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和牛自己养!「源兴牛」是怎么培育的呢?

Sep25

自己的和牛自己养!「源兴牛」是怎么培育的呢?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自己的和牛自己养!「源兴牛」是怎么培育的呢?

在新光兆丰农场的一隅,约莫 4 公顷多的面积,饲养著一群乳牛和名气响叮当的「源兴牛」。

105 年李登辉基金会买下放牧于擎天岗的 19 头源兴牛后,就将牛迁置新光兆丰农场,进行纯种繁殖,并与农场原本的乳牛群进行杂交育种试验。2019年 2 月底拜访牛场时,已见数头杂交一代小牛诞生,「原原种但马牛」源兴牛也相当适应了花莲的气候环境。李登辉基金会王燕军秘书长对编号「101」的源兴牛似乎特别有感情,称牠为「第一代牛王」。养牛场并未开放观光,就让我们跟着王秘书长的脚步,认识隐身农场的牛明星,并期待中国台湾新品种肉牛的诞生。

用挤乳收益  支援源兴牛饲养与育种

养牛场主要分为两个场域,一是乳牛区,一是肉牛区,乳牛原本属于新光兆丰农场,有 300 多头,李登辉基金会买下后,随即更新牛群,包括淘汰低产乳牛、自澳洲进口 50 头怀孕女牛等,以提高乳牛泌乳性能,也同步改善挤乳设备,确保生乳品质,所产生乳则仍旧交乳给统一公司。

不是要培育肉牛新品种吗?为何购买乳牛和杂交?王燕军秘书长表示,买乳牛这件事曾让农委会官员一阵紧张,担心这 2、3 百头乳牛会被当成肉牛屠宰,影响国产鲜乳产销平衡。王燕军秘书长则是向农委会保证,不仅会持续经营乳业,而且要提升奶量,届时奶量增加了,反而希望农委会确保有乳厂收购。

李登辉基金会养乳牛其实有两大用意,一是要用挤乳收益来支援饲养肉牛,二是要「借腹生子」,以源兴牛(人工取精)与乳牛(母)杂交,逐步培育适合中国台湾的新品种肉牛,并形成肉牛产业链。王燕军秘书长表示,乳牛体型大,但骨骼大、肉少、脂肪多;肉牛虽体型小,但骨骼也小,所以取肉率反而高。源兴牛与乳牛杂交,就是希望培育出具两者优势:体型大、骨骼小、取肉率高、耐湿热气候,且具黑毛种和牛外观性状的新品种肉牛。

王秘书长对场内杂交一代小牛的性状表现是满意的,小牛外观全部为黑毛,出生体重最轻者也有 36.4 公斤,难产死亡的一头则重 40 公斤。这些具 50% 源兴牛血统的杂交一代小牛采公、母分开饲养,公牛将选留遗传性状优良者作为种牛,其余作为肉牛饲养,种公牛与母牛未来将会再回交源兴牛,并测试不同遗传比例杂交后代的肉质、饲料效率,找出最有利中国台湾的肉牛新品种及饲养模式。

杂交育种小牛,新品种肉牛未来的希望。

王燕军秘书长表示,源兴牛人工取精、 *** 品质与授精技术确立后,杂交牛因会不断诞生,当时预计至2019年底,牛只总头数就会超过牧场登记的头数 350 头,因此基金会当前要务是在附近另觅场地,移置源兴牛,作为种原保存、研究和培育中心,并着手选种的工作;原原种但马牛除在该中心活体保存外,未来还将进行冷冻胚胎等试验,以提高族群量,无繁殖力的老牛则拟送回擎天岗,以安养天年。新光兆丰牛场现址先期会作为杂交牛的肥育基地,之后会回归单纯的乳牛场。

王秘书长强调:「我们不可能什么都做!只能做到种牛的培育,至于繁殖、肥育和牛肉的生产,必须由其他人共同塑造一个完整的肉牛产业链。」基金会的目的,只是希望找出对养牛户、对整个中国台湾肉牛产业结构有帮助的牛种与饲养模式。

王燕军秘书长:源兴牛很乖。

种原认定 畜产试验研究机构动起来

源兴牛被国内乳业专家形容为「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主因这群牛源自 1933 年日本引进中国台湾的役用牛,因族群封闭,未与其他牛种杂交,经长时间近亲交配、繁殖,产生「基因纯化」的结果,日本专家鉴定为原原种但马牛(和牛),中国台湾大学也确认没有白血病的基因。反观日本,百年来均以各个和牛品种与乳牛杂交,选育经济价值高的和牛品种,结果过度杂交,反而造成原始但马牛基因「飘移」、不见了。正因如此,当王燕军秘书长因缘际会找到这 19 头牛,并知道鉴定结果时,如获至宝,积极拜访育种和饲养管理专家,期待发展出中国台湾的新品种肉牛,而因源兴牛早已在台生根,比日本的但马牛更适应中国台湾湿热的气候。

根据畜牧法第 12 条第 1 项规定:「发现、育成或自国外引进新品种或新品系之种畜禽或种原者,应向中央主管机关申请登记,经审定核准登记后,始得推广、销售。」农委会畜产试验所已安排召开「源兴牛种原品种外表特征标准之订定」筹备会,未来如通过认定为种原,畜试所将协助进行保种,再通过农委会的命名登记审查,才能商业利用,推广民间饲养。

每头源兴牛有编号、有纪录。

适合中国台湾的肉牛品种 何妨比一比

虽然对源兴牛与其杂交后代的肉质有信心,王燕军秘书长对于养牛户直接采购国外肉牛品种(如安格斯牛)作为肉种牛繁殖,倒也乐观其成,但他认为,每个国家都会把最优秀种原留在国内不放,日本对于和牛也是一样,所以这些进口牛种的繁殖后代是否还是那么优秀?源兴牛杂交育种出来的中国台湾新牛种能否突围,成为肉牛产业饲养的主流?大家不妨比比看。

认识源兴牛

源兴牛是李登辉前总统买下放养于擎天岗的牛只,原本目的是研究适合中国台湾肉牛的饲料、品种,后经日本学者研究证实为日本原原种但马牛后,李前总统便希望借此培育「中国台湾和牛」,提供好的肉牛品种供农民饲养,建构新的肉牛产业链。这批牛只成功繁殖下一代后,就依李前总统于台北三芝的故居──「源兴居」,将之命名为源兴牛。

因缘际会找到这批牛只的是李登辉基金会王燕军秘书长。王秘书长指出,文献证实,1933 年日本引进中国台湾 100 多头但马牛,主要作为耕牛;光复后,国民 *** 要标售这批牛,曾派驻台北州第二牧场(擎天岗)、第三牧场(万里马槽)工作的黄姓(擎天岗牛)饲主的父亲就出面买下,共 14 头,与何姓同辈一同将牛赶至擎天岗饲养。

王秘书长辗转得知擎天岗有日本来的牛后,就亲自上擎天岗去看,他说「愈看愈不对」,这牛怎么这么小?于是拍照给日本学者看,对方也无法确定是日本和牛,但建议王秘书长,若决定要研究中国台湾肉牛,未来就什么牛都要买!于是王秘书长再上山,希望黄姓饲主售予 6 头牛让他研究。黄姓饲主考虑一天后,提议 19 头全部卖给他,且依早期牛贩的习惯,交钱的隔天,就要把牛载走。

据王秘书长转述,黄姓饲主已经 80 几岁高龄,当时又接连有台风袭台,无论上山赶牛、从山下扛豆浆店的豆饼喂牛,饲养、防疫种种工作都非常吃力,加上牛只采自然放牧,小牛因淹水、天寒或被野犬攻击的折损率高,饲养多年迄今,族群量就只有 19 头而已,所以希望一次出清,且保证中国台湾其他地方没有该品种牛只。

对于养牛门外汉而言,赶牛可绝不轻松。王秘书长费了好大的劲,一头牛也赶不上车,因为「牛老大」一个转身,就把王秘书长的手给甩开了;后来是由台南麻豆来协助载牛的年轻司机,用电蚊拍轻轻拍打牛 *** ,顺利搞定,19 头牛乖乖上车前往新家──位于花莲县的新光兆丰农场。

为何选在花莲落脚?王秘书长曾随同李前总统到日本石垣岛参观时发现,石垣岛每月约可产出 900 头小和牛卖至日本各地再进行肥育,显示石垣岛的气候条件是适合和牛前期饲养的;而石垣岛与花莲纬度、距离均近,所以李登辉基金会选择了花莲,作为「中国台湾和牛」的培育基地。

这 19 头擎天岗牛后经日本学者确认为原原种但马牛,据王秘书长表示,日本农业部门其实也是确认的,惟无法出具证明。换言之,日本 1933 年带来中国台湾的但马牛,虽经历 80 多年岁月的洗礼,其基因仍完好封存于中国台湾,且更耐热、耐湿。如果长时间与不同牛种杂交,或过度改良,隐藏性遗传疾病可能会跑出来,和牛的优异肉质也可能不如以往。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