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第一好汉是谁?为什么在金圣叹眼中李逵才是?

Feb27

梁山第一好汉是谁?为什么在金圣叹眼中李逵才是?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梁山第一好汉是谁?为什么在金圣叹眼中李逵才是?

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带来梁山第一好汉是谁?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梁山一百单八将,谁才是第一条好汉?这个问题可能很多人心中的答案都是一样的:除了花和尚鲁智深鲁大侠,谁还配担当此项殊荣?

梁山第一条好汉是鲁智深,这一点得到了绝大多数外国人的认同,这一点从《水浒传》那五花八门的译名中就能看得出来: 《强盗与士兵》《中国的勇士们》《四海之内皆兄弟》《沼泽地》《花和尚鲁智深的故事》《一个中国巨人历险记》。

在笔者看来,《沼泽地》这个译名最贴切,可以理解为有诗意,也可以理解为很恐怖,甚至可以理解为富有哲理的暗示。但是在明清两朝,很多人都不认为鲁智深是梁山第一条好汉——这可能跟历史环境有关:当时的人们更希望出现像武松李逵那样杀官殴吏的反抗者。

认为鲁智深不如武松和李逵的,以金圣叹为代表人物,他首先说鲁智深远远不如武松:“论粗卤处,他也有些粗卤;论精细处,他亦甚是精细。然不知何故,看来便有不及武松处。想鲁达已是人中绝顶,若武松直是天神,有大段及不得处。”

金圣叹这个人,是极具反抗精神的,他自己最后也被官府捉去砍头示众了。因为对当时的环境极其不满,金圣叹渴望身边也有像武松那样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好汉:血溅鸳鸯楼,张都监、张团练被武松一刀一个,杀得多么酣畅淋漓!

金圣叹把武松奉为天神,但却没说武松是梁山第一人,因为在金圣叹眼中,李逵才是梁山第一条好汉:“李逵是上上人物,写得真是一片天真烂漫到底。看他意思,便是山泊中一百七人,无一个入得他眼。《孟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是他好批语。”

不管金圣叹口中的这个“他”是李逵还是施耐庵,“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李逵,都是梁山第一条好汉,因为能做到这三个“不能”,那简直就是圣人了。在很多人看来,神佛都是不如圣人的——即使鲁智深是佛、武松是神,都不如李逵李大圣人。

但是把李逵排在第一位,让武松鲁智深分列二三位,这一点笔者万万不能同意,因为在笔者看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三条李逵都没做到,甚至可能是反其道而行之。

首先咱们来看李逵是否富贵不能淫

我们细看《水浒》原著,就会发现李逵也是一个官迷。他之所以被宋江收买,贪图的就是宋江许给他的富贵,真正在梁山上大喊大叫要做官的,还真就李逵这么一个。

李逵想做官,简直是想疯了。他刚一上梁山,座次还没排定,他就开始做将军梦了:“晁盖哥哥便做大宋皇帝,宋江哥哥便做小宋皇帝,我们都做将军。杀去东京,夺了鸟位,在那里快活,却不好?不强似这个鸟水泊里?”

称梁山为“鸟水泊”,以“将军”身份分配“皇帝”之位,这种事情也就李逵能干得出来。

李逵是一心想做官的,因为做狱卒只能欺负毫无还手之力的囚犯,而当了朝廷命官,开牙建府起居八座,那可威风多了。

咱们接下来再看李逵是怎么忽悠他母亲的:“铁牛如今做了官,上路特来取娘。”

李逵之所以假称自己当官,是因为他知道“盗贼”的身份并不光彩,在他的潜意识里,只有升官发财才能光宗耀祖。

在梁山一百单八将里,招安之前就过了一把“官瘾”的,只有鲁智深一人,但是他当的那半天县令,可并没有为民做主干好事(电视剧把他洗白了),而是上演了一出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在李逵板斧威逼下,两个小牢子(原来还是李逵的同行)假扮斗殴双方,跪在地上听了李逵的判决:“这个打了人的是好汉,先放了他去。这个不长进的,怎地吃人打了,与我枷号在衙门前示众。”

李逵做出这样的判决,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他不读书不识字不懂法,若干年后科举出身的通判提刑们,判决书写得比李逵还奇葩:“不是你撞倒的你为啥扶?”“小偷逃跑你为啥追?”“你的东西散落地上,大家是拿而不是抢!”

按照《水浒》原著描述,李逵后来还真当了官,而且官还做得不小,至于李逵如何断案,原著没写,但是读者诸君以今度古能猜得到。

接下来再看李逵是否贫贱不能移

李逵第一次出场,就是蹭饭吃——戴宗请宋江喝酒,本来没请李逵,是李逵闻着酒味去现场吵闹以引起注意,人家一让,他就坐下开吃了。

所谓贫贱不能移,是指贫困卑贱的处境无法改变其坚强的意志,李逵穷疯了,别说坚强意志,连脸都不要了。

跟宋江初次见面就借钱,可见戴宗是不肯借给他的。戴宗不但不借给李逵钱,甚至连宿舍都没给他安排,李逵这个小牢子不是住在破庙里,就是住在牢房了,吃的自然也是有上顿没下顿。

李逵从宋江手里骗了十两银子去干什么了呢?他去做了任何有修养的人都不会做的事情——去了赌房,而且输得精光。

赌品见人品,李逵输红了眼,孤注一掷,可见他心理承受能力极差,而且最后发展到输打赢要,就连最后一条底线也突破了。

穷疯了饿极了,李逵吃相很难看,这难看不仅表现在输打赢要,还表现在饭桌上:“李逵并不使箸,便把手去碗里捞起鱼来,和骨头都嚼了……伸手去宋江碗里捞将过来吃了,又去戴宗碗里也捞过来了,滴滴点点,淋一桌子汁水。”

戴宗没有急眼,宋江没有反胃,已经是忍了又忍了。看李逵在赌房和饭桌上的吃相,谁还会相信李逵是一个贫贱不能移的大丈夫?

宋江在李逵身上破费了好些银两,但也得到了李逵的终生效忠,说白了,李逵就是宋江收买到手的一把屠刀。

宋江对李逵的称呼,一开始是“李大哥”,十两银子一出手,“大哥”就变成了“兄弟”,然后就变成了“黑厮”“黑杀才”“黑禽兽”。李逵之所以心甘情愿被骂,实际是“钱说话”——被宋江扔出的银子砸晕了。

跟李逵相比,武松也穷过,但是再穷的武松,也不把金银放在眼里:一千贯打虎赏金,可以买两个通判官帽,武松一文不留,全送给了阳谷县猎户;斗杀飞天蜈蚣王道人,缴获的二三百两一大包金银,武松连眼睛都不眨,就送给了被王道人禁锢的妇人。要知道武松当时正在逃难,比任何人都需要钱。

鲁智深拳打镇关西之前,即使是借钱,也要资助金翠莲父女,最后连那顿饭都是赊账——最后的五两银子也送人了。

在鲁智深武松面前,说李逵“贫贱不能移”,岂不令人齿冷?

最后再来看看李逵是否威武不能屈

武松一双拳头专打天下硬汉,鲁智深吃了偷菜泼皮的酒肉后觉得不好意思,自掏腰包“买了几般果子,沽了两三担酒,杀翻一口猪,一腔羊。”

鲁智深和武松的字典里就没有一个“怕”字,什么蔡京高俅张都监贺太守,这二位从来都不放在眼里。

李逵与鲁智深武松恰恰相反,他是典型的欺软怕硬:李逵怕宋江、怕戴宗、怕燕青、怕焦挺,就连没展示过武功的没遮拦穆弘,也能令李逵心生畏惧。

这些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武功有智谋,对自己惹不起的人,李逵一向是俯首帖耳,但是对不如他的人,李逵则是一副凶神恶煞面孔:一指头戳倒歌女、为了一碗面要打老头、一斧子砍倒墙壁吓晕公孙胜老母,沧州府那个四岁的小衙内,更是被李逵一斧子把头砍成两半。

李逵欺凌弱小的事情,不胜枚举,倒在他板斧之下的老弱妇孺数都数不清,但是要说他斩杀过的高手,那就跟恐龙一样稀少了——李逵是梁山好汉中唯一一个在战友被杀后两次逃跑的天罡正将,有人还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李跑跑”。

李逵这个人,看似蛮横残暴,但他对权威的敬畏或者说恐惧,应该是梁山第一人,被宋江动辄叱骂喊打喊杀,李逵却一点反抗意识都没有:“哥哥杀我也不怨,剐我也不恨,除了他,天也不怕。我梦里他不敢骂他,他要杀我时,便由他杀了罢。”

在宋江的淫威之下,被金圣叹赞为“威武不能屈”的李逵,就是个怂包。

反观鲁智深和武松,即使是大庭广众之下,也是丝毫不给宋江面子,一个坚决反对招安,另一个直接提出散伙,把宋江怼得没脾气,反倒要拍武松的马屁,生怕以鲁智深为首的二龙山派拂袖而去。

看完了李逵与鲁智深武松的对比,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要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鲁智深武松都当之无愧,这二位即使无奈招安,也没有脱下原本无奈穿上的直裰。

鲁智深武松之所以不肯脱下僧衣换官袍,不是对僧衣有感情——鲁智深是暂借寺庙且存身,武松连度牒都不是本人的。他们不换衣服,实际是在表明自己的一种坚守,这才叫威武不屈。

这样看来,李逵是无法跟鲁智深武松相提并论的,他别说跟鲁武二人争梁山第一好汉称号,就是算不算梁山一百单八将最差一人,也得看宋江是不是应该垫底。

金圣叹喜欢李逵,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因为在金圣叹这个读书人看来,老百姓的命根本就是草芥,而在有良知的人眼里,李逵就是一个滥杀无辜的恶魔。

不同的时代,呼唤不同类型的英雄,但是像鲁智深那样的英雄,永远不会被历史大潮湮没,所以很多人都把鲁智深视为梁山第一条好汉。

至于武松和鲁智深谁能排在梁山好汉第一位,笔者窃以为这二位是不会在意的,那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意气相投的好兄弟,用鲁智深的话来说,那就是“我和武二兄弟谁当第一,打什么鸟紧?”

但是问题总要有一个结论,所以笔者抛砖引玉,先提出自己的看法:鲁智深是当之无愧的梁山第一条好汉,武松也不会介意他排在鲁智深后面,至于李逵,还是到一百零七或一百零八去找自己的位置吧。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