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娶18岁妾、别人的小三被赶他写词挽回…宋代风流种张先,一首经典吟出最浓爱恋

Apr25

80岁娶18岁妾、别人的小三被赶他写词挽回…宋代风流种张先,一首经典吟出最浓爱恋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步帐摇红绮。晓月堕,沉烟砌。缓板香檀,唱彻伊家新制/怨入眉头,敛黛峰横翠。芭蕉寒,雨声碎/镜华翳。闲照孤鸾戏。思量去时容易。钿盒瑶钗,至今冷落轻弃/望极蓝桥,但暮云千里。几重山,几重水。

──张先〈碧牡丹.晏同叔出姬〉

01_conew1.jpg

明月西沉,房间内香烟袅袅,你家的侍儿走出红色的帷幕,手拿起檀板,轻缓地唱遍你写的每首新词。她的眉头深锁,心中带着怨,窗外寒冷,连滴在芭蕉上的雨声都细细碎碎。

现在尊夫人将她赶出门去,连她化妆的镜子都被冷落。她孤零零一个人,顾影自哀。你打发人家走是多么简单容易呢。甚至连她的化妆盒和钗钿都被抛弃。现在她已经走远了,再也难寻。眼睛所看到的只是蓝桥远处,以及千里沉霭的暮云。试问你和那位侍儿,现在又隔了几重山,又隔了几重水呢?

宋代士大夫的“怕太太”风气

宋代虽然男尊女卑,但很多士大夫还是很怕老婆。宋真宗时的宰相王钦若,因为长得矮小,颈上又有疣,当时的人都称他为瘿相。他虽位极人臣,却很怕老婆。他妻子性格剽悍又爱吃醋,常常对王钦若拳打脚踢。别说娶小老婆,连家里的佣人都不敢用女的,惧内的名声满朝皆知。

如果家中养的妾儿太伶俐,讨人怜爱,也常让老婆有压力,惹得老婆不开心,同样很危险。

这首〈碧牡丹〉的词和曲,都是张先创作的。张先和柳永一样精通音律,他会自己创作曲子,词集也按照宫调编排,“以歌词闻于天下”,当时只有柳永有本事与他较量。

张先在晏殊担任礼部主考官时,和欧阳修同榜考中,和晏殊是师生的关系,但其实张先年长晏殊一岁。晏殊当西安太守时,特别聘请张先为通判(即副首长)。晏殊的词集《珠玉集》,书序也是张先写的,是宋人词集最早的一篇序文。每次晏殊举办宴会时,常常也是唱张先写的词。

别人的小三被赶正宫走,他作曲帮忙挽回

那么,张先为什么会创作〈碧牡丹〉这首歌呢?

原来,晏殊家里新来一位容貌出众、能歌善舞的侍儿,很受晏殊宠爱。晏殊每写一首新词,总让这位侍儿先唱上几遍,等张先来了再唱给他听,因此给张先留下美好的印象。

后来这位侍儿得罪了晏殊的妻子王夫人,被王夫人赶出家门,此事对晏殊来说稀松平常,反正官高位尊,再寻一位漂亮又能歌善舞的侍儿还不容易?

但是,与此事没有直接关系的张先,态度却完全不同。张先到晏殊家饮酒,不见侍儿出来唱歌,一问之下知道事情的经过,他当场就创作这首〈碧牡丹〉词,令歌妓唱了几遍,歌词打同情牌,描写侍儿被赶出去后孤零零一个人,顾影自怜,并要晏殊不用怕老婆,勇敢珍惜自己所爱的。甚至还开晏殊的玩笑说:“你打发歌妓走是很简单,但是以后谁来唱歌呢。”

听了张先的歌,唤起晏殊对侍儿的情思与回忆,晏殊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他自省自己实在不应该太怕老婆,轻易就把侍儿打发走,马上派人去赎回。

侍儿果真回来了,在酒宴上,晏殊说:“妳能回来,可多亏了这位张通判,还好他写下这样一首感人的词,妳看看,就唱唱它吧。”侍儿拿起了拍板,含着眼泪,唱起这首〈碧牡丹〉。

王夫人听了这首词,想到丈夫这么喜欢她,连张先都写词调侃了,再也不敢责怪侍儿,吃她的醋了。

爱情摆第一、80岁娶18岁妾,宋代风流种张先

张先原本就是个风流种,他曾经与小尼姑私下幽会,临别时写了〈一丛花〉词来抒发自己的情怀“无物似情浓”。张先认为世间万物没有什么比爱情还要浓郁,两人相爱就是要在一起。连无法相爱的小尼姑他都珍惜,世上没什么恶势力可以拆散相爱的两人。

张先是一位情词高手。他有名的三首词里都有“中”字,因此别人称他为“张三中”;但他自认另外三首含有“影”字的词更好,喜欢人家叫他“张三影”。

张先有一颗年轻热情的心,八十岁还娶了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妾。有次在家宴上,张先春风得意写下一首诗:“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本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爱开玩笑的苏轼也即兴附和一首:“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诗中以梨花颜色是白的,比喻白头老翁张先;海棠红艳,形容娇艳欲滴的美妾,戏谑他老夫配少妻。

张先因词太红,而得到两个雅号,“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即司长)以及“桃杏嫁东风”郎中。

宋祁当上工部尚书(今内政部长)时,特地拜访张先,并派人先行通报:“尚书想见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后来张先曾任职的浙江嘉兴官署,还特地在他写“云破月来花弄影”的地方,修筑了一座“花月亭”。

另一个雅号“桃杏嫁东风郎中”是欧阳修送他的。因为张先曾写〈一丛花〉词,其中有句“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意思是说,与其没完没了苦苦思念着远方的心上人,还不如桃花、杏花,它们还能嫁给东风,随风飘去。

这首词非常流行,连欧阳修都很欣赏,有次张先因事拜见欧阳修,欧阳修原本不认识他,一听说张先来了,忙迎上去说:“原来是桃杏嫁东风郎中来了,真是相见恨晚呀。”

擅长刻画男女爱恋,开创“男性口吻”的情歌

张先存词一百七十多首,词集就叫《张子野词》。他活到八十九岁,是个长寿的词人。他在词坛上最大的贡献,是使词的形体从简单的、篇幅较短,有如酒令的小令,逐步发展到节奏缓慢、字数较多、较难写的长调。如此一来,词中可以尽情描写都市生活,以及男女恋爱的心理刻画。

词原先都是男性文人写给歌妓唱的,所以歌词得假托女性的身分、口吻,词中第一人称都是女性,因此被称为“男子作闺音”,但是到了张先,以男性生活为题材的作品逐渐增多,扩展了词的写作范围。如他的〈苏幕遮〉:“莫讶安仁头白早。天若有情,天也终须老。”就是以第一人称男性的口吻,诉说与歌楼美人的分别使自己饱经风霜,连晋朝第一帅哥潘岳的头发都白了,老天如果有情,看到人们常常离别,一定也会衰老的。后来的柳永就在张先的基础上,也用第一人称男性的口吻来写相思别情,或用长调来写浪游他乡的离愁。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