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缠足却热爱舞剑、能逃走却选择就义,死前只求“不要脱衣服斩首”你所不知道的女侠秋瑾

Dec11

从小缠足却热爱舞剑、能逃走却选择就义,死前只求“不要脱衣服斩首”你所不知道的女侠秋瑾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清朝末年西学东渐,帝制在诸多知识分子眼中,成了该打破的旧体制,在一众起义革命的义士中,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秋瑾大概最让人印象深刻。在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她不但离开丈夫独自到日本求学,更加入了革命运动,办报纸推广女权。或许是与生俱来的使命,从小她就与一般女孩不同,当别人家女孩在做绣红,她却偏爱舞剑……

秋瑾早年的生活,和所有清代女子相同,她生在厦门的仕绅家庭,小时候母亲为她缠足、教她女红,长大后父亲为她决定婚事──但是她不开心、不屈服于这样的人生。

03_conew1.jpg

“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秋瑾

缠足少女有着木兰梦:男子所行之事,女子也可以做

从小,秋瑾便跟哥哥一起读书习字,也会骑马击剑,最喜欢读诗词,可说是能文能武。她不明白,明明她的骑术、剑术学得很好,诗书也读得比许多男子好,为什么不能当官?

带着对世界的困惑,秋瑾就这么长大了。成年后,她依媒妁之言嫁给了商人王廷钧,并生下了一男一女。但读越多的书越是让她明白:男子所行之事,女子也是可以做的。她在婆家荷叶乡认识了唐群英、葛建豪,三人情同手足、亲如姊妹,常常一起谈论国事,分享自己的见解,后来被誉为“潇湘三女杰”。

不顾丈夫反对,抛家弃子追求自己人生

结婚后,不愿待在家相夫教子的她开始向外跑,追求更想要的生活。当时女性不能到戏园看戏,只能在家里听堂会,但是秋瑾却穿着男装去看戏,震惊了当时的社会。秋瑾甚至不顾世人、家族的眼光,首先放开“自脚”,不继续缠足,也让家中仆人的脚一起解放。穿起男装的她自号“竞雄”,希望能与男子“竞相争雄”。1904年夏天,秋瑾更是不顾丈夫反对,变卖了自己的首饰、丢下孩子去日本留学,好姊妹唐群英听到消息,也跟着她的脚步去日本学习。

到了日本,秋瑾却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课外活动上,她一头栽进了中国政治活动中,透过留学生大会认识了许多新思潮的志士,包括鲁迅、黄兴、宋教仁等等,更参与了留日学生的革命运动,还曾建立推动妇女运动的团体共爱会,并为反抗清廷的洪门天地会主编《白话报》,之后加入了光复会和国父孙中山的中国同盟会。

1906年日本政府颁布取缔留学生规则,许多留学生都决定要回国以示抗议,但也有不愿回国抗议的留学生,如鲁迅等人。据说秋瑾在回国前,对着一众留学生拔出随身携带的日本刀,插在桌上说:“如有人回到祖国,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

边革命、边为女权不遗余力

秋瑾回国后,先是在上海创办中国公学,又在绍兴、浙江的女校任教,期间革命运动也未停下,她辗转于学校之间,认识了许多有抱负的男男女女,将他们拉进同盟会与光复会,也参加了同盟会成立后第一个大规模武装起义“萍浏醴起义”,到杭州准备接应,只是起义失败。

之后,秋瑾创办了《中国女报》,以“开通风气,提倡女学,联感情,结团体,并为他日创设中国妇人协会之基础为宗旨”。不同于当时的其它刊物,《中国女报》都是以白话文书写,能够让更多人了解女性运动,同时她也积极办学,想透过教育改变女性现况。只可惜因为经费不足,加上秋瑾忙于革命,仅发行两期便因创办人离世而停刊了。

明明有时间逃走却选择留下来伏法,感动后世的女中豪杰

革命之路,总是充满各种危险,后来秋瑾因为同盟会成员徐锡麟弟弟的供词被牵连,面临极大危机。在消息传来后,革命伙伴们都说清军马上要来抓她了,劝她离开,但是性格刚烈的她却拒绝离开绍兴,认为“革命要流血才会成功”,明明有足够的时间逃走,却选择留下来被抓。

勇气过人的秋瑾,即使面对枪口和侦讯也无所畏惧、没有出卖朋友,在知道自己要斩首前,她只向当时的县令要求了三件事,一要写遗书,二不要枭首(把头挂起来),三是不要脱衣服(当时女性罪犯要剥去衣服斩首),确保最后作为人的尊严后,便慷慨赴死,留下了“秋风秋雨愁煞人”的金句。

秋瑾就义后,舆论一片哗然,有惋惜秋瑾的、有同情革命党人的,更多的则是强烈抨击、痛骂清政府的暴行,间接促成了辛亥革命。虽然秋瑾已逝,但她的诗词和精神都令人难以忘怀,更不用说她在女权上的努力,“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的诗句更让后世动容,这样一位女侠实在令人敬佩。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