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心动:一切都始于少年时代的一场暗恋

Jan24

漫长的心动:一切都始于少年时代的一场暗恋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漫长的心动:一切都始于少年时代的一场暗恋

杜柔山二十四岁的时候,有一阵儿她需要依靠褪黑素进入睡眠,晚来寂静,当药效发作将睡意像棉被一样轻轻拉上来的瞬间,她总有几秒钟想到他。面容恍恍惚惚的,始终像一个对岸的人。

而她清醒的时候,有时会想,如果在青 春年少时,没有被这个人绊住脚,往后会不会更快乐一些。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么多年,她终忍不住,一次次转过头来。

像夏天的白姜花,那些无以言说的心动与情愫,黯淡成一片惨白。

一切都始于少年时代一场漫长的暗恋。

柔而谭磊,虽是现时的绩优股,但要成就事业,毕竟还有很长段路要走。但透过陈致伟,幸福则触手可及,那么真实那么诱人,何不拥进怀里?山认识时俊是因为表姐杜晓棠,这个大她三岁的男孩第一次出现在她生命中时,也不过二十出头,像一枚雨后青杏。身量不高,面容可爱,站在她面前,羞涩地跟她问好。“小妹,你好。”

倒是柔山,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早慧,一下子明白过来为什么表姐在周末一定要来找她一起出门。那个年代的家长还视早恋为洪水猛兽,尤其是高三应考生。寄宿学校一个月才有一次双休,年轻的恋人们约一次会却要克服重重险阻。柔山是电灯泡,也是最好的庇护。

三个人谁也不说破,却都心知肚明。这样微妙的三人行,一直持续了小半年。

他们常常约在周六中午见面,一起去麦当劳吃个午饭,然后去枕草子看书,写作业。那是一家很小的咖啡店,墨绿色的门面,有一只好吃懒做的折耳猫。时俊和晓棠坐在一排,柔山坐在晓棠的对面。三颗毛茸茸的脑袋,亲密地挨在一起,埋头写作业。写累了,时俊会去给女生买两块蛋糕,每次他都知道晓棠爱吃什么,但总要再问一遍柔山,“小妹,这次你他点了点头,还是那般的柔软,他说:“傻瓜,这样我才能走得坦然。你生日那次,并不是我第次遇见你。如果有机会,我想要给你快乐。”想吃什么?”

后来,柔山明白,这就是恋人之间的亲昵与默契。

有时时俊会帮柔山默写,就是那种很无聊的英语词组默写。他念一个,她写一个。他的声音很温和,但是她却总是很紧张,一紧张英文单词就拼不出来。时俊有些发愁,语重心长地教育她:“学习还要更用功一些?啊。”

她撇了撇嘴,觉得时俊好笑,又觉得自己好笑,明明是英语课代表,却被他扰得单词都默不出。她合上作业本往外走去,有的时候她是会这样一个人走出来,给恋人们留一些独处的时间。时值秋天,咖啡店外是一条幽静的马路,年久的梧桐树沉默厚重,手掌大的落叶温和地铺在地上,给大地一种像天空一样高远的感觉,从路的一头到另一头往返大约要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恋人可以做多少事呢?一个小时可以把MP3里的歌循环一遍,王菲在耳朵里唱:“还记得当天旅馆的门牌,还留住笑着离开的神?态……”

这是柔山第一次看见爱情的模样,它的底色是温暖而伤感的。

又有谁会在意发觉一个孩子的暗恋呢。

很快他们就高考了,时俊考得一般,勉强够上本地的一本院校,杜晓棠去了北京。那个夏天,柔山只在晓棠的谢师宴上见到时俊一面,他坐在同学那一桌,由衷地为晓棠开心,背影又有一些落寞。柔山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看到她就笑了,“听说你中考第一名。”

“和你们一个高中。你高一的时候是几班?”

“我们是2班。”

“那我也上2班。”

时俊又笑了,觉得她好玩。

深夜,柔山接到晓棠的电话,说时俊在KTV喝多了,这么多同学,就他喝得最醉,还傻傻地唱《爱我别走》。她叹了一口气,好像很无奈的样?子。

“你以后会跟他分手吗?”柔山问

“不知道。应该不会吧。”晓棠挂了电话。

柔山一个人在深夜拧开了台灯,在寂静的夜里反复听时俊唱的那首歌。“爱我别走,如果你说,你不爱我。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再给我一个理由……”

写歌的人最无情,听歌的人哭的话,多像一个傻子啊。

后来的几年,虽然时俊和柔山在同一座城市,但几乎没有碰面。为数不多的几面也是寒暑假,晓棠回来了,带上她一起逛街。晓棠爱美,总是花大把的时间做头发,做指甲,时俊和柔山就排排坐着等她。

时俊问:“你无聊吗?”

柔山摇了摇头。她现在长大了,时俊不再喊她小妹了,又不好意思喊她的名字,所以和她说话的时候总是省略称呼。

反倒是后来,他们之间不再隔着杜晓棠的时候,他才喊她的名字。柔山,柔山,带着心碎。他意志消沉,“柔山啊,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到永?远。”

说这话的时候,柔山站在他面前,抱着一纸箱子晓棠让她转交的礼物,不知所措。杜晓棠分手干净利落,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见。柔山抱着那只纸箱和时俊僵持在马路上,盒子里装着笔记本、围巾、玩偶、戒指盒、周杰伦的CD……他们的青春记忆没有柔山的位置,却以这样一种方式把她拉扯进去。她想抱一抱时俊,然而双手掣肘,也没有这样的勇气。

2006年,《雏菊》在中国首映,接近午夜两点散场,穿着T恤的时俊和穿着校服的柔山走在寂静的春日夜色里,空气里是那些不知名的花树散发的香气。电影里的爱情感人,杜晓棠期待了很久,只是没想到电影上映时,他们已经不在一起了。时俊有些不明白,这个快要高考的孩子为什么一定要约他出来看这场电影。

就这么一直走着送到柔山学校的外围墙,时俊轻轻托了她一下,她就身手敏捷地翻上了围墙。她坐在略高一些的地方笑着看他,嘴角有两个小小的梨涡。她说:“时俊,我喜欢你。我马上要高考了,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读书,所以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时俊愣在那里,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柔山已经跳下了墙,夜色里只有一堵矮矮的旧墙,探出看着母亲的笑靥,儿子也随即举起手来朝着母亲回敬一个军礼,“是!我出发了!”野樱的花枝,在路灯下,柔和地美丽着。

时俊走回去的路上,想起他和杜晓棠刚分手的时候,收到一条短信,大意是说他很优秀,要加油。现在想来,大概也是这个小家伙发的吧。

小女孩一时的迷恋虽不能称为爱情,但也温暖人心。像春风在这夜晚的街道温暖回旋,沮丧了这么多天,时俊终于发自肺腑地笑了起来。

七月流火,柔山的命运也尘埃落定,如愿被武汉大学录取。狂喜过后也有告别的伤感,她收拾着房间里关于学生时代的一切,也下定了决心要隐藏起对时俊的喜欢,接受永远不会和他在一起的事实,继续过自己的生活。他回复的那一声“谢谢”,温暖无害地收起了他们之间的一切。

珞珈山风光美丽,如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让人隐起来,安心做个山中人。大学的那几年,柔山最常联系的人还是晓棠,晓棠毕业后留在了北京,和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恋情稳定,谈及婚嫁。偶尔一次提及时俊,听说他进了父亲的工厂做份闲职,大概走的道路也是相亲、结婚、生子。晓棠评价他太缺乏反抗精神,不是一个有趣的人。“好奇怪,我竟然跟他谈了那么久的恋爱。”

柔山挂上电话,有些伤感。这几年,她也对别人心动过,可那心动太浅了,就只是湖面上荡起的一层涟漪,很快就平静了。这几年虽然没有和时俊联系,可她的爱情观已经形成了,就是那部少年时和时俊一起看的电影,她的爱情也是这样的,老式的、深情的、不善言语的。

年少时候发生的爱此时,他鬓已霜,她发如雪。岁了,家里仍然贫如洗,他拉着她的手散步,他唱年轻时候给她唱过的歌,她像婴儿样看着他,嘿嘿地笑着,但她抓他的手抓得很紧很紧。情,如果绵延到成年,那就不仅仅是当初的怦然心动了。柔山开始写对时俊的暗恋是在大四,她在上海实习,常常有惊弓之鸟的惶惑,时俊是最温暖的回忆。在没有空调没有暖气的出租屋里,她用冰冷的手写下这么多年对时俊的眷恋。

没有想到论坛上很多人追着看,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接到时俊的电话,他的声音暌违多年,像心底的一滴泪。他说:“柔山,你在哪儿,我想来看看你。”

2012年的然而没过几天,她就随家移民到爱尔兰去了。我没有挽留她的勇气和能力,这样,我的初恋就如昙花般地结束了,但昙花绽放是绚丽的,我的初恋是美丽的。冬天,上海天气阴冷,且多雨多雪。时俊来看柔山的那天,微微放晴了一会儿,两人都穿着灰色的大衣,从她实习的富民路的这头走到那头。大街小巷都是Adele的歌声,马路上常有人停着两厢车,在后座卖这张碟。时俊停下脚步,买了一张碟送给她,又买了一张,揣回自己的口袋。

这是他们第一次拥有同样的东西,柔山心中踊跃。

实在太冷了,就拐进路边的咖啡馆坐下喝一杯,面对面坐着,玻璃窗外下起了很薄的雪。??????? 外孙在忆柳的怀里已进入梦乡,她亲了一下孩子的脸蛋:“孩子你可知道那对年轻人是谁吗”他们对视笑了一下,大概是想起了年少时一起在对于那天的试验,我事先已经练习了很多次,此刻我充满信心地走上讲台,微笑着面对我的同学,抓起解剖刀准备动手。枕草子的苏小菲回来了时光。

“枕草子还在吗?”柔山问。

“还在。只是老板换了。你下次回来我带你去。”

柔山和时俊之间,隔绝掉杜晓棠的话题,其实并没有什么共同的过往可供闲话,所以他们的这次聚首,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着。在这里用了简餐,咖啡师拿来酒单,推荐莫吉托。说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中专门有一章写到这个,它也因海明威而世界闻名。

多好的故事,他们对饮了几1998年7月的一天,听说流星雨会在夜空中出现。晚上,冯小鹏和张谣并肩坐在露台上,仰望着满天星斗,静静地等待。“如果在星空下虔诚地许下一个心愿,星星就会帮你实现。”张谣告诉小鹏,她的心愿就是将来一定要报答小鹏一家对她的大恩大德!张谣说着就哭了。“你怎么哭了?” “我怕有一天我们会分开。”此时张遥已经收到了哈尔滨美院通知书。两个人原本一心想在同一所城市上大学,张谣学美术,冯小鹏学计算机。可是冯小鹏发挥失常,被另一所城市的一所大学录取了。杯,窗外的天黑透,雪落无声。室内音乐声若有似无,Someone Like You唱得人泫然欲泣。

时俊要赶夜班火车,在此和柔山告别。轻轻拥抱了一下,时俊问:“你还会回来吗?”

柔山点头,“会的。你再带我去枕草子。像从前一样。”

令人费解啊,从前短暂的相遇,却这样令人念念不忘。不过深情的人令世界可爱。

两年后,柔山回到家乡,做了镇中学的英语老师。母亲终于能插手她的婚事,先后安排了几个工作安稳、老实巴交的人跟她相亲。

不是自己选的爱情,像吃无公害的蔬菜,对身体无害,却伤及灵魂,彻底坏了对爱情的胃口。

不想去找时俊,现实令人沮丧。

然而这只是一个小县城,总会和时俊相遇。在一个香气弥漫的早点铺看见他的侧脸。他开着他妈妈的老奔驰,皱着眉等拥堵的人走过。三十岁的时俊还是一个好看的男人,只是还是一种混着的状态,名声也变得不大好,大概是他相亲了很多女孩,又不给别人结果。

柔山有些踌躇,不知道该不该喊他一声。是时俊在后视镜里看到她,大步走下来,眼睛里有久别的喜悦,“你回转眼到陵底。凭着女性的细腻和敏感,周蝶蝶发现表情冷漠脾气暴躁的马总其实很宽厚,不仅对她,对所有下属都非常关心和爱护,尽管表现出来的方式往往是生硬的。随着对马总了解和认识的加深,她的单恋愈加强烈。其实,作为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周蝶蝶的心迹流露得已很明显了。但是马总却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爱情得不到响应的冷遇使她不堪忍受,于是她选择离开。她写了封辞职信,给了马总。来啦。”

“嗯,回来了,不走了。”

是什么时候正式和时俊在一起的呢?可能是一起去吃海鲜,路滑他拉了她的手,就没有放开;也可能是一起去枕草子,夜半时分,他轻轻吻了在吊灯下闭眼假寐的她……和时俊在一起,自然得像每一个季节的花开。

父母自然反对,于是偷偷约会,从不高的二楼小阳台爬下来,满天的星斗。两人一起在车里听Adele的旧碟,恍如隔世,相拥而眠。

已在北京定居的晓棠听说他们每次我出门的时候妻子都要这样的嘱咐一句,已经成了口头禅,今天这是第n多次记不清楚了,但是妻子最后特别强调了一句,记住,不要耽搁哟!的消息,打电话过来,“柔山,你不介意我们的过去就好。我祝福你。时俊是个好人,只是大多数时候容易让人失望。你要能承受这种失望。”

人生就是这样振奋与失望参半吧,爱一个人就是要承受他生命中的碎?片。

那天清晨醒来,柔山伸出手在床头摸眼镜,突然愣了一下,手指摸到了一个细小的、硌人的东西,是一枚小小的戒指,旁边还放着一小把茉莉,白如月牙,香如尘梦。

柔山探出窗户,时俊的车停在楼下。昨夜下过雨,车顶蒙了一层落?花。

她清清白白的恋人,从杏花微雨里的确,在魏宗万看来,夫妻从年轻时的如胶似漆,到中年时的互相关爱,再到老年时的唠唠叨叨,相互牵绊,这就是真真切切的爱情。老伴给了他一个家,他要给老伴全部的爱。走出来。
暗恋心动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