的原因﹐一家几代人都要生活在一起。这样就发展起来了中国的家族制度﹐它无疑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组织得很好的制度之一。儒家学说大部分是论证这种制度合理﹐或者是这种社会制度的理论说明。

  家族制度过去是中国的社会制度。传统的五种社会关系﹕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其中有三种是家族关系。其余两种﹐虽然不是家族关系﹐也可以按照家族来理解。君臣关系可以按照父子关系来理解﹐朋友关系可以按照兄弟关系来理解。在通常人们也真地是这样来理解的。但是这几种不过是主要的家族关系﹐另外还有许许多多。公元前有一部最早的汉语词典《尔雅》﹐其中表示各种家族关系的名词有一百多个﹐大多数在英语里没有相当的词。

  由于同样的原因﹐祖先崇拜也发展起来了。居住在某地的一个家族﹐所崇拜的祖先通常就是这个家族中第一个将全家定居此地的人。这样他就成了这个家族团结的象征﹐这样的一个象征是一个又大又复杂的组织必不可少的。

  儒家学说大部分是论证这种社会制度合理﹐或者是这种制度的理论说明。经济条件打下了它的基础﹐儒家学说说明了它的伦理意义。由于这种社会制度是一定的经济条件的产物﹐而这些条件又是其地理环境的产物﹐所以对于中华民族来说﹐这种制度及其理论说明﹐都是很自然的。因此﹐儒家学说自然而然成为正统哲学﹑这种局面一直保持到现代欧美的工业化侵入。改变了中国生活的经济基础为止。

  入世和出世

  儒家学说是社会组织的哲学﹐所以也是日常生活的哲学。儒家强调人的社会责任﹐但是道家强调人的内部的自然自发的东西。《庄子》中说﹐儒家游方之内﹐道家游方之外。方﹐指社会。公元三﹑四世纪﹐道家学说再度盛行﹐人们常说孔子重“名教”﹐老﹑庄重“自然”。中国哲学的这两种趋势﹐约略相当于西方思想中的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这两种传统。

  读杜甫和李白的诗﹐可以从中看出儒家和道家的不同。这两位伟大的诗人﹐生活在同一时期(公元八世纪)﹐在他们的诗里同时表现出中国思想的这两个主要传统。因为儒家“游方之内”﹐显得比道家入世一些﹔因为道家“游方之外”﹐显得比儒家出世一些。这两种趋势彼此对立﹐但是也互相补充。两者演习着一种力的平衡。这使得中国人对于入世和出世具有良好的平衡感。

  在三﹑四世纪有些道家的人试图使道家更加接近儒家﹔在十一﹑二世纪也有些儒家的人试图使儒家更加接近道家。我们把这些道家的人称为新道家﹐把这些儒家的人称为新儒家。正是这些运动使中国哲学既入世而又出世﹐在第一章?我已经指出了这一点。

  中国的艺术和诗歌

  儒家以艺术为道德教育的工具。道家虽没有论艺术的专著﹐但是他们对于精神自由运动的赞美﹐对于自然的理想化﹐使中国的艺术大师们受到深刻的启示。正因为如此﹐难怪中国

  的艺术大师们大都以自然为主题。中国画的杰作大都画的是山水﹐翎毛﹐花卉﹐树木﹐竹子。一幅山水画里﹐在山脚下﹐或是在河岸边﹐总可以看到有个人坐在那里欣赏自然美﹐参悟超越天人的妙道。同样在中国诗歌里我们可以读到像陶潜(372–427年)写的这样的诗篇﹕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道家的精髓就在这里。

  中国哲学的方法论

  农的眼界不仅限制着中国哲学的内容﹐例如“反者道之动”﹐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还限制着中国哲学的方法论。诺思罗普(Northrop)教授说过﹐概念的主要类型有两种﹐一种是用

  直觉得到的﹑一种是用假设得到的。他说﹐“用直觉得到的概念﹐是这样一种概念﹐它表示某种直接领悟的东西﹐它的全部意义是某种直接领悟的东西给予的。'蓝'﹐作为感觉到的颜色﹐就是一个用直觉得到的概念。……用假设得到的概念﹐是这样一种概念﹐它出现在某个演绎理论中﹐它的全部意义是由这个演绎理论的各个假设所指定的。……'蓝'﹐在电磁理论中波长数目的意义上﹐就是一个用假设得到的概念。”◎

  诺思罗普还说﹐用直觉得到的概念又有三种可能的类型﹕“已区分的审美连续体的概念。不定的或未区分的审美连续体的概念。区分的概念”(同上﹐187页)。照他说﹐“儒家学说可以定义为一种心灵状态﹐在其中﹐不定的直觉到的多方面的概念移人思想背景了。而具体区分其相对的﹑人道的﹑短暂的'来来往往'则构成了(同上﹐205页)。但是在道家学说中﹕“则是不定的或未区分的审美连续体的概念构成了哲学内容”(同上)。

  诺思罗普在他这篇论文中所说的﹐我并不全部十分同意﹐但是我认为他在这里已经抓住了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之间的根本区别。学中国哲学的学生开始学西方哲学的时候﹐看到希腊哲学家们也区别有和无﹐有限和无限﹐他很高兴。但是他感到很吃惊的是﹐希腊哲学家们却认为无和无限低于有和有限。在中国哲学里﹐情况则刚刚相反。为什么有这种不同﹐就因为有和有限是有区别的﹑无和无限是无区别的。从假设的概念出发的哲学家就偏爱有区别的﹐从直觉的价值出发的哲学家则偏爱无区别的。

  我们若把诺思罗普在这里指出的和我在本章开头提到的联系起来﹑就可以看出﹐已区分的审美连续体的概念﹐由此而来的未区分的审美连续体的概念以及区分的概念(同上﹐187页)﹐基本上是农的概念。农所要对付的﹐例如田地和庄稼﹐一切都是他们直接领悟的。他们纯朴而天真﹐珍贵他们如此直接领悟的东西。这就难怪他们的哲学家也一样﹐以对于事物的直接领悟作为他们哲学的出发点了。

  这一点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中国哲学里﹐知识论从来没有发展起来。我看见我面前的桌子﹐它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它是仅仅在我心中的一个观念还是占有客观的空间﹐中国哲学家们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这样的知识论问题在中国哲学(除开佛学﹐它来自印度)里是找不到的﹐因为知识论问题的提出﹐只有在强调区别主观和客观的时候。而在审美连续体中没有这样的区别。在审美连续体中认识者和被认识的是一个整体。

  这一点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哲学所用的语言﹐富于暗示而不很明晰。它不很明晰。因为它并不表示任何演绎推理中的概念。哲学家不过是把他所见的告诉我们。正因为如此﹐他所说的也就文约义丰。正因为如此﹐他的话才富于暗示﹐不必明确。

  海洋国家和大陆国家

  希腊人生活在海洋国家。靠商业维持其繁荣。他们根本上是商人。商人要打交道的首先是用于商业帐目的抽象数字。然后才是具体东西﹐只有通过这些数字才能直接掌握这些具体东西。这样的数字﹐就是诺思罗普所谓的用假设得到的概念。于是希腊哲学家也照样以这种用假设得到的概念为其出发点。他们发展了数学和数理推理。为什么他们有知识论问题﹐为什么他们的语言如此明晰。原因就在此。

  但是商人也就是城里人。他们的活动需要他们在城里住在一起。所以他们的社会组织形式﹐不是以家族共同利益为基础﹐而是以城市共同利益为基础。由于这个原故﹐希腊人就围绕着城邦而组织其社会﹐与中国社会制度形成对照﹐中国社会制度可以叫做家邦﹑因为在这种制度之下﹐邦是用家来理解的。在一个城邦里﹐社会组织不是独裁的﹐因为在同一个市民阶级之内﹐没有任何道德上的理由认为某个人应当比别人重要﹐或高于别人。但是在一个家邦里﹐社会组织就是独裁的﹐分等级的﹐因为在一家之内﹐父的权威天然地高于子的权威。中国人过去是农﹐这个事实还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没有发生工业革命。以工业革命为手段﹐才能进入现代世界。《列子》里有一个故事﹐说是宋国国君有一次叫一个巧匠把一片玉石雕成树叶。二年以后雕成了﹐把这片雕成的叶子放在树上﹐谁也分辨不出哪是真叶子﹐哪是雕成的叶子。因此国君非常高兴。但是列子听说这件事以后﹐说﹕“使天地之生物﹐三年而成一叶﹐则物之有叶者寡矣﹗”(《列子˙说符》)这是赞美自然﹑谴责人为的人的观点。

  农的生活方式是顺乎自然的。他们赞美自然﹐谴责人为﹐于其纯朴天真之中﹐很容易满足。他们不想变化﹐也无从想象变化。中国曾经有不少著名的创造发明﹐但是我们常常看到﹐它们不是受到鼓励﹐而是受到阻挠。海洋国家的商人﹐情况就是另一个样子。他们有较多的机会见到不同民族的人﹐风俗不同﹐语言也不同﹔他们惯于变化﹐不怕新奇。相反﹐为了畅销其货物﹐他们必须鼓励制造货物的工艺创新。在西方﹐工业革命的最初发动在英国﹐也是一个靠商业维持繁荣的海洋国家﹐这不是偶然的。

  本章在前面提到《吕氏春秋》关于商人的那些话﹐对于海洋国家的人也可以那样说﹐不过要把说他们心肠坏﹑诡计多﹐换成说他们很精细﹑很聪明。我们还可以套用孔子的话﹐说海洋国家的人是知者。大陆国家的人是仁者﹐然后照孔子的话说﹕“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以希腊﹑英国的地理﹑经济条件为一方﹐以西方的科学思想和民主制度的发展为另一方﹐这两方面之间的关系﹐若要举出证据﹐加以证明﹐那就超出了本章范围之外。但是希腊﹑英国的地理﹑经济条件都与中国的完全不同﹐这个事实就足以构成一个反证﹐从反面证明我在本章内关于中国历史的论点。

  中国哲学中不变的和可变的成分

  科学的进展突破了地域﹐中国不再是孤立于“四海之内”了。她也在进行工业化﹐虽然比西方世界迟了许多﹐但是迟化总比不化好。说西方侵略东方﹐这样说并不准确。事实上﹐正是现代侵略中世纪。要生存在现代世界里﹐中国就必须现代化。

  有一个问题有待于提出﹕既然中国哲学与中国人的经济条件联系如此密切﹐那么中国哲学所说的东西﹐是不是只适用于在这种条件下生活的人呢﹖ 回答是肯定的﹐又是否定的。任何民族或任何时代的哲学﹐总是有一部分只相对于那个民族或那个时代的经济条件具有价值。但是总有另一部分比这种价值更大一些。不相对的那一部分具有长远的价值。我很费踌躇﹐要不要说它是绝对真理﹐因为要确定什么是绝对真理﹐这个任务太大﹐任何人也不能担当﹐还是留给上帝独自担当吧﹐如果真有一个上帝的话。让我们从希腊哲学举个例子。亚力士多德论证奴隶制度合理﹐这只能看作是相对于希腊生活的经济条件的理论。但是这样说并不是说亚力士多德的社会哲学中就没有不相对的东西了。中国思想同样是如此。一旦中国工业化了﹐旧的家族制度势必废除﹐儒家论证它合理的理论也要随之废除。但是这样说并不是说儒家的社会哲学中就没有不相对的东西了。

  这个道理就在于﹐古代希腊和古代中国的社会固然不同﹐但是两者都属于我们称之为“社会”的一般范畴。凡是希腊社会或中国社会的理论说明﹐因此也就有一部分是“社会一般”的说明。虽然它们之中有些东西是专门属于希腊或中国社会本身的﹐但是也一定有些更为普遍的东西是属于“社会一般”的。正是后面的这些东西。是不相对的﹐具有长远的价值。

  道家也是如此。道家的理论说﹐人类的乌托邦是远古原始社会﹑这种理论肯定错了。我们现代人具有关于进步的观念﹐认为人类生存的理想状态只能创造于未来﹐不会失之于既往。但是有些现代人所想的人类生存的理想状态﹐例如无政府主义﹐却与道家所想的并不是一点也不相似的。

  哲学也给予我们人生理想。某民族或某时代的哲学所给予的那种理想﹐有一部分必定仅只属于该民族或该时代的社会条件所形成的这种人生。但是必定也有一部分属于“人生一般”﹐所以不相对而有长远价值。这一点似可以儒家的理想人生的理论为例说明。照这个理论说﹐理想的人生是这样一种人生﹐虽然对宇宙有极高明的觉解﹐却仍然置身于人类的五种基本关系的界限之内。这些人伦的性质可以根据环境而变。但是这种理想本身并不变。所以﹐如果有人说﹐由于五伦中有些伦必须废除﹐因此儒家的人生理想也必须一道废除﹐这样说就不对了。又如果有人说﹐由于这种人生理想是可取的﹐因此全部五伦都必须照样保存。

  这样说也不对。必须进行逻辑分析﹐以便在哲学的历史中区别哪是不变的﹐哪是可变的﹑每个哲学各有不变的东西﹐一切哲学都有些共同的东西。为什么各个哲学虽不相同﹐却能互相比较﹐彼此翻译。原因就在此。

  中国哲学的方法论将来会变吗﹖ 这就是说﹐新的中国哲学将不再把自己限于“用直觉得到的概念”吗﹖ 肯定地说﹐它会变的﹐它没有任何理由不该变。事实上﹐它已经在变。关于这个变化﹐在本书末章我将要多说一些。

推荐阅读:

清朝皇帝列表及详细介绍

论先秦杂家的存在问题

情兼牧歌史唱 志含谏章颂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