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治经痛的 ... 这么少?女性常被忽视的医疗需求──《被隐形的女性》

Sep20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为什么治经痛的 ... 这么少?女性常被忽视的医疗需求──《被隐形的女性》

当一个医疗问题影响的人多半是妇女,或只影响女性,我们甚至不用花心力反省相关实验中为什么没有足够的女性参与者,因为根本没有相关研究。

以经前症候群为例,相关症状包括:情绪波动、焦虑、胸部变软、胀气、长痘痘、腹痛和睡眠困扰等,多达 90% 的女性有经前症候群,但长年来都没有人研究,甚至有一篇论文发现,勃起障碍的研究是经前症候群的 5 倍。

经痛、经前症候群困扰广大女性,治疗方式却让人无感?

市面上有很多治疗勃起障碍的药物,然而治疗妇女性经前症候群的药物却很少,而且有经前症候群的女性中,超过 40% 对现行治疗方式无感,甚至有些承受经前症候群的女性仍被施予 ... 切除术。这些症状让不少女性苦不堪言,甚至有人试图 ... ,但想研究的学者却无法取得经费,被赞助者以「经前症候群实际上不存在」为由拒绝。

至于经痛,也有多达 90% 女性为此受苦,根据美国家庭医师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Family Physicians),每 5名妇女就有 1名的日常生活受经痛影响。这种女生每个月都要经历的过程,被形容为「简直和心脏病发一样痛苦」。痛经如此常见,但不管妳多痛,医生所能做的或愿意做的处置可说少之又少。2007 年有份研究,少见的以原发性经痛为主题,研究人员申请经费时表示,原发性经痛的原因「甚少为人所知」,而且治疗方式「非常少」。现有药方都可能产生严重副作用,而且并非对所有女性都有效。

许多女性日常都为经痛所苦。pixabay

我常在半夜因经痛惊醒,一整天都只能以胎儿姿势倒在床上 ... ,当我为此去见我的医生(一名男性),他嘲笑了我一番,我多多少少是被他赶出门的,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曾为此向医生求助。

想当然尔,当我在 2013年读到一篇研究,看似已找到解决经痛之钥时,你们能想像我有多兴奋吗?女士们,请坐正聆听这个大好消息:一项双盲、随机、有对照组的试验指出,俗称威而钢的药物「西地那非」(sildenafil citrate)「能连续 4 小时减轻疼痛」,而且「没有明显的副作用」。想像一下我有多兴奋!

威尔钢是治经痛「神药」?但没人在意,实验胎死腹中

西地那非于 1989 年诞生,在1990 年代早期,它是以是否能用以治疗心脏病的前提进行试验,结果治疗心脏病的成效不佳,但有趣的是,受试者 ... 勃起的次数增加了——你猜得没错,此实验中所有的受试者都是男性。

根据年纪差异,约莫 5~15% 的男性有勃起障碍,而且 40% 的男性多少曾经历过类似问题,因此研究者急切地想探索这项药物的新功用。到了 1996 年,西地那非在美国取得专利,并在 1998 年 3 月取得食品药物管理局上市许可,这对男人来说,可谓皆大欢喜的结局。

大家熟知的「蓝色小药丸」。flickr

要是我们在试验中加入女性受试者的话呢?从 2013 年的经痛与威尔钢的研究即可看出端倪。这场试验由于经费用罄不得不中断,也就是说研究者的样本数不够大,无法断言这项假设的真实性,于是研究者号召「规模更大、时间更长的试验,最好采取多中心收案的研究」,进一步确认他们的发现。

然而,这样的实验迟迟没有发生。

理查.勒格罗(Richard Legro)医生是上述研究的主持人,他告诉我,他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申请经费 2 次,「以求推动实验时间更长、规模更大的研究,同时比较使用西地那非和非类固醇消炎药物的标准照护处置」;然而,2 次申请都遭卫生研究院拒绝,而且他 2次的申请都「被排在所有申请计画的后半段」,他的计画甚至没有受到检视。

男人并不在乎经痛,不然就是不理解,我需要的是一个只有女性成员的审查小组!

勒格罗告诉我,他收到的评论指出「审查者不认为痛经是优先的公众健康议题」,对方也没有「完全理解痛经试验的临床实验设计」。我问他,相不相信总有一天会取得经费,而他的答案是:「不会。男人并不在乎经痛,不然就是不理解,我需要的是一个只有女性成员的审查小组!」

为什么制药公司没有插手呢?这显然能为制药公司带来滚滚财源,真令人困惑。

事实上,这极有可能是又一个资料缺口造成的结果。勒格罗在一封电邮中告诉我,由于成本问题,制药业「通常不会投资由研究人士发起的计画」,特别当市面上已经有容易取得的学名药。这就是资料缺口作梗的结果:研究痛经的研究本来就很少,因此制药公司不确定这样的药物会带来多少收益,以致他们难以下决心出资支持相关试验。决策人士不是女性时,更容易出现这样的状况。

勒格罗也暗示,也许制药公司不希望承受以女性为实验对象的风险,万一结果无效的话,恐怕也会影响男性使用西地那非的意愿。简而言之,看来制药业并不认为这是能赚进大钱的商机。于是,女人只能继续每个月饱受经痛折磨。

经费审核小组多为男性,压缩妇女疾病研究空间

男性为主的经费审核小组,可能也解释了为什么治疗 ... 失能的药物少得可怜。每天,世界各地都有 830 名妇女因妊娠和生产引发的并发症而死亡,在某些非洲国家,妇女因生产而死亡的数字,比伊波拉病毒大爆发的死亡人数还高。这些死亡案例中超过一半都是 ... 收缩问题,通常是因为收缩太弱,导致产妇无法顺利生产。

对宫缩不够强、生产困难的产妇来说,唯一的医学治疗方式就是注入催产素,但这么做只有 50% 的成功率,若催产素发挥效用,产妇就能继续进行 ... 分娩,然而当催产素失效,产妇就得进行紧急剖腹手术。英国每年有 10万次紧急剖腹产,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宫缩不足。

... 收缩太弱就会导致产妇无法顺利生产。pixabay

目前,我们并不知道催产素对哪些女性无效,这显然不该发生。所有产妇都必须先试过催产素,即使催产素毫无效用,产妇们也只能心惊胆颤地等待。

我的朋友就在 2017 年经历了这样的事,她在医院足足承受了 2 天痛彻心扉的剧痛,而且大半时间只能独自面对,因为医院要她的伴侣回家等待,然而她的 ... 颈只开了 4 公分,最终医护人员进行了剖腹产,她顺利产下婴儿,然而整个过程令她深受创伤。生产后过了几周,她仍会突然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仿佛再次重回恶梦,她说起那些体内检查和手续,形容它们像是暴力攻击,实在残忍透顶。

然而,说不定这一切都可以避免?要是医护人员一开始就知道她终将进行剖腹手术,情况会不会大不相同?

2016 年,英国利物浦大学细胞与分子生物学教授苏珊.瑞伊(Susan Wray)在英国生理协会(Physiological Society)发表演说。苏珊也是利物浦妇女医院顺产中心(Centre of BetterBirth)的主任。她解释,近年的研究揭露,宫缩太过微弱、难以顺产的产妇, ... 肌的血液偏酸( ... 肌是产生收缩的部位)。血液愈酸,产妇必须剖腹产的机率愈高,因为催产素对血液酸度偏高的女性无效。

英教授发现小苏打+催产素,可降低剖腹产机率

但苏珊不只想明白如何预测产妇需要剖腹产的机率,她希望进一步避免剖腹产。在她的主持下,加上同事伊娃.韦柏格—伊泽(Eva Wiberg-Itzel)的协助,展开一项以宫缩乏力的女性为对象的随机对照实验。一半产妇使用了常见的催产素;另一半产妇使用碳酸氢钠(又称小苏打),1 小时后再使用催产素。结果十分显著:只用了催产素的孕妇中,67% 以 ... 分娩,但在 1 小时前先服用碳酸氢纳的孕妇,多达 84% 得以进行 ... 分娩。

瑞伊指出,碳酸氢钠的分量并没有依体重和血液酸度调整,而受试者也只使用 1 次。因此,说不定有人体内的碳酸氢钠还没有完全发挥功效,有可能达成更好的效果。

每年都有上万名妇女进行剖腹产,这项研究的发现足以让她们避免事实上毫无必要的手术,更别提能为英国国民保健署省下大笔经费。在那些剖腹产手术风险很高或者难以施行的国家,这项研究有助于挽救难以计数的生命,千万别以为只有在低收入国家,剖腹产才是高风险的手术:在美国,要是妳是黑人孕妇,妳的风险就够高了。

剖腹产手术风险很高。pixabay

已开发国家中,美国产妇的死亡率最高,但非裔妇女面临的风险最大。世界卫生组织估计,美国黑人孕妇及产妇的死亡率,和墨西哥或乌兹别克等低收入国家的孕产妇死亡率不相上下。整体而言,美国黑人妇女的健康状况远比白人妇女差,但在孕期与儿童照护的差异更令人怵目惊心:美国黑人妇女因妊娠及生产相关病症死亡的机率,比白人妇女高 243%。其中原因绝不只是因为非裔美国人通常比较贫穷。

一份研究分析了纽约市 2016 年的生产病例,发现「有大学学位的黑人孕妇在地区医院生产时,出现严重怀孕或生产并发症的机率,远高于高中学历的白人孕妇」。就连享誉全球的网球巨星小威廉丝(Serena Williams)也无法幸免:2018 年 2 月,她表示自己差点死于紧急剖腹产手术。美国黑人妇女剖腹产的机率比较高,而康乃狄克大学 2015 年的一项研究指出,就算控制社经地位,黑人产妇在术后 1 个月内重回医院的机率,也比白人产妇高 2 倍。苏珊的研究很可能是这些妇女的福音。

不幸的是,我们恐怕无法在近期见证她的研究成果。当苏珊发现英国医学研究 ... 会(British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提供经费给那些会帮助中低收入国家的研究计画时,她决定申请。然而,尽管她提供充分资料,指出 ... 收缩乏力的危险,她的计画申请仍旧被拒绝了。

他们说,她的研究「优先性不足」,因此,目前对宫缩乏力的产妇,我们仍只有一种解决办法,而且它发挥效用的机率只有一半。苏珊说,相比之下,市面上有多达 50 种治疗心脏衰竭的药物。

医疗体系让女性失望的种种证据,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尽管女性占世上一半人口,但人们不重视她们的生理结构、症状与疾病,总是敷衍了事。没有人相信她们的痛苦,甚至完全忽视。这是资料缺口造成的结果,同时也是大部分人心中依旧坚持的信念导致;即使我们已有了那么充足的证据,他们仍相信人类的预设值是男人。这绝非事实。也许这听来有点多余,但男人就只是男人。所有从男性身上搜集的资料,并不代表也不适用于女性,也不该被套到女性身上。我们必须在学术研究与医疗实务上掀起一场革命,而且老早就该开始了。我们得训练医生倾听女性,他们必须承认自己未能正确诊断女性的症状,并非是因为她们说谎或天生歇斯底里;真正的原因可能存在于他们知识中的性别资料缺口。是时候了,别再敷衍女性,让我们开始拯救她们的生命。

──本文摘自《被隐形的女性:从各式数据看女性受到的不公对待,消弭生活、职场、设计、医疗中的各种歧视》,2020 年 7 月,商周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