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盯着正妹看、装喝醉跟踪女生…他们把这些变态行径写成宋词,竟然还能名传千古?

Apr21

路边盯着正妹看、装喝醉跟踪女生…他们把这些变态行径写成宋词,竟然还能名传千古?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谈到各朝代文学体裁的代表,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然后明、清之后什么都有,大家应该耳熟能详。其中最有趣的大概就是宋词了!如果用现代的概念来看,“词”其实就是宋朝的“流行歌”。今天的流行歌有百分之九十都在谈爱情,同样宋词也是。

01_conew1.jpg

既然词是流行歌,内容当然包罗万象,也有许多非常生活化的作品,甚至可以从中窥见古代人“宅”的程度不亚于现代人。例如辛弃疾的名作〈青玉案〉: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在古时候,元宵节是每年的重头戏,场面盛大热闹,就像现在的台湾灯会一样。这首作品即是描写宋人跑去灯会现场游玩的心得。男生嘛,看灯会,当然是赏花灯啰─才怪!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正妹而已。”即使灯会现场非常热闹,保时捷、马莎拉蒂全都跑出笼了,使人目不暇给,但看灯会的阿宅,忽然间遇到了一个又白皙又苗条又漂亮的正妹,还带着幽幽的粉红色香气,眼睛顿时都亮了,比那些高级车的车头灯都亮!岂知一个不注意,竟然跟丢了这位正妹,只好在众人之中“寻他千百度”。最后不经意回头,才发现正妹就在那“灯火阑珊处”。

至于故事的结局,男主角有没有行动?正妹是否名花有主?两人是否产生了情愫,又或者酝酿什么样不可告人的爱恨纠缠呢?且让我们看下去─噢不,作者没有交代结局,欲知详情请自行想像。想像,正是文学可爱之处,一旦离开了想像,就失去了灵动的生命力了。

辛弃疾〈青玉案〉里的男主角,表现行为和现代多数的男生很相似,冠上“宅男”之名似乎有一点超过。但是,下面这首作品中的男主角,不但宅,而且还有点变态。

张泌〈浣溪沙〉:

晚逐香车入凤城,东风斜揭绣帘轻,漫回娇眼笑盈盈。

消息未通何计是?便须佯醉且随行,依稀闻道太狂生。

词的主人,鲁迅先生封之为“唐朝的钉梢”,主人公是不是作者本身,尚不考证。故事是这么来的,话说这位男主角喜欢在春天的夜晚游荡,原因和逛灯会一样:为了看妹子。某夜,男主角逛着逛着发现马车里有正妹,可是又不敢大方上前搭讪,怎么办呢?现代的男子汉们,当你在路上遇到喜欢的女子,敢直接去搭讪的举手!我想人数并不多吧,其实古人也是。男主角不敢搭讪,只好偷偷摸摸当起跟踪狂。正妹赏完花,搭乘装饰名贵钻石和迷人香味的豪华礼车回家,男主角一面跟着,一面还不断从被风吹起的车帘缝隙偷看里面的正妹,只见正妹的娇眼笑意盈盈。这一笑可不得了,男主角小鹿乱撞的心根本冲到月球上了!但总不能一路跟下去,要是人家起疑报警上了新闻,事情就大条了。于是男主角想了一个非常烂的点子:假装喝醉酒。然后一个没有醉的醉鬼就歪斜着脚步,跟踪在正妹香车的后头,一面还科科笑。香车里的妹子见状,不断骂着:“那个死阿宅,实在太夸张了!太超过了!太变态了!”没想到这位男主角听到之后还沾沾自喜。客倌们,这可是宋朝人干的事!封之为宅王,一点都不为过。

词的地位在北宋不甚高,几乎被视为游戏之作,像是留有不少作品的钱惟演,曾正经八百地说:“我坐在书桌前读的是经史,躺在休闲椅上读的是小说,上大号的时候才会读小词。”可见文人对词的态度是又爱又恨。不过,词的内容相对非常多元,没有极限!要说是宋代脸书一点都不为过。许多文人不为人知的一面,一不小心就会在写词的时候“自爆”,像是黄庭坚的“奴奴睡,奴奴睡也奴奴睡”(妹子妳好好睡、安安睡、好好睡呀睡香香)。当然,这些作品通常都被归类为格调低、没有内容的淫词,但也真实反映文人私生活可爱的一面。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