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害亚伯拉罕林肯的未遂阴谋

Feb05

杀害亚伯拉罕林肯的未遂阴谋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杀害亚伯拉罕林肯的未遂阴谋

1860年11月6日,当亚伯拉罕·林肯在选举之夜等待投票结果时,他满怀期待地坐在伊利诺伊州斯普林菲尔德的电报局。结果是凌晨2点左右:林肯赢了。就在他周围爆发出欢腾的气氛时,他仍冷静地观察着,直到斯普林菲尔德的结果出来,证实他已经把这个他称之为家乡的小镇带回家四分之一个世纪了。直到那时,他才回家叫醒玛丽·托德·林肯,对妻子喊道:“玛丽,玛丽,我们当选了!

从这个故事

[×]关闭

在他1861年的就职之旅中,总统的生命在巴尔的摩市受到威胁

视频:密谋杀害林肯

相关内容林肯遇刺,从医生的角度看

在1861年新年,他在斯普林菲尔德的办公桌上收到了大量的信件,这已经使他四面楚歌。有一次,有人发现他在邮局给“一个大篮子”装满了他最新的一批信,然后在结冰的街道上艰难地站稳脚跟。很快,林肯又多了一双手来帮助减轻负担,雇佣了一位博学的年轻巴伐利亚移民约翰·尼科莱(John Nicolay)担任他的私人秘书。

尼科莱立刻被横扫林肯办公桌的越来越多的威胁所困扰。尼科莱写道:“他的邮件充斥着野蛮和粗俗的威胁,热心或紧张的朋友向他发出各种警告。”。“但他头脑清醒,心地善良,甚至对他的敌人也如此,以至于他很难相信政治仇恨如此致命,以致于导致谋杀。”然而,很明显,并非所有的警告都能置之不理。“未来几周里,计划林肯在年就职典礼的铁路之旅的任务。”3月4日,该国首都将面临严峻的后勤和安全挑战。这项任务将变得更加艰巨,因为林肯坚持认为他完全不喜欢“炫耀和虚张声势”,他将在没有军事护卫的情况下前往华盛顿。

远离费城的斯普林菲尔德,至少有一名铁路执行官,费城总统塞缪尔·莫尔斯·费尔顿,威尔明顿和巴尔的摩铁路公司认为,当选总统未能领会其立场的严肃性。传闻传到了费尔顿身上,他是一个无精打采、戴着眼镜的蓝头发人,当时他的哥哥是哈佛大学的校长,他说,分裂主义者可能正在策划一个“阴谋,要占领华盛顿,摧毁从北、东、西通往华盛顿的所有道路,这样就阻止了林肯先生在国会大厦的就职典礼。“对费尔顿来说,他的铁轨是连接华盛顿和北方的重要纽带,对林肯和他的政府的威胁也对他毕生辛勤劳动的铁路构成了威胁。”我接着下定决心,费尔顿后来回忆说,“以我自己的方式调查这件事。”他意识到,需要的是一个独立的特工,他已经证明了自己为铁路服务的勇气。费尔顿抓起笔,急忙向“住在西部的一位著名侦探”求情。

在一月底,离林肯离开斯普林菲尔德仅剩两周的时间,艾伦·平克顿正在处理这个案子。

是一名苏格兰移民,平克顿一开始是一名库珀,在伊利诺伊大草原上的一个村庄。他帮助邻居们诱捕了一伙假冒伪劣分子,证明自己无所畏惧,机智敏捷,因此名声大噪。他后来成为芝加哥市的第一个正式侦探,被誉为一个廉洁的执法者。当费尔顿找到他时,这位雄心勃勃的41岁的平克顿掌管着平克顿国家侦探社。他的客户包括伊利诺伊州中央铁路公司。

费尔顿的信于1月19日星期六落在芝加哥平克顿的办公桌上。侦探马上就出发了,两天后,他来到费尔顿在费城的办公室。

现在,平克顿坐在费尔顿宽大的桃花心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铁路总裁概述了他的担忧。平克顿被他听到的惊呆了,静静地听着。侦探说,费尔顿的求救请求“使我意识到威胁国家的危险,我决心尽我所能提供一切帮助。”

费尔顿的大部分线路都在马里兰州的土地上。最近几天,密西西比州、佛罗里达州、阿拉巴马州和乔治亚州又有四个州效仿南卡罗来纳州脱离联邦。路易斯安那州和得克萨斯州也将紧随其后。在林肯当选之前的几个月里,马里兰州一直充满着反北方的情绪,就在费尔顿向平克顿倾诉自己的恐惧之际,马里兰州的立法机构正在辩论是否加入“出埃及记”。如果战争爆发,费尔顿的普华永道将是军队和弹药的重要通道。

费尔顿和平克顿似乎在这个早期阶段对针对林肯的暴力行为的可能性视而不见。他们明白分离主义者试图阻止就职典礼,但他们还没有像费尔顿后来所写的那样明白,如果其他一切都失败了,林肯的生命就是“为这次尝试而牺牲。”

如果密谋者打算在六周后扰乱林肯的就职典礼,很明显袭击很快就会发生,甚至可能在几天之内。

侦探立即前往“危险之地”-巴尔的摩。实际上,总统当选人在斯普林菲尔德和华盛顿之间选择的任何路线都会经过这座城市。巴尔的摩是一个重要的港口,人口超过20万,是平克顿的芝加哥的近两倍,是美国第四大城市,仅次于纽约、费城和布鲁克林,当时是一个独立的城市。

平克顿带来了一批高级探员,其中包括一名新兵哈里·戴维斯,一个白发苍苍的年轻人,他谦逊的态度掩盖了他锐利的头脑。他旅行广泛,会说多种语言,有能力适应任何情况。最重要的是,从平克顿的角度来看,戴维斯“对南方、南方的地方、偏见、风俗习惯和领导人物有着透彻的了解,这些都源于他在新奥尔良和其他南方城市的几年居住经历。”

平克顿在2月的第一周抵达巴尔的摩,在卡姆登街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寄宿处住宿。他和他的特工们分散在城市各处,与酒吧、酒店和餐馆的人群混在一起收集情报。他写道:“反对林肯先生就职的人是最暴力和最激烈的,在这座城市逗留几天使我确信,将要逮捕的危险是巨大的。”

平克顿决定设立一个封面身份,作为一个新来的南方股票经纪人,约翰H.哈钦森。这是一个精明的选择,因为这给了他一个让城市商人了解自己的借口,他们对棉花和其他南方商品的兴趣常常能公正地反映出他们的政治倾向。为了令人信服地发挥这一作用,平克顿在南街44号的一栋大房子里租了一套办公室。

戴维斯扮演的角色是“一个极端反工会的人”,也是从新奥尔良来到这座城市的新人,他把自己安置在最好的酒店之一巴纳姆酒店里,他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愿意总统当选人在斯普林菲尔德向南方的利益宣誓他的忠诚和他的钱包。

同时提供了他行程的第一个细节。林肯宣布,他将以“公开和公开”的方式前往华盛顿,途中经常停下来向公众致意。他的路线要走2000英里。他将于2月23日(星期六)下午12:30抵达巴尔的摩卡尔弗特街车站,3点离开卡姆登街车站。“距离穿过巴尔的摩。一提到林肯的旅行,卢卡特突然变得谨慎起来。“他可能会悄无声息地走过,”卢卡特说,“但我怀疑。”

抓住机会,侦探掏出钱包,以惊人的兴致数出25美元。平克顿说:“我对你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但我毫不怀疑,为了这项爱国事业的成功,钱是必要的。”平克顿把帐单交到了卢卡特手里,要求把这笔捐款“以最有利于南方人权的方式”使用。平克顿精明地提出一条建议和他的慷慨一起,警告他的新朋友“在和外人谈话时要谨慎”。平克顿说,人们永远不会知道,当北方特工可能在听的时候。

这个策略奏效了。卢卡特把这个警告和钱一起当作平克顿值得信赖的天性的证明。他告诉侦探说,只有极少数的人,一个阴谋集团的成员,以最严格的沉默宣誓,知道计划的全部内容。卢克特说,也许平克顿想见见这个秘密组织的“头面人物”,一个“南方真正的朋友”,准备为这个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他的名字叫塞浦路斯·费兰迪尼上尉。

平克顿很熟悉这个名字,就像理发师在巴纳姆的地下室做生意一样。费兰迪尼是一个来自科西嘉的移民,他是一个深色的,瘦削的男人,留着雪佛龙的胡子。大约一天前,希尔拉德带着戴维斯来到理发店,但费兰迪尼并没有去那里接待他们。

费兰迪尼据说是意大利革命家费利丝·奥尔西尼的崇拜者,他是一个秘密兄弟会卡本巴里的领导人。平克顿相信,在巴尔的摩,费兰迪尼正在把他从奥西尼那里汲取的灵感引向南方事业。费兰迪尼和一个被巴纳姆的约翰威尔克斯布斯熟知的狂热的分裂主义青年演员是否相遇仍然是一个猜测的问题,但这两个人完全有可能相遇。

“Luckett先生说他今晚不回家,”平克顿报道说,“如果我能在南街的巴尔酒馆见到他,他会把我介绍给费兰迪尼。”

费兰迪尼上尉,他说,“有一个计划阻止林肯通过巴尔的摩。”他会确保林肯永远不会到达华盛顿,也永远不会成为总统。“每个南部的人权人都对费兰迪尼有信心,”卢卡特宣称。“在林肯通过巴尔的摩之前,费兰迪尼会杀了他。”卢卡特微笑着向他敬礼,然后离开了房间,留下一个目瞪口呆的平克顿盯着他。

平克顿去巴尔的摩是为了保护塞缪尔·费尔顿的铁路。由于林肯的火车已经开动,他发现自己不得不考虑林肯自己是目标的可能性。

现在平克顿明白了,必须向林肯发出警告。几年前,平克顿在芝加哥的早期,经常遇到诺曼·贾德,这位前伊利诺伊州参议员,他在林肯的选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平克顿知道,朱德现在作为当选总统“套房”的一员坐在专列上。侦探伸手去拿电报表格。平克顿在给朱德的信中说:“在帕尼和亚伯拉罕·林肯在一起,”他用简洁的口吻说:“我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2月12日晚,艾伦·平克顿从办公室走到巴尔的酒馆的拐角处,与勒克特保持约会。走进酒吧,他向卢克特喊道,卢克特上前把他介绍给费兰迪尼。“卢克特介绍我是乔治亚州的居民,他是一个在分裂事业中认真工作的人,”平克顿回忆道,“他的同情和谨慎是可以含蓄地依靠的。”卢克特压低声音,提醒费兰迪尼“哈钦森先生的”慷慨的25美元捐款“丁俊晖坚称,他也有机会通过谋杀当选总统来“让自己永垂不朽”。到2月20日,希尔拉德兴高采烈地回到戴维斯身边。如果他宣誓效忠,戴维斯可以加入费兰迪尼的“南方爱国者”乐队,晚上,

,希尔拉德带着戴维斯去了一个在分离主义者中很有名的人的家。两人被领进一个大客厅,20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费兰迪尼在葬礼上从头到脚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向戴维斯打了个清脆的点头。

在闪烁的烛光下,随着费兰迪尼指示戴维斯举手并宣誓效忠南方自由事业,“反叛精神”形成了一个圈。发起仪式结束后,费兰迪尼审查了卡尔弗特街警察局的分流计划。当他把自己的话带到一个“火热的高潮”时,他从外套下面抽出一把长长的弯刀,高高地挥舞在头上。“先生们,”他大声喊道,“这个雇佣林肯的人永远不会,永远不会成为总统!

当欢呼声平息时,一股恐惧的浪潮穿过房间。“谁该做这件事?“费兰迪尼问他的追随者。“谁应该承担起让这个国家摆脱废奴主义领袖肮脏存在的任务?

费兰迪尼解释说,纸票已经放在他面前桌子上的木箱里。他接着说,有一张选票用红色标出了刺客的名字。“为了让所有人都不知道谁投了致命的一票,除了谁投的,房间变得更暗了,”戴维斯报告说,“每个人都保证对他所投的一票的颜色保密。”,“光荣的爱国者”的身份将受到保护,直到最后一刻。

一个接一个,“南方庄严的卫士”从投票箱旁走过,并取出折叠好的选票。费兰迪尼亲自进行了最后一轮投票,并高举着选票,以一种沉静但坚定的口吻告诉大会,他们的生意现在已经接近尾声。

希尔拉德和戴维斯一起走出黑暗的街道,先是退到一个私人角落打开折叠好的选票。戴维斯自己的选票是空白的,他向希尔拉德转达了这一事实,流露出一种隐藏不住的失望。当他们出发寻找一杯烈性饮料时,戴维斯告诉希尔拉德,他担心被选中执行任务的人,不管他是谁,都会在关键时刻失去勇气。希尔拉德说,费兰迪尼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可能性,并向他吐露了安全措施已经到位。希尔拉德解释说,木箱里装的不是一张,而是八张红票。每个人都会相信,只有他一个人肩负着谋杀林肯的任务,南方的事业完全取决于“他的勇气、力量和献身精神”。这样,即使一个或两个被选中的刺客不能行动,其他人中至少有一个肯定会受到致命的打击。

片刻后,戴维斯闯进平克顿的办公室,开始讲述当晚发生的事情。平克顿坐在办公桌旁,一边狂怒地写着戴维斯的讲话稿。

很明显,平克顿的监视期或他所说的“持续的阴影”已经结束。

“我的行动时间”已经到了,

***

已经到了2月21日上午,林肯将离开纽约市前往费城,这是他当天旅行的第一站。

平克顿此时已经前往费城,他正在完成他在巴尔的摩制定的“行动计划”。他在贵格会城会见费尔顿才三个星期,

平克顿相信,如果他能提前让当选总统通过巴尔的摩,刺客们就会措手不及。乙当他们2月23日抵达巴尔的摩时,林肯已经在华盛顿安然无恙了。

平克顿知道,他提出的建议将是危险的,甚至可能是鲁莽的。即使林肯提前出发,到首都的路线无论如何都会经过巴尔的摩。如果有任何改变计划的迹象泄露出去,林肯的地位将变得更加岌岌可危。他不会带着满满的朋友和保护者公开旅行,而是相对孤独和暴露,身边只有一两个人。正因为如此,平克顿知道保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在上午9点之后不久,平克顿遇见了费尔顿,和他一起走向普华永道铁路的火车站。他告诉费尔顿,他的调查毫无疑问:“有人企图暗杀林肯先生。”此外,平克顿得出结论,如果阴谋成功,费尔顿的铁路将被摧毁,以防止北方军队的到来进行报复。费尔顿向平克顿保证,普华永道的所有资源都将交给林肯使用。

平克顿匆匆赶回他的酒店圣路易斯,并告诉他的一名高级特工凯特·沃恩,等待进一步的指示。1856年,年轻的寡妇沃恩出现在平克顿的芝加哥总部,要求被聘为侦探,这让她大吃一惊。平克顿起初拒绝考虑把一个女人暴露在野外的危险中,但沃恩说服他,作为一名卧底特工,她将是无价之宝。她很快表现出非凡的勇气,帮助逮捕了从杀人犯到训练强盗的罪犯。

平克顿,在外出之前继续作出安排,还派遣了一位值得信赖的年轻信使给他的老朋友诺曼朱德捎信,与林肯一起旅行。

林肯抵达费城平克顿回到了他在圣路易斯的房间,点燃了一堆火,然后向豪华的大陆酒店走去。费尔顿很快就到了,朱德在6:45。

如果林肯遵守他目前的行程,平克顿告诉朱德,他在特价机票上的时候会比较安全。但从他降落在巴尔的摩仓库的那一刻起,尤其是当他乘坐敞篷马车穿过街道时,他将面临致命的危险。“我不相信,”他对朱德说,“他或他的私人朋友有可能活着通过巴尔的摩。”

“我的建议,”平克顿接着说,“林肯先生今晚将乘11点的火车去华盛顿。”朱德提出反对,但平克顿举起手来保持沉默。他解释说,如果林肯以这种方式改变行程,他就可以在刺客们做最后准备之前悄悄地溜过巴尔的摩。平克顿说:“这样做是安全的。事实上,这是唯一的办法。

朱德的脸变黑了。“我非常担心林肯先生不会同意这一点,”他说。“贾德先生说,林肯先生对人民的信心是无穷无尽的,”平克顿回忆说,“他不害怕任何暴力事件的爆发;他希望通过他的管理和调解措施,使分离主义者恢复他们的忠诚。”

在贾德看来,让林肯改变主意的最佳机会在于平克顿本人。平克顿的报告中没有任何内容表明他希望将自己的担忧直接转达给林肯,考虑到他长期以来对保密的热情,他也不太可能因此挫败这一前景。他曾在暗处做过手术,总是小心翼翼地掩饰自己的身份和方法。

现在已经快9点了。如果他们那天晚上要把林肯送上火车,他们几乎没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来采取行动。

最后,在10:15,平克顿,现在在大陆等待,得到消息说林肯已经退休了,晚上。朱德匆匆写了一张便条,请当选总统e到他的房间:“只要c最后,林肯自己躲进了门口。林肯“立刻想起了我,”平克顿说,从那两个人都为伊利诺伊州中央铁路服务的日子起,林肯作为代表铁路的律师,平克顿作为负责安全的侦探。当选总统向他的老朋友问好。“林肯喜欢平克顿,”朱德说,“作为一个绅士和一个睿智的人,他对他有极大的信心。”

平克顿仔细地回顾了“与费兰迪尼、希尔拉德和其他人有关的情况”,他们“准备好并愿意为使自己的国家摆脱暴君而死,平克顿在谈到林肯时说:“他直截了当地告诉林肯,如果他遵守公布的时间表,就会对他的人进行某种形式的袭击,以夺走他的生命。”。“冷静和自制,他唯一的情感似乎是深深的遗憾,南方的同情者可以远远地被这个时刻的激动所吸引,以至于认为他的死是他们事业发展的必要条件。”

林肯从椅子上站起来。“我今晚不能去,”他坚定地说。“我答应明早在独立大厅升起国旗,下午去哈里斯堡的立法机关参观,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活动。任何能使我履行这些承诺的计划,我都会同意,你可以告诉我明天的结论。”说完这些话,林肯转过身离开了房间。

侦探除了同意林肯的愿望外别无选择,立即着手制定一个新的计划。平克顿很难预料到“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他整夜都在工作,

早上8点刚过,平克顿又在大陆与朱德见面了。侦探对他的计划的细节仍然保密,但据了解,大致的步骤将保持不变:林肯将提前通过巴尔的摩。

林肯专车于当天上午9:30从西费城停车场驶离,开往哈里斯堡。侦探本人留在费城完成他的安排。火车接近哈里斯堡时,朱德告诉林肯,这件事“太重要了,我觉得应该把它传达给党内的其他绅士。”林肯同意了。“我想他们会嘲笑我们的,朱德,”他说,“但你最好把他们聚在一起。”平克顿会对这一事态发展感到震惊,但朱德决心在他们坐下吃饭之前通知林肯的核心圈子。

下午1:30抵达哈里斯堡。,在前往琼斯豪斯酒店的途中,林肯和他的东道主安德鲁·柯廷州长也决定让柯廷对他充满信心。他对州长说,“发现了一个阴谋,第二天他在经过巴尔的摩的途中在巴尔的摩暗杀了他。”在总统竞选期间与林肯结成紧密联盟的共和党人柯廷承诺将全力配合。他报告说,林肯“似乎感到痛苦和惊讶,有人企图夺走他的生命。”尽管如此,他仍然“非常平静,无论是在他的谈话或方式表现出警觉或恐惧。”

在5日晚上,林肯与柯廷和其他几个著名的宾夕法尼亚人在琼斯家吃饭。大约5点45分,朱德走进房间,拍了拍当选总统的肩膀。林肯现在站起来为自己辩解,为旁观者的利益恳求疲劳。林肯挽着柯廷州长的胳膊,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在楼上,林肯收集了几件衣服。“在纽约,有个朋友给了我一顶新的海狸帽,放在一个盒子里,里面放了一顶柔软的羊毛帽,”他后来说。“我从来没有在我的l在林肯被偷运上船之前,这个仓库没有引起不应有的怀疑。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林肯将在深夜抵达巴尔的摩。他的卧铺车厢将被拆开,由马拉到卡姆登街站,在那里它将与一列开往华盛顿的列车相连。

把林肯安全地送上开往巴尔的摩的客车的任务将特别微妙,因为这将不得不在乘客和机组人员的视野中完成。为此,平克顿需要第二个诱饵,他指望凯特·沃恩来提供。在费城,华纳安排在火车尾部的卧铺车厢预订了四个双人卧铺。平克顿指示她“上车,保管好东西”,直到他和林肯一起到达。

当晚一上车,沃恩就示意一名售票员下来,把一些钱压在他手里。她说,她需要一个特别的帮助,因为她将和她的“病弱的哥哥”一起旅行,后者将立即退休到他的部门,并留在那里,紧闭着百叶窗。她恳求说,为了保证他的安全和隐私,必须在火车尾部留一组车位。列车长看到这位年轻女子脸上流露出的忧虑,点了点头,在列车后门站稳了位置,挡住了所有到达的乘客。

***

在哈里斯堡,安排是由平克顿网络的另一个成员:乔治·C·方济各,宾夕法尼亚铁路公司的负责人。平克顿前一天向方济各倾诉过,因为最后一分钟修改了他的计划,要求林肯在方济各的线路上踏上他的第一段旅程。“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我想要什么,”平克顿报告说,因为他以前和方济各共事过,知道他是“一个真正忠诚的人。”

是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名铁路消防队员,丹尼尔·加曼后来回忆说,方济各急忙向他走来,“非常激动,“接到命令,让一列专列充电并准备好。加曼回忆说:“我很快就去给引擎上油,点亮头灯,把火调大了。”。当他说完时,他望着外面,看见工程师爱德华·布莱克正全速沿着铁轨跑,他是奉方济各的命令去报告紧急情况的。布莱克跳上出租车,匆匆忙忙地做好准备,显然是在一个印象中,需要一列私人火车来载一群铁路高管去费城。他们按照指示向南一英里开往前街的两辆专车,在一个轨道交叉口处空转,等候乘客。与此同时,

方济各坐在一辆马车里,盘旋着回到琼斯家,就像柯廷州长那样停了下来,拉蒙和林肯自己的样子被他那顶陌生的帽子和披肩蒙住了,从酒店的侧门出来。当乘客身后的门关上时,方济各挥舞着鞭子朝铁轨的方向走去,

在前街路口,布莱克和加曼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在方济各的护送下,悄悄地从一辆马车上下来,顺着铁轨走到了轿车上。林肯250英里的华盛顿之旅正在进行中。

就在火车消失在黑暗中的时候,平克顿指挥的一名线人正在爬上一根木制电线杆,切断哈里斯堡和巴尔的摩之间的电报通信。与此同时,柯廷州长回到行政大楼,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回绝来电者,以便给人一种林肯在里面休息的印象。火车上的

,布莱克和加曼正在度过他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所有的火车都被调出了干线,以使特别列车畅通无阻地运行。在客车里,

,林肯和他的同伴们坐在黑暗中,以减少在洒水站被发现的机会。预防措施并不完全成功。在其中一站,加曼弯下腰去接一根软管上,拉蒙和沃恩在他们的铺位上安顿下来。拉蒙回忆说,林肯在幕布后沉迷于一两个笑话,“以一种低调”来缓解紧张情绪。“他说了一段时间非常友好,”沃恩说。“这种兴奋似乎使我们都睡不着。”除了林肯偶尔的几句话,大家都沉默了。平克顿说:“我们一伙人似乎都没有睡意,但我们都安静地躺着。”

平克顿的神经使他一次躺不动超过几分钟。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从汽车后门走出来,从后月台上监视,扫描轨道。

在凌晨3:30,费尔顿的“夜线”列车如期驶入巴尔的摩总统街停车场。当火车在车站空转时,沃恩离开了林肯,因为她不再需要扮成“伤残旅客”的妹妹了。

平克顿专心地听着铁路工人解开卧铺车厢,把它拴在一队马上。突然一个踉跄,汽车开始缓慢地,吱吱嘎嘎地前进,穿过巴尔的摩的街道,向卡姆登街站,就在一英里外。平克顿说:“当我们经过时,这座城市处于深深的宁静之中。“黑暗和寂静笼罩着一切。”

平克顿计算出林肯在巴尔的摩只需要45分钟。然而,到了卡姆登街车站,他发现由于火车晚点,他们不得不忍受一次意想不到的延误。对于平克顿来说,他担心哪怕是最小的变数也会打乱他的整个计划,等待是痛苦的。黎明时分,繁忙的终点站将以“平常的忙碌和活动”而焕发生机。随着时间的流逝,发现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至少,林肯对形势似乎非常乐观。“林肯先生静静地躺在卧铺上,”平克顿说,“带着难得的幽默开玩笑。”

随着等待的继续,然而,林肯的心情短暂地变暗了。平克顿说,时不时地,在火车站候车的乘客们会听到“叛军和谐的抢夺”。听到“迪克西”合唱团中一个醉汉的声音呼啸而过,林肯转向平克顿,低沉地想了想:“毫无疑问,迪克西会有一段美好的时光的。”

随着天空开始变亮,平克顿透过百叶窗窥视着一个晚点列车的信号,这列晚点列车将承载他们余下的时间去华盛顿的路。除非它很快到来,否则所有的好处都会被冉冉升起的太阳冲走。如果林肯现在被发现,被钉在卡姆登街的地方,并被切断任何援助或增援,他将只有拉蒙和平克顿来保卫他。平克顿意识到,如果一伙暴徒聚集在一起,前景确实会非常黯淡。

侦探在权衡他有限的选择时,听到了外面熟悉的动静。一队铁路工人抵达巴尔的摩和俄亥俄州的一列火车上,将这名卧铺工人接上了长途旅行的第三站,也是最后一站。“火车终于来了,我们继续前进,”平克顿后来冷静地记录了下来,也许不想暗示外界曾有过怀疑。拉蒙只是稍微不那么拘谨:“在适当的时候,”他报告说,“火车从巴尔的摩郊区疾驰而出,总统和他的朋友们的忧虑随着每一次韦勒车轮革命而减弱。”华盛顿现在只有38英里远。

在2月23日早上6点,一列火车开进了华盛顿的巴尔的摩和俄亥俄州的火车站,三个散乱的人,其中一个又高又瘦,裹着厚厚的旅行披肩,软软的低冠帽子从卧铺车厢的尾部出现。

那天早上晚些时候,在巴尔的摩,戴维斯把希尔拉德带到指定的暗杀地点,林肯到达华盛顿的谣言传遍了全城。希尔拉德发誓说:“林肯要在巴尔的摩遭到围攻,这件事泄露出去了,他怎么会这样呢?”?“总统当选人,他告诉戴维斯,一定是受到了警告,”否则他不会去的几十年后的1883年,平克顿平静地总结了他的功绩。平克顿回忆道:“我已经通知费城的林肯先生,我会用生命来回报他安全抵达华盛顿的承诺,我已经兑现了我的承诺。”

***

,尽管哈里·戴维斯可能继续受雇于平克顿,记录他服役日期的记录在1871年芝加哥大火中丢失,

凯特·沃恩在1868年死于久病,享年35岁。她被埋葬在平克顿家族的阴谋中,

沃德·希尔·拉蒙1865年林肯遇害当晚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在内战期间,艾伦·平克顿曾在1861年和1862年担任联邦情报局局长。当林肯遇刺的消息传来时,他哭了。平克顿哀伤地说:“要是我能像以前那样保护他,那就好了。”1884年,他在平克顿国家侦探局任职,直到63岁去世。

摘自《危难时刻:内战前谋杀林肯的秘密阴谋》(Daniel Stashower)。版权所有(c)2013。经出版商许可,迈诺陶图书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