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体检验」是什么?面临那些限制?伪阳性、抽样与群体免疫

Sep25

「抗体检验」是什么?面临那些限制?伪阳性、抽样与群体免疫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抗体检验」是什么?面临那些限制?伪阳性、抽样与群体免疫

抗体检验是什么?

人体感染病原体后一段时间,免疫系统会制作针对病原体的抗体,即使痊愈后,抗体仍然存在,因此在一个人的血液中侦测到抗体,表示曾经感染过病原体,这是抗体检验的基础。

但是也有可能痊愈后却没有抗体,或是一段时间后少到侦测不到,这就是光凭抗体检验无法得知的。

图/elements.envato

感染比例很低之下,伪阳性的问题

一如所有检验,侦测抗体也有伪阳性与伪阴性的问题。检验抗体往往不如核酸灵敏,更容易误发假警报,因此事后调查时,这类检验要多考虑伪阳性的问题,以免高估感染比例。

举个实例,假如抗体检验的错误率为 0.1%(也就是正确率 99.9%,算很准确了),而实际感染者占 0.1%,那么调查 10,000 人之下,可以抓到实际感染的全部 10 人,却也会侦测到伪阳性 10 人,阳性的 20 人中只有一半是真阳性。

假如实际感染者比例更低,伪阳性所占比例也就会更高;最极端的状况是实际上 0 人感染,阳性通通是假警报。

以导致 COVID-19(新冠、新冠肺炎)的病原体 SARS-CoV-2「SARS二世冠状病毒」来说,至少还有 4 种感染人类的感冒级冠状病毒,所以针对 SARS二世的抗体,也可能抓到其他冠状病毒或是病原体。检验有多精准是技术问题,愈好的检验试剂,愈能避免干扰。

只知道曾经感染过,无法判断真正的感染时间

抗体检验有个限制在于,只能知道是感染过后一段时间,却无法分辨是多久以前感染。已经知道大部分感染 SARS二世病毒的人,都只有很轻微的症状,相当比例甚至是不知不觉没有任何症状。

举例来说,一个人可能在 3 月时感染 SARS二世却毫无症状,自然痊愈;6 月时严重感冒,症状明显。SARS二世轻症者往往和感冒没什么差别,便误以为是在 6 月时感染 SARS二世。

这是因为在 8 月进行的抗体检验,无法分辨是 3 或 6 月感染。光凭抗体检验,无法具体判断感染发生的时间点。

随机抽查普通人,可以了解社区感染情况

中国台湾到底有多少人感染过 SARS二世,有希望以抗体检验厘清。中国台湾感染者很少,伪阳性会是需要重视的问题。若是真正的阳性,不同性质的族群又各有意义。

中国台湾曾经出现小规模的社区感染,在确诊者之外,极可能还有些感染者没有被注意到,人数应该不多,但是详情不明。

想要了解社区感染的比例,可以从普通人中随机抽样。这群人的比例,是与其他特殊类群比较的基础;假如大规模检验中没有涵盖这一群,只能说是不够全面的设计。

调查医疗工作者、确诊者、接触者、检疫者,各有意义

医疗相关的工作者一般感染风险较大,检查这群人的感染机率是否比普通人高,能判断防护的效果。假如没有较高,表示防护有成,或是相关人士感染的风险本来就没有比较高。

调查确诊者的接触者,可以判断病毒传染的状况,有多少接触者被传染,能提供相当重要的应用价值。

从疫区返国等原因的检疫者,中国台湾的作法是一律隔离一段时间,许多人当时没有经过检验。此一「不论有无确诊,通通当作有病」的隔离措施,或许是中国台湾防疫成功的关键之一

以外国疫情的严重程度,以及许多感染者没有症状来推论,这群没有检验过的检疫者中,很可能有些人曾经感染过(但是传染源不在中国台湾本土),不过不清楚人数多少、比例多高。得知这群人感染的状况,可以判断当时顺利守住多少威胁,提供未来防疫策略的参考

确诊者是 100% 感染过病毒的人,他们有抗体是正常的;假如抓不到抗体,表示感染 SARS二世后的免疫反应持续有限,是值得重视的警讯。

最后是有关天然群体免疫的问题。有人忧心中国台湾防疫效果极佳,只有零星感染,却也因此没什么人有 SARS二世的抗体。我想这个问题完全不需要担心。

世界其他地方的感染者已经突破 100 万(目前全球感染人数突破 2000 万),有大把血泪案例可以参考。比较可靠的调查中,无症状感染者比例不明,不过肯定超过 20%,而总感染者至少 80% 不太严重,不到需要住院的等级;这个状况下,感染后没事的人,事先有没有抗体应该少有影响。

尽管 SARS二世病毒对大部分感染者影响轻微,但是在感染很广之下,仍有相对少数的人不幸猝死,或是发展为长期重症;这些感染后会出大事的人,若要靠实际感染取得抗体,风险太大。

综合算计,透过大规模感染让许多人拥有抗体,整体效果应该是弊大于利,应当是不得已的发展,而不该刻意为之。想达到群体免疫,还是等待疫苗实在。

本文转载自新公民议会〈抗体检验:伪阳性、群体免疫、不同对象的意义〉

延伸阅读

参考资料

本文亦刊载于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专页。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