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狂牛症惊悚谣言,催生英国科学媒体中心│科学家与媒体的桥梁(一)

Sep21

消灭狂牛症惊悚谣言,催生英国科学媒体中心│科学家与媒体的桥梁(一)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消灭狂牛症惊悚谣言,催生英国科学媒体中心│科学家与媒体的桥梁(一)

编按:充斥在新闻媒体或社群上的伪科学谣言,或似是而非的「新发现」,通常都以夸张耸动的标题吸引读者的目光,并让多数人深信不疑。谁能担任这个破除迷思的角色,成为科学家与媒体传播间的桥梁,为阅听者导正视听呢?这一系列文章,将介绍英国科学媒体中心(SMC)如何运作,打击新闻上的伪科学、假讯息。

伪科学与谣言终结者──英国科学媒体中心

英国科学媒体中心(Science Media Centre,简称 SMC)的名气,远不如原生于英国、赫赫有名的电视台 BBC,也不如英国《卫报》(The Guardian)那般举世所知,甚至,英国社会上的普罗大众也不一定知道,英国 SMC 在许多重大新闻事件上所扮演的关键角色。

SMC 的 logo。 SMC 官方推特

唯有当科学家有良好的媒体沟通能力,媒体才能报导更好的科学新闻。

国际权威的科学期刊《自然》(Nature)在其深度报导中,以<关注的焦点>(Centre of Attention)为题介绍这个成立于 2002 年、在科学新闻上无役不与的「科学媒体中心」,以及其中的灵魂人物费欧娜.福克斯(Fiona Fox)。

既是中心主任亦是创始人之一的福克斯,在文章、访谈与报导中谈及科学与媒体传播时,常提到「唯有当科学家有良好的媒体沟通能力,媒体才能报导更好的科学新闻。」[1]并以此为中心运作宗旨,致力于提高新闻中的科学知识含量,兼顾科学报导的正确性与即时性。

吃牛肉传播狂牛症?谣言催生英国 SMC

英国 SMC 的催生期,正是狂牛症肆虐英国,各报头条充斥各种传闻的 2000 年。俗称为狂牛症的病症,在学理上称为牛海绵状脑病(Bovin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y,BSE),病源是牛只染色体中的变异普昂蛋白质(prion protein),造成牛只的脑神经结构会退化如海绵一般且近百分百致死,且具传染性。1986 年在英国确认第一起牛只病例后,媒体争相报导,然牛只疫情持续扩散。

1990 年 5 月科学家出来呼吁,因其具传染性与百分百的致死率,应全面扑杀英国牛只。同月,英国农业部长召开记者会,宣称牛肉是安全的,并让记者拍摄他 4 岁女儿大口咬下牛肉汉堡的画面。[2]

1992 至 1993 年间,染病牛只到达高峰,接着便传出4位畜养牛只的农场主人,因罹患中枢神经系统病变的新型库贾氏病(variant Creutzfeldt-Jacob Disease,vCJD)而死亡。 吃牛肉会致死的谣言不胫而走,而「盘子里的食物会杀人」如此令人难以抗拒的新闻讯息,终于蔓生至家家户户,英国社会无人不对此恐慌。

名嘴、政客抢尽版面,专业科学家的声音呢?

狂牛症事件中,台面上却鲜少有研究普昂蛋白质科学家的声音,倒是政治人物、媒体名嘴、各级 *** 官员的「专家意见」占满版面。

所以到底吃牛肉会不会致死?

没有专业人员亲上火线回答,在这样的媒体环境下,这谣言渲染成人人闻之色变的「事实」。然而,2000 年英国农业部所发表的狂牛症报告明确指出 [3],虽在小鼠上确认新型库贾氏病,是由造成狂牛症的普昂蛋白质而导致,但在人类身上还不能直接确认其因果关系

以当时的科学证据,只能确认人类所患之罕见新型库贾氏病与狂牛症有关,因为这些患病的人曾暴露于高风险环境从 1990 到 2017 这 28 年来,英国库贾氏病的统计上,只有 178 人可确认死因或其可能死因为新型库贾氏病;而 1990 到 2000 年的累积人数,是 80 人 [4]。但这一统计数据与 *** 报告,完全不能消减英国社会对吃食牛肉的漫天恐惧,于是狂牛症事件重创英国畜牧业,灾情更扩及整个欧洲。

重建大众对科学家与媒体信任,英国SMS诞生

事实上,狂牛症事件不仅重创畜牧业,更凸显失能的 *** 治理,并深深破坏了民众对 *** 、专家、科学与科学家的信任。

这年,在英国皇家科学研究院(Royal Institution)主任、牛津大学知名神经科学家苏姗.格林菲尔德(Susan Greenfield),和科学部长森士伯立勋爵(Lord Sain *** ury)的号召下,科学界具显赫研究成果的科学家,与资深媒体编辑和记者纷纷响应,组成 SMC 创立之咨询委员会,花了近两年时间,确立英国SMC的定位与角色。

2002 年,旨于重建大众对科学家与媒体信任的英国科学媒体中心,正式成立。

狂牛症事件重击畜牧业,更凸显 *** 失能,并危急民众对于 *** 、专家、科学与科学家的信任。 pixabay

快速转介科学家,与媒体配合破除谣言

英国 SMC 在成立之时虽有明确任务,但是怎么达成目的、该怎么进行,仍然缺乏明确的路径。福克斯在英国 SMC 成立十周年所写的文章中回忆到,那时关切科学在新闻媒体传播呈现的各方专业人士,纷纷给予意见,表达对中心应如何运作的想法。她举例,当时顶尖科学家的建议包括「应该专注于推进园艺计画中的科学」到「作为世界各地科学家参访英国的接待中心」都有。

经过一轮拜访、讨论与媒体观察,英国 SMC 确认它的功能应补足科学家与媒体关系之中,最缺乏的一块:有效沟通

补足科学家与媒体关系之中,最缺乏的一块:有效沟通。 pixabay

运作 16 年至今,英国 SMC 的专家资料库中已有约 3,000 位科学家,固定为其撰写科学新知(或研究报告)的短评与新闻回应,以呈现多元的科学家观点。若因混沌不明的科学事实未能厘清而产生重大争议,英国科学媒体中心会第一时间亲上火线,邀集专家召开记者会,澄清新闻上的科学谬误。

科学家提供正确知识,媒体进行专业转译

英国 SMC 所扮演的角色,是科学家与媒体的媒合者。说来轻松,却因科学与新闻专业在各自的养成过程中多有差异,虽可说关注的面向都是呈现真相,但是探求真相与呈现的方式却大相径庭。英国 SMC 一方面与科学家沟通,指出公共领域若缺乏真正的科学证据与论述,不仅无助于公众讨论,长久下来更可能危害社会凝聚力;公众愈轻忽科学,也愈可能影响科学社群的研究经费来源。

另一方面,英国 SMC 与传播媒体沟通,指出科学证据的产出、呈现方式的理解门槛虽然高,但却能有效提供掌握问题的背景知识,因此得透过传播媒体的专业转译能力,艰涩的科学知识才有可能为大众所接受。

英国 SMC 的每日工作重点,便是整理科学家提供的最新研究期刊成果的短评(roundups),如此一来,读者或媒体便能透过科学家的解读,正确传递此项研究的发现与限制,不会在引用时因不解而夸大,而媒体也常引用此类短评来补充事件的背景知识;二来,希望能呈现相近领域专家,在相同研究上的不同观点,这些观点不仅可能有所出入,甚至可能相左,这也反映出科学社群惯常的辩论。

若粗略回顾那似乎是线性发展的科学进程,事实上是时经多年、多个团队实证研究彼此冲突的结果,再不断经由科学方法来回否证、累积而成。

黄金三招:即时回应、开记者会、事实查核表

为了做好科学传播,英国 SMC 有三大重要行动,其一便是在重大事件登上头条后,展开「即时回应」(rapid reaction),邀请该领域的专家出面澄清新闻谬误,以书面解释目前科学发展所能提供的知识背景;其二行动,是召开记者会(briefing),邀请专家提供科学新闻事件的口头简报。记者会又分为两类,一是解释事件背景及其影响(background briefing),二是发布新的科学研究(news briefing);其三行动,是即时整理出专家回应该事件所能提供的事实查核表(factsheets),并在专家同意之下,提供联系方式以供媒体朋友获得第一手正确讯息。

可以想见这任务难关重重,对于科学媒体中心来说,最艰困的任务莫过于在对的时间点、对的题目上,找到对的科学家。什么是对的科学家?那不只是这位科学家的研究主题相符,更是他有意愿与信任的媒体接触,且有能力清楚解释科学证据,让媒体能从中吸收正确资讯,促成有力的报导。

最重要任务:破坏谣言,阻假消息流窜

最后一项任务也是英国 SMC 最热中的,便是破坏谣言(crap busting)。英国 SMC 在和科学记者建立信任关系之后,会主动提供可攻破科学假新闻的资料,以及可联络之专家,让谣言在足够证据下,被即时破坏,防止假消息进一步流窜。

例如说曾有新闻指出西洋菜(watercress)可以降低罹癌风险,英国 SMC 便找到世界首屈一指的癌症科学家,计算出若要用西洋菜抵抗癌症,得吃上很多吨的西洋菜才能有效,虽然此新闻仍登上报纸,但英国 SMC 所提供的资料,能让读者保有足够的怀疑心,不致轻信。

如何说服科学家面对媒体?挑战接踵而来

对科学家来说,在新闻热点上为科学研究挺身而出,面对可能抱持敌意的阅听众,那要承担的学术风险、耗费的精力与牺牲的时间,都难以估量。英国 SMC 是如何说服科学家面对媒体?在基改作物、MMR 疫苗是否会导致自闭症的争议上,又是如何踏浪而行?批评者是如何看待貌似「仅以科学意见为尊」的英国 SMC?英国 SMC 又是如何回应?

下一篇,会以几个案例来爬梳这些年英国 SMC 所经历的大小战役,以及在光环之外,又是如何饱受批评。

透过传播媒体的专业转译能力,大众才可能接受艰涩的科学知识。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