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称“荡妇”的潘金莲,其实也渴望专情?揍遍正宫小三、请法师扎小人,都是为了他…

Apr16

人称“荡妇”的潘金莲,其实也渴望专情?揍遍正宫小三、请法师扎小人,都是为了他…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潘金莲是《金瓶梅》中出场最早的女性人物。小说“金瓶梅”之名,便是从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三人名字里各取一字凑成的;一个“金”字名列前茅,潘金莲在小说中的核心地位,不言而喻。

不过潘金莲的名字又总是同“淫妇”、“妒妇”连在一起。在此之前,《水浒传》已为潘金莲的“淫妇”形象打下了底色——众所周知,《金瓶梅》是截取《水浒传》中武松杀嫂故事扩展而成的。只是《金瓶梅》中的这个潘金莲,品行愈发淫妒,人物也更为鲜活生动。这当然与笑笑生的妙笔描摹、倾力塑造分不开。

02_conew1.jpg

据《金瓶梅》所叙,潘金莲本是清河县南门外潘裁缝的女儿,在家排行六姐,“自幼生得有些颜色,缠得一双好小脚儿,因此小名金莲”。她从小丧父,九岁时被卖到王招宣府,始则学习弹唱,因她“本性机变伶俐”,不到十五岁,已是“描鸾刺绣,品竹弹丝,又会一手琵琶” 。王招宣死后,潘妈妈把她争出来,三十两银子转卖给财主张大户。

金莲长到十八岁,出落得“脸衬桃花,眉弯新月”。张大户暗中与她勾搭,被主家婆知道,终日吵闹不休。大户赌气“倒陪房奁”,把金莲嫁给“三分似人、七分似鬼”的武大,但暗中仍与她来往不绝。

风流成性的潘金莲不满“一味老实、为人猥琐”的丈夫。大户死后,她常在门首招蜂引蝶,行为轻狂。打虎英雄武松的到来,曾使她眼睛一亮。然而好汉武松拒绝了她的挑逗,让她大为失望。之后在王婆的教唆、撮合下,她暗中与西门庆勾搭通奸,并合伙害死武大,最终嫁入西门庆家。时任清河县都头的武松公出归来,闻知哥哥被害,欲寻西门庆报仇;不想在狮子街酒楼错杀了皂隶李外传,被发配孟州。这给潘金莲、西门庆留下一段空间,于是在《水浒传》原有情节之外,又演绎出将近百回的情色、家庭故事。

《金瓶梅》中的西门庆,也与《水浒传》中的有所不同。据书中追述,他原娶妻陈氏,生有一女西门大姐。陈氏死后,他又续娶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吴月娘做了填房继室。后又娶李娇儿、卓二姐为妾,这两人都是妓女出身。卓二姐病死,西门庆又娶孟玉楼,顶了三房的窝儿。先头陈氏娘子陪床的丫鬟叫孙雪娥,西门庆“与她带了䯼髻,排行第四”。然而这并不能改变孙雪娥的卑微身分,她的职责是在厨房里率领几个仆人伺候一家茶饭。潘金莲入门后,则做了第五房,人称“五娘”。

西门庆把潘金莲的卧室安排在花园中的花楼下,三间房子,一个独院,摆放着花草,十分幽静。又“用十六两银子买了一张黑漆欢门描金床,大红罗圈金帐幔,宝象花拣妆,桌椅锦杌,摆设齐整”。还把伺候吴月娘的丫鬟庞春梅拨来服侍她,又拿六两银子买了个上灶的丫头秋菊,供她使唤(第九回)。

潘金莲生性好强,凡事喜欢拔尖争胜,每每无事生非,最能“把拦汉子”。自从她入门,西门庆的内宅便再未安宁过。书中说她“恃宠生骄,颠寒作热,镇日夜不得个宁静。性极多疑,专一听篱察壁,寻些头脑厮闹”(第十一回)。入门没几天,她便借着春梅跟孙雪娥拌嘴一事,寻衅与孙雪娥吵闹。后来又伙同春梅挑唆西门庆,先后两次踢打孙雪娥。第十一回的回目即“潘金莲激打孙雪娥”。其间孙雪娥向吴月娘诉委屈说:“那顷这丫头(指庞春梅)在娘房里,着紧不听手,俺没曾在灶上把刀背打他?娘尚且不言语。可哥今日轮他(指潘金莲)手里,便骄贵的这等的了!”孙雪娥说得不错:同一个丫头,在吴月娘屋里便老实忍让,如今拨到了潘金莲手下,便飞扬跋扈起来。这真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了。是潘金莲的薰陶指使,激发了庞春梅内心的好斗本性吧?

在众妾中,孙雪娥是丫鬟出身,地位最低。潘金莲不过是拿她小试牛刀而已。日后,潘金莲与吴月娘、李瓶儿、李娇儿、宋惠莲、奶子如意、妓女李桂姐等都有过矛盾纠葛,几乎打遍全家;唯独跟孟玉楼还算相安无事。

说起打架的缘由,多半是因拈酸吃醋引起。潘金莲占有欲极强,容不得西门庆接近其他女人。入门不久,西门庆因迷恋妓女李桂姐,在李家半月不归。潘金莲捎了“帖儿”给西门庆,内书《落梅风》小曲一首:“黄昏想,白日思,盼杀人多情不至……孤眠心硬浑似铁,这凄凉怎挨今夜? ”由这个帖儿,引发了潘金莲与李桂姐的争斗。为了拉住丈夫,潘金莲请来刘瞎子作法,以柳木刻为男女形象,书写生辰八字,并对男像蒙眼、塞心、钉手、粘足。按刘瞎子的说法:“用纱蒙眼,使夫主见你一似西施一般娇艳;用艾塞心,使他心爱到你;用针钉手,随你怎的不是,使他再不敢动手打你,着紧还跪着你;用胶粘足者,使他再不往那里胡行。”(第十二回)为了把持丈夫,潘金莲搬神弄鬼,可谓无所不至。

一段时间,西门庆与来旺儿媳妇宋惠莲打得火热。为了迎合丈夫,潘金莲表现出少有的“大度”,甚至为他俩提供幽会的方便。暗中,潘金莲又抓住机会怂恿西门庆整治来旺儿。日后来旺儿遭诬陷判了徒刑,宋惠莲失去了家庭的依托,潘金莲又不失时机地挑唆孙雪娥殴辱宋惠莲,终于导致宋惠莲含恨自缢。潘金莲在这场争斗中运筹帷幄、收放自如,西门庆和孙雪娥,都成了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傀儡。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